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鬼面的挑衅
    气势不动如山,他的到来仿佛让这吵闹的通道忽然变得安静了下来,一头精干的短发如花岗岩雕刻出来的样子,锐利的眼神不惧一切阻挠,来人正是在外面排队和云飞雪起过冲突的陆青。

    只不过现在的他似乎并不是来找云飞雪麻烦的,反而好像是来帮他的,至少这番话就证明了这一点。

    谢逍武倨傲的神色阴沉了下来,他可不认为陆青在这个时候出现真是为了救云飞雪,毕竟在外面他找云飞雪的麻烦是有目共睹的。

    陆青也定是看到了云飞雪身上怀揣强大的武学功法,所以这个时候来横插一脚而夺之。

    但谢逍武也有他的骄傲,虽然阎教出来的徒弟都是出了名的疯子,可就这么退走是不是也太掉脸了?

    “陆青,别人都怕你们几个疯子,不代表我谢家谢逍武也会怕你们。”

    这个时候,谢逍武并没有单纯的报自己的名字,而是下意识的把谢家也挂在了嘴上,实际上这已经是一种变相的认怂了,只不过他自己还没察觉到罢了。

    陆青面无表情,他淡淡的说道,“你怕不怕和我有什么关系,但这个人你不能再继续对他出手。”

    “你……”

    谢逍武只觉怒火冲天,从未有过的憋屈在他体内酝酿,他想爆发,可一想到陆青还有他那几个师兄弟的强大,内心的火焰又再一次冷却了下来。

    陆青继续说道,“别说你现在已经被他重创,就算全盛时期的你,能不能接下我三招都是未知数,所以还请便吧,我对一个重伤之人没有任何兴趣。”

    谢逍武看向正在恢复着的云飞雪,眼神中的怨愤一闪即逝,自己的目的三番五次被阻挠,现在更在陆青面前大丢脸面,这一切都只因云飞雪而起。

    可现在继续出手已是不明智的行为,陆青坚决的阻挠已让他没有任何办法,继续出售他很可能就要失去这次圣门考核的机会。

    谢逍武怒声道,“臭小子,我很希望你能通过这次考核,毕竟圣门需要你这样的后起人才。”

    话音落下,他转身朝另外一个通道飞掠而去,后半句话他没有说出来,云飞雪只有通过了考核,他谢逍武才有机会继续找他的麻烦,假如云飞雪没能通过,他就算要报复只怕都得花费巨大的代价才能查到云飞雪的具体信息,所以谢逍武才会在临走时说这么一句话。

    但云飞雪现在要担心的已经不是谢逍武的后续手段了,眼前的陆青才是一个天大的麻烦。

    他并不认为陆青会无缘无故的救自己,和谢逍武一样,他很可能对自己身上修炼的武学产生了兴趣才会将谢逍武驱走。

    不过陆青接下来的话却让云飞雪大为的出乎意料,“看你的样子以为我和谢逍武一样也对你修炼的那什么功法有兴趣?”

    云飞雪不说话,这自然也是对陆青所说的话的一种默认,他继续说道,“如果你这么认为那就太看不起阎的徒弟了,我救你只是单纯的想让你尽快修炼到真元秘境巅峰境界,那个时候的你才有资格做我的对手,至于现在嘛,能不能通过这初步考核依旧得看你自己了。”

    陆青说完,他亦是转身离开了原地朝通道飞驰而去,留下云飞雪惊愕的瞧着他的背影从通道消失。

    这家伙在外面的时候看起来可并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主儿,但云飞雪没想到他竟然真的给自己解了围,然后没有索要任何报酬的离开了这里。

    云飞雪想不通便不再去想,这个时候的他需要争分夺秒,至少叶轻羽给他的机会不能白白浪费掉。

    他身体本身较其他人就要强大许多,再加上木之精灵,此刻已经恢复了七八成的实力。

    转身朝身后一个通道飞掠而去,沿途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一个又一个灵海秘境的气息从通道消失不见。

    想来这也是圣门的某种手段,不论如何,初步考核都不可能在这里出人命,所以叶轻羽现在应该也到了某个安全的地方了。

    云飞雪沿着玉佩中的路线来回前进,他尽量避开人群多的地方而又不刻意去按正确的路线行走,这样至少可以避免有心人会一路盯着自己。

    此刻在凌云间一座巨大的厅堂之内,几名须发皆白的老人正负手而立,在他们的身前有一个正方形的精密仪器,巨大的仪器将云飞雪他们所在的迷宫通道展现的一览无余。

    而像这样的精密投影在整个大厅之内有整整九处,每一个通道内表现出色的人都会有他们的名字出现刻印在投影的旁边。

    这些人的中间,一名个头稍稍低矮的老者看着这十处投影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

    他摇了摇头道,“凌云间是一年不如一年啊,这么下去的话,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该从黄字殿的级别除名成为一个杂务势力了。”

