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狂欢盛宴
    十名魔域种族都是大声狂笑,显然在嘲笑云飞雪他们的无知,这种威力的武器怎能伤到他们。

    可他们的笑声忽然戛然而止,只见那双手被巨大铁链束缚住的鬼面忽然暴起,他双手从牢笼里面探出然后一把扣住了身前离他最近的一名魔域种族。

    此人脖颈被强大的力量勒住,鬼面在此刻毫不犹豫朝此人的尾部一拳轰去。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魔域种族的尾巴根本就相当于人类的心脏部位,鬼面虽然有活动能力,但显然还没能完全恢复体力,这一拳没能要了此人的命,但也完全让他丧失了战斗能力。

    另外九名灵海秘境的高手都是大惊失色,谁也没能想到有人能扛住那种药力居然恢复了行动能力。

    他们岂能刚过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在鬼面出手的瞬间,每个人都分别找到了自己的目标攻击而去。

    云飞雪自己没有轻举妄动,他身后的王仲、崔思雨再加上暗中总共十二个灵海秘境的高手对付这九名魔域种族已是绰绰有余。

    关键在于他把控的时间相当之好,鬼面的出手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对于灵海秘境的强者来说,他们这种短暂的失神绝对是致命的,王仲他们仅仅只需要在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能赶到两辆异兽拉着的牢笼身前。????战斗瞬间在这黑暗的平原打响,云飞雪快速将牢锁打开把鬼面他们放了出来,只不过他们只能勉强站稳,连正常的行动能力都做不到,更别提战斗了。

    云飞雪大声道,“让他们把解药交出来。”

    鬼面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依靠在身后的轮毂上,看着正在战斗的这些魔域种族闪烁出了滔天的杀意,只不过现在的他可实在是没有灵气去杀人了。

    当然,更让他无奈的是,救他们的居然会是云飞雪,这个一直都看不起自己的家伙。

    是的,云飞雪确实一直都看不起鬼面,特别是在第一次考核的时候,鬼面一直尾随他,然后在最后关头冲到了广场导致云飞雪差点失去了进入凌云间的资格,但这种看不起也仅仅只限于他的这种行为,鬼面的实力还是毋庸置疑的。

    鬼面淡淡的说道,“要杀我,现在可是大好机会,错过了可就很难再找到了。”

    云飞雪同样坐在了他身旁的地上,“杀人的力气还是留在这些杂种的身上吧,你我之间不过小事罢了。”

    他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我猜,你和魔域种族一定有着某种深仇大恨吧,你加入圣门也一定是为了这个目的。”

    鬼面一直看着战斗场面的目光终于移到了云飞雪的身上,他的眼中出现了一丝诧异,而这种诧异也足以说明云飞雪说到了他的心坎儿上。

    云飞雪笑着说道,“其实你不用奇怪,按照你之前的种种表现来,我并不认为你是一个在对付魔域种族上会和自己人团结一致的人,但我们再第二次考核身处幻境的时候你站出来支持我说的那些话,而且从你眼中我的确看到了一种滔天的仇恨和愤怒,所以我猜你之前一定和魔域的人发生过什么。”

    被人说中心事并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特别这还是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但他也不得不承认云飞雪说的的确有些道理。

    鬼面抬头看向黑暗的天空,他的思绪似乎又回到了九年前的那一天,那一天,他所在的村庄变成了人间炼狱,他永远也忘不了那天自己看到的经历的一切。

    “乖儿子,躲在这个地窖里,不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千万不要出来,你必须要等三天之后再上来,从小你最听爹的话是不是?”

    小鬼面狠狠的点了点头,他不想让自己的父亲替他担心所以他很乖巧,父亲满意的微微一笑。

    这一刻父亲的背影在小鬼面的身前显得那么高大,他没有惊慌失措,只有对鬼面的溺爱。

    小鬼面甚至能够清晰看到父亲的眼中闪烁着晶莹剔透的泪光,那粗糙如砂纸一样的面容写满了不舍两个字。

    小心翼翼把鬼面送到地窖,小鬼面就只能将头顶上的门推开一个小缝,他清楚的看到父亲和母亲仅仅相拥在了一起,他们放声痛哭但却又目光坚决。

    他们对死亡没有畏惧,唯一的害怕就是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儿子了,那一刻,小鬼面的泪水好似泉涌一般倾泻而下。

