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离间
    谢永泉和谢兰昕几乎一夜未眠,眼前的局面显然超出了他们的控制,至少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些历练者们居然会带着人类大军深入到这种地方来。

    现在他们思考的已经不是怎么拿下云飞雪,而是如何能够真正安稳的脱身离开这个地方,至少不能被其他人类看见,仅仅只是一个云飞雪,就算他回到圣门传播这个讯息,也根本找不到任何证据。

    这是谢兰昕的想法,谢永泉和她的想法则有些出入,实际上他并不想让云飞雪就这么安稳的离开这里,如果可能的话,让这二十五大军全部留在这里也不是不可,只有这样,他们兄妹才算是真正的安全,到时候把所有责任往魔域种族身上一推,两全其美何不乐哉。

    只可惜,要让这种规模的战士队伍全军覆没,难度可不小,只有等魔域种族的援军到达此地,他的这个计划才有可能实现,看起来虽然有些残忍,但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利益和事情能比得上他们自己重要呢?

    魔域种族的早餐格外丰盛,荤素营养搭配的相当均衡,在饮食方面,每一个魔族都很的讲究。

    相比于他们搭在的简易住房,这个餐厅显得尤为奢华,精心雕琢的圆拱形穹顶,甚至还配备了光芒两餐的两座华丽吊灯。

    吊灯下面是长达十米的餐桌,整张餐桌同样也是用最珍贵的金纹石打造而成,每两张座椅身后配备一个侍女,当然,这些侍女都是从魔族甄选出来的上等美人,她们几乎都是衣不蔽体的站在那里等待着用餐人员的口头吩咐。

    整个餐厅凸显着魔域种族的奢华,这也足以说明他们对饮食方面是格外的讲究。

    摆在谢永泉兄妹二人跟前的是切的整整齐齐的牛肉外加精心调制的蔬菜水果,尽管随时都可能面对人类的大举进攻,但在桌上的食物依旧是丰盛到眼花缭乱。

    拓昂坐在最前面的首席座椅上,挨着他身边的就是谢永泉兄妹,看着二人拓昂笑着说道,“二位,实在没想到发生了这种变故,等我魔族援军抵达,一鼓作气将那些人类一个不留的全部杀掉。”

    谢永泉点了点头,拓昂的话正好迎合了他的想法,“王子不必客气,我们以后合作的时间还很长,这种变故并不能阻断你我之间的友谊。”

    拓昂不可察觉的笑了笑,“说的一点没错,来,吃吧,这都是我魔域种族顶级的厨师带来的烹饪菜肴,味道应该不比你们人类的食物差。”

    拓昂伸出手推荐着他们跟前的菜肴,谢永泉微微还礼,然后拿上了刀叉准备用餐,一旁的谢兰昕已将一片肉快要送到嘴边。

    可就在那一瞬间,谢永泉的左手闪电般搭在了谢兰昕的小臂上,谢兰昕面色微微一变,兄妹俩独有的默契让她明白了什么。

    也在这一刹那,拓宇还还有另外一名二次炼体的强者忽然看向了他们,整个餐厅的气氛在这一瞬间突然变得紧张难以控制。

    谢永泉冷声道,“拓昂王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拓昂毫不在意,他将一块切好的牛头放进嘴里咀嚼着说道,“没什么意思啊,这么丰盛的早餐,难道你要浪费掉吗?”

    “如果是正常的饭菜,我当然不会浪费,但这饭菜里面动了手脚,你叫我怎么能不浪费?”

    谢永泉也算是有几分胆识,四周渐渐涌进来的高手足足占领了整个餐厅,但他依旧能够临危不惧,这份气魄倒也配得上他的修为。

    相比之下,谢兰昕则显得有些慌乱,毕竟拓昂身边高手众多,他们仅仅只有两个人,真要动起手来可不太容易讨到好处。

    拓昂问道,“饭菜动了手脚,你怎知饭菜有问题?”

    谢永泉冷笑道,“我早知道你们这些魔域的杂碎有可能出尔反尔,所以你们的一些手段我早就研究透了,这种药物一旦吃紧肚子里,就连二次炼体的高手都得就地伏法,我们诚心诚意合作甚至连龙脉都给了你,想不到你居然暗中对我兄妹下手?!”

    说到这里,谢永泉几乎已是暴怒而起,他说的并不是假话,看起来他和拓昂之间似乎是友谊长存的关系,但实际上他暗中依旧在不断提防着这些魔域种族,毕竟自己是人类,一旦有什么变故出现,他可不会相信拓昂会那么的信任自己,果不其然,现在出了问题。

    拓昂放下手中的刀叉,然后看向谢永泉道,“说到龙脉这个事情啊,你还真是提醒了我,你真以为我魔域种族就没有识货之辈吗,你拿一个仿品来糊弄我,居然有脸说诚意与我合作,你这脸皮还真是够厚的啊。”

    “你踏马的放屁,那是货真价实的龙脉,老子从拜火帝国的皇帝手中抢来的,你说它是假货?!”

