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斗志昂扬
    鬼面说完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竟已出现在了拓宇还的身后,这种恐怖的速度让所有魔域种族骇然失色,拓宇还和鬼面二人顿时交手。

    不用云飞雪开口,其他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强的人也分别找到了自己的对手,对他们来说,出手不仅能报仇,这些魔域种族还是他们的学费和功勋点,这些想要在圣门立足的年轻人同样不会错过这种机会。

    三十多个人有一半已经出手,还有一半人在原地待命,因为还有新的敌人在等待着他们。

    灵海秘境的战斗无法局限在这个小小的大帐之内,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们已冲破大帐去往了宽阔的外界,这里留下来的就只有一个个惨烈的铁笼。

    云飞雪走到其中一个铁笼面前,此人用尽最大的力气微微将脑袋抬起了一个角度,他的眼中出现了恳求之色,这种神色并不只是他一个人,这里所有人都在用这样的目光看着云飞雪还有他身后的每一个年轻人。

    云飞雪明白这个眼神代表了什么,他们自己也清楚自己没办法被救活,失去的精血之力可以补回来,但他们的大脑组织已经被严重破坏。

    更让云飞雪他们感到无力的是,这里每个人的四肢虽然还在身上,但都已经完全被硬生生折断坏死,否则这么小的铁笼是不可能装下一个成年人的,试问一个没有四肢,被割去舌头,甚至连大脑都要接近坏死的人,救下他们有什么意义?

    血色光芒亮起,血刃出现在了云飞雪的手中,一旁的崔思雨本能的握住了云飞雪的双臂。

    “真的要杀他们吗。”

    崔思雨怎么忍心,这里只怕没有任何人能忍下心,可是当云飞雪拿起血刃而这些人脸上露出解脱而又感激的神色的时候,云飞雪已不能不忍心。

    “愿来世你们依旧能做一个骄傲的人族子弟,此次对不住了!”

    云飞雪低沉的声音响起,血色的光芒如闪电在四周疯狂闪烁,两个呼吸的时间,他们的咽喉全部被洞穿而过,强大的真元之力在瞬间已摧毁了他们的脏腑经脉,这些人在毫无痛苦的情况下死去可能是云飞雪唯一能为他们做的事情了。

    这里大多数人几乎都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也是他们第一次真实的面对这种残酷的种族战争。

    他们依稀记得,为什么在课堂上幽姬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面对魔域种族你不需要生出任何其它的想法,只有一个字,杀。

    幽姬说的一点儿都没错,人类和魔域种族一战交战,只有你死我活,没有其他任何第三种结果。

    云飞雪深吸一口气缓缓将心中的不快倾吐出来,在这个时候,蒋卫年也早已带着大军来来到了此地。

    此刻的他倒是为什么知道云飞雪能以真元秘境而号令其他灵海秘境的年轻人了。

    这里留下的有整整十五个人,但没有一个能像云飞雪这么冷静,能像他做到这么杀绝果断,即便是面对这种人类视觉和心理无法承受的场面,他依旧勉强保持了镇定并且做出了最准确的决断,这样的人的确才有资格号令其他人。

    相比于他,崔思雨甚至是王仲他们则显得有些不济了,每个人都是面色难看,四周地面上甚至能清楚看到他们的呕吐物。

    不过蒋卫年并没有看不起这里的任何人,他们仅仅只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而不适应罢了。

    这里的任何一个年轻人,只要多加塑造和训练,以后都有可能是独挡一方的超级强者,他们需要的仅仅只是时间的磨砺而已。

    “云飞雪拜见蒋统领!”

    蒋卫年连忙一脸笑意的迎上来,没有其他年轻人的趾高气昂同样是他欣赏云飞雪的原因之一,以前他同样也接待过一批圣门的历练者,但几乎每个人从来不会给他这个统领好脸色,云飞雪却是恰恰相反。

    “哈哈哈,云公子客气了,能穿过第三道防线救下所有人,英雄出少年啊!”

