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下杀手
    这是一张硬朗而不失英俊的面容,诡异的是,他的右半边脸已经完全看不清本来的容貌,就好似被某种物质腐蚀了他的皮肤能够清晰看到脸上的肌肉纹路组织。

    能够判断容貌的也只有他左边的脸,刚硬而威严,剑一般的眉毛直指云霄,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半边脸竟然和云飞雪有那么几分相似。

    尽管已经无数次提醒自己,尽管已经有不少人说过云飞山没死的消息,可当云飞雪真正亲眼看到的时候,他还是呆住了。

    没错,已经毁掉半边容貌的这张脸正是属于云飞山,当面具离开的刹那,云飞雪和他身上的那种熟悉感觉也达到了巅峰。

    云飞雪失声道,“大……大哥,你……真的没死……”

    和云飞雪震撼的神色相比,云飞山要显得平静许多,他淡淡的说道,“这个世界早就没有云飞山这个人了。”

    云飞雪却不断的摇着头,“不不,大哥,你还活着,你一直都活着对不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能告诉我吗?”

    云飞山的脸上陡然闪烁出一丝恐怖的狰狞,这让他看起来本就有些丑陋的面容更加可怖,“我说过,云飞山已经死了,尸体不是被你亲手埋在云府后山的吗?”

    “可……可是……”

    云飞雪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至少看到云飞山之后,他之前的很多猜测甚至是心中不曾动摇的信仰都被打破了。

    难道肖无夜、李圣义他们说的是真的,真是云飞山杀了云飞跃吗,可从云飞雪对他大哥的了解,他相信云飞山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他的内心在疯狂的挣扎搏斗,半晌过后,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努力问道,“我……我问你,父亲……是不是被你杀死的?!”

    听到这个问题,云飞山的身躯猛的一颤,在他眼神的最深处闪烁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悲怆。

    只不过这种神色被他冷漠的外表很好的掩饰了过去,他陡然看向云飞雪,看着这个一直不曾放弃要为云飞跃和自己报仇的少年。

    眼神中有着一种莫名的疼惜,但这种神色依旧只是一闪即逝,他朝云飞雪缓缓走过去。

    步伐很慢,慢到天地似乎都已静止,四周无数战斗的场面已经从他和云飞雪的感官之中消失了。

    面对走过来的云飞山,云飞雪也没有任何闪避躲让的动作,因为在他内心深处其实已经承认了,这就是他的大哥,在他本能的世界里,根本就不会对自己的亲人设立任何防备。

    云飞山看着云飞雪的眼睛有那么一丝无形的疼爱,可是这种疼爱终究只是把它藏进了心底深处。

    云飞山轻起了右手闪电般探出,云飞雪只觉胸口如遭重击,他艰难的低下头,云飞山的半只手掌已没入了他的左胸膛。

    “大哥,你……”

    云飞山的神色依旧平静如水激不起半分波澜,他轻声说道,“你说的没错,爹当年就是被我杀的,以同样的招式。”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  话音落下,云飞山的右手收了回来,云飞雪只觉一股剧痛从胸口传来,一阵无力的眩晕感开始席卷他的全身上下,最后终于是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可这种疼痛又怎抵得上他内心的痛苦,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那句话,他也无法相信云飞山竟然会对他下杀手。

    “为什么……为什么……”

    他的嘴里始终只有这三个字在回荡着,在云飞山的动手的刹那,云飞雪内心的坚守,他心中活下去的信仰轰然倒塌。

    人之所以活着,唯有灵魂健在,可云飞雪的灵魂呢,已随着云飞山的这一击而消散。

    他从未相信过自己的大哥会是杀父仇人,从肖无夜在枫叶村说那番话的时候,他根本就只是当对方在满嘴胡诌。

    也许怀疑过,也许迟疑过,可最后依旧被他内心的坚定打败,自己的大哥绝不会是那样的人,自己一直在调查追击的凶手也绝不会自己的大哥。

    但事实证明他错了,错了很离谱,但这一切已经不是他所能思考的了,因为他的大脑已渐渐失去了思索能力。

    他的身体已开始接近冰凉,心脏的跳动也渐渐变得缓慢,他只觉得自己很累,他需要休息,需要真正的休息。

    在模糊的眼神中,云飞山渐渐离他远去,“东西拿到手了,别纠缠战斗了,都撤吧。”

    淡漠的语气好似漠视世界上的一切生命,他的脸上又重新多了一面黄金色的虎头面具。..

