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真假龙脉
    知道了这条龙脉的具体作用之后,云飞雪对它同样产生了强烈的兴趣,能够在不毁掉这条龙脉的前提下让自己修炼出第二阳,他当然不会轻易错过。

    之所以把天尘子搬出来,他的主要目的也就是为了拖时间,因为他很肯定一点,一定会有人来救他,而且带头的一定是鬼面。

    他很清楚像鬼面这样的人非常在乎人情这种东西,自己冒险去边防线外救他,现在他们的角色颠倒过来,鬼面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当然,更主要的是云飞雪和他一同经历了凌云间的第二次考核,当他毫不犹豫站在自己这一方对抗魔域种族的时候,云飞雪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王仲还有崔思雨他们更不会例外,这些人或许已经接近到了这处魔域种族的临时驻扎点正在等待机会。

    只不过知道天尘子和天星老人是一个人,这是云飞雪的一个意外收获罢了。

    “咳咳,天尘子虽然只是一个地字殿的势力,但我可是他最意中的弟子之一,如果我消失了,他一定会彻查到底的,别忘了我师父可擅长看星象通过去晓未来,我这个宝贝弟子要没了他一定会彻查到底的。”

    云飞雪的话让谢兰昕眉头直皱,显然云飞雪的话说到了她的心坎儿里,云飞雪同样在时时刻刻观察这两兄妹的反应。

    从他们的态度来看,这个天尘子还真和姬不凡所说的一样具有那种强大的能力,至少能坐上一个地字殿级别的势力老大,这就一定能说明一切了。

    不过一旁的谢永泉却是微微冷笑,“天尘子在这方面的确有点儿道行,但他在圣门就一定是干净的吗,我师父手上可有他的不少把柄,想通过他来威胁我们保住你的小命,我看你还是太嫩了点儿。”

    谢永泉根本不在乎云飞雪说的这些,他一把抓在了云飞雪的肩膀上想要将其带走,强大的力量的确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抵抗的。

    但也就在那一瞬间,一道低沉而又巨大的号角声从那无数战士的边缘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拓昂还有其他魔域种族都是面色一变,因为这个号角声是敌袭的报警声,但这里离最外围的第三道防线都有一百来公里,而现在人类最外围的第三道防线几乎已经全部陷落,难道人类敢越过最外围的防线来到这里不成?

    这个问题所有魔域种族之前都没想过,因为他们根本不会相信,但现在他们不得不信。

    只瞧远方的地平线上,黑压压的大军扑面而来,人类战士踏着整齐的步伐在步步逼近他们这个临时驻扎点。

    但这里最紧张可能并不是拓昂他们,反而是谢永泉和谢兰昕这两兄妹,一旦被人类看到他们和魔族在一起甚至知道他们为了对付云飞雪而拿走了拜火帝国的龙脉,要传到圣门之内就全完了,不单单是他们,可能他们背后的谢家都要受到牵连。

    拓昂似乎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连忙让他们躲到魔域种族的身后去。

    拓昂的这种做法可并不是因为他真把这两个人类当成了朋友,而是他们活着并且不暴露自己的身份,能给魔域种族带来无穷无尽的好处,所以拓昂正是要在这个时候显示出自己的诚意。

    谢永泉和谢兰昕拉着云飞雪走进了驻扎点内,云飞雪有恃无恐,他们这两兄妹这个时候是绝不可能杀自己的,因为他们也绝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人类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往边防线外大举出兵过,这可是这些年来的头一回,目的或许正是和云飞雪有关,否则事情不可能有这么巧合。

    云飞雪在一旁淡淡的说道,“纸是保不住火的,我劝你们还是主动向圣门承认错误争取宽大处理。”

    云飞雪苦口婆心的劝说迎来的只是谢永泉和谢兰昕的冷漠对视,当然他也没指望这两兄妹能被自己感化到。

    他又一次说道,“你们也看到了,我们的大军已经将这个魔族的临时驻扎点给包围了起来,你们两兄妹迟早都得暴露出去,到时候难道你们要说,是为了奋不顾身救我才会出现在在这个魔族驻扎点的吗?”

    “如果你再不闭嘴,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谢兰昕怒目而斥。

    “杀了我,你们就更洗不清自己的罪名了,为了救我,你应该要相信围着这处临时驻扎点的高手一定超出了你的想象,难道你们到时候要抱着我的尸体出去告诉他们,你们没来得及救下我,然后……”

    “你给我闭嘴!”