    蒋统领重重拍了拍云飞雪的肩膀然后看向了还在战斗的鬼面和拓宇还,他眼中也闪过了羡慕之色。

    能和二次炼体阶段的高手争锋,鬼面的天赋同样可怕至极,想他自己今年已经四十多岁,却还仅仅只是真元五重培元境界,此生要进阶只怕都是无望了。

    能够进入更高的境界是每个人的心愿,只可惜蒋卫年这一生都只能停留在此了。

    似乎也看出了蒋卫年的心事,云飞雪刚想说什么,他面色陡然一变,几乎是本能的把蒋卫年朝一旁推走,强大的力道将他推到了十几米之外。

    与此同时,刚刚蒋卫年站着的地方爆出了一声惊天巨响,恐怖的冲击波将云飞雪掀飞到了数十米之外。

    他只觉视线模糊双耳失聪,连思维都在此刻变得迟钝起来,只能隐约看到几道身影从天空俯冲而来稳稳落到了地面上。

    木之精灵在此刻发挥了巨大作用,清凉的感觉从胸口传来,云飞雪立刻清醒过来。

    几乎是不假思索,他已最快的速度朝蒋卫年所在的地方赶了过去,但发现还是晚了一步。

    虽然蒋卫年被他提前推走,但毁灵炮那巨大的威力还是波及到了他,五重培元境界很难抵挡这种恐怖的冲击,此刻的他已受了不小的伤势,而在他身旁,一名灵海秘境的女子右手扣住了他的脖子,而这个灵海秘境的女人竟然是个人类。

    云飞雪面色阴沉道,“放开蒋统领!”

    这个女人没有开口,距离他不远的一名年轻魔域种族淡淡一笑用着并不怎么熟悉的人类语言说道,“你这个人类还真是胆大而狡猾,竟然绕过了磨盘山去救人,没想到还成功了。”

    看到这个魔域种族,云飞雪眉头微微一皱,这个年轻的魔域种族和其他人有着明显的区别,他额头两边竟长出了两个触角,而且眉心之处有一个黑色的骷髅图案。

    按照幽姬之前教过他们的资料所属,这是魔域种族的王子才有的显著特征,他们有着高贵的魔族血统,就如同他们这些即将正式进入圣门的人,有着一片光明的前景,这样的人身边一定会有二次炼体的强者跟随。

    当然,除此之外,云飞雪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类,这个人自然就是不断在通风报信的宋福了。

    没有理会这个魔域王子的话,云飞雪看着宋福冷声道,“作为一个人类,你不去帮忙攻打魔域种族也就算了,竟然还叛变到了他们一方,你仔细用眼睛看看他们在用什么手段对付人类,他们仅仅只是把人类当成了食物而已。”

    宋福顺着云飞雪指着的方向看去,那里是还散有余热的尸体,只是那些不完整的尸体还是让宋福面色惨白说不出一句话来。

    不过看到身旁并不止他一个人站在魔域一方,宋福还是鼓起了勇气说道,“那又如何,魔族本就是世界上最高贵的种族,能够成为他们的食物那是我们作为人类的荣幸。”

    云飞雪无悲无喜,他早知道这种人已是无药可救,所以他只是淡淡的说道,“你可知你爹宋林听到这种话之后会怎么想吗?”

    “宋林,他就是个冥顽不灵的老家伙罢了,待在萤火镇那个破地方能有什么出息,我要的是荣华富贵我要的是上等人的生活,他能给我什么,他什么给都不了我,他……”

    他话没说完便戛然而止,因为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云飞雪人群中走了出来,没错,这个人正是萤火镇的镇长宋林。

    此刻的宋林简直难以相信这些话居然是从他儿子嘴里说出来的,平时的宋福看起来就是一个很听话的人,对他这个父亲几乎也是唯命是从,他又怎能想到宋福这些年来的所言所行竟然全部都是装出来的。

    但这个人毕竟是他的儿子啊,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又怎能让宋林接受这样的一幕。

    “宋福,你……你刚刚说的……”

