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对战谢逍武
    听到幽姬的话云飞雪是又惊又怕,幽姬能够亲自指导自己的修炼,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但要在原本的训练量上接受这种指导,接下来五天的时间,云飞雪的日子只怕是没那么好过了。

    不过与之相比,云飞雪还是有些兴奋的,幽姬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修炼呢?

    看着云飞雪神色的变换,幽姬淡淡的说道,“我的训练很简单,我会把修为控制在真元化灵阶段,你穿着这身衣服的前提下只要碰到我,今天的训练就算结束。”

    云飞雪愕然的看着幽姬,“碰到你,这么简单?”

    成天冷如冰霜的幽姬难得的出现了一丝微笑,只不过这个笑容里面蕴藏的某种情绪让云飞雪不寒而栗,只听她说道,“简单吗,那你大可以试一试啊!”

    云飞雪深吸一口气,他将自身的气息提升到极限,体内更是酝酿着更为强大的风暴。

    八重法相境界的修为并不弱,再加上这些天的训练,他的实力也是再度有了不小的飞跃,幽姬的话正好让他有了大显身手的意图。

    他身形如虹,眨眼之间已如一头猎豹弹射而出,瞬息已临近幽姬跟前,他一把抓向了幽姬那在空中飞舞的半截衣角。

    他的速度已超法相境界太多,但即便如此,云飞雪的右手还是抓了个空,可他根本没指望能这么轻易碰到幽姬,如果能这么容易的话,那她也就不是幽姬了。

    云飞雪抓空的刹那,他的身体忽然朝左前方横移了两三米,体内真元之力好似狂龙出海,一股巨大的真元风暴朝那个方向倾泻而去。

    幽姬的身影出现,她轻轻抬起手,那狂暴的真元之力就好似绵羊变得温顺然后化为一道青烟消失在了云飞雪的跟前。

    但也在那一瞬间,他手中的血刃携带着如龙一般的气势朝幽姬的头上斩下。

    将阶兵器虽然强大,但依旧无法对幽姬产生任何伤害,她只不过轻轻抬起手,血刃便已被她食指和中指夹住。

    可云飞雪要做的并不是伤到幽姬,所以他直接舍弃了血刃,右手一把朝幽姬上身抓了过去。

    “哈哈,抓到了……”

    云飞雪一声大笑,但笑的似乎早了点儿,他手中的确抓到了东西,可他发现抓到的竟然是自己的兵器血刃。

    与此同时,他只觉腰部传来一阵举动,幽姬的食指不知何时已来到他的腰间,这一指差点让他跪在了地上。

    但幽姬的手掌竟如蛇一般又来到了他的前胸,如爆炸一般的剧痛传来,云飞雪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幽姬朝他身上连连击打而去,云飞雪不断发出痛苦的嘶叫声,看样子就好似在受着某种刑法一样。

    “这是对你的小小惩罚,今日就……”

    幽姬的话没说完,她的神色甚至包括她的身体忽然僵在了原地,只见那几乎动弹不得的云飞雪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忽然一把转身搂住了幽姬。

    本来以幽姬的实力是不可能被他碰到的,但关键是她以为自己已经让云飞雪失去了行动能力,再加上云飞雪之前的血刃一击,她已经看出了云飞雪目前的极限在哪里,所以她的戒备心也就放下了不少。

    但谁能想到云飞雪似乎一直都在酝酿着,他等待的就是现在的这一刻,这蓄力一击让打了个幽姬措不及防。

    可关键在于,云飞雪搂的地方好像有些不太对劲,此刻他的确已经是意识模糊,他几乎是在用着本能的潜力去做着一直在酝酿的机会,他的胸膛正好贴着幽姬的左侧手臂,这样一来他的目光就无法触及左手所触碰的地方。

    他只觉得左手握住了一处异常圆润的地方,那种舒服的柔软让云飞雪差点晕眩过去,所以他还忍不住将手掌抓着的地方来回揉捏了几下。

    幽姬那几乎能让每个男人都垂涎欲滴的身材,再加上女人身上那种独有的香味,云飞雪差点醉的晕了过去,体内的某种悸动似乎也在搂住幽姬的时候而开始熊熊燃烧。

    云飞雪的意识已经因为幽姬的那些攻击而变得模糊,此刻的他就好似喝醉了酒一样。

    “哈哈哈,瞧见没有,我碰到你了,幽姬老师可不许耍赖,只不过你身上真的好香啊。”

    说着,他还忍不住用鼻息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尽是陶醉享受的模样。

    只不过少时过后,云飞雪忽然打了个寒噤,他感觉四周的温度开始下降起来,他的意识也好似随着这股寒冷而清醒了几分。

    然后他就看到了幽姬那黑如锅底的面色,接着他又看到了自己的右臂环绕幽姬的整个胸膛,右手正好我在了她右边那座高耸的山峰之上。

    云飞雪只觉冷汗忽然从身上冒了出来,身上的疼痛还有意识的模糊已在这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了刚进入幽姬宫时,那想要退出而被幽姬一个眼神抹杀的一男一女,现在的自己莫非要步他们的后尘?

