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蒋卫年
    “你好,我叫蒋卫年,边防军第九师的统领!”

    蒋卫年伸出了那只粗糙而有力的大手,他的身躯始终站的笔直,那种不怒自威的面容给人一种铁血大汉的刚硬之感。

    他的脸上有着密密麻麻的疤痕,每一次战斗都会给他身上带来新的伤疤,脸上的疤痕正是他和无数魔域种族交战的象征。

    云飞雪内心一声暗叹,潜龙帝国的将士士兵和眼前的蒋卫年相比简直完全就是云泥之别,估计也只有凌傲天他们几个人能和此人相提并论,但在这里,像他这样的统领绝不在少数。

    云飞雪也伸出了右手,可能是由于身高体型的关系,云飞雪感觉自己就好像小时候握着大人的手。

    尽管蒋卫年的境界才仅仅真元秘境五重培元境界,可在这粗糙好似砂纸的手中,他感受到了一种真正可以依靠的感觉,这种感觉并不是境界高的就会拥有的。

    “你好,我叫云飞雪!”

    王仲他们也一一做着自我介绍,蒋卫年对云飞雪他们同样报以敬佩之色。

    他很清楚圣门代表什么,也清楚这些不超过二十岁的年轻人代表什么,他们是整个千疆万域的希望,他们也是以后对抗魔域真正的中流砥柱,来到萤火镇正是他们历练的开始。

    蒋卫年没有拖泥带水,他带着云飞雪他们走到了离萤火镇最近的一道防线哨所上面。

    也许是已经快要到晚上的关系,朝远方眺望过去,视线的尽头几乎是一片黑暗,隐约能够看到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处像他们所在的这种哨所。

    蒋卫年看着还有一丝黎明的地平线说道,“萤火镇外一共有三道防线,我们所在的是离萤火镇的最后一道防线,最近魔域种族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这些日子连续不断的偷袭各大哨所营地,目前第一道防线已被他们占领。”

    “我们并不惧怕将士的对垒,魔域种族虽然战力强悍,但我依旧有把握击溃他们,关键在于他们中间有很多灵海秘境,一旦这些人出手,我们没有任何胜算,而且在这个局势之下,背后的朝元帝国也在蠢蠢欲动,帝国根本腾不出太多的高手支援我们。”

    听到此话,云飞雪神色一动,他们这个拜火帝国和朝元帝国是邻国?

    要知道朝元帝国对潜龙帝国可一直都是蠢蠢欲动,他们唯一没有动手的原因就是因为忌惮千幻岛上有一个东陵阁,东陵阁内有一个东陵帝君姬不凡。

    但此刻云飞雪也只能想到这些,目前还是得解决一下眼前的局势才行,他们的目标就是对方灵海秘境的高手,取到相应数量的魔核保下这个萤火镇就算任务完成。

    当然,云飞雪还想到了一点,刚刚在经过营地的时候,云飞雪看到了这些士兵们的装备并不是那么精良,至少和西城秀清制作的连星弩是有巨大差别的。

    如果将连星弩投放在对付魔域种族的战场上,整个人类所在千疆万域的战斗力都会有一个质的提升。

    对人类势力这是一个机会,对云飞雪自己还有西城秀清又何尝不是一个机会呢,如果能将东夷族的这些武器机关技术发扬光大,也正是西城秀清想要看到的吧。

    第一个晚上云飞雪他们没有轻举妄动,魔域种族同样也没有动静传来,云飞雪他们住在萤火镇上唯一一个有九层楼的阁楼之上。

    阁楼顶层的天台上,云飞雪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天空的繁星,今天他依旧没有修炼,因为在这个晚上他再次想起了那个在冬日和他嬉笑打闹堆雪人的女孩。

    她现在在冰城过的怎么样,那里是不是依旧下着雪,薛老一个人又能不能扛住整个冰城带来的压力。

    这种思念真的很烦躁,因为你明明知道一切,但却又什么都做不了,就好像一个死刑犯只能静静的在监狱里等着最后的末日审判。

    好在云飞雪还是有希望的,这大半年的时间就是他的希望。

    “你在想什么?”

    忽然,一个声音传来,崔思雨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阁楼云飞雪都没有发现,可见他内心的思念在刚刚的确是已经战胜了一切。

    云飞雪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想一个该想的人。”

    崔思雨的眼神有些落寞,她没再继续追问,从云飞雪的神色状态就已经知道答案了,她又何必再多问其它呢?

