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宋福之死
    相比于萤火镇,黑石镇要繁华许多,起码在人口上比萤火镇多了整整一倍有余。

    但也正是这样的人口基数让此刻的黑石镇显得更加惨烈,从远空俯瞰下去,整个黑石镇几乎已经化为一片焦土。

    四处火光冲天,楼房建筑四周可见无数身影正在用着生平最大的力气往镇外逃去,只不过他们的愿望在一个个无情的魔域种族面前湮灭。

    魔域种族士兵加起来比黑石镇的人口还要多几倍,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在这种情况下除了绝望已经做不了任何其它的事情。

    每一个魔域种族就如猎人看到了猎物一样充满了兴奋,他们不断在各个民房内寻找自己的猎物,偌大的黑石镇听到最多的就是人们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他们只能祈祷神明保佑,就算死也要痛快的去死,绝不能落到魔域种族的手中。

    在黑石镇四周,则有无数被俘虏的人类士兵,他们的命运和黑石镇的人类差不了多少。

    每一个被俘虏的士兵等待的只有被屠宰的命运,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找机会自杀,但魔域种族显然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每个士兵都被五花大绑,凡是身上能够活动的地方几乎都被固定了起来,这就导致他们连自杀都成了一件奢望的事情。????此刻在黑石镇另外一个方向的几公里的地方,几支大军正埋伏在此,这些大军的统领正是蒋卫年。

    他手中拿着一个类似罗盘之物,罗盘将黑石镇的大概情况投影到了四周,看着整个镇子发生的一切,蒋卫年面无表情。

    常年征战在外的他,对这种情况早就已经习以为常,在他身边有几名老将同样如他一样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只有一些新加入进来的士兵将士,会对这种场景充满了愤怒,有些人则是无法适应看到的那一切,早已在一旁干呕起来。

    魔域种族以吞噬人脑而被人类痛恨,所以这种血腥的场景最能考验一些新兵的心理素质。

    这惨绝人寰的一幕发生在他们眼皮子低下,但蒋卫年什么都做不了,因为在黑石镇的入口方向有近二十门毁灵炮如深渊巨口虎视眈眈。

    除此之外,在这些人中间还有不少灵海秘境的强者,蒋卫年的这一方虽然也有几个灵海秘境,可相比于魔域种族根本不够看。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等待云飞雪他们行动胜利从边防线外归来解决了那些毁灵炮还有灵海秘境的高手。

    但蒋卫年也很清楚他们深入到边防线外的凶险,很有可能就会中途遇到成群结队的魔域种族,到时候不但救不了人,连他们自己都得搭进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他依旧是不动如山的盯着小镇入口的方向,只不过还有一部分注意力一直在黑石镇中心。

    投影之上不断传来的血腥场景直击每个人的心脏,他蒋卫年同样也不例外。

    尽管常年的征战练就了他铁血般的意志,可不断看到人类在他眼皮子底下遭遇到的虐杀,蒋卫年无法做到无动于衷,其他人就更是如此了。

    终于有人忍不住怒道,“蒋统领,进攻吧,先去镇里救人,能救多少是多少!”

    “是啊统领,再这么下去,就算我们杀了那些狗杂碎,黑石镇也剩不下几个人了。”

    身后不断传来他们愤怒的咆哮声,每个人都蠢蠢欲动想将内心的愤怒以最直接最暴力的方式发泄出去,但蒋卫年依旧无动于衷。

    “都住嘴,现在冲进去,我们和包昆的结果有什么区别?”

    包昆是负责黑石镇外几支大军的统领,和蒋卫年处于同一级别,只不过现在的他已经落到了魔域种族的手上,蒋卫年很清楚冲动的后果是什么。

    一声声叹息传来,无人敢违背蒋卫年的命令,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修为和职位,在对付魔域种族上这里没有任何人比他更有经验。

    看到四周士兵们的不适,蒋卫年干脆大手一挥,将那罗盘之物收到了手中,眼不见为净,这样他们的煎熬就会减少许多。

    在黑石镇外驻扎的魔族营地之内,同样也是在上演着一出出盛大的魔族狂欢盛宴。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吞噬过这样一个完整的人类村镇了,整整两万人口,足够让他们享用好一阵子的美食了。