    谢永泉终于忍不住暴怒而起,圣门的任何势力都决不能干预世俗帝国的发展,更何况是这种强抢龙脉的事情。

    冒着这种大忌讳,谢永泉拿到龙脉和拓昂交易,最后龙脉拱手送人,云飞雪也被他们弄丢,这事儿本来就让他一肚子火气,现在到头来拓昂居然说那条龙脉是假的,岂能不让谢永泉愤怒!

    拓昂淡淡一笑道,“是真是假你自己心里清楚的很,你刚刚说自己早已研究过我们魔域种族,连我们用的**草你都知道,说明你早就在提防着我们,我拓昂生平最恨的就是你这种不带诚意合作的家伙,而且你还是个卑贱的人类。”

    谢永泉双拳一握,恐怖的气势从他体内散发而出,这句话是彻底激怒了他,不过就在他要动手之际,一旁的谢兰昕赶紧拦住了他。

    她语气焦急的说道,“拓昂王子,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那条龙脉的确是真的,这一点我可以证明的。”

    “你证明?你的证明能值几块钱?”

    “拓昂王子如果不相信,就请把龙脉拿出来,我们可以证明它的真假。”

    拓昂不屑的一笑,然后冲身旁一人说道,“去我房间把龙脉拿过来,这样的话,你们兄妹二人才能彻底死心。”

    少时过后,长方型的玉盒被拓昂粗鲁的扔在了桌子上,谢永泉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然后将盒盖打开。

    令人战栗的龙威爆发而出,白玉色的龙身好似活物一样,只要帝王之血将其激活便能融入其中发挥这条龙脉的威能。

    但在此时,谢永泉的脸色再度一变,“这条龙脉根本就不是我们给你的那条。”

    此刻的谢永泉算是全明白了,拓昂这是打算人财聚收一个都不放过啊,这条龙脉明显已经被拓昂王子掉了包,现在的他不过就是想找一个合适的借口和台阶好让他有合情合理的理由来对自己兄妹二人下手。

    拓昂眼中的嘲讽之色更浓,“这东西时时刻刻被我带在身边,你说不是那条,那应该是哪一条啊,这个时候,狡辩已经没有意义了吧!”

    谢永泉合上盖子,他冷声道,“的确,狡辩已经没了意义,只可惜,你应该等你援军到达这里的时候再揭发我的。”

    拓昂面色轻轻一遍下意识朝后退了两步,拓宇还外加另外一名神魂境的高手隐隐将其护在了身后。

    “怎么,终于忍耐不住了吗,只可惜,你们兄妹二人想从内部瓦解我力量的计划是要落空了,二次炼体的强者,可不止有他们两个!”

    拓昂说完,他的身后陡然出现一名身材高大的身影,强横的气息和谢永泉几乎不相上下。

    谢永泉目光凝重,他轻声对一旁的谢兰昕说道,“你拦住拓宇还,我对付那两个人,注意其他人偷袭,找机会突围出去!”

    简单的一句话已说明了谢永泉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但要知道他们面对的可不仅仅只有三个二次炼体的强者,还有其他灵海秘境的高手外加十几万魔族大军,所以想要顺利的从此地突围出去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事已至此,他们已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殊死一战才有一线生机,谢永泉内心暗暗发誓,只要能够活着离开这里,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让拓昂付出代价,还有那个云飞雪!

    五名神魂境高手的战斗在这餐厅内瞬间爆发,恐怖的战斗让方圆数十公里之内都能察觉到,普通的战士更是远远避开此地,这种战斗绝不是他们能够轻易抵挡的。

    在人类的临时驻扎点,云飞雪一直站在一个制高点眺望远方,他这个距离正好能够将魔域种族的那个营地看的一清二楚。

    在他四周,还有其他人同样在静静的看着十多公里外的魔域驻扎地,每个人的脸上都显得有些担忧之心。

    蒋卫年和包昆在一旁也只能干着急,因为修为的限制无法让他们看到魔族营地发生了什么,所以他们也只能通过云飞雪这些圣门历练者的表情来判断了。

    许久之后,一到身影如鬼魅般从远方窜来,他的身体在天空拉出了一道长长的黑色尾巴,等能看到他模样的时候,此人已来到了云飞雪身旁,此人正是这里众多历练者们唯一不在场的人,鬼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