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议论
    整个大殿出奇一致的没有继续在这里争斗,他们井然有序的朝通道飞奔而去,中途也都默契的没有出手。

    因为叶轻羽的移动轨迹给所有人敲响了一个警钟,想要去后广场,并不是简单的依靠速度,也不是简单的想让他们在这大殿内先拼个你死我活。

    谢逍武看了一眼云飞雪,他不紧不慢的朝通道走去,在不远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云飞雪并没有看到,陆青的目光一直在盯着他,直到谢逍武进入通道内以后,他这才看了云飞雪最后一眼没入了大门之内。

    整个大殿就只有云飞雪一人留在了原地,看着空无一人的殿堂,云飞雪内心微微叹息。

    他又何德何能让叶轻羽为他这么做呢,叶轻羽的气息从那个地方消失也就意味着他失去了进入广场的资格,如此之大的代价只为让云飞雪熟悉整个初步考核的迷宫通道,这让他的心异常沉重,以叶轻羽的实力,要通过初步考核应该并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可他却成全了自己。

    云飞雪叹了口气,然后迈步走进了通道之内,正如玉佩中好似影像一样的投影,云飞雪同叶轻羽一样选择了最左边的大门走了进去。

    沿着宽阔的通道前进了一段距离,前面果然出现了通往三个方向的三个大门,这一次云飞雪并没有按照叶轻羽之前的路线走。

    因为叶轻羽也并不知道通往后广场的正确路线,他来来回回不断迂回曲折就是为了将整个地图让云飞雪知道,所以云飞雪通过整个迷宫通道的地图选择了中间的那扇大门。????但就在这时,前方不远处,只见谢逍武正依靠在墙壁上,看其模样似乎正在等着云飞雪的到来。

    也许这个时候云飞雪才真正意识到叶轻羽这么做的目的,以他们的修为不但要应付这个通道内的危险,而且还要防着谢逍武的威胁,云飞雪先前口中五五开的成功率那也就变成了三七甚至是二八开了,因为他的五五开可并没有考虑到谢逍武的威胁。

    谢逍武的脸上依旧泛着那种倨傲的神色,那是一种长期骨子里长出来的骄傲,好似他们的气质天生就是为了凌驾于别人长出来的。

    此时此刻已经有无数人穿梭在迷宫通道之内,可他却一点也不着急,似乎对最后的结果早已胸有成竹,所以他根本没有任何担心。

    “能够轻松拿出一千万金币,想来你应该也不是无名之辈。”

    听到谢逍武的话,云飞雪面无表情,他说道,“我是不是无名之辈和你有什么关系,至少他的赌注已经一分不少给你了。”

    “这话说的好,可你知道吗,我并不想要他的赌注。”

    “不要赌注?那你想要什么?”

    “偷偷告诉你,我想要的是他的命,但这个机会却被你给破坏了。”

    谢逍武那始终倨傲的神色忽然迸发出了一丝狰狞的杀机,这种无形的杀意让云飞雪都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也在这个时候,云飞雪才意识到,叶轻羽和谢逍武之间应该还有其他未了的恩怨,只是普通恩仇的话,谢逍武的脸上绝不会有这样的表情。

    但这和云飞雪有什么关系呢,这其中的关系就大了,至少叶轻羽几乎已经替他完成了初步考核,而且他是自己的大哥,此人既然想杀叶轻羽,那自己就绝不能坐视不理。

    “破坏了又怎样,你想在这里对我出手来出一口气?”

    “有胆量,凭这句话,你就让我刮目相看,所以我不妨悄悄告诉你,这里是很难出人命的,但每一次总会有例外的人。”

    谢逍武的话刚说完,他的身形瞬息消失在了原地,恐怖的速度在云飞雪的身形托起了一串震耳欲聋的音爆声。

    几乎在转眼之间,谢逍武已来到云飞雪的跟前,他的手中释放出了一道一米长的罡气。

    这道罡气几乎已经堪比将阶兵器的威力,它携带着翁鸣的声音朝云飞雪的脑袋劈了下来,空气中透着丝丝拉拉的燃烧爆裂声。

    也在这一击中,云飞雪看到了谢逍武的真实修为,货真价实的引灵境高手,而且像这种强大的家族子弟都一定会有一些出人意料的强大手段,所以他的实力绝对可以和化灵境的高手一较高下。

    这种修为的一击要对付一个七重元海境界,在谢逍武看来都有些小材大用了,但他的内心告诉自己,云飞雪这个家伙不得不除,从他给自己那张一千万的卡片开始,谢逍武就已经谋定,只要有机会绝不能放过他,这是他在家族中常年养成的习性,瑕疵必报。

    但云飞雪又岂是软柿子,在看到谢逍武的刹那,他就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谢逍武动手的刹那,云飞雪同样调动体内的一阳之力。

    罡气如切豆腐一般划过了云飞雪的身体,谢逍武一声冷笑,“千影绝杀术,以你的修为施展不过是笑话而已。”

    云飞雪一声暗叹,千影绝杀术在灵海秘境高手的面前果然毫无作用,在谢逍武切开那道分身的时候他就已经知晓了云飞雪的真实位置。

    谢逍武的身体离开原地,下一刻已出现在了云飞雪站立的位置,罡气再度斩下,这道身体又一次被切开。..

