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人质
    云飞雪的目光也凝重了起来,相比于自己的九阳不灭体,真魂灵龙体的修炼明显要容易许多。

    这也就导致了李圣义能将这种体质的大部分威力发挥出来,而自己至今还只凝聚了一阳。

    相比于眼前李圣义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自己的一阳之力就显得有些小巫见大巫了,但自己毕竟只有一阳之力,再者修为也只有真元秘境,所以和李圣义之间有差距也是情有可原的。

    到了李圣义这个年纪,云飞雪相信自己早已超过了他现在的修为,只不过现在嘛,李圣义身上这种气势的确让他感觉棘手的很。

    他身体腾空,四周虚空扭曲视线几乎已经无法穿透过去,一道百丈左右的真龙幻影出现在他身体四周,他的身体就好似和这头真龙已经融为了一体。

    只见这真龙幻影忽然不断缩小最后完全从天地消失融入了他的身体之内。

    李圣义和之前的变化并不是很大,唯一的改变就是他双瞳竟变成了金色,瞳孔也和真龙的竖瞳一模一样。

    李圣义现在给他的感觉只有一个,至少是渡过二次灵海大劫以上的修为,甚至有可能已经和三次灵海大劫的超级大能相媲美。

    李圣义冲着云飞雪咧嘴一笑,他的身体从原地彻底消失,然后皇骑士就如炮弹朝后砸去。

    所到之处山石炸开,大地龟裂,云飞雪和皇骑士的灵魂联系中清晰的看到,李圣义的这一拳竟然在皇骑士的胸口留下了一个不深不浅的拳印,如果不是依赖皇骑士那强大无匹的躯体,李圣义的这一拳估计都能将它的身体给轰爆。

    “好强!”

    云飞雪不得不承认这一点,此刻李圣义的实力较之前有一个质的提升。

    整个万骨深渊已经完全屛住了呼吸,云飞雪和李圣义之间的较量将决定他们所有人的命运。

    此刻最紧张的莫过于郑怀沙了,他可是把自己的所有身家性命全部押在了云飞雪的身上,如果云飞雪输了就全完了,至少李圣义是绝对不可能放过他的。

    李圣义余力充足,在继续进攻皇骑士的时候他悠然自得的说道,“云飞雪,不得不承认你成长的很快,只可惜,天才的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自古以来像你这种天才被扼杀在摇篮中的何止万千,更何况你居然以为凭这个破铜烂铁能杀了本圣主,真是可叹可笑啊。”

    “我从没认为我是天才,至于杀你,那是我活下去的动力。”

    话音落下,云飞雪身上光芒一闪,李圣义面色一惊,淬不及防之下,他的后心如遭重击,身体从天空如陨石砸进了地面之内。

    又一尊皇骑士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不远处的乌吉丽露出了贪婪之色,这同样也是她梦寐以求想到得到的东西。

    皇骑士几乎和人类渡过二次灵海大劫的强者相媲美,但由于制作皇骑士的材料特殊,再加上它专为战斗所用,所以连渡过三次灵海大劫的强者都有一战之力,这种东西又怎能不让人心生贪婪之心呢?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只不过看到云飞雪,乌吉丽的脸色露出了极度的复杂之色,她受过云飞雪的不少恩惠,就在刚刚不久,在知道自己另有目的的时候,云飞雪依旧救了她的命,这让乌吉丽内心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

    天空之上,李圣义和两尊皇骑士战在了一起,当另外一名皇骑士加入战斗的时候,李圣义明显落入了下风。

    这二人同时受到云飞雪灵魂的操控,它们的配合再加上本身抗打的能力,完全可以和李圣义一战。

    当然,缺点也很明显,那一池子玉晶只剩下一半不到,如果战斗再持久一些的话,玉晶很快就得消耗一空。

    云飞雪能做的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战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三者的战斗几乎将整个万骨深渊变成了一片废墟,这种级别的战斗实在太过恐怖,随手一击都能造成大面积不可弥补的破坏。

    当那一池子玉晶只剩下五分之一的时候,李圣义终于支撑不住,两尊皇骑士前后夹击各自出拳。

    李圣义就如破麻袋一样从天空掉落到了地面之上,此刻的他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风度气势,毕竟一身的伤痕累累已经说明白了他刚刚陷入了何等苦战。

    皇骑士体内的玉晶基本也只剩下一点点,但要擒住李圣义却是足够了,它们一人站在一边,云飞雪缓缓走到李圣义身前十来米的地方。

    但此刻匍匐在地似乎已经失去所有力气的李圣义忽然笑了出来,他缓缓抬起头,鲜血不断从他嘴角溢出,可却依旧看不到丝毫惊慌的神色,这一幕让云飞雪直皱眉,心中对他也是万分警惕,这种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天知道他还给自己留有什么后手。

    李圣义缓缓支撑起身体说道,“云飞雪,你是不是以为你赢定了?”

