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泰皇陨
    虽然没有任何气息传来,但他的魂力已经察觉到这两尊紫色流光骑士散发出来的气息如汪洋深不见底。

    这种气息他至今只在姬不凡还有地炎龙的身上感受过,尽管他能断定薛思雨的爷爷一定也是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但薛老的气息温和圆润,丝毫没给人这种强烈的压迫感,紫色的铠甲闪烁着耀眼的流光宛若两件精雕细琢的艺术品。

    任何人在这种巨大的诱惑下想必都难以控制自己内心的贪婪,想想有两个灵海大劫的高手能随时让自己出手,这是何等霸道逆天的事情。

    可云飞雪并没有被这种巨大的诱惑冲昏头脑,至少他有自己的做事原则,无功不受禄。

    “泰皇前辈,晚辈是真的没办法帮您完成这个心愿,如此复杂的构造再加上这些特殊的材料,我……”

    “老夫又没让你现在就必须要完成,只要在你有生之年完成,然后提着一壶酒和那件旷世杰作来这里陪老夫喝上一杯,老夫死而瞑目!”

    云飞雪还想说什么,但泰皇似乎已经不想让他反驳什么,可他内心的疑惑更加深重,为什么泰皇会这么相信自己一定能帮他修复那尊地狱魔神,这根本就是没理由的事啊。

    自己身上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如果说是魂力的话这更说不通,那几个大殿主的魂力比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说玖魂比自己的魂力都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忽然,他想到刚刚泰皇说的那句话,他口中的‘源’……

    没等云飞雪思考完成,泰皇的声音再度传来,“皇骑士的能量虽然强大,但你应该也听那个臭丫头说过,耗费的玉晶是不计其数的,所以此物你还是要慎用,那五个圣骑士已经破损不堪远没有当初的威力了,所以那东西你要的话就拿走,不要的话就扔这儿都行,再加上最后那九十九个银骑士,这就是老夫能送给你的所有家当了。”

    “前辈,这……”

    “你别嫌少,老夫知道,在源的面前这些都和垃圾一样,但至少它们是你现在不可多得的助力,这些玉晶老夫珍藏了十万年,你好好利用他们,老夫这一生最大的遗憾不是教出个孽徒,而是不能亲眼看到地狱魔神的完工。”

    云飞雪无奈,他哪里是嫌少啊,虽然他的确渴望得到乌吉丽口中的泰皇兵佣,可他并没有想到是这样的情况。

    泰皇说他能让地狱魔神完工,可云飞雪自己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不过事已至此,这似乎也不是他可以拒绝下来的事了。

    “另外老夫再送一场小造化,也只有体内凝聚元海之后,你才能自如的操纵皇骑士,地狱魔神也会在那里送给你。”

    话音落下,云飞雪的身体陡然一沉,然后他从原地消失不见,伴随着两尊皇骑士还有那九十九个银骑士也消失不见,金骑士身后那一池玉晶也莫名消失,一个空荡荡的池子中间有几滴玉晶来回晃悠,唯有金骑士还有另外五尊圣骑士依旧留在这洞口之内。

    金骑士眼中金光闪烁,半晌过后,一尊圣骑士镇守的洞口被一股大力冲开,只见乌吉丽带着几名高手冲了进来。

    只不过此地已经没了云飞雪的踪影,还有那九十九个银骑士也消失无踪,乌吉丽的面色难看起来。

    她多了几分骄横,冲着金骑士说道,“你把银骑士弄到哪去了,还有我夫君呢?”

    泰皇缓缓开口道,“劝你们别再打主意了,地狱骑士已经有了它的主人,这万骨深渊更不是你们能够轻易擅闯之地。”

    乌吉丽眼睛一亮,“地狱骑兵有了主人,你是说云飞雪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他们得到地狱骑兵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毕竟云飞雪是她的夫君啊。

    乌吉丽的话刚说完,另外一个出口陡然传来一阵轰隆爆炸声,紧接着,只见三名带着黑色面具的大殿主破口而入,在他们身后,一个又一个殿主级别的高手陆续进入洞口之内。

    看来毒蜂窟并未对他们造成什么太大的损失,此刻从他们身上的高昂的气息就能判断出来,而这也足以说明这三个大殿主的修为是何等恐怖。

    在他们的身旁,辰氏兄妹已经奄奄一息,直到现在他们的眼中依旧有着难以置信,他们无法相信同境界之内,竟然会完败给那两个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带着面具的人,刚被大殿主疗伤完成的兄妹二人又一次被重创,这也只能怪他们运气不好了。

    泰皇只是寄托在金骑士身上的一缕残魂,不过从他的语气中也能听出对这些来人的不屑,“都是为了老夫的地狱骑兵而来吗,只可惜,你们似乎都晚了一步。”

    “你就是泰皇?今非昔比,东西都交出来,可让你继续苟活于世!”

