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轰杀墨阳
    刚刚的举动虽然很冒险,但乌吉丽依旧认为是值得的,至少现在所有人都已在她的掌控之中。

    但由此也说明云飞雪在这些人心中的地位是何等之高,他一人的安危被如此之多的高手所惦记。

    叶轻羽几乎没有犹豫,他说道,“好,皇骑士给你,他的戒指……”

    朝云飞雪的手上看去,叶轻羽忽然变得迟疑,云飞雪的戒指中定有许多珍奇之物,要这么给了乌吉丽也太便宜她了吧,但现在云飞雪正处性命攸关的时机,不论如何也得先保住他的性命再说。

    叶轻羽做了一个摘戒指的动作,可他的右手却忽然定格在了空中,昏迷的云飞雪陡然睁眼,右手死死的抓住叶轻羽的手腕让其动弹不得。

    他缓缓起身,此刻的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冷静,尽管嘴角依旧有黑色的鲜血溢出,可他仿佛根本没察觉到一样。

    乌吉丽有些心虚的不敢去看他,“你……你醒了……”

    云飞雪神色平静的说道,“我只给你一个机会,也是你最后一个机会,现在立刻,滚!”

    “你……”

    乌吉丽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忽然噙满了泪水,从认识云飞雪到现在的时间并不长,但她真是第一次从云飞雪的脸上看到这种表情。

    乌吉丽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可……可是你中了我的乌参毒,你……”

    “我让你现在从我眼前消失,你听不懂是吗?”

    云飞雪凌厉的话再度让乌吉丽内心一颤,与此同时,苗不仁他们都是带着极其不善的目光朝乌吉丽围了过去。

    乌吉丽即使再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因为云飞雪似乎已经不再顾及自己的生死,一个不把生死放在心上的人,还能有什么办法对付他?

    乌吉丽离开此地,墨阳和剑邪也离开了远古战场,云飞雪终究是失去了所有力气再度瘫软在了地上。

    “公子,那个毒……”

    云飞雪摆了摆手道,“毒不碍事,毒不碍事……”

    他的目光看向天空忽然出现了一丝茫然,三四年所有的隐忍换来的却是这种结果,他实在无法相信云飞山竟然会真的对他出手,他更不能相信云飞山会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即便是现在他依然不能相信。

    也许是看出了云飞雪眼中的茫然,一旁的姬不凡说道,“云飞山并没有对你下死手,或许他也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只是姬不凡的猜测,但至少这个说辞能安慰到云飞雪,不至于让他彻底迷失在这件事之中,至少姬不凡不愿看到背负着沉重负担的这个年轻人就此消沉,况且他的修炼天赋也极其不凡,就此消沉堕落也未免太可惜了。

    除了云飞雪,这里只怕没人会相信这个姬不凡的这个说辞,因为云飞山确确实实对云飞雪出手了,更重要的是他并没有死,既然没死,这么多年来为什么又不见自己的亲弟弟,这些疑点已经说明了太多的问题,云飞跃的死和他是有关系的。..

    但这个时候没人去提这些事,叶轻羽在一旁连连点头道,“是啊云老弟,你不止有报仇,还有一个薛思雨在苦海中等着你呢,你不能让她失望啊。”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云飞雪的身躯猛然一颤,对啊,自己还有薛思雨,她正在冰城那座冰冷的城池中等待自己,等待自己去给她希望,自己怎么能轻易迷失在这件事上呢?

    大不了以后再找到云飞山问个清楚不就好了吗,就算他真的杀了云飞跃,以后自己大逆不道为父报仇杀自己的亲大哥 ,但那也是以后的事了,现在可有更重要的事在等着自己。

    想到这里,云飞雪顿时开朗了许多,可是他的这种开朗仅仅只需了两个呼吸的时间,他只觉一股毛骨悚然的生死危机陡然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姬不凡也是猛然变色,几乎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手中罡气凝聚朝云飞雪的左侧方一掌拍了下去,强大的灵气之力轰击地面不断颤动。

    可姬不凡出手的瞬间,云飞雪的脚下异变陡生,只见那山石林立的脚下忽然松动起来,一只由泥土凝聚而成的大手一把将云飞雪抓在了其中。

    这只大手从地底猛的冲向天空,在大手的对面,墨阳正一脸平静的看着这一切。

    剑邪吸引姬不凡的注意力,他暗中出手抓住云飞雪,这个配合一气呵成丝毫没有拖泥带水并且十分的成功。

    墨阳和剑邪虽然是钟溟的徒弟,但他们同样隶属于玄苍帝国,此次战争损兵折将,如果就这么回去那铁定是免不了重罚。

    所以他们必须得抓个关键人物回去复命才行,云飞雪无疑正是上好人选,修为不高,但已是所有人围绕的中心人物,从头到尾的所有事件几乎都有他的影子,所以抓他回去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云飞雪被抓在墨阳操纵的大手之中,此刻的他浑身是伤,再加上又吃了乌吉丽的毒药,可谓是雪上加霜,可面对墨阳的攻击他依旧是很平静。

    “看来你很想为你师父报仇!”

