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凌云间
    圣门,一个庞大到几乎所有人都唯有仰望的势力,圣门旗下四大万侯王分别镇守东南西北四大方位。

    以圣门为中心的数百疆域也因为这四大万侯王而固若金汤,尽管魔域种族修炼着能够克制人类灵气的黑暗灵力,但这些疆域却因为四大万侯王还有他们手下的无尽高手而常年保持着安居乐业,这也正面说明了圣门的强大绝非常人可以想象。

    而圣门的强大离不开新鲜血液的补充,每一个万侯王旗下还有诸多千侯王,每个千侯王在每一年都要负责亲自挑选新鲜血液圣门。

    天地玄黄四字殿是整个圣门的势力排行榜,每一个千侯王都是地字殿级别的势力,在地字殿下面还有玄字殿,玄字殿下面才是黄字殿。

    这种排名并不是某个人实力的提升所能改变的,比如某个黄字殿的势力想要提升到玄字殿级别,所要考核的根本内容就是猎魔人的实力,猎杀的魔域高手越多也就意味提升的可能性越大,黄字殿如果能提升到玄字殿,那就意味着能够得到圣门的赏赐和好处。

    这是云飞雪在一路上从叶轻羽口中得到的详细讯息,在一路的询问和交谈之中,他们二人终于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圣门凌云间,一个黄字殿的势力。

    虽然听起来是排在末位的势力,但每年来这里报名的人可不少,因为并不是每个黄字殿的势力都有机会做招收新人这种事的,要知道在黄字殿下还有无数连排行榜都进不去的势力呢。

    云飞雪来到这里的时候几乎是人山人海,不过吸引他的并不是这个恐怖的人数,而是远方山峰之上琳琅满目的建筑。

    在云雾缭绕的群山之上,只见仙鹤飞舞、鸟兽穿梭,白色的雾气如丝带一样缠绕着山川一圈又一圈,在那丝带之中,更有不少人腾空而起飞天遁地,这里宛如一处仙境圣地。

    云飞雪忍住内心的震惊道,“你是说,这仅仅只是一个黄字殿级别的势力?”

    也难怪他内心的震惊,除却那如仙宫一样的群山建筑,他的感知力只是轻轻一扫,整个凌云间就有大概十万以上的人数,而这其中至少有一半几乎都是灵海秘境的实力,这样的概念几乎已经超出云飞雪的想象了。

    叶轻羽点了点头道,“没错,像这样的势力整个白氏万侯王旗下几乎数不过来,而在他们之下还有连黄字殿都排不上号的小势力,那几乎是无穷无尽的存在。”

    云飞雪的眼中闪烁出了前所未有的震撼之色,这已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凌云间这个完全可以称霸整个天鸿疆域的存在,在圣门竟然排在末位,那所谓排在玄字殿、地字殿甚至是天字殿的势力究竟有多么强大?

    云飞雪和叶轻羽的四周几乎全部都是灵海秘境的高手,不过大多数几乎都是刚刚破海境,而他们的年龄全部都没超过二十岁,这是圣门招生的硬性标准,只招收不超过二十岁且踏入灵海秘境的年轻人才。

    当然,像云飞雪这样没有灵海秘境的人也有一些,但一千个人里面也仅仅只有那么一两个。

    凌云间的山前有一扇巨大的门,每一个来到这里的年轻人将手中早已准备的东西交给门前的老人,只有经过他的耳目之后方有资格大门之内。

    云飞雪的手中捏着薛老给他的身份玉牌,他这才想起薛老叮嘱过他这个玉牌里面也有圣门的信息,只不过他一时忘了查探,不过现在探测玉牌,里面的一些信息基本也和叶轻羽说的差不多,其中只多了一些关于圣门最重要的职务,猎魔人的讯息。

    云飞雪和叶轻羽跟在人群中缓缓前进着,整个大部队至少有数万人,而像凌云间这样招生的势力在整个圣门不计其数,所以云飞雪依旧没能从震撼中缓过劲来。

    整整排队一个时辰之后云飞雪和叶轻羽才看到希望,毕竟前面排着的人实在太多了,此刻云飞雪才注意到那扇门前除了一个白发老者之外,还有几名中年男子负手而立。

    而他们的目光正好也和二人对视了过去,看到云飞雪和叶轻羽的时候都露出了一丝惊奇和诧异,先不管他们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在没踏入灵海秘境就有勇气参加圣门考核的人可并不多,所以云飞雪并不知道,像他这样的人其实都会受到一些特殊的照顾和对待。

    不过云飞雪还没看透这几个中年人的修为,他的肩膀却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

    云飞雪只觉一股剧痛从肩上传来,那种感觉就好似被人中重锤砸了下去一样,云飞雪恼怒的扭头看过来,却见一个年轻人正盯着自己,确切的说实在盯着他的那双脚。

    这是个一头三寸短发的年轻人,他目光炯炯有神,面容更是刚劲有力好似花岗岩雕出来的一样。

    让云飞雪震惊的是他那双手,上面布满了老茧就好似常年在做苦力活的双手,而且和正常人的手相比明显要大很多,只不过在这双大手下面,云飞雪明显感觉到了一种力量的涌动。

    因为云飞雪明显感觉到,这仅仅只是他的随手一拍,随手的动作竟有如此力量,此人的实力不容小觑。

    只不过他的动作让云飞雪颇为好奇,为什么他会一直盯着自己的脚看,只听这个年轻人说道,“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

    云飞雪眉头一皱,“我和你素未蒙面,你有些不太礼貌吧。”

    不单是他,四周其他人也都是诧异的看着这个年轻人,头一次见面竟要一个陌生人脱鞋,这人也是够奇葩的。

    但这个年轻人不为所动,他淡淡的说道,“你没有资格穿这双鞋,脱下它!”

    云飞雪诧异的看着他,心中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自己脚上穿的是阎罗靴,可是他把阎罗靴伪装了起来,但这个年轻人明显已经看出了他脚上这双鞋的来历,至少云飞雪的伪装在他的眼下并没有起作用。

    “我没有资格穿这双鞋,你认为谁有资格?”云飞雪问道。

    ps:过年事太多,目前只能这么更了,欠的所有,有时间就会补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