    可是在另外一个方向,云飞雪的身形陡然出现,他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难以置信的惊骇,因为谢逍武在斩开他分身的时候,自己本体的身前也出现了一个谢逍武。

    他的脸上闪烁出一丝轻蔑,“千影绝杀术,并不是只有你会。”

    罡气如剑一般刺去,血刃在手几乎是本能的挡在了胸前,罡气和血刃接触,云飞雪只觉一股大力从血刃身上传递到手掌再到手臂接着是肩膀脏腑。

    这种传递性的内劲让他的身体不受控制朝后接连退去装在了厚实的墙壁之上,他的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这一击已让他受了不轻的内伤。

    但这也正是这一击,终于激起了云飞雪体内的一丝斗志,他本不想和谢逍武纠缠,自己现在对整个通道已是了如指掌,借助这里的通道还有千影绝杀术,自己一定可以将其甩在身后,可现在他忽然改变了注意。

    一阳之力被他疯狂的调动起来,霸道的气息如龙腾虎跃,在这一刹那,云飞雪的气势竟直逼灵海秘境而去。

    他修炼的毕竟是九阳不灭体,即便还只修炼出一阳,但那种功法武学的天然压制让谢逍武的灵魂都忍不住一颤。

    “你修炼了某种至高武学?哈哈哈,好,那是我的了……”

    谢逍武一声狂笑,普通的修炼者或许并不知道云飞雪气势的变化缘由是什么,但他作为一个传承家族的子弟,一眼就看出了云飞雪定是修炼了某种强大的武学,正是因为这种武学功法让他的气息在此刻彻底改变。

    而这种武学功法正是无数修炼着梦寐以求的,他谢逍武同样也不例外,所以此刻他对云飞雪出手的目的已经改变,不是击杀,而是要逼他说出武学功法的名字以及修炼之法。

    手持血刃,云飞雪的速度和身法大变,蕴含雷电之力的血刃和罡气在空中碰撞,整个通道顿时被灵气还有雷电彻底覆盖,四周的墙壁之上都出现了密密麻麻不规则的凹痕。

    云飞雪的身形朝后倒退而去,谢逍武也是后退了三四步才停下来,完全调动一阳之力的云飞雪虽然无法占据上风,但已能勉强和谢逍武一战。

    可这不但没让谢逍武退却,反而更加激起了他内心的火热,元海境界的修为和他有一拼之力,这是什么样的武学才能做到?

    所以他心中已经笃定了一个想法,不论如何也得留下云飞雪,所以他身上的气势也在此刻轰然暴涨。

    他的实力更是在此刻直逼三层化灵境,看到谢逍武身上气势的变化,云飞雪同样是在暗中酝酿。

    古虹刀诀如气贯长虹般飙升而起,手中血刃更是散发着逼人的光芒,一道道雷蛇在通道内疯狂的碰撞。

    “古虹刀诀,第一式,碎山。”

    云飞雪暗自低吼,面对冲击而来的谢逍武,他朝前一刀斩下,整个通道被血色的光芒完全占据,虚空变化扭曲,血刃和谢逍武的手掌碰撞在了一起。

    轰隆隆的爆炸声在通道内扩散而去,那坚不可摧的墙壁竟然也在此刻完全碎裂,要知道灵齿兽都无法破坏这里的墙壁。

    云飞雪如断了线的风筝朝后抛飞而去,一道血箭从口中飙射而出,反观谢逍武也是朝后倒射出去砸进了一座墙壁之内。

    云飞雪气血翻涌,这一击几乎用尽了他大半的力量,但也足以让他骄傲半生,元海境界竟然和引灵境拼的旗鼓相当,这种战绩足以引起一些大人物们的关注了。

    但相比于云飞雪,谢逍武依旧是余力充足,他从倒塌的墙壁中站起来,看起来狼狈不堪,可身上的气势依旧丝毫不减。

    尽管如此,他依旧兴奋不已的朝云飞雪走过去,“别挣扎了,把那门武学给我交出来吧。”

    谢逍武陡然加速朝云飞雪冲了过去,可就在那一瞬间,一道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了云飞雪的身前,他用着比石头还要坚硬的语气说道,“你引灵境的修为,对一个元海境界的人三番五次的出手,不嫌骚得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