    崔思雨转移话题道,“那你来圣门的目的是什么,难道真是为了给天下太平抵抗魔族出一份自己的力量吗?”

    云飞雪说道,“保护一个我该保护的人。”

    依旧是简单有力的回答,而这样的回答似乎更能刺痛一个人的心,崔思雨又忍不住问道,“那也就是说,在第二次考核的幻境中,你说的那些都只是为了安抚他人,其实你对对抗魔域种族并没有什么兴趣。”

    “你说的也不算错,先保护好自己身边的人,再把余力投放到其他事情上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所以对抗魔域只是附带的任务。”

    崔思雨的眼神更加落寞,从这些话就已经能看出那个人在云飞雪的心中有着怎样的地位。

    她刚刚的这些话看似不着边际,但实际上也是在套云飞雪的话,而这个时候的云飞雪似乎也很乐意上崔思雨的当。

    只不过崔思雨并不知道,这一刻的云飞雪忽然想到了灵儿,那个在千幻岛外用身体挡住金龙卫的致命一箭,那个时候的云飞雪便渴望得到真正的实力,眼睁睁看着身边的人离开,那种感觉并不好受。

    可直到今天,他依旧没有能够保护薛思雨的力量,这条路还很长,实际上他的进步已经很快了,只不过相比于他的所需,这个进步的确得不到任何满足。

    “也不知道其他暗影在千幻岛怎么样了,一直都没问问大哥,下次奸了他一定得问个清楚才是。”

    云飞雪喃喃自语,一旁的崔思雨也躺了下来然后说道,“你知道我圣门的目的是什么吗?”

    云飞雪侧过头看向她摇了摇头,这个女孩的话并不多,平时看向他人也是一副忧郁的眼神,她的天赋中规中矩,十九岁达到破灵境界也算是相当不错了,不过这里是圣门,她的天赋算是垫底的存在。

    没管云飞雪回没回答,崔思雨继续说道,“我要报仇,我发誓要杀了他报仇,五年前我亲眼看到他杀了我的父母而无能为力,我就立誓,此生不杀此人,我崔思雨终生不嫁。”

    这是一种让人疯狂到动容的眼神,云飞雪没想到这个女孩神上背负着这样的血海深仇。

    这一刻又让他想到了狄修,也不知道那个孩子在追魂阁怎么样了,他的师父隐有没有回来,追魂阁有没有为难他。

    在谈话之际,崔思雨的泪水忍不住流下,她和云飞雪的关系算不得有多么好,但此刻她似乎突然找到了一个可以宣泄说话的对象,所以她毫不掩饰自己悲伤的情绪。

    五年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今天已达到许多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达到的破灵境,云飞雪无法想象她吃过怎样的苦,心中不禁也对她产生了同情。

    崔思雨忽然从躺椅上站了起来,她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道,“跟你说这些不是要让你同情我,也不是要你可怜我,说不准我什么时候就会战死在魔域战场上,或许连我那最后一个愿望也会落空,但这都没关系,因为在死之前,我交到了你们这几个好朋友,这就够了,我知道你天赋强大,就跟陆青一样从未把任何人看在眼中,但这都不重要,至少我们一起了幽姬宫,那我们就是伙伴。”

    她大步离开了天台,异样的情绪在云飞雪的胸口流淌,崔思雨的话似乎点醒了他的某一根神经。

    因为自凌云间以来,尽管他和王仲几个人走的比较近,但也仅仅只限于每天打招呼,偶尔一起在幽姬的指导下修炼,他似乎从来没把王仲他们当成是自己的朋友。

    他的内心已经完全被修炼占据,以至于其它一切外界的事情都已被他置身事外,现在崔思雨的这番话让他饱含惭愧。

    原来这一个月来自己给他们的居然是这种形象,不愿说话,高冷甚至有些倨傲。

    也许云飞雪内心没有这么想,但他平时的一些举动已经说明了这一切,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崔思雨又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呢?

    “也许,你们真是值得我结交的兄弟,只是我一直都没有在意过……”

    云飞雪从躺椅上起身准备回房休息,可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他陡然看到萤火镇的镇子上,有一道黑影朝边防线飞掠而去。

    既然来到了萤火镇执行任务,云飞雪对所有动静还有事情自然是格外上心,此刻已至午夜,此人大半夜的跑到边防线去干什么?

    云飞雪内心一动,然后以魂力隐藏气息尾随此人朝边防线赶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