    枯海还有几名护法回到他的身后,姬不凡他们却并没有追上去,因为以他的实力也只能和枯海打个平手,除非他渡过三次灵海大劫,但现在明显没有那个机会了。

    叶轻羽冷声道,“云飞山,你还真是够心狠手辣,连自己的弟弟都下得了手!”

    对叶轻羽的话,云飞山根本是闻所未闻,他只是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被不少人疯狂抬起来疗伤的云飞雪,然后转身和其他所有人化为了几道流光消失在了天际。

    姬不凡神色凝重的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半晌过后才把目光投到云飞雪的身上,胸前那狰狞的伤口的确是触目惊心,不过姬不凡已经察觉到,云飞山的那一击虽然恐怖,可并没有伤到要害。

    如果他的手朝右边偏离半寸,想必云飞雪的心脏会直接在他手中爆开,但事实就是他并没有下此死手,难道是他失手才没能要了云飞雪的命吗?

    姬不凡当即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以云飞山的修为,应该不会犯下这种低级的错误。

    姬不凡想不通,也就不再去想这个问题,至少云飞雪的命还在,这对他来说就是好事,他可并不愿看到云飞雪早早夭折,这也是他给云飞雪那枚玉符的缘由。

    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云飞雪身上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注意到,乌吉丽他们已鬼鬼祟祟来到了不远处的一座山石后面,这些人的目标正是那失去控制的皇骑士。

    皇骑士被枯海毁掉一尊,那还有一尊依旧是他们无法抵御的诱惑,因为皇骑士在乌吉丽所发挥的作用可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不仅仅只是它本身的能力。

    以乌王他们的实力,只要将这皇骑士解剖,假以时日定能研究处皇骑士的制作方法,到时候如果能制作出一支皇骑士的军队,那将是多么恐怖的战斗力,玄苍帝国称霸整个天鸿疆域也是指日可待的。

    乌吉丽的想法虽然还没有钟溟那么远,但至少她不能轻易放弃此行来这里的目的。

    姬不凡强大的修为瞬间察觉到了乌吉丽他们的异动,他目光如电朝不远处看去,“你们想干什么?”

    “啊?我……我们……”

    乌吉丽眼珠一转,眼波流动中她忽然开口道,“云公子是我的夫君,我想看看他的伤势,我这里有些疗伤药对他的伤势或许会有帮助。”

    此话说出,姬不凡还有叶轻羽他们都露出了疑惑之色,一旁的苗不仁和玖魂连忙开口道,“刚进远古战场不久,她确实和公子在一起,二人的关系好像还不错。”

    姬不凡点了点头也就不再多说话,毕竟在他眼中,一个乌吉丽不过和一只大点儿的蚂蚁差不多,所以根本不会被他放在心中。

    苗不仁和玖魂的话顿时让乌吉丽大喜,她大踏步来到了云飞雪的身旁,手中出现了一些黑色的药粉。

    乌吉丽的心脏不自觉加快了几分跳动,拿着药的手也微微颤抖起来,她小心翼翼将这些药粉喂到了云飞雪的嘴里。

    但就在这时候,姬不凡忽然开口道,“等等……”

    “怎么?”

    “你先吃一口这些药!”

    “啊?我……我……”

    “按我说的去做。”

    姬不凡声音冷漠,乌吉丽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了可怜之色,她只好将手中的一部分药粉尝到嘴里,半晌过后见她平安无事,姬不凡这才冲她使了个眼神。

    黑色的药粉被乌吉丽顺利的喂到了云飞雪的嘴里,果如她所言,这种药物很神奇,云飞雪胸口的伤势居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但紧接着异变陡声,只见云飞雪的脸上出现了极端痛苦的扭曲之色,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了出来,诡异的是这鲜血竟然呈乌黑色。

    再不知道怎么回事也都明白那个药有问题了,但乌吉丽闪身一步退到身后,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胜利的微笑,“嘿嘿,不想让云飞雪出事的话就都别动!”

    “你对他做了什么?”叶轻羽大吼一声几乎就要扑上去,但他还是没有这么冲动。

    姬不凡也是面色冷漠,自己连渡过三次灵海大劫的高手都有一战之力,居然被一个女娃娃在眼皮子底下给骗了,这云飞雪要有三长两短,自己的老脸不都得丢到姥姥家去吗?

    被这么多强者注视着,乌吉丽说不紧张那是假的,但云飞雪的命在她手上,此刻的她有恃无恐,所以她说道,“我只要那尊皇骑士,还有他手上的戒指,不论如何,事成之后他依旧是我夫君,我会亲自给他赔礼道歉,但现在你们得让我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