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姬不凡
    看到此人的到来,那面色一直阴沉的李圣义露出了一丝胜利的微笑,“你终于来了,秋仲说你闭关一年,我还以为你来不了远古战场了。”

    从李圣义的表情就能看出他对戴着黄金面具的这名男子非常信任,否则他不可能露出这种轻松的表情。

    李圣义对云飞雪身边的两名皇骑士还是颇为忌惮的,体内的伤势可完全是因为这两尊杀器造成,钟溟的到来本打乱了他的计划,但他又岂能没有后手?

    黄金面具男子声音低沉,他淡淡的说道,“圣主有难,属下怎有不来之礼,特别是圣主练成真魂灵龙体,属下就更不能怠慢了。”

    虽然这话听起来有些不太舒服,不过李圣义也并不怎么在意,他说道,“没关系,等这次事情结束之后,真魂灵龙体的修炼方法我就会传授给你。”

    面具男子负手而立,他说道,“可是我现在就想看……”

    李圣义面色一变道,“你什么意思?”

    这名男子的表情隐藏在面具之下,但云飞雪已经能听出他语气中的得意,只听他身旁一名戴着黑色面具的男子冷声道,“什么意思圣主大人难道还听不明白吗,让你把真魂灵龙体的修炼方法现在就交出来!”

    黄金面具男子开口道,“和圣主大人说话的态度要客气点,圣主大人啊,手下管教无方还望您见谅,不过他的话基本也代表了我的意思,未来毕竟是年轻人的世界,您再怎么修炼也只能达到这个境界了,不如把更多的机会留给我们年轻人如何?”

    李圣义面色阴沉如水,他怎么也想不到连这黄金面具男子都会在最后卖掉他。

    本来韩奕和狄元昊的事就够让他震惊了,这名男子的态度让李圣义恨不得将他生生撕碎在此地。

    少时过后,久未出生的李圣义忽然露出了一丝笑容,他说道,“真魂灵龙体当初可是你给我的,你难道从来都没看过它的修炼方法吗?”

    此话一出,云飞雪的目光陡然看向那黄金面具男子,这是他第三次见到这个人。

    每一次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他心中都有一种若有若无的熟悉感,只不过云飞雪自己都不知道这种感觉究竟从何而来。

    现在李圣义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真魂灵龙体是这个黄金虎头面具男子给他的,他为什么会有真魂灵龙体?

    似乎看到的云飞雪疑惑而又震惊的目光,李圣义忽然一声大笑道,“云飞雪,忘了给你介绍一下,你可能还不知道面具下面这张脸长什么模样吧,我来告诉你,他其实就是……”

    李圣义话没说完,黄金面具男子身旁那始终如一尊蜡像的干瘦老人忽然动了。

    他手中拄着的那根木杖忽然抬了起来直指李圣义的眉心,李圣义还想说什么,但他的身体就好似定格在了原地。

    云飞雪看到李圣义的身体就好似被某种力量腐蚀了一样,从眉心处变成了一道道散发着黑色光芒的光点,从头到脚仅仅只有几个呼吸的时间,李圣义这个人就这么彻底从世界上消失了好似从来都没来过一样。

    云飞雪心中骇然,就连心中的疑惑也被他抛在了脑后,“这是什么样的力量,李圣义竟然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唯一还存在着的只有一枚晶莹剔透的戒指,干瘦的老人从空中拿起转身递到了黄金面具男子的手中。

    他拿着戒指然后看向云飞雪说道,“你做的很不错,否则就算以枯海的力量也没这么容易解决李圣义。”

    除此之外,黄金面具似乎不愿再多说什么,转身便欲离去,但云飞雪岂能这么轻易放他离开,“你究竟是什么人?!”

    听闻此话,黄金面具男子轻轻扭头朝云飞雪看了一眼,“有时候……知道的太多未免是好事,至少这样你能活的更久一些!”

    对方越是如此说话,云飞雪就越想知道这个人的真实身份,黄金面具男子准备再度离开的时候,一尊皇骑士已如闪电般来到了他的跟前。

    紫色的流光闪烁,强大的气息展露无遗,连李圣义都败在它的手中,可想而知皇骑士的威能,但黄金面具男子没有任何慌张。

    “我并没有要带走它们的意思,我要的只是李圣义的这枚戒指,所以……”

    枯海的手杖再度朝前指去,正如刚刚李圣义消失的情况一样,这尊皇骑士竟然也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这张战役,黄金面具无疑是收获最大之人,至少他这只黄雀做的是密不透风,所有人都以为钟溟是那只收掉所有人的黄雀,但谁也没料到原本李圣义的手下,这个黄金面具的男子才是最难招惹的。

    以他身边这个老者的实力,就算不做最后那只黄雀,他也足以傲世所有人了。

    但不论如何,云飞雪绝不能这么轻易放他离开,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在驱使着他这么做。