    父母二人手中各握着一把短刀,他们对准的不是别人,而是眼中的对方,当放声痛哭过后,他们脸上留下的只有微笑,那是一种解脱的幸福,只可惜,他们的这个愿望也落空了。

    只听大门被狠狠的一脚踹开,一名魔族之人冲了进来将他们踹倒在地,母亲被他们拉了出去,然后听到的就是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进小鬼面的耳朵,那是一种这一生都挥之不去的梦魇。

    然后他接着看到那名魔族利用强大的修为让父亲动弹不得,右手在他父亲的头顶上画了一个圆圈,他父亲的半截头盖骨被他轻松取出,这名魔域种族的贪婪的取出了其中的脑髓然后扔进嘴里津津有味的咀嚼起来。

    那一刻,小鬼面没有感觉到恶心,他甚至没有哭,他将此人的模样牢牢记在了心里面,也将每一个魔域种族的人记在了心里。

    三天之后,鬼面走出了地窖,有些尸体都已接近腐烂,他父亲的还算是完好的,因为他们一家之前也接受过一些浅薄的修炼之法,他父亲的修为不高,但肉身比普通人要强很多。

    走出门外,他看到母亲的浑身上下衣不遮体的被仍在草丛中,那一刻,他的内心已经彻底麻木,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在他体内滋生荡漾。

    也是自那天起,他将原本自己的名字抹去,取名鬼面,他要让每个魔族之人见到他就如见到地狱的魔鬼一样,这就是他活着的唯一目的。

    听到这些,云飞雪一声暗叹,他没有经历过这些事,但从鬼面的口中已足以听到人类和魔域种族有着怎样刻骨铭心的仇恨,而天下像鬼面一家所经历的事情不知有多少,只怕连数都数不清。

    鬼面忽然咧嘴一笑道,“知道我嘴上的伤怎么来的吗,两年前,我找到了那个杀死我父母的杂碎,这个伤是他留给我的,但我将他折磨了十天十夜才让他从这个世界消失,仇虽然报了,但我依旧喜欢猎杀魔域种族,不要误会,我对拯救天下苍生没有兴趣,只是单纯的喜欢。”

    平时话不多的鬼面一口气给云飞雪说了很多,也让云飞雪认识到了真正的鬼面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云飞雪微微叹息了一声,“有时候,强大的魔域种族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人啊。”

    说到这里,鬼面的脸上也闪烁出一抹森寒的杀意,云飞雪的话一点也不错,他不是没遇到过背叛人类,可廖山毕竟是黑石镇的镇长,他的肩上肩负着镇子两万人口的性命安危,一个通敌叛国的人如何能当上镇长之位?

    现在看来,鬼面认为自己的想法还是太幼稚了,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不论身在何职都有可能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

    在他们谈话之际,身前的战斗也接近尾声,几个药瓶扔到了鬼面他们手中,显然这是从这十个人身上搜到的解药。

    当然,击杀这些魔域种族也给他们带来了直接的利益,魔核到手就意味着他们离学费又近了几分。

    而且这次行动幽姬还特别提醒过,学费和功勋点是可以叠加的,也就是说,一个灵海秘境的魔域种族算他们学费的一部分,同样也累计到他们的功勋点里面,只要这次任务能活下来并且拿到足够魔核的人都将成分一星猎魔人。

    云飞雪看到一旁的崔思雨说道,“没想到你居然精通魔域种族的语言,实属难得。”

    崔思雨上下打量了一番云飞雪旋即说道,“一个月的时间,幽姬老师可是专门请人教过你们,只不过你们都不屑于学习罢了。”

    “呃……”

    云飞雪这才想起来好像还真有这么回事,当时几乎所有人的一致想法就是人类为什么要学魔族的语言,他们骄傲的精神决不允许做这种事。

    现在看来,当时的想法也是幼稚了,像现在这种情况,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万一惹恼了那十个灵海秘境的高手将鬼面他们一刀杀了可就全完了。

    “你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鬼面看向云飞雪,既然他敢带人来救他们,肯定早已想好了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云飞雪说道,“深入地人后方,先破坏他们的毁灵炮,然后杀了所有灵海秘境,剩下的事情交给边防军就可以了。”

    吃过解药之后,鬼面他们迅速恢复了状态,“先离开此地,刚刚的战斗应该已经引起了不少魔域种族的注意,这里离我们的防线太远了。”

    云飞雪他们点了点头,将有用的东西拿走之后,他们以匀速朝边防线迅速赶了过去,前进的方向自然就是黑石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