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肮脏的交易
    拓昂的话不单是让云飞雪愣住了,就连其他人也都皱起了眉头,为什么他指名道姓的要云飞雪跟他走。

    虽然云飞雪通过了凌云间的考核,甚至也表现出了不俗的实力,但这也并不足以引起一位魔域王子的注意吧。

    难道是因为云飞雪带人救了这些种子,所以这个拓昂王子心存报复之心,可相比于云飞雪一个人,难道那些种子不是更重要的存在吗,至少他也应该要拿那一批种子和蒋卫年来交换啊。

    云飞雪自己都看不懂,其他人就更不明白这拓昂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

    拓昂也不着急,他说道,“怎样,这个交易既公平又正义,这个人对你们人类士兵的重要性想必不用我多说吧。”

    的确,四周那些跟随蒋卫年的战士们都是焦急而又愤怒,这个男人在他们心中的地位早已胜过一切,正是因为有了他才能有这一带边防线常年的安宁,只不过他们现在根本做不了什么,蒋卫年的喉咙被人死死扣住,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云飞雪的身上,因为他接下来的决定很有可能也会决定着蒋卫年的生死。

    “好,我跟你走!”

    云飞雪看了一眼蒋卫年做出了他的决定,这个伟岸的男子绝不能死,至少不能这么窝囊的死在敌人手中。

    拓昂拍了拍手说道,“很有大公无私的精神,如果人类都如你一般,现在我们不会站在这里!”

    这话不知是夸赞还是讽刺,至少云飞雪的决定和宋福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当他说完的时候,云飞雪和那个灵海秘境的高手都保持了一种默契。

    当他松开蒋卫年的时候,云飞雪也朝拓昂缓缓走了过去,当他们二人身体交错的时候,拓昂身后一名强大的魔域种族如鬼魅般闪现而至将云飞雪一把扣住,强大的力道让他动弹不得瞬息已来到了拓昂的阵营当中。

    拓昂淡淡一笑,“所有战士全部撤退!”

    话音落下,整个黑石镇还有四周的其它魔域战士如潮水般朝后撤退,云飞雪也随着拓昂他们的队伍渐渐消失在了边防线外。

    “王仲,我们怎么办,要不要跟上去救人……”崔思雨面色焦急的看向远方,她的问题还没得到回答,鬼面已在一旁说话。

    “谁想救他,跟我来吧。”

    鬼面的神色再加上他可怖的面容,此刻他的模样格外瘆人,眺望远方渐渐消失的魔域种族,他依旧是那副满脸杀意的神情,云飞雪就过他,他现在同样不会让敌人就这么安稳带走云飞雪,他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同样也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

    话音落下,鬼面化为了一道残影朝边防线外飞掠而去,崔思雨根本不加思考,几乎是本能的随着鬼面离开黑石镇外。

    其他人相互看了一眼,不少人微微一声叹息,虽然他们中间有些人不太愿意再去边防线外冒险,但不情愿的面容却并不能阻止他们脚下的行动,三十多名灵海秘境的年轻高手全部都朝边防线外飞跃出去。

    蒋卫年体内的血液也在他们做出决定之后彻底沸腾,这才是他心目中的年轻一辈,这才是他心目中对圣门敬仰的原因所在。

    尽管知道边防线外危险重重,甚至极有可能这就是拓昂给他们布下的陷阱,但此刻没有任何人退缩,这样的精神才是所有士兵将士值得崇拜和学习的,圣门甚至是整个人类都因有他们这些人而骄傲。

    蒋卫年看着身后已化为寸寸焦土的黑石镇,又看了看整齐的士兵队伍,洪亮的声音响彻整个黑石镇的上空。

    “看到没有,这就是圣门,这就是圣门的弟子,那些魔域杂碎想把我们当成食物来虐杀吞吃,我们难道不应该回报给他们点儿什么吗。”

    “杀,杀,杀……”

    蒋卫年的话音落下,十万将士让‘杀’字齐声震天,每个人都是热血沸腾战役高昂,他们以击杀魔域种族而骄傲,以身为蒋卫年手下的战士而骄傲。

    蒋卫年曾单枪匹马杀进万人敌军取敌军同龄之首级,那一战他更是以一人之力救出上千名人类,这样的战绩或许在灵海秘境的高手面前并不算什么,可在这些普通的士兵眼中,他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包昆,你和你的人负责打理黑石镇吧,尽量让这里快点恢复正常生活秩序……”

    “不,我要随你一起出去杀敌,这些工作我安排其他人去做。”

    本以为必死无疑的包昆被救了出来,此刻的他恨意滔天,他更原因去多宰几个魔域种族,而不是在身后做后勤工作。

    蒋卫年点了点头没有反驳包昆,带兵打仗这方面,包昆同样不弱于他,他们二人的联手相信能将这次战役胜利的机率更加扩大化。

    不过蒋卫年还是说道,“包昆,这其实已经算是我蒋卫年的私事了,没有何将军的前线调兵手谕,事后的责任……”

    “责任一起承担,老子现在只想宰了那些狗娘养的东西,就算战死疆场,我包昆绝不眨一下眼睛,更何况是那点儿屁大的责任。”

    “好,此次前线一战,九死一生,无疆战场,血债血偿,为死去的同胞,杀!”

