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黑石镇陷落
    此人的修为不过刚刚真元秘境不久,但他的行动格外敏捷,每一步迈出几乎没有在踩踏过的地方留下任何痕迹。

    而且他并非直线前进,而是借助一些建筑以隐藏自己的行踪,等来到他刚刚停留的地方去看,却发现他已选择了另外一个方向飞掠而去,跟踪者稍不留意就有可能将目标跟丢,如果不是云飞雪修炼魂力,单凭感知力只怕此人早已把他给甩开了。

    经过千转百折,此人将自身黑色的服侍和黑夜彻底融为一体,然后朝边防线飞奔而去。

    云飞雪不动声色始终和他保持距离紧紧跟随,他尽量做到小心翼翼,保持在不脱离魂力感应的范围,那他的魂力就能看到此人的所说所做。

    在临近一处四层哨所的时候,此人前后左右不断张望,确认无人跟随这才朝哨所内走去。

    让人奇怪的是,哨所四周的巡逻士兵对他的到来几乎都是视而不见,虽然他善于隐藏自己,但此刻的他可并没有任何掩饰,对于一个这种穿着的人哨所,这些士兵居然当作没看见,可能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对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了。

    哨所门前,黑衣人有规律的敲了三下门,哨所大门朝里面拉开,他再度朝身后一望无际的黑暗看了一眼,这才没入大门之内。

    当哨所大门打开的时候,云飞雪的魂力同样是以一个常人难以察觉的角度钻了进去。

    可就在那一瞬间,云飞雪站在原地的身影陡然一僵,脸上布满了难以置信之色,他骇然失声道,“魔……魔域种族?!”

    没错,云飞雪的魂力看到了两个有着魔域种族显著特征的人正在哨所的二层之内。

    在他们跟前,是一名体型和萤火镇镇长宋林有几分相似的中年人,此刻他和眼前两名魔域族人交谈甚欢,不时的仰头发出震耳欲聋的笑声。

    只不过由于云飞雪离这哨所的距离并不近,所以魂力还是无法清楚的探听到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

    不久之后,那个黑夜前行的黑衣人来到了二楼,为听到他们的具体交谈内容,云飞雪不得不将距离和这哨所再拉进几分。

    这种举动其实对他来说还是比较危险的,至少他绝不能惊扰到哨所内的那些人,否则他很有可能就会和今晚的真相失之交臂。

    只不过再前进的话,哨所跟前是一片平坦的地方,他找不到任何能够隐藏自己的掩体。

    观察许久之后,云飞雪这才看到一个地势稍低的土坑,他如灵蛇一般在地面轻轻划动过去,在接近哨所附近的这个地方匍匐下来。

    这个距离他正好能将哨所内的所有一切尽收眼底,连他们每个人之间的谈话都能清晰的通过魂力传播来到他的耳膜之内。

    “宋福,希望这一次的情报不会让我们失望。”

    说话的是一名穿着拜火帝**装的男子,他目光饱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懒散,嘴里正在吞云吐雾让整个哨所二楼都在一片云雾缭绕的环境中。

    宋福不敢传来任何不适的表情,他恭敬的弯腰说道,“回孙大人的话,上面派下来的这批种子已在傍晚时分抵达萤火镇。”

    拜火帝国为巩固边防力量,确保将魔域种族的所有动静能够第一时间传回来,所以在临近魔域种族的边境设立了三道防线,每一道防线相隔三十公里。

    在这三道防线每个五公里就有一处这样的哨所,当魔域种族进攻最外围防线的时候,哨所就会将危险信号发射到空中,这个距离正好可以被第二道防线看见,然后第二道防线又会把独特的信号再度发射升空,这样处在最里面的防线就会迅速知道百公里之外的情报。

    宋福口中的孙大人孙有正就正是这处哨所的负责人,一旦第二道防线有信号传来,他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将信息传到附近的兵营之内。

    翘着二郎腿的孙有正面色一正,嘴里的大烟迅速被他拿了下来,“种子终于到了吗,质量如何?!”