    “你……绝对不能这么离开……”

    话音落下,云飞雪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手中那枚玉符直接被他捏爆,金色的光芒冲破云霄,一道无与伦比的凌厉气息从天而降,几乎在两个呼吸的时间便已来到了云飞雪的身前。

    笔直的身影好似出鞘的利剑傲世苍穹,他模样看起来极为普通,可那种凌厉的气息让所有人都为之黯然失色,连枯海也不曾例外。

    “姬前辈,终究要麻烦您了……”

    云飞雪对来人抱拳,他正是从千幻岛一别许久的姬不凡,临走之时,姬不凡留给云飞雪的这个玉符正是通知他的一枚传讯符,只要云飞雪有任何不可抵挡的危险捏碎它,姬不凡不论在哪里都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他信守了承诺。

    只不过此刻的姬不凡较之上次又强大了数倍不止,那双眼瞳之中蕴含的锋芒摄人心魄,就算是踏入灵海秘境的强者竟也不敢直视于他。

    姬不凡一声大笑,“我可是托你的福,灵海大劫是一重接着一重,要不了几天我就该渡第三次灵海大劫了。”

    “恭喜姬前辈……”

    “你有什么麻烦……嗯?魔域之人,你竟有胆量来我圣灵大陆一方?”

    姬不凡没问完云飞雪,他的目光陡然看到了黄金面具身旁的枯海,而且他在第一时间居然认出了这个老人的身份。

    没姬不凡说破身份,枯海显然也是充满了意外,那始终没有表情的面容出现了一丝若有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若无的波澜。

    “忠人之事不得不来此一趟,如果你愿意,完全可以大事化了小事化无……”

    枯海的声音就如干燥的枯树枝里面嘶吼出来的一样,让人听完第一句再没有心思去听第二句。

    没有回答枯海的话,姬不凡看向云飞雪,“你的麻烦是不是就是他?”

    云飞雪点了点头,“帮我拖住他就够了。”

    姬不凡爽快的回答道,“没问题,交给我了,这可能是我第三次和魔域的人交手,还是个高手。”

    姬不凡朝枯海走了过去,二人的眼神在空中碰撞出了异样的火花。

    与此同时,黄金面具男子身后的四大护法走上前,这个时候苗不仁和玖魂他们可不会有任何客气。

    韩奕和郑怀沙一人一个也瞬间加入了战斗,至于那秋仲已经是奄奄一息等着云飞雪发落。

    钟溟的两位徒弟剑邪和墨阳则是和皇骑士战在了一起,皇骑士虽然耗费玉晶,但只要不动用绝杀的招式,仅仅只是挡下他们二人的进攻倒是绰绰有余。

    所以整个万骨深渊,除了一直藏在暗中的乌吉丽,唯一剩下的就是云飞雪和眼前抱胸而立的黄金面具男子还在静静站着。

    云飞雪盯着他说道,“我心中的很多疑惑,或许可以从你身上得到答案。”

    “但只怕你得不到答案,最后还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值得吗?”

    “当然值得,至少我目前就是为了此事而活着。”

    话音落下,云飞雪动了,七重元海境界的修为展露无疑,这个时候的他没有任何保留。

    虽然刚刚体内那个灵魂几乎抽空了他的所有体力,但这个的时候他已经是别无选择,所以他在疯狂的召唤木之精灵,希望可以得到她的帮助,如果木之精灵愿意为他分担一部分的话,那失去的体力将很快能得到恢复。

    七重元海境界和灵海秘境相比的确是相差巨大,不过云飞雪无所畏惧,血刃在手,他疯狂的调动一阳之力的力量。

    云飞雪出手,黄金面具男子也不得不出手,因为云飞雪身上的气息远超普通元海境界的实力。..

    血刃几乎是贴着黄金面具男子的脸斩了下去,他终究是灵海秘境的强者,短暂时间内的反应和速度不是真元秘境所能相比。

    但云飞雪也并没有指望这一刀能让他受伤,在一刀落空的刹那,云飞雪的左手朝他胸前一掌拍了过去。

    黄金面具男子本能的朝后一退,但这一退让他大惊失色,因为本来还在前方的云飞雪竟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后。

    那柄血刃携带着无与伦比的锋利朝面具男子的脸上切割而去,男子在惊慌之下动作显得有些僵硬,但他依旧是将自己的速度和修为发挥的淋漓尽致,在这眨眼的时间之内竟硬生生扭过了头,云飞雪的这一刀再度落空。

    可是云飞雪落空的右手手腕忽然在空中一个扭转,刀尖瞬间朝上一挑,这分毫之间的动作让刀尖触碰到了他脸上的那张黄金面具,云飞雪轻轻用力,那张面具便被他的血刃刀尖勾走离开了这个男子的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