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大军到来
    云飞雪的话非但没有惹怒谢永泉兄妹,他们反而站在那里笑了起来,只听谢兰昕说道,“可惜的是,你现在落到了我们这两个人渣的手中。”

    “圣门每天死去第人不计其数,如果都像你们一样第话,这圣门还经营的下去吗?”

    谢永泉冷笑道,“死的可是一个十八岁的引灵境高手,对这种有天赋第年轻人圣门怎会置之不理,我一直都很好奇,你究竟认识圣门的哪位大人物,连这种事都能悄无声息的一笔带过。”

    谢永泉的话让云飞雪微微一愣,他的话透出了一些很有价值的讯息,至少圣门是打算彻底调查谢逍武的死因,但却被某种力量给平息了下来。

    可云飞雪根本不认识圣门的某位大人物,他在这之前甚至都不知道有圣门这么一个势力存在,他就更不可能认识能将这么大的事情平息下来的人物。

    而且谢永泉兄妹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确认自己是杀谢逍武第凶手,更何况是圣门这种庞然大物,只要它想,分分钟就能查到自己身上来。

    云飞雪的疑惑在谢永泉兄妹看来变成了一种装模作样,谢永泉继续说道,“不说也没关系,反正你是死在边防线外的魔族驻扎点的,就算是圣门的掌门人也不可能查到我们兄妹身上来,所以你就安心的去吧。”

    谢永泉兄妹的确有些好奇云飞雪在圣门内的力量,不过也仅仅只是好奇而已,就像他刚刚自己说的那样,云飞雪是被魔域种族带到边防线外去第,和他们兄妹可半点关系都没有,所以他们兄妹也根本没指望云飞雪能说出个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当他们兄妹朝云飞雪走过去的时候,一旁第拓昂忽然一步走到了他们跟前说道,“这个人类就在这里绝对跑不了的,在处置他之前,不如把我们需要的东西先拿出来如何?”

    拓昂的人类语言说的怪腔怪调,但云飞雪还是能听懂其中的意思,所以云飞雪也瞬间把注意力再度投放到了他们兄妹身上,这两个人究竟要拿什么好处才能让这数十万魔族战士完全撤退到边防线外。

    谢永泉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厌恶之色,虽然和魔族合作并不是一天两天,但这些魔域种族的贪得无厌着实让他有些反感。

    当然,他们脸上能够出现这种神色也足以说明他们是不惧魔域种族第,至少他们并不惧怕现在的托昂王子,这一点,拓昂自己也应该很清楚。

    因为云飞雪的魂力早已察觉到,他们兄妹人全都是二次炼体巅峰也就是神魂境的高手,这也就难怪他们能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积累到一百万功勋点了。

    谢兰昕虽有些不太情愿,不过她的手中还是出现了一个长达两米的精致玉盒。

    看到这个玉盒,拓昂的脸上出现了一抹贪婪之色,云飞雪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脑海中陡然想起一道炸雷般的声音。

    “把它弄到手,一定要把它弄到手,让我出来不惜代价也要把它搞到手来。”

    云飞雪还是第一次瞧见体内这个灵魂会这么激动,即便是当初拿到了帝兵古虹也不见他情绪波动这么剧烈啊。

    “这里面……是啥,你很需要吗?”

    “不是我需要,是你需要!”

    “我需要?”

    三个字刚从云飞雪嘴里说出来,他的脸上陡然出现了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

    玉盒被打开,里面爆发出了亮灿半边天的光芒,不过也仅仅是一闪即逝,因为谢永泉用强大的手段组织了光芒的继续逸散。

    “龙……龙脉……”

    云飞雪下意识的失声,没错,那个玉盒里面装的就是脉,任何帝王要成立一个国家都要得到上天允可,当上天赐予龙脉之时也就是帝国成立之日,所以虽然这些帝国的实力和圣门甚至是旗下的一个小势力都无法相提并论,但每个帝国都是受到尊重的。

    所以就算潜龙帝国隶属于四大万侯王的白一凡,但白一凡手下的势力都从不会去干涉潜龙帝国的发展,因为这种干涉是属于挑衅苍天的行为,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强大自身的力量然后去保护这些世俗帝国的百姓平民。

    云飞雪看到谢兰昕手中的龙脉又怎能不激动,唯一能说明这种情况的就是他们拿走了某个帝王的龙脉,究竟是明抢还是偷盗不得而知,但这种行为绝对是圣门明令禁止的,他再怎么也想不到这兄妹俩竟然如此胆大包天。

    一个帝王没了龙脉也就失去了一国的气运之力,没了气运也就意味着这个帝国到了亡国的边缘。

    云飞雪忍不住暴怒道,“你们两个真是好大的胆子,这种行为被圣门知道了你们是什么后果难道不清楚吗?”