    浩浩荡荡的大军朝边防线外大步前行,这种场景已经有好些年没出现在拜火帝国了。

    因为相比于整个魔域种族的势力,拜火帝国就连防守都是在苦苦挣扎中进行,更何况是这种反击式的进攻,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一旦出了边防线外,也就意味着他们将是孤立无援的存在,一旦有不可抗拒的力量出现,可能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全军覆没。

    但此次他们依然无惧,像黑石镇这样的情况也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魔域种族的这种行径已经激起了每个人内心的血性和斗志,此次两位同龄的联手出兵不仅仅是为了要救云飞雪,更是为了拜火帝国的至高荣誉而战。

    边防线外,魔域种族浩浩荡荡的大军正在撤退着,当然,他们并不是真正撤退到魔域领地,仅仅只是撤回到了三道边防线外的一处临时驻扎点。

    云飞雪的行动并没有受到限制,不过就算如此,他想逃走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先不说四周有破灵境的高手二十多个,在他身边可有两个二次连体阶段的高手紧紧跟随,在这种情况下他想要脱身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也就干脆放弃了逃走的打算,更何况他也很想搞清楚这些魔域种族为什么指名道姓要带走他云飞雪。

    “我说尊贵的魔域王子,我为何没有发现自己有这么大的魅力居然能让你放弃整个黑石镇呢。”

    听到云飞雪的话,托昂微微一笑,用着极为生疏的语言说道,“一位朋友以高昂的代价买走了你,这种代价是黑石镇的贱民们无法相提并论的!”

    云飞雪微微一滞,他的朋友用高价买走自己,为什么听起来感觉这么荒诞呢?

    这其中可能只有一个道理说得通,这个人认识自己,或者自己认识这个人,甚至可能他们之前就有某种恩怨。

    没有理会云飞雪的愕然,拓昂继续说道,“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你竟然会值这么多钱,但这并不重要,把你交到他手中本王子就能得到那份珍贵到礼物,所以那些人类的确应该感谢你才是。”

    拓昂到心情相当不错,所以他很乐意详细到为云飞雪解释他想知道的疑问。

    云飞雪再度疑惑的问道,“你那位朋友是人类……还是你们魔域种族?!”

    拓昂说道,“当然是人类。”

    云飞雪沉默,能被这位王子誉为朋友的人类想必绝不会平凡到角色,先前宋福的结局就说明了一切,弱小的人类在魔域种族根本没有称兄道弟到资格。

    在他疑惑之际伴随着魔域大也来到了边防线外一处魔域种族的临时驻扎点外,他们和驻扎点相隔甚远之时就见一男一女两个人类从驻扎点内走了出来,拓昂大步上前满含笑意的和他们相拥,显然他们认识并非一天两天了。

    不知为何,云飞雪能够断定自己从未见过这两个人,但却没来由的有一种熟悉感产生,这种感觉让他很是惊奇,自己莫非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们二人只不过被自己遗忘了?

    拥抱过后,一男一女二人把目光朝云飞雪投递了过来,“你就是杀死我弟弟的云飞雪是吗?”

    听到此话,云飞雪身躯蓦然一震,他想起来了,这两个人和被杀的谢逍武简直神似,所以云飞雪已经能够断定,这两个人一个是谢逍武的哥哥谢永泉还有他的姐姐谢兰昕!

    但紧接着云飞雪就有一种没来由的愤怒,他们兄妹两人为弟弟报仇心切他可以理解,但他们和魔域种族称兄道弟可是云飞雪难以容忍的。

    要知道他们可都是进入圣门本门到弟子啊,他们前途辉煌,只需要把精力全心全意投在击杀魔族到任务身上,可现在看来,他们和这个拓昂认识绝不是一天两天,所以他们根本不是因为谢逍武到死才和魔域种族打上交道的。

    云飞雪深吸一口气冷声道,“看来你们那个弟弟死的并不冤,否则圣门又要多一个和你们一样的人渣!”万域封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