    他正是凌云间的主人徐坎,在这势力庞大的圣门之中,杂务势力数不胜数,而能够晋升为黄字殿级别的是百里挑一的存在。

    不过一个黄字殿的势力想要长期保持现有的地位,后辈力量是先决条件,而且如果仅仅只有那么一两个两眼的后起之秀同样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想要提升一个势力的等级需要的整体力量,某一个人再出彩也很难影响到整个势力的起落。

    这也是徐坎担忧的地方,即便今年他们运气还不错,迎来了一个阎的徒弟陆青,可这对整个凌云间的帮助依旧不大,因为在迷宫通道内除了阎之外,其他人在徐坎看来都只是平平无奇。

    “长老,除了陆青之外,其实还有不少人也还过得去,那第一个进来的叶轻羽就还不错。”

    徐坎旁边说话的人是张麟,也是凌云间的长老之一,他的目光盯着投影上面的叶轻羽三个字充满了欣赏。

    “能以天人境界独自支撑这么久,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另外一名长老也充满了赞叹说道。

    徐坎面无表情,他依旧是盯着厅堂内的投影出神,那种对凌云间未来的担忧丝毫没有因为其他人的谈话而改变分毫。

    圣门之内,并不是没有黄字殿降到杂务势力的例子,如果真的发生在凌云间身上,徐坎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

    一旦成为杂务势力,将不再享受到圣门的各种福利待遇,那种从高楼陡然砸到地面的感觉可能是徐坎还有整个凌云间都无法承受的。

    张麟旁边一名黑发男子忽然开口,“其实那个叫云飞雪的小家伙也很不错,我的星灵千机诀可从来没错过,就算是陆青当时都没有他身上的潜能夸张。”

    他叫叶永,大殿内那位简单宣布初步考核规则的人正是他,和其他人不同,他对云飞雪似乎情有独钟。

    张麟却是摇了摇头道,“星灵千机诀是干什么的你自己应该很清楚,去年你极力推荐的那个人,结果呢?”

    叶永急道,“他只不过是上了战场至今没回来而已,那并不能断定我的星灵千机诀就是错误的。”

    “那又如何,星灵千机诀毕竟不是战斗武学,不论是潜力还是天赋,只有活着回来才有用,所以你还是别拿你修炼的那鸡肋功法说事儿了。”

    张麟毫不留情的嘲讽让叶永面色阴沉,但却没有发作,其他人对他们二人的争斗似乎早已见怪不怪,每个人都好似没看到一样只是专心致志的把目光投向通道内的情况。

    过了许久,徐坎说道,“都别吵了,今年将初步考核的一千名额扩到一千五百人吧。”

    他说完转身离开了大厅之内,张麟和叶永微微一愣,旋即和其他长老一样都无奈的一声叹息,这是徐坎深思熟虑之后的妥协。

    名额的扩大,意味着可能会挖掘到一些更多的人才,这样凌云间的机会也会更多。

    但这种扩大名额的举动也会很快传到其他竞争对手的耳中,凌云间的名气声望可能会有不小的影响,但为了整个凌云间,徐坎不得不做这个权宜之计,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更多的人身上找到更多的亮点。

    初步考核的通道之内,云飞雪对这里发生的一切自然是完全不知晓,他尽量避开战斗激烈的地方还有灵齿兽集中的地带,这样一来,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他已安然无恙的抵达了通道的出口处。

    在这个时候,后广场已经聚集了接近千人,云飞雪除了刚开始和谢逍武的战斗之外,之后没和任何人起冲突来到这里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只不过这种奇迹终究是被打断了,望着眼前明亮的出口,云飞雪朝前飞驰而去,但有一道身影比他更快。

    “元海境界的小家伙,我跟着你可是很久了,没想到你能安然无恙的带我来到这里,多谢啦。”

    话音落下,他就好似一阵清风从云飞雪的身旁朝前刮去,云飞雪连他的影子都没看到,此人便已出了大门之外,而他神色更是阴沉的看着大门外那个变幻的数字从九百九十九变成了一千,显然,冲门而出的这个人正是那第一千个名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