    大殿主秋仲背负双手,傲视凛然的霸道气息凌驾于所有人之上,在场的所有人之中,他的修为是最强的,所以也的确有资格说这种话。

    泰皇淡淡的说道,“口气倒是不小,就看看你有没有媲美这种话的实力了。”

    话音一落,只见两方洞口的两名暗金色圣骑士化为了金色的残影呼啸而来,两名圣骑士的拳头将周围的虚空变得扭曲,它们如重击炮弹狠狠从左右两个方位朝秋仲轰了过去。

    秋仲动也不动,一道淡蓝色的半圆形护体罡气将那两只硕大的拳头拦截了下来。

    恐怖的冲撞力量让四周的地面瞬间塌陷下去,整个山体都在此刻剧烈的晃动了一下,一道道裂纹在山壁之上迅速形成。

    但仔细观察便可发现,秋仲站着的地方竟然毫发无损,周围虽然都已龟裂塌陷,可他那里却未曾动摇分毫,这其中的实力差距瞬间体现出来。

    “渡过了一次灵海大劫吗,难怪敢这么狂傲!”

    泰皇感叹了一声,想当年,有多少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对他都是以礼相待,更有甚者每月都会送来珍奇礼物以求得到他的重视,只可惜时间真是个好东西,今非昔比这四个字的确是形容的恰到好处。

    也就在这这两名圣骑士和秋仲交手的刹那,乌吉丽下令,“给我找,找到云飞雪还有那些银骑士!”

    泰皇叹了口气道,“还有强者在不断接近这里,希望你能早点突破到元海境界,借助你身上那颗地灵丹应该可以做到的,至于老夫,来为你做这最后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金骑士忽然在此刻四分五裂,泰皇的残魂在此刻分成了五份,它们迅速钻进了五个圣骑士的体内,也在此刻,圣骑士陡然爆发出了刺眼眼球的暗金色光芒。

    以玉晶为能量驱动的话,顶多只能坚持几分钟,但这几分钟的时间泰皇并不能保证可以击退这些人,更何况万骨深渊外面还有很多强大的气息在迅速接近。

    所以泰皇舍弃了玉晶的驱动力,转而用自己的残魂来驱动圣骑士,这样坚持的时间可以更久,但代价就是……这是泰皇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次动手了。

    秋仲身上的压力倍增,因为又有一尊圣骑士参与到了战斗中来,秋仲大喝一声道,“韩奕,动手……”

    身旁另外一名大殿主韩奕和一名圣骑士瞬间交手,而秋仲继续下达另一道命令,“狄元昊,用魂力继续操控尸骸,找到云飞雪,还有其他所有殿主一起找……”

    “是,大人。”分工明确的战斗在万骨深渊内部彻底爆发,整个山体开始剧烈的晃动,只怕支撑不了多久这个地方就该塌陷下来。

    但很快,五尊圣骑士就陷入了劣势之中,秋仲毕竟是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如果不是依靠圣骑士没有人类神经触觉的特长估计早就已经落败。

    “地狱骑兵,也不过如此……”

    泰皇的声音悠悠传来,“你知道为什么它们会被成为地狱骑兵吗,不仅仅只是因为它们所到之处如炼狱横行,更因为它们就是地狱的使者。”

    话音落下,五个圣骑士爆发出了冲天而起的光芒,整个万骨深渊终于在此刻支撑不住彻底塌陷,所有人强者都是盯着山体的压力冲天而起,好在他们修为强横,即便整个万骨深渊塌陷也未能对他们造成什么伤害。

    五道暗金色的光柱似乎真的连通了地狱,在它们脚下,五头长达十丈左右的异兽出现。

    泰皇大笑一声,“它们是骑兵,没有坐骑又岂能称为骑兵,地魔兽,上吧。”

    圣骑士身下的地魔兽高大威猛,头上的独角闪烁着耀眼的金色光芒,两只眼睛和人类的脑袋差不多大小,那刀锋一样锋利的牙齿丝毫不会怀疑能将人连骨头都吞下去不留一点渣子。

    地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魔兽加入战团让整个场面再度反转,但秋仲却是冷笑一声,“你这残魂已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还在逞能?”