    人脑对魔域种族是天然的补品,平时魔域种族虽然没有大举进攻,但暗地里小规模的屠杀可没少做过,但像这样吞噬整整一个镇子的事情,近十年来都没有过。

    在巨大的豪华帐营里,一名双目闪烁着血色光芒的魔族首领正在享受着年轻魔女们的服侍,他就是这次进攻黑石镇的负责人拓宇还、

    他的跟前有三名年轻的人类男子被固定在一个铁笼里面只露出了脑袋,即便是他们的脑袋也是从这铁笼的四个角角伸出了金属架子将其牢牢定在外面让他们动弹不得。

    让人触目惊心的是,他们的头盖骨都已被掀开露出了里面腥红的脑髓,为避免他们的惨叫影响到这些魔域种族享用美食的过程,三个人的舌头都已被割去,此刻他们身上唯一能动的只有那双眼睛。

    而在他们的脖子上,被一根根管子和一些密集的仪器包裹,其中一根稍稍粗一些的管子尽头是一个玉碗,鲜血缓慢的从管子内滴进碗内,里面已流进少半碗鲜血。

    眼泪不断留下,这些被困在笼子里的人类在哀求,哀求这些魔族给他们一个痛快,不过这些魔域种族花费了这么大的精力工序,岂能如他们所愿。

    拓宇还拿着金属勺子轻轻的插进了中间那个人类男子的脑髓之中,在这个人类痛苦到扭曲的神色中,拓宇还将这一勺脑髓喂进了嘴里,与此同时发出了一声享受的。

    “痛快,很久没吃到这么新鲜的食物了!”

    拓宇还说完,他身旁不远处一名魔域种族立刻接话道,“这也多亏了大人您的英明神武,否则我们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拿下那些狡猾的人类修炼者。”

    “是啊,此次我们不但得到一批新鲜的种子,还能在人类防线身后举行这种狂欢盛宴,没有您的带头领导,我们做不到。”

    拓宇还很享受来自四周的这种阿谀奉承,他的头颅昂的更高,嘴里那种独特的味道也更加美味。

    他淡淡的说道,“算算时间,那批种子应该已经到达目的地了,等我回去之后得到赐封,也少不了你们的份,现在嘛,是大家享用美食的时间……”

    整个大帐内坐着十几个人,每个人的跟前都摆放着一个铁笼,铁笼内都有一个固定的人类供他们食用。

    只不过当他们刚刚准备就餐的时候,大帐的帐门陡然被推开,只见一名年轻的魔族疯一般的冲了进来。

    他面色焦急如火说道,“大人,不好了,敌袭……敌袭……”

    拓宇还面无表情,他冷声道,“怎么回事?”

    此人说道,“我们的……我们的毁灵炮……”

    他话没说完,一道破空声传来,一根弩箭携带着死亡的气息将他的上半身洞穿,弩箭穿过他的身体钉到了拓宇还身下的地板之上。

    紧接着,一道道人影从大帐外面涌了进来,云飞雪站在所有人中间,所以他是第一个看到大帐内场景的人。

    这种场景,就连他都忍不住胃部一阵气血翻涌,二十多个人类被固定在铁笼里面,铁笼的上面是他们已经被切除半个头盖骨的脑袋,鲜血夹杂着其它的液体不断留下,那种让人作呕的味道已经让他身后像崔思雨这样的人呕吐起来。

    可能这里最冷静的就是鬼面了,他对这种场景似乎也已经习以为常,眼睛里面最多的就是怒火,他不是救世主,但也绝不能忍受这样的事情在自己眼皮子低下发生。

    看到云飞雪他们到来,可能反应最大的不是拓宇还他们,这些被捆在铁笼里面的人类的反应才是最强烈的。

    这种痛苦是人类根本无法忍受的,活生生的被人拨开脑袋当成他人的食物,起码心理这一关就是无法承受住的,现在云飞雪他们到来终于可以让他们解脱了。

    “你们这些畜生,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崔思雨,翻译给他们!”

    云飞雪一声厉喝,那还在一旁干呕的崔思雨一个激灵,连忙努力稳住身体然后将云飞雪的话翻译给了拓宇还还有其它的魔域种族。

    拓宇还听后一声哈哈大笑,显然云飞雪的话并没有被他放在心上,云飞雪他们现在虽然有三十几个高手,可拓宇还却是一名达到二次炼体阶段的强者,在他看来,自己足以以一挡十,再加上其他魔域高手,云飞雪的话无疑是在说笑话。

    不过拓宇还的笑容并没有持续多久,他身旁一名男子凑近他耳旁轻轻说了几句什么,拓宇还的面色顿时一变,“你们居然将这批种子救了回来,真是有种啊。”

    崔思雨将这句话翻译给了云飞雪,只不过他还没说完,一旁的鬼面已经开口,“不用罗嗦,这个二次炼体的人交给我,其它的你们自己挑,这里的人一个不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