    “对,没错,我说的都是真的,为了利益,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为他们提供我所知道的一切情报,换来的好处是你这一辈子都想象不到的,我已经是真元秘境的高手了,知道吗,真元秘境根本不是锻体境界所能相提并论的。”

    此刻的宋福已接近疯狂,同样也把他最本来的面目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以他的天赋的确很难达到真元秘境这种层次,但现在的他已经是真元四重,足以说明他从魔域种族那里得到了怎样的好处。

    四重道气境界对于现在的云飞雪他们来说似乎不算什么,可对于宋福他们这个阶层的人来说却是无法想象的。

    宋林的眼中只有悲哀,他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让自己的儿子变成了这样,可有一点大家都是一致认同的,如果不是魔域种族,宋福绝不会成为这个样子。

    云飞雪语气冰冷的说道,“这个世界有很多东西比你现在得到的更加重要,你已经误入歧途,至少你该明白,有多少人因为你而落入魔族手中。”

    宋福又是一声狂笑,“你是想说我就是那个罪魁祸首?没错,我就是那个罪魁祸首,但那又怎样,我得到了我能得到的一切,不妨告诉你们,这几年里,我从咱们镇上可是偷走了不少新鲜的少女献给魔族,哈哈哈……”

    宋林眼神中的愤怒足以燎原,自己是萤火镇的镇长,可儿子却在暗地里做着给魔域种族贩卖人口这种事情的勾当,他这个镇长还怎么能当得下去,他又还有什么脸来继续当这个镇长。

    只不过宋福的笑声刚刚结束,一道怪异的声音忽然从他身上传来,只见一只苍白的右手从他左胸口穿透而出。

    宋福难以置信的朝身后看去,他强忍胸口传来的疼痛说道,“为……为什么……”

    高贵的魔族王子拓昂淡淡的说道,“你的身份既已发现,对我们也就没什么用了,不过念在你出过力的份上,就不吃你了。”

    拓昂露出了他那两颗尖牙,此刻的他就好似化身成了恶魔,也许在人类的眼中,他们本来就是恶魔。

    拓昂至死都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结束了这一生,但这能有什么办法,事实上有些结局在你开始选择的时候就已经注定,那并不是依靠双手就能改变的,而是由你选择这件事的性质而决定的。

    “儿子……”

    宋林疯狂一声大叫想要扑上去,但被王仲他们拉住,他的身体也在此刻失去了所有力气,他双膝跪地眼看着宋福抽搐到底,纵然宋福再如何万恶不赦,他终究是自己的儿子啊,眼看着自己的儿子倒在身前而无能为力,宋林的痛苦谁能体会谁能品尝?

    “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现在开始算算我们之间的账,你这个人类让我们白跑了一趟磨盘山,这笔账你觉得该怎么算呢?”

    拓昂的右手上沾满了鲜血和内脏的肉屑,他很是享受的用那几乎能触到脖颈的舌尖舔了舔手心手背这才看向云飞雪。

    “你想怎么算?”

    云飞雪并未冲动,先不说对方身后有二次炼体的高手,蒋卫年还在他们手上,己方的任何轻举妄动都有可能让他们要了蒋卫年的命。

    拓昂的舌头再一次舔了一下手上的血腥味然后说道,“我猜你一定很想让这个人类活下去。”

    看着他指向蒋卫年,云飞雪面色阴沉无比,这个魔域种族很年轻,但他一定是这些魔域种族里面最可怕的存在。

    云飞雪没说完,蒋卫年却是冷喝道,“云公子,如果能用我的死来换这里所有杂种甚至还有一个高级杂种的命,我蒋卫年死亦不惧!”

    这笔账的确是用眼睛就能看见的,如果以他一人的死能换来这么多魔域种族的命,甚至还有一个王子,不论怎么算都是划得来的,但云飞雪认为这笔账并不该这么算。

    没有理会蒋卫年,他盯着拓昂说道,“他活下去,你想让我们怎么做?”

    拓昂忽然咧嘴一笑道,“你跟我走,我不但放了这个杀过我们无数魔域种族的人类,并且还会下令让所有魔域战士都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