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源
    这是一根通体以弓竹玉为材料打造的长笛,弓竹玉最大的特点就是声音通透,如果依靠修为吹响笛子的话,弓竹玉可以依靠天地灵气将声音传播出去,这样不仅能让人在听觉上得到享受,甚至连灵魂都能得到笛声的洗礼。

    但这一切在云飞雪的眼中都不是重点了,重点是乌吉丽吹响了笛子,清脆的声音和普通的笛声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可云飞雪还是察觉到了其中的一丝异常。

    四周光滑如刀切的山壁忽然变得松动了起来,感觉就好似有什么要从其中破壳而出一样。

    事实确实如此,云飞雪瞧见对面的山壁之中陡然伸出一只银色大手,接着银色的盔甲骑士破壁而出。

    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只见一个又一个的银色盔甲骑兵不断从山壁之中冲出,让云飞雪惊骇的是,它们竟然全部整齐划一的落到了乌吉丽的身后。

    云飞雪目光阴沉,他说道,“你跟在我身边果然是没安什么好心。”

    乌吉丽的神情有些慌乱,不过她的语气依旧充满坚定,“我承认我的目的确实不单纯,但你已经是我夫君这件事是不容更改的,这是我们族内的规矩,在这件事上本姑娘绝对没有骗你。”

    云飞雪冷笑一声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你觉得我会娶一个欺骗自己夫君的人吗,从你第一次接近我你就步步算计到了现在了,故意提出泰皇兵佣让我为你引路,你这姑娘的心思倒真是缜密的很。”

    云飞雪可没有半点客气,他浑然没有发觉乌吉丽眼眶中已有泪水在打转。

    但相比于云飞雪,显然整个地狱骑兵才是她目前最在乎的东西,所以她不再和云飞雪争辩。

    “反正你一定会娶我的,等我处理好所有事情我就会去找你。”说完,乌吉丽还有那数十尊银色的盔甲士兵便要冲出去。

    但就在这时,那金色骑兵陡然开口,“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乌吉丽的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她说道,“这是我师傅创造出来的御魂曲,专门针对的就是你的地狱骑兵,所以你是拦不住我的。”

    “哈哈哈……”

    震耳欲聋的笑声从骑兵口中传出,乌吉丽冷声道,“你笑什么?”

    骑兵中泰皇的声音传来,“我笑你们太天真,本座创造的绝世杀器你以为凭一首曲子就能为所欲为,真是可笑!”

    话音落下,整个空旷的山体猛的震动了一瞬,接着云飞雪看见五道金色的身影从池底冲天而起,强大的威压如山岳镇压而来。

    这五尊骑士通体散发着暗金色的流光,这种流光相比于眼前这个说话的金骑士要厚重许多,虽然它们身上没有任何气息传来,但云飞雪依旧隐隐能够感觉到它们身上带来的那种压迫感。

    看到这五个身影,乌吉丽面色瞬间苍白,但更多的是难以置信,“这……这是圣骑士,可是圣骑士不是不在万骨深渊吗?”

    听到她的话,云飞雪也是暗自凛然,五个圣骑士,这就是五名二次炼体巅峰神魂境的强者啊。

    泰皇的声音继续传来,“乌御疆倒真是煞费苦心啊,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将老夫的所有事情都打听的一清二楚,甚至还把御魂曲做了修改,只可惜他好像忘了,我才是地狱骑兵的制造者,没有老夫的真传,他这一辈子也休想知道制作圣骑士之上的秘密。”

    话音落下,那五名圣骑士陡然朝前一拳轰去,云飞雪只觉一股无法撼动的威势如汹涌洪涛爆射而出。

    四周的空间与实现尽皆扭曲,乌吉丽在这力量之下变得就如蚂蚁一般弱小,毫不怀疑的说,这五个人整齐划一的攻击直接能让她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息。

    “前辈,手下留情……”

    云飞雪骤然开口,五名圣骑士的攻击戛然而止,但那没有收回去的攻击余波依旧是将乌吉丽砸出了数十米之外的山壁之上。

    她身边的好几个银骑士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它们在这威猛的攻势下直接化为了粉末,好像这里从来没有它们出现过的痕迹。

    泰皇的声音从金骑士的口中出现,“你要留她性命?她利用了你,且不知后续还有何手段对付于你。”

    云飞雪苦笑一声道,“她可能也只是奉命行事,并无害我之心吧,放了她这一次让她长长记性也许更好。”

    泰皇凝实了云飞雪片刻旋即说道,“你不要为你现在的举动而后悔,乌御疆的后代,滚吧。”

    乌吉丽直接被大力粗暴的扔出了洞口之外,然后四面八方的所有通道都被特殊的手段彻底封锁,每一个圣骑士镇守在一个出口之中,还有不少银骑士同样是死死守住每一个洞口通道。

    虽然透过金骑士来说话的泰皇没有表情,但云飞雪依旧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气氛的凝重。

    少时过后,泰皇的声音再度传来,“你可知,为何你能找到这里来吗?”

    云飞雪摇了摇头,这也是他疑惑的地方,按理说,三个大殿主都是修炼魂力的高手,他们早该发现了万骨深渊中的秘密才是,至少如果看到这里有这么一池子玉晶的话,他们不可能还能像那样在外面悠然自得的和人战斗。

    泰皇继续说道,“这只因为是我故意让你找到这里来的,因为只有你才能帮我完成我未能完成的心愿。”..

    云飞雪满脸愕然,“这……您应该也看出来了,我对它们……根本没有任何研究,如果说是魂力的话,那修炼魂力的人也并不在少数……”

    金骑士忽然背负着双手,云飞雪在这没有灵魂的盔甲骑士身上隐约看到了一个苍老的身影,他正仰望天空,神色充满了一种好似小孩对神话的好奇和向往。

    “天地大道有黑白阴阳之分,但鲜有人知,在黑白阴阳之间,还有一种常人永远无法企及的力量,那就是源,正是因为它……因为它……”

    金骑士看向云飞雪的身体忽然僵住了,它忽然开始往后退着,好似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直到后退了十几步他才停下来。

    泰皇的声音过了很久才继续传来,“总之,帮忙完成老夫的心愿,这两尊皇骑士,老夫拱手相送!”

    话音落下,只见两道紫色的盔甲骑士如幻影出现在了云飞雪的身前,紫色的流光闪耀着亮灿的光芒,惊人的气息如出鞘的利剑让云飞雪的灵魂都已兴奋的跳跃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