    宋福面色一正道,“都是不超过二十岁而达到灵海秘境的佼佼者,其中一人虽然才十重逆命境界,但他才十八岁,而且看起来其他十几个人还听命于他。”

    孙有正的脸上有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激动,他放下二郎腿,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这才看向一旁的两名魔域之人,用着连宋福都听不懂的语言和他们交谈着。

    他们之间交谈的时间并不短,虽然听不懂在说什么,不过从两个魔域之人脸上那种惊喜的神色就能看出,孙有正的话让他们非常满意。

    少时过后,两名魔域种族起身冲孙有正告辞离开,哨所二楼就还剩下宋福和孙有正两个人。

    孙有正深吸一口气道,“这次战火终于引来了圣门的历练者,我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一半,只要我们把这次事情办好,后半辈子也就不用愁了,至少不用待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活受罪。”

    孙有正看了看四周简陋的陈设,再加上哨所内外的一片荒芜,整个地方除了长期驻守在此的士兵之外,再无其它能够看到的东西,时不时的甚至还有生命危险传来,孙有正是早就受够这个地方了。

    “孙大人,我们要怎么做?!”

    “按照原计划行事,此次这些种子一个都不能放过。”

    二人交谈了一会儿宋福这才离开哨所,在二人没说什么有用的讯息之后,云飞雪早就离开了那个地方。

    宋福按照原路返回到了萤火镇,云飞雪看向这个亮着微微光亮的哨所,似乎要将这个地方牢记在心中,随后他也朝萤火镇返回飞掠而去。

    他不是没想过哨所逼这个人说出所有事情,但这样一来打草惊蛇,敌人必定早有防备,甚至会将所有原本的计划撤回,这样他们也就没有任何收获了,所以倒不如顺其自然,至少看看像孙有正这样的人还有多少。

    而且从他们的谈话之中,云飞雪已经了解到了非常重要的一点,此次魔域种族不断骚扰边防局势,目的大概就是为了引来他们这些刚圣门需要出来历练的新人,只不过最终目的还需要他进一步的调查。

    翌日清晨,云飞雪他们十三人汇聚一起,他们面前是边防线的统领蒋卫年。

    他的神色有着前所未有的凝重,扫视了一眼云飞雪他们所有人旋即说道,“我得到情报,距离萤火镇南边大概二十多公里的黑石镇在今早陷落,全镇接近两万人口全部落入这些畜生的手里,一场疯狂的食人盛宴正在黑石城上演!”

    云飞雪他们相互看了一眼,滔天的愤怒正在内心滋生,在圣门的一个月,他们早已习到关于魔域种族的种种知识,食人盛宴正是其中一种。

    魔域种族对待人类就像人类对待家畜一样,更让人愤怒的是,他们所到之处,三十岁以上的人并且没有灵海秘境修为的都会被当场屠杀。

    三十岁以下的女人会沦为魔域种族的玩物,男人会成为他们口中的食物,云飞雪无法想象现在的黑石城是怎样一副炼狱般的场景,因为他们所有人也只是从幽姬口中知道这些东西,没人真正经历过。

    蒋卫年再度看了一眼他们继续说道,“另外……还有一个更不好的消息……”

    “什么消息?”云飞雪几乎是本能的问道。

    “跟我们萤火镇一样,黑石镇也有圣门派下的高手,但不幸的是,他们没能守住黑石镇,目前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没有生命危险,但会在今晚被运往魔域之地,至于为什么没有当场击杀他们,原因还不得而知!”

    云飞雪面色阴沉,从昨晚跟踪宋福之后,他自然明白了魔域种族为什么没有击杀其他历练弟子,因为他们要留着这些人还有其他的作用。

    云飞雪吸了口气说道,“消息来源可靠吗?”

    蒋卫年赞赏的看了一眼云飞雪,他在这些人之中年纪并不是最小的,但作为一个逆命境界能够让其他人听他的吩咐,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自然也是来源于自小得到俞妙音的教导,再加上他之前几年一直专注于调查云飞跃父子身死的真相,在这些事情上的逻辑分析要远高于常人。

    “消息来源不用怀疑,这是我们安插在魔域种族内部的人传来的加密消息,就像我们人类一样,也有很多人背叛了我们加入了魔域一方一样。”

    云飞雪点了点头,昨晚的宋福不是最好的例子吗?