    果然,五尊圣骑士身上的光芒黯淡了许多,虽然加上地魔兽的气势并未减弱多少,但圣骑士本身的战斗力比先前已经下降了太多。

    “也许你该知道渡过灵海大劫之后会有怎样的实力的。”

    秋仲语气冰冷,他陡然张开双手,四周的空间顿时变得扭曲不清,如风暴一样的力量肆掠,天空黑云密布漩涡凝聚,这一手段已引动天地异象。

    泰皇也知道事情的眼中,五尊圣骑士忽然汇聚,然后朝秋仲围拢而去,只听泰皇喃喃道,“小子,老夫的地狱魔神,就靠你了。”

    圣骑士组成了一个五边阵形将秋仲围在了其中,暗金色的光芒宛若惊阳刺眼,所有人都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

    以秋仲为中心,肆掠的恐怖爆炸轰然爆开,地面再度疯狂的震动起来,一道道裂缝如黑龙在地面朝四周疯狂延伸出去。

    五名圣骑士消失,伴随着泰皇的气息也没有任何踪影,宛若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泰皇出现过一样。

    秋仲并没有死,只不过他的模样比较狼狈,身上到处都是如刀割一样的血痕,当然,更为狰狞的是他整条左臂几乎是齐肩而断。

    “呸……老不死的东西……”

    一口血水从秋仲口中吐出,眼中尽是怨愤之色,失去左臂这件事看来并未对他造成太大的心理负担,而他也很快给出了这其中的原因。

    因为那齐肩而断的地方竟然开始蠕动起来,然后慢慢的竟然有一只新的左手长了出来。

    只不过做到这一步,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但这种手段着实让人惊骇欲绝,这么快就将失去的右手长出来,那如果是脑袋掉了……是不是也可以重新长出来,乌吉丽一方的人都是对秋仲产生了敬畏之心。

    秋仲恢复着体力问道一旁另外一名大殿主,“有结果吗?”

    那人摇了摇头表示并没有找到云飞雪的位置,秋仲的眼神露出了一丝阴狠,看着四周满目疮痍的大地似乎决定了什么。

    但就在此刻,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声从天际传来,然后他们只看到一头遮天蔽日的庞大身影破空而来盘旋在了万骨深渊的上空。

    “你这只可恶的杂虫,本座感应到了你的气息,就在这里,给本座滚出来。”

    地炎龙说完又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啸之声,整片天地都在这龙吟声下颤动起来,不少修为稍低的人几乎已经忍不住要匍匐在地,这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绝对压制力量,地炎龙实在太强,连秋仲的神色也万分凝重起来。

    一旁的乌吉丽连忙补充道,“这头畜生也在找我夫君,我夫君抢走了它的一颗龙蛋。”

    “你夫君?”

    “就是云飞雪。”

    “嗯?”

    地炎龙陡然扭头,然后他便看到了秋仲他们,在它那庞大的身躯之下,这些人类和蚂蚁的大小实在差不了多少。

    “是你这只蚂蚁,本座记得,你和那个小娃娃在一起,说,他人在哪里!”

    地炎龙一声狂吼,乌吉丽吓的花容失色差点瘫倒在地,一旁的秋仲忽然开口道,“前辈,我们也在找他,只不过他藏的太好,我们……”

    “本座问你了吗,本座问的是她!”

    地炎龙丝毫没给秋仲面子,这让他面色一阵难看,自己好歹也是渡过一次灵海大劫的高手,这头畜生竟然毫不在意?

    “前辈,他……”..

    “狡猾的人类,既然你爱说话,就去找死人说去吧。”

    地炎龙说完,那庞大到如一座山岳的龙威朝秋仲他们扫了下来,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谁要让这东西扫到,不死也得送半条命吧,可是地炎龙的龙尾并没有落下来,它顿在半空难以存进半分。

    只见一道身影不知何时来到了天空之上,看到此人,秋仲和韩奕面色大喜异口同声道,“供应圣主出关,恭迎圣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