    云飞雪抬头看了看所有被控制的殿主还有大殿主,最后回到了已经是强弩之末李圣义的身上,“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

    “哈哈哈,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如此,只可惜……这次赢的是我!”

    云飞雪脸色猛然一变,只见不远处的地平线上,几道身影缓缓走来,他们步伐不紧不慢似乎在闲庭散步。

    只不过当他看到中间那两个人的身上,云飞雪的心脏似乎都停止了跳动,只见叶轻羽和白鹏二人被两名带着黑色面具的男子拎了过来。

    没错,就是拎过来的,他们的气息萎靡,不过这两名带着面具的男子似乎并不愿他们就这么晕过去,所以强行的以灵气保持他们的清醒。

    当他们看到云飞雪的时候,二人都是苦笑一声,“云老弟……对不起……”

    云飞雪尽量保持自己内心的平静,他说道,“圣灵教五位大殿主都到齐了,这倒是让我省了不少的力气去找他们。”

    李圣义张嘴狂笑,“都这个时候了,你还逞什么能耐,和本圣主玩你还嫩了点儿,先给我跪下。”

    李圣义目光凌厉如刀,谁都知道云飞雪和叶轻羽之间的关系,抓到了叶轻羽几乎都抓住了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云飞雪的命脉,这个时候李圣义又怎能放过这种机会。

    叶轻羽和白鹏都是一脸苦涩,但此刻却什么都做不了,“云老弟,别跪……我们的命不值钱……”

    “闭嘴……”

    云飞雪一声厉喝,叶轻羽闭上了嘴,白鹏打算说什么也不再说话。

    此刻云飞雪的内心有多么煎熬,让他给自己的杀父仇人下跪,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啊。

    但此刻的云飞雪有选择吗,他没有选择,云飞跃父子毕竟已经死去,他至少现在得为活着的人争取活下去的机会。

    所以他双膝沉重如铁,噗通一声朝李圣义跪了下去,这一刻,天地为之动容,大地为之凄鸣。

    “公子,我们……对不起你……”

    白鹏的热泪夺眶而下,他和云飞雪的交情是从交出灵魂的那一刻开始,但那是他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做出的选择。

    可云飞雪从没有为难过他,也从没有为难过苗不仁还有玖魂,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云飞雪甚至只把自己当成一个晚辈来对待。..

    现在,云飞雪对自己的杀父仇人下跪,为他们争取一个能活下去的机会,他发誓,只要这次难关能度过,他誓死也不能背叛云飞雪。

    “哈哈哈,云飞跃,你看到吗,云飞龙,你又看到吗,你们的儿子孙子又一次跪在了我李圣义的脚下,你们祖孙三代,每一代都会臣服在我李圣义的脚下,因为这就是你们的宿命。”

    李圣义露出了癫狂的笑意,也许他是在为刚刚败在皇骑士的手下而泄愤,也许他说的是实话。

    云飞龙在世的时候的确跪过李圣义,云飞跃更不用说,金龙卫作为皇帝身边的亲卫,必要的礼数还是需要的,到了云飞雪这一代想杀李圣义,但最后想不到还是没能避开这一幕,李圣义怎能不为之得意呢?

    云飞雪面无表情,此刻的他已经没有了情绪,他只是有些木讷的说道,“此事和他们无关,放了他们。”

    李圣义又是一身大笑,“你说放就放吗,你算什么东西?说到底,你们祖孙不过都是潜龙帝国的一条狗而已,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一点你还不明白吗?当然,本圣主也不需要你明白,因为你只需要明白一点,下令杀你爹的是我,动手的可是你大哥云飞山。”

    “你给我闭嘴!”

    低沉的咆哮声好似野兽从云飞雪的喉咙深处嘶吼而出,李圣义说出这句话的瞬间,云飞雪的眼神竟然疯狂的闪烁着猩红之色,此刻的云飞雪好似是一头即将觉醒的地狱猛兽,在不知不觉中,他的头发竟开始慢慢变成了血红色。

    李圣义眼神微微一变,“你少给我装神弄鬼,你敢轻举妄动,本圣主瞬间能要了他们两个人的命。”

    “他们的命,不如让我如何?”

    李圣义的话刚说完,只见一道身影破空而来,他一头长发齐腰,诡异的是这头发从中间看去竟然一边是白色一边是黑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