    墨阳淡淡的说道,“这仅仅只是一方面而已,你破坏了玄苍帝国的诸多好事,将你交由陛下发落也能减轻我们的罪过。”

    听闻此话,云飞雪点了点头道,“说的有道理,只是……你没命去做这件事了。”

    墨阳仰天发出了一声狂笑,“就算是姬前辈,也不能确定在我杀你之前救下你,所以你如果想依靠他的出手帮忙,那你的打算或许要落空了。”

    对此云飞雪只是笑了笑,墨阳和剑邪的实力很强,特别在这种情况下,姬无夜更是拿他们没任何办法,不过想这么抓住他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云飞雪说道,“钟溟已死,我想他也并不想你们两个徒弟步他的后尘吧。”

    “哈哈哈,云飞雪,我真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自信,你……”

    话没说完,云飞雪的身前陡然出现了一尊巨大的箭弩,整座箭弩精雕细琢通体散发着银色光芒。

    箭弩之上,三根银色大箭散发着逼人的银芒,此物出现的刹那,整个天空都为之压抑了几分。

    银色大箭对准墨阳,墨阳只觉体内的灵魂猛然一颤,看起来只是一把普通的巨弩,可墨阳却在它的上面闻到了一种极端危险的气息。

    “战争是你们玄苍帝国挑起的,那你们也应该要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

    话音落下,云飞雪的食指扣动了巨弩的机弦,震耳欲聋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轰鸣声从巨弩身上传来,所有人只看到以巨弩为中心,四周的虚空瞬间扭曲。

    云飞雪更是被巨大的反震力朝后震退了千米之外,三根弩箭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墨阳轰击过去。

    所到之处,唯能看到银色的光芒如陨石一般朝天际冲击过去,震耳欲聋的破空声如龙吟虎啸,那响彻天地的嘶鸣声让不少人都痛苦的捂住了耳朵。

    墨阳的灵魂在这三根弩箭之下彻底沸腾,此刻的他已经忘却了操控那只山河凝聚成的大手,几乎是本能展开了最强的防御形态,然后身形疯狂的后退而去。

    但他的动作终究还是没能快过那银色的箭芒,视线之中,三根银色的箭芒轰然爆炸,整片天空瞬间扭曲。

    在这恐怖的轰击之下,云飞雪的嘴角一咧,再度扣下手中的机弦,一股无形的能量从灭星弩上再度轰击过去。

    墨阳虽抵挡住了第一波冲击,但已无法用最全力的状态去迎接第二波攻击,所有人只看到他好像被某种巨大的力量束缚在了天空上。

    就好像有一团无形的浆糊将他固定在了空中,看到这一幕,云飞雪冰冷一笑,“这才是灭星弩的真正威力!”

    右手轻轻一握,那似乎扭曲了虚空的巨大能量陡然爆开,伴随着那无法挣脱的墨阳在其中被炸的血肉模糊。

    天地恢复了平静,唯有残肢断臂还有鲜红色的血肉模糊从天空随着重力掉落到了地面之上。

    踏入二次炼体的墨阳,在这巨弩之下直接灰飞烟灭,就连姬不凡都是瞳孔紧缩的看着云飞雪身前那架巨弩。

    在他的认知中,任何武器兵器都要以强大的修为作为源动力,比如说云飞雪手中的将阶血刃,只有真正踏入了灵海秘境才能将它的威力发挥出来。

    可姬不凡明显感觉到,云飞雪仅仅只用了十分之一的真元力量驱动那架灭星弩,然后一个二次炼体的强者就这么轻易被击杀,这明显超出了他以往的一些认知。

    但不管怎么说,眼前的危险总算是解除了,云飞雪要真被抓到了玄苍帝国,那姬不凡可免不了得往玄苍帝国的皇室跑一趟了,那可就是一件真正的麻烦事了。

    不远处的剑邪早已骇然失色,二次炼体的强者就这么死在了云飞雪的手中,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不相信这也是既定的事实,他现在唯一要思考的不是如何报仇,而是如何能在姬不凡的手下逃走。

    云飞雪跌跌撞撞扶住身边的山石才勉强稳住身体,灭星弩依旧得消耗他不少的真元力量,更何况他是有伤在身。

    只不过,云飞雪查看自己的身体,却发现他恢复的比以往要快很多,乌吉丽口中的乌参毒非但没有继续伤到他,反而在加速愈合他内外的伤势。

    云飞雪苦笑一声,“这丫头……”

    乌吉丽早已在不知不觉中离开,这个丫头嘴上虽然在说对他下毒手,但实际上那并不是什么乌参毒,那一切不过都是她吓唬姬不凡他们的把戏而已。

    至少从这件事来看,乌吉丽并不是想致云飞雪于死地,否则她完全能把真正的剧毒喂到云飞雪的嘴里,但这已经不是他所要考虑的东西了,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