    “那……那个,幽姬老师,我……我实在不知道,我只是……想碰到你,我……”

    云飞雪语无伦次,此事他觉得自己本就理亏,再加上幽姬那种冷酷无情的印象,此刻的他说话也变得结巴起来。

    “既然知道,还不把手拿开?”

    幽姬的声音如恶鬼勾魂索命,云飞雪几乎是本能的将手从身上移开,他已是汗如雨下丝毫不敢再去看幽姬。

    幽姬的眼神如刀,她盯着云飞雪一直看向自己脚尖的云飞雪,然后转身如雾一般消失,唯一留下的只有她的一句话,“今天算你通过,明日训练继续。”

    四周压力消失一空,云飞雪长舒一口气的瘫软在了地上。

    刚刚幽姬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那种冷面无情的面容再加上可怕的修为气势,换做其他人只怕早已跪伏在地。

    好在幽姬没有深究,云飞雪总算是逃过一劫,松一口气的他忽然看向自己的左手喃喃道,“不过……手感还真是不错……”

    “能让幽姬落荒而逃的,你可算是整个圣门第一人啊。”

    忽然,一道声音从耳旁传来,叶永竟不知何时来到了他身旁,云飞雪又一次心惊肉跳,也不知道刚刚的话有没有被他听到。

    似乎看出了云飞雪的担忧,叶永笑着说道,“放心,圣门不限男女之事,凌云间更不会管这些东西,你有本事能把幽姬搞到手,那整个圣门你都能横着走了,虽然她比你大几岁,但她的修为已经完全可以让你忽略这些了。”

    “呃……”

    云飞雪无语,平时不见多说话的叶永竟然也会开这种玩笑,他倒是第一次领教。

    幽姬这种女人那是能说搞就能搞到手的吗,至少这一个来月,云飞雪发现幽姬几乎就不和任何男人说话,除了教导他们这些弟子之外。

    他云飞雪也不可能有这个本事,再说他早已心有所属,来圣门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吗?

    “叶长老,刚刚只是个误会,我……”

    “无需多说,我来这里只是想问问你,对接下来的第一次任务有几分把握啊。”

    这句话算是问到了云飞雪的心坎儿里,准备这么久不就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吗,可说到把握他还真是没法回答这个问题。

    “八重法相境界有些低微,所以我也只能保证尽全力通过这次任务了,只要把学费弄到手就算吉人天相了。”

    听到此话,叶永面色一正道,“这可不行,对自己要求太低,况且你这一个来月的表现我也是看着的,至少你得对得起你吃的这些苦。”

    “长老您的意思是……”

    叶永微微一笑,他的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六边形的精致小盒子,这个盒子通体散发着晶莹剔透的流光。

    盒子的四面八方都刻画着精密的符文,盒子中间刻有一‘玄’字,玄字至上有指针在嘀嗒嘀嗒的顺时针转动着。

    “这是……”

    “这是我曾无意得到的一件至宝名叫太玄钟,此物放眼整个圣门都是顶尖的宝物,你可知它的作用是什么?”

    云飞雪只能摇头,这东西的做工看起来相当精密,连魂力都无法进去查探,况且叶永吹捧的这么神乎其神,想必自有其不凡之处。

    叶永带着几分傲意的说道,“此物可以改变方圆三米之内的时间流速,如果将此地的时间放缓十倍,那么这里过去十天,三米之外的其它地方才过去一天而已。”

    “什么?”

    云飞雪大惊失色的看着叶永手中之物,他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逆天之物。

    改变时间流速,他连听都没听说过,可是看叶永的表情又不像是再说假话,如此巴掌大小的物体难道真的有这种神奇功能?

    叶永自顾自的说道,“只可惜,维持它的能量实在太庞大,我手上的时间之沙只能让它运转大概三天左右的时间,所以你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你必须要突破到十重逆命之境。”

    云飞雪也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感激,如此贵重的东西叶永竟然会把它给自己使用,自己又何德何能能得到叶永的这般青睐。

    只可惜,云飞雪并不知道,他本身就被叶永看重,再加上又和张麟有赌约在身,所以叶永不得不使用浑身解数来帮云飞雪提高实力。

    不过即便如此,云飞雪依旧充满了担心,“虽然我可以多出一个月的时间,但一个月想要提高两个境界不太可能吧,而且还是真元秘境的最后两个境界。”

    叶永淡淡一笑道,“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幽姬会帮你的,难道你没发现自己身上有些特殊的变化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