    谢兰昕的眼里已能喷出火焰,反手一巴掌朝云飞雪的脸上扇了过去,云飞雪不避不让,这一巴掌虽然有点儿疼,可他脸上依旧还是带着几分笑容,那是一种讽刺的笑。

    谢兰昕看着谢永泉有些焦急的说道,“哥,我们怎么办,真要被他们发现我们和魔域种族在一起,可就全完了啊。”

    谢永泉相比于这个妹妹要冷静许多,他说道,“发现了又如何,云飞雪刚刚已经给了我们答案,就按他说的去告诉那些人就行,没有任何证据,谁能怀疑我们和魔域种族合作,再说现在拓昂手上的力量也并不弱,谁能说他一定会输。”

    听到这里,云飞雪眼中的讽刺意味更浓,但信中还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悲哀。

    两个被圣门通过考核的年轻弟子,两个潜力无穷的年轻人类,他们未来本可以为人类贡献出无尽的力量。

    可现在的他们却站在了拓昂的这一边反而希望拓昂能打赢这场战役的胜利,如果不是顾及他们的身份,这两个人绝对都有可能为拓昂他们而对鬼面这一方的人类出手。

    也许是有谢逍武的因素在里面,但别忘了,在这件事之前他们就已经在和拓昂合作了。

    云飞雪在一旁冷声道,“甚至,如果情况可以的话,你们还会出手帮一把拓昂王子是吗?”

    谢永泉的脸上闪烁出一抹残忍的笑容,“你说的一点儿都没错,只不过那样,包括你在内的所有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回到边防线内。”

    只有那样,他们两个人和魔域种族合作过的事情才不会被暴露出去,只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做。

    谢永泉忽然看向云飞雪,“至于现在嘛,你就给我去地下陪我弟弟去吧。”

    话音落下,谢永泉陡然朝云飞雪的脖子一掌划了过去,神魂境的出手神出鬼没,云飞雪根本没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而谢永泉的手掌就如刀锋一样来到了他脖子跟前。

    但谢永泉的手掌并没有划到他的脖子上,一道流光色的身影挡在了云飞雪的跟前。

    地狱骑兵皇骑士被云飞雪召唤跟前,挡下谢永泉这一击之后,他猛的一拳朝前咋去,恐怖的力量让谢永泉和谢兰昕大惊失色,二人几乎是同时出手抵挡。

    淬不及防之下,两个人被这一道重击轰的连连后退,云飞雪冷笑一声,他转身朝门外飞掠而去,皇骑士跟随消失在此地。

    谢永泉兄妹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门外,可外面哪里还有云飞雪的影子,唯一能看到的只有魔域战士和人类大军正在交战之中。

    在这一片混乱之中想要找到一个云飞雪简直难如登天,此刻他又特别伪装了起来,以四层魂诀完全隐藏气息的云飞雪,就算是二次炼体的高手也很难在这种混乱的大军中找出他来。

    “云飞雪,你给我滚出来!”

    谢永泉的声音这混乱的场面之中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他早已钻进人群之中不知所踪,以他的修为虽然不是谢氏兄妹的对手,可要把自己藏起来那绝对没几个人能将其找到。

    拓昂走过来面色阴沉道,“怎么回事,那个人类小子呢?”

    谢永泉咬牙切齿的一拳将一旁的石柱砸了个粉碎,“跑了。”

    拓昂惊讶的看着他们兄妹,以他们神魂境的修为居然看不住一个真元秘境的人类小子?

    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更多的精力去纠结这个了,谢永泉说道,“他们一句话没说直接开战的吗?”

    拓昂点了点头,“这些人类忽然就跟变成了疯子一样,除了灵海秘境以上的高手以外,其他所有人全部出动,我们也不敢贸然出手,我已经派人把这里的消息朝附近的魔域领地送去了,只等援军一到,他们所有人全都得留在这里。”

    “援军到这里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两天时间。”

    混乱的交战持续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人类大军尽数撤退到了十公里以外的地方。

    显然这种短兵交接他们也吃不太消,魔域种族的大军加起来有大概十五万,以蒋卫年和包昆为首的人类大军则有二十五万之多。

    但魔域种族向来以骁勇善战闻名,很多魔域种族的战士都有以一敌二的能力,所以刚刚的交战,蒋卫年和包昆并没有取得太大的战果。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云飞雪回来了,在双方的争斗没有任何结果的情况下,云飞雪一个人回到了蒋卫年他们的阵容中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