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皇骑士之威
    这是一个模样十分年轻的男子,他身穿一身蓝白相间的长袍,一双雪白的轻履一尘不染,他的头发比鞋还要白,甚至连他的眉毛都是白色的。

    他静静的站在天空之上,右手高举头顶,右手的上面正是那根将要落地的龙尾,但此刻在这渺小的身躯上面却难以存进半分。

    地炎龙发出一声低沉的龙吟,龙尾收回它扭头朝这年轻男子撕咬而去,但他如羽毛一样轻松避开地炎龙的攻击。

    他每踏下一步,空中就会出现一圈又一圈如水波一样的波纹,在脚步腾挪之间迅速来到了秋仲他们的身前。

    “恭喜圣主出关!”

    秋仲和韩奕还有狄元昊都是低头恭敬行礼,听他们的口气,这个年轻的男子正是那百年以前本已陨落的金龙卫创始人李圣义。

    李圣义的声音比绸缎还要柔软,但其中却又不失硬朗之力,“云飞雪呢,还没找到吗?”

    秋仲汗如雨下,他连忙说道,“启……启禀圣主,还……没有……”

    李圣义面无表情,只不过语气之中已多了几分凌厉之感,“凭你们……抓一个真元秘境的小娃娃,有这么困难吗?”

    “这……这个……”

    “狡猾的人类,敢无视本座的存在,给我去死吧。”

    地炎龙的声音如天雷炸响,然后它口中喷出了长达千丈的火柱,恐怖的高温连地上最坚硬的铁玄石都被瞬间融化。

    李圣义皱了皱眉头,“真是头麻烦的畜生!”

    他转身再度伸出右手,黑色的气流在他身前形成,一道黑色的屏障阻断了火焰的喷发,但其恐怖的高温仍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因为那黑色的气流屏障竟然开始慢慢的融化。

    李圣义再度皱眉一声轻喝,“都后退。”

    所有人等的就是他这句话,转身疯狂的奔逃而去,李圣义自己则是从容不迫的离开原地。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的眼神陡然瞥见了不远处乌吉丽一行人,“嗯?怎么还有玄苍帝国的杂鱼?”

    话音落下,他右手轻轻一划,乌吉丽他们的后路竟然被无形的能量阻拦住,眼看那火焰要将他们所有人淹没其中。

    这整个一系列的动作,李圣义多事一气呵成的完成,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不论是第一次抵挡住地炎龙的攻击,还是刚刚拦住地炎龙的火柱还是在撤退中的进攻,李圣义就好似在诠释进攻也可以是一门视觉上的艺术享受。

    但那道屏障并未支撑多久,因为从另一个方位的攻击将那屏障迅速击破,乌吉丽他们得以逃生。..

    顺着那个方向看去,只见云飞雪伫立在一块没有倒下的巨石上面,他气息内敛含而不发,不论是神态举止都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舒服之感。

    只不过他的眼神却并没有太多的兴奋,因为他知道泰皇已经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也许不是因为自己,即使没人来,泰皇也会离开,但云飞雪依旧把这件事的一部分责任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李圣义,我们终于见面了。”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云飞雪吐了口气,他和李圣义只见相隔数百米,但对他们来说,不过都是瞬息就能到达的事情。

    李圣义淡淡开口,“看来你一直都很想见我。”

    “没错,无时无刻都想见,都想见见我的杀父仇人长什么样子,想见见他究竟是一副什么样的嘴脸,虽然这副身体只不过是你通过真魂灵龙体凝聚而成的。”

    “但你的杀父仇人你已经见过了,但却并不是我。”

    “这个时候你还想狡辩?”

    “至少肖无夜已经告诉过你答案了。”

    云飞雪的面色一僵,肖无夜的确告诉过他答案,是他的大哥云飞山杀了他的父亲,可他从来没相信过这种鬼话,以前是,现在也是。

    半晌过后云飞雪忽然笑了,“答案是什么又有什么关系,至少没有你的命令,他也不会那么做是吗?”

    不知为什么,现在的云飞雪只是七重元海境界,可李圣义总是若有若无的能察觉到一丝危险气息,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种感觉究竟从何而来。

    特别是云飞雪单独一人站在那里似乎看淡这片天地的时候,他更觉得事情很是不对劲,可又说不出不对劲的源头在哪里。

    “所以,你是一定想杀我了?”

