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调查
    经叶永这么一说,云飞雪这才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经过刚刚尴尬的事情还有叶永的到来,云飞雪倒是忽略了自己身体的一些状况。

    当他查看体内情况的时候不禁大吃一惊,他发现自己的骨骼经脉之上出现了一层若有若无的金色光泽,这种光泽就如无形的屏障在保护着他体内的一切,这些东西以前绝没有在他体内出现过,难道是因为幽姬?

    看着云飞雪疑惑的眼神,叶永说道,“刚刚幽姬在你体内种下了一层灵气壁障,这层壁障可以让你越过你目前的极限而继续向前,而且不会给你身体带来伤害,陆青给你的药液虽然可以清除训练之后给身体带来的后遗症,但却无法让你冲破你目前的极限,幽姬赋予你的能力就可以。”

    叶永的话让云飞雪欣喜若狂,他很享受训练带来的那种成就,虽然过程的确痛苦不堪,但相比于结果,这个过程又算得了什么。

    只不过云飞雪心中充满了疑惑,他问道,“幽姬为什么有这些恐怖的能力,以她的实力和年纪不应该待在一个黄字殿的势力中吧。”

    叶永高深莫测的一笑道,“把她搞到手不就明白一切了吗?”

    说完叶永直接离开了此地,留下云飞雪在原地一脸愕然,只不过他的情绪很快被手中的两样至宝再度吸引过去,有这个东西的存在再加上幽姬的训练,一个月的时间足以让自己突飞猛进。

    虽然看起来有点作弊的嫌疑,可没人说不可以使用像太玄钟这种类型的宝物,云飞雪也是心安理得的继续开始了他的修炼之旅。

    当幽姬再度指导云飞雪修炼的时候,她的脸上好像少了一丝之前那种冰冷如霜的神色,多一种若有若无的娇羞之态,专心致志修炼的云飞雪自然是注意不到这种细节了,接下来的每一天他依旧沉浸在痛苦而又享受的修炼之中,当然,对于那天发生的尴尬之事,二人都是很有默契的只字不提。

    三天的时间并不长,但云飞雪处在时间领域的太玄钟内,每一天几乎都在度日如年。

    当外界三天的时间过去,太玄钟内的时间之沙也终于是消耗一空,此刻的云飞雪和之前最大的变化可能就是他的体型了。

    虽然个头还是一米八,但身材明显魁梧了许多,肌肉也更加的结实,这正是两个月进行那种痛苦的炼体训练所带来的直观成果。

    当然,还有一个体现就是他身上的气息比之前凝实了许多,真元之力内敛不发,再加上魂力的掩盖,就算是灵海秘境的高手也很难发现他的真实修为,除非他达到了二次炼体的层次。

    剩下的两天时间幽姬特意给他放了假,因为后天就是这一次所有新弟子执行第一次任务的时候,云飞雪必须要将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以一个训练之后疲累的身体去参加任务绝不是明智之举。

    云飞雪舒服的泡在药水澡盆里,药液从他皮肤毛孔慢慢渗透进入他的身体,那种舒爽的恢复感觉几乎能够扫除他训练的一切疲惫。

    而能够让他这么惬意泡澡的自然也是在太玄钟内一个月实力的提升,这让他有了足够的底气去应付接下来所要面临的挑战。

    此刻他格外的放松,紧张的训练之后泡个舒服的澡是每一次的例行之事,但这一切他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完整的享受这个过程。

    只听一声剧烈的破空声从窗外响起,危险瞬间袭来,云飞雪只觉浑身汗毛倒竖,但他的身体并没有紧张反而在此刻放松了下来。

    刺眼的光芒从窗外洞穿而过,云飞雪猛的伸出右手,一根金属长箭被他一把握在了右手之上,上面用细线捆绑着卷起的白纸。

    面色阴沉的看向被一箭射的稀烂的窗户,一道身影如箭一般窜离了一座假山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云飞雪将纸张打开,上面只有简单的几个字,“来铁杉林一叙,不得通知任何老师,否则云府灰飞烟灭!”