    谢兰昕瞥了一眼云飞雪道,“这个时候你还是好好关心关心自己看能不能从这里逃走吧,否则杀我弟弟就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云飞雪知道自己不论说什么都于事无补的,这两个人已经到了疯狂的边缘,这个时候的云飞雪忽然有些后悔起来,杀了谢逍武却让一位帝王失去了龙脉,此事都是由他而造成啊。

    “喂,我说你在听我说话吗,把这个龙脉弄到手,我让你在半个月之内凝聚第二阳!”

    脑海中的这个声音再度让云飞雪失神,依靠这条龙脉就能让他快速凝聚九阳不灭体的第二阳,他忽然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云飞雪疑惑道,“你没开玩笑吧,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九阳不灭体这么好修炼?”

    脑海中的声音再度传来,“普通的龙脉的确没用,但这条不一样啊,这是一条火属性的龙脉,其中蕴含了天地火属性规则,只不过拥有这条龙脉的帝王现在还不知道它的威能,根本没开启这条龙脉第属性规则。”

    “火属性规则……”

    云飞雪喃喃自语,他忽然再一次看向那条龙脉,“难道,这条龙脉就是拜火帝国的不成?”

    拜火帝国崇尚修炼火属性的规则,更是把火焰当作他们的图腾象征,之前云飞雪无意中也看到过蒋卫年修炼的功法也是关于火焰方面的。

    脑海中再度传来一道声音,“你甭管它是哪个帝国的龙脉,你只要知道它能帮你修炼出第二阳就对了。”

    云飞雪深吸一口气道,“这样会不会毁掉这条龙脉?”

    “当然不会,这样你还能激发这条龙脉内的火属性规则,只不过可能你要抽走其中的一半,但仅仅是一半也足够你用了,剩下的再交给这位帝王并且告知龙脉的正确运用方法,他还会对你感激不尽。”

    “好,就这么干了……”

    “打算让我出来耍耍了?”

    “你不是说我的情绪不到,你出来也无法发挥出实力吗,再说这件事嘛,我自己或许就有办法解决,实在解决不了再说。”

    脑海中寂静无声,云飞雪也懒得理会,他把注意力再度放在了这场交易上。

    此刻谢兰昕已经把龙脉放到了拓昂的手中,拓昂难以掩饰脸上的惊喜,他小心翼翼的将其拿在手中,生怕调到地上摔碎了一样,虽然以他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低级失误。

    这也足以说明他对这条龙脉的重视,以一个人类来交换一个人类帝王手上的龙脉,这可能是他这一生做过最划算的生意了。

    “等等……”

    云飞雪一声大喝,专心致志的托昂差点儿一个机灵将手中的龙脉扔到了地上。

    只听云飞雪说道,“谢永泉,你们不是想知道我在圣门认识谁吗,现在不妨告诉你……”

    他的这句话果然把他们兄妹的注意力拉了回来,这还是他们比较关心的一个问题,也许不仅仅是因为好奇。

    圣门里面有些大能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逆天能力,他们可逆转时间回到过去,可能花费的代价不小,可万一云飞雪真要认识这些人中的一个,他们兄妹二人可就全完了,虽然这种概率实在是小第很,但也不排除那微小的几率。

    云飞雪眼珠乱转,想了半天,他忽然说道,“没错,我真正的师傅就是天尘子,正是他老人家带我来圣门的。”

    谢兰昕眉头微微一皱道,“天尘子……那个天星老人吗……”

    还在装作得意的云飞雪忽然愣住了,天尘子,天星老人?

    天尘子是他在幽姬口中得知的一个名字,他是一个来自地字殿级别势力的人,和幽姬还算有几分交情,可现在谢兰昕说天尘子就是天星老人?

    第一次得知天星老人实在姬不凡的口中,连他对这个人也充满了忌惮,也是因为姬不凡的提醒让云飞雪当时打消了去找天星老人的冲动。

    云飞雪一直都以为金龙卫的背后是这个天星老人在搞鬼,但直到李圣义身死也不见天星老人的出现,后来他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反正仇已报,也许更重要的是要找到云飞山去问问前因后果,他实在没想到在这里又听到了这个名字。

    只见谢永泉忽然一笑道,“原来如此,有一个地字殿级别的势力在撑腰,只可惜,你的这个后台力量不够大,所以安心跟我们走吧。”,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