    “当然,这是我必须要做到的事情。”

    “哈哈哈,那你现在应该先了解一下你自己的处境,首先你能不能把那头畜生应付下来。”

    李圣义说完,地炎龙那硕大无比的龙头已临近云飞雪不到二十米的距离,这种距离之下,地炎龙能够轻易将云飞雪一口吞下去。

    那粗重的鼻息都好似**级的风暴,云飞雪在它的跟前就如同一只蚂蚁站在大象跟前一样渺小。

    但他却并未被这呼吸给吹走,相反,他稳如泰山一样的站在原地好似根本没察觉到身后的危险。

    龙族对人类本就有一种骨子里的痛恨,这种痛恨有远古大战遗留的后遗症,后来人类更是不断驯化龙族作为他们的战斗工具,而云飞雪偷走了他的孩子,地炎龙对他可是有着深入骨髓的恨。

    地炎龙如雷霆轰顶的声音传来,“人类,如果你把孩子还给本座,本座可以留你个全尸。”

    地炎龙这威胁的话对云飞雪没有半点打扰,他的眼睛自始至终都没离开过李圣义的身上。

    自从父亲和大哥离世,追寻幕后的杀人凶手成了他活下去的唯一动力,现在自己终于见到了他,云飞雪的眼里哪还装的下其它事物。

    但在地炎龙的眼中就成了云飞雪对它*裸的嘲讽,一个真元秘境的家伙竟然无视这种大能的存在,地炎龙终于是忍无可忍。

    吼……

    那血盆大口猛地张开,愤怒的龙吟声怒吼而出,那巨大的龙头朝云飞雪的脑袋撕咬下去。

    “公子小心……”

    一声惊呼从远处传来,却是苗不仁和玖魂赶了过来,但他们明显来迟了一步,苗不仁和玖魂的手段就算再强也不可能以这个距离救下云飞雪。

    至少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刚从地炎龙手中逃走不久,怎么最后还是栽到了它的手上。

    李圣义满脸平静,地炎龙对云飞雪出手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如果云飞雪没什么手段,那死了也就死了,也懒得自己费力去对他出手。

    如果云飞雪有什么特殊能力,那至少地炎龙也能让他消耗大半,到时候自己再出手同样是手到擒来。

    所以李圣义很乐意看到这种局面发生,至少一个云飞雪还没能力从他布的局中跳出去。

    可是那血腥的一幕并没有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相反,云飞雪动也不动,但地炎龙那巨大的头颅竟然被一股巨力抬到了天空之上,伴随着它的身体竟也抛飞了出去。

    一声痛苦的嘶鸣声从其口中传来,身体的庞大虽然有优势,但缺点也比较明显,受到这种攻击翻滚在地的感觉都够它受的。

    “怎么可能?”

    一声惊呼从乌吉丽口中传来,那可是地炎龙啊,什么样的攻击能让它都招架不住?

    这当然不是她一个人的疑问,是在场所有人的疑惑。

    云飞雪明显没有这个能力,因为他根本就没出手,那就一定是另有其人,这个人还是来帮云飞雪的。

    乌吉丽很快就得到了答案,她看到云飞雪的身后站着一尊紫色的盔甲骑兵。

    骑兵和云飞雪的身高差不多,它身上的紫色流光比天空的太阳还要刺眼,关键是它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盖过了地炎龙的气势。

    “皇……皇骑士?!”乌吉丽失声道。

    听到这个词,不少人都露出了贪婪的神色,皇骑士这三个字对知道的人来说可具有无与伦比的吸引力,要知道那可是媲美度过灵海大劫的超级强者。

    也难怪云飞雪有恃无恐了,原来他已能驱使一名皇骑士为他战斗。

    李圣义的神色阴沉了几分,看起来他接下地炎龙的招数是从容不迫,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正面硬战的话,自己绝不会那么轻松。

    还好自己没第一时间对云飞雪出手,否则地炎龙现在的处境可能就是他的处境了。

    地炎龙被彻底激怒,它的能力几乎能和度过三次灵海大劫的强者一拼,现在居然被人一拳给轰飞了?

    将庞大的身躯从地上挪起来,地炎龙再度腾空而起,整个万骨深渊似乎被某种力量禁锢了起来,除了达到二次炼体的高手以外,其他人就好似掉进了一片浆糊之内,不论是行动言语竟都变得缓慢了起来。

    地炎龙在天空飞舞盘旋,一朵朵火焰在天空被点燃然后形成了奇异的阵型。

    陡然,地炎龙张嘴朝云飞雪吐出一口猩红色的火焰,伴随着,那些事先出现的火焰如雨点一样朝云飞雪激射下去。

    苗不仁再度一声惊叫,“公子逃,那是地炎龙门阵。”

    但云飞雪好像根本没听到他的话一样,不过他就算听到也根本来不及逃走了。

    以云飞雪为中心,周围千米之内如遭陨石雨的重击,整块大地瞬间淹没在了一片如陨石坠落的火海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