    无形的煞气从云飞雪体内激荡而开,这简单的一句话让已平复的云飞雪瞬间暴怒,云府是他的逆鳞,不仅仅因为那是他的根基所在,更因为那里是他爷爷云飞龙选定的地方,正是因为云飞龙为潜龙帝国的出生入死还有了今日云府的地位。

    虽然云飞跃身死,云飞山因为不知道的缘由离开,但云府依旧保持着它的昌盛,谁敢动云府绝对比要他云飞雪的命还要让他愤怒。

    真元之力汇聚,纸信从他手掌之上化为了飞灰,身躯从盆内跃起将衣服还有那件重到离谱的马甲穿好,然后云飞雪窜出了门外。

    忽然,两男一女三道身影堵在了他的跟前,这是和他一同进入幽姬宫的另外三名弟子,也是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和他关系走的比较近的三人。

    身材较胖的王仲和另外一个杜子涛为人比较憨厚老实,勤修苦练也是他们来此的第一要务。

    而云飞雪和那名女生走的比较近纯属她名字的原因,因为她的名字和薛思雨仅仅只是姓氏不同,这名长相颇为清秀的女孩叫崔思雨。

    王仲拦住云飞雪说道,“你不能去,这明显是圈套,有人故意选在幽姬老师不在幽姬宫这个时间想给你个下马威。”

    杜子涛接话道,“是啊,你千万不能上当,你去的地方一定有天罗地网在等着你。”

    一旁的崔思雨的神色也颇为焦急,“我们还得商量个万全之策,至少不能这么鲁莽的冲过去。”

    云飞雪自然知道三人是为了他好,但此刻的他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信中既然已经提到了云府这个地方,那就说明此人已经动用了庞大的势力网来调查过他,甚至现在的云府已经有可能被高手盯上,云飞雪哪还有时间思考这么多。

    “三位,你们的好意心领了,但事态紧急,我不得不去。”

    云飞雪说完朝幽姬宫外飞奔而去,留下三人面面相觑,半晌过后,他们三个人似乎形成了一种默契的会意,他们同时点了点头,然后王仲和崔思雨朝左边飞奔过去,杜子涛则是朝右边夺命狂奔。

    铁杉林离幽姬宫并不远,这里也是所有势力都没有占为己有的一处庞大森林,因为铁杉林虽然以铁杉而著名,但其中不乏一些强大的妖兽横行,所以这个地方也常有不少弟子前来猎杀妖兽以作实战历练。

    半柱香的时间过后,云飞雪来到了铁杉林外,他没作犹豫直接朝里面冲了进去。

    当他走进铁杉林的一刹那,本来了无人烟的丛林忽然涌现出数道身影,每个人都身穿锦衣素袍,他们身上气势如虹,每个人都是踏入灵海秘境的高手。

    在云飞雪的对面,一道身材略显高大的身影缓缓走来,他略显清秀的脸庞蕴含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煞气。

    那一身华丽的服饰明显便能看出他出生在一个显赫的大家族势力,在那布满煞气的容貌之上还有一种莫名的倨傲,正是他的出生决定了他这种来自骨子里的东西。

    谢逍武走到云飞雪身前三米的距离开口,“云飞雪,来自潜龙帝国潜龙城云府,爷孙三辈都在为潜龙帝国而效力,爷爷云飞龙老死,父亲云飞跃和哥哥被金龙卫谋杀,不过有意思的是你那位哥哥云飞山竟然还活着,你自己都想不到这一点吧。”

    简单的陈述已把云飞雪的来历还有背景说出了个大概,如此足以说明谢逍武背后的有着怎样庞大的背景力量。

    而且本来在凌云间落选的他竟然又莫名其妙的被破云门收为弟子,要说这其中没用什么其他的手段,傻子都不会相信,也难怪叶轻羽对他那般忌惮了。

    云飞雪神色阴沉道,“想干什么直接说就行,罗嗦什么?”

    既然来了,他云飞雪也就不是抱着害怕的心态来的,这谢逍武瑕疵必报的性格迟早会让他们有这一天的到来。

    云飞雪的话虽然不好听,但谢逍武也并不生气,因为现在的云飞雪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他再怎么跳都已是无所谓的事情。

    “陆青现在可不在这里,所以你至少应该注意一下你的用词和语气,有时候多管闲事并不是个好习惯。”

    “你是说我替大哥给你的一千万金币吗,如果你不想要的话,现在可以把卡片给我,我并不嫌一千万太少。”

    云飞雪双手抱胸似乎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但也正是他这副样子终于激起了谢逍武体内的邪火。

    他的目光忽然如刀一样盯着云飞雪,“小杂碎,第二次考核我就说过,只要你还在圣门,那就是老子的囊中之物,不听劝告那就让人给你收尸吧。”

    话音落下,两名灵海秘境的高手携带着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朝云飞雪的胸前砸了过去。

    强大的灵气在云飞雪的身前掀起了风暴,地面飞沙走石,灵气还没临近云飞雪他已感受到其中蕴含着常人难以抵挡的武学攻击。

    云飞雪一直冰冷到没有表情的容貌忽然出现了一丝狰狞,“我生平最讨厌的就是拿家人做威胁,所以千万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对你下杀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