    他说道,“消息如果可靠,这里面就有更大的问题,首先凌云间给我们的讯息是,此次敌军中绝没有二次炼体的高手存在,但如果没有这种层次的高手,他们不可能会全军覆没落入魔域手中。”

    蒋卫年摇了摇头道,“敌军中的确没有二次炼体的高手,据说他们买通黑石镇的镇长,镇长在这些历练者们的饭菜中下了药,他们虽然很小心谨慎,但对镇长却没有任何怀疑。”

    所有人恍然,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就说得通了,就像王仲、崔思雨他们也绝不会怀疑宋林会对他们有任何不利,如果不是经过了昨晚的事情,云飞雪也不可能怀疑他们。

    他们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几乎是不约而同朝一旁的镇长宋林看了过去。

    宋林正专心听他们的分析,被他们这么盯着只觉浑身发毛,“你……你们看我干什么,我……我和廖山那王八蛋可不一样……”

    “真不一样吗?”

    云飞雪淡淡的问道,他可了解到,那宋福正是宋林的儿子,要说儿子做这种事他一个当老子的不知道,那是绝没可能的。

    “不……不一样,我宋林怎会干出这般苟且之事,背叛人类给魔域当狗腿子,老子还没下贱到那个地步!”

    见他咬牙不承认,云飞雪也不多说,再度把目光放在了黑石镇的事件上,他说道,“这第二个问题,据您昨日所说,附近每个镇子都分配有大概三万正规边防军,如果说敌人能够这么快将其摧毁的话,其兵力应该也要多出这个数字很多。”

    “没错,魔域种族出动大概五万军力,而且还装备了最为精良的毁灵炮!”

    云飞雪他们相视一眼都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凝重,毁灵炮是魔域种族专门为对付人类灵海秘境而研究出来的武器。

    这种炮弹除了有大规模的杀伤力之外,最主要的是它能破坏四周的空间灵气波动,本来达到破灵境便能御空飞行的人类,在毁灵炮炸过的地方,至少一个时辰内是无法飞行的,连二次炼体巅峰境界都无法做到。

    云飞雪清楚的记得刚凌云间的第二考核中,幻境之内的其他人都是无法飞行的,凌云间就正是模拟出了这样的一个场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不但无法飞行,连战斗力都会大幅度下降。

    经过权衡分析,云飞雪还是问出了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我们能做什么?”

    “我得到上级命令,作为援军先去那里支援黑石镇,至少绝不能让那帮狗杂碎就这么在黑石镇肆无忌惮的破坏,我希望能得到你们的帮助,将黑石镇幸存的人救下来,当然,还有你们的那些同伴。”

    听到他的话,云飞雪想到的第一个可能就是陷阱,一个针对云飞雪他们的陷阱。

    从昨晚宋福他们的对话他已经了解敌人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吸引他们这些圣门的年轻人,云飞雪他们如果去支援或者营救,很有可能会迎来相同的命运。

    但他却并不怀疑蒋卫年,就算整个萤火镇的人都是人类的叛徒,他蒋卫年也绝不是,这是一种没有任何理由的相信。

    一旁的崔思雨问道,“您有什么好的计划吗?”

    蒋卫年指着身前的地图说道,“目前的计划是这样的,想要彻底在黑石镇拿下他们,我们还需要先将你们的那些同伴救出来,凭我们目前的力量,很难在保住幸存之人的情况下将他们歼灭,如果救出了你们的同伴,然后第二步计划就是联合你们所有灵海秘境的力量破坏他们的毁灵炮。”

    云飞雪看出了蒋卫年的决心,因为他说的不是击退,而是歼灭敌人。

    其他人都点了点头,这个计划现在看来是最为可行的,只不过伴随的危险同样也是成倍增长的。

    蒋卫年指向了桌子上的地图,然后将整个计划又详细的说了一遍,一个时辰后,所有人统一了意见,云飞雪他们开始朝黑石镇的方向出发。

    只不过他们所有人似乎都没注意到,就在他们谈论计划的时候,门口早有一个年轻人在侧耳倾听,云飞雪他们离开了萤火镇之后,他也以最快的脚步消失在了镇子之上,如果云飞雪看到此人的话就一定会发现,他正是昨晚去哨所通风报信的宋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