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泰皇
    看着眼前的金色盔甲骑兵,乌吉丽几乎是下意识发出了一声惊叫,“金……金骑士?!”

    云飞雪疑惑的看向乌吉丽,“金骑士……是什么?”

    乌吉丽深吸一口气勉强保持着内心的镇定说道,“之前给你说过,地狱骑兵也有等级之分,媲美人类灵海大劫的强者称为皇骑士,不过据说泰皇自己也只制造出过两尊皇骑士,接着是媲美二次炼体的圣骑士,然后就是……”

    “然后就是媲美灵海秘境第一阶段真元化灵的金骑士了!”云飞雪接话道。

    “聪明,没错,这正是一名金骑士,只不过没人操控它,为何它能自行行动呢?”

    乌吉丽瞪大眼睛,似乎已经没有刚刚的那种害怕了,更多的是有一种想要一探究竟的好奇。

    “当然有人操控它,只不过操控它的已经算不得人了。”

    震耳欲聋的声音从金骑士的口中发出,可以听出这是个极为苍老的声音的,其中带着些许疲累之态。

    “前辈,请问您是……”

    “我就是这小姑娘口中的泰皇!”

    此话一出,云飞雪和乌吉丽几乎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泰皇,那是多久以前存在的强者,难道他还活着?

    云飞雪忍不住说道,“泰皇前辈,您……您还活着?”

    “谈不上活着,苟延残喘罢了,只不过要撑不下去了,不得不把我这烂摊子找个儿女接手下来啊。”

    云飞雪内心一动,“莫非,这远古战场的忽然出现,和您有关?”

    “没错,我的这缕残魂已经支撑不下去了,只可惜,最后还是没能亲手制作出那尊地狱魔神啊!”

    这句话更是将无奈、遗憾这两个字演绎到了极致,云飞雪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泰皇的那种不甘心,但再多的不甘似乎也抵挡不住时间这把利剑。

    乌吉丽在一旁说道,“莫非,您口中的地狱魔神,就是传说中……”

    “没错,我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制作出一尊超越渡过三次灵海大劫的地狱魔神出来,为此我沉寂十万年,以残魂之躯日夜参悟,奈何天不助我啊,现在我这副残魂之躯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只希望有人能继承我的衣钵,如能完成老夫心愿,老夫死而无憾!”

    这是一种目标有着极致追求的狂热,就像很多人在修炼之道上也渴望达到极致踏入巅峰。

    云飞雪微微一叹,对这种追求极致的强者来说,他是发自内心的尊敬,正如他尊敬姬不凡一样。

    但这件事他或许真是没办法帮上忙,因为他刚刚用魂力试探性的先要进入金骑士体内。

    魂力并未受到任何阻拦,魂力能够到达的地方,他或许就能了解到整个金骑士的整个构造甚至是每一个细节。

    但这一次他摇了摇头,正是因为他的魂力看到了金骑士体内复杂的构造,还有那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一些材料,他明白,这绝不是一般人能干的了的活儿。

    金骑士的构造如此复杂,圣骑士呢,皇骑士呢?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那尊地狱魔神又该复杂到什么程度,云飞雪已经没办法想象了,所以他很想得到那支地狱骑兵,可这个念头在这个时候却被他打消了。

    因为他不可能完成泰皇的心愿,而想必只有答应了泰皇的这个请求之后,他才有可能把那支地狱骑兵拱手送人吧。

    云飞雪没有说话,一旁的乌吉丽忽然开口了,“尊敬的泰皇前辈,或许……晚辈有办法完成您的心愿,也许短时间内做不到,但我相信一定可以的。”

    “你……”

    云飞雪微微锁眉,他刚想说什么,但金骑士的那空洞的眼睛之内忽然爆发出了一丝金色的光芒,“你说的可是真的,你如何证明?”..

    乌吉丽那双明媚的大眼睛看向金骑士,此刻的她好像已经完全无视了身旁还有一个云飞雪,而她的样子也完全像变了个人,除了那双依旧明亮的眼睛。

    “因为我是乌王的后辈,乌王对地狱骑兵也很有研究,只不过他总觉得地狱骑兵的灵魂过于呆板,如果他能目睹到地狱魔神的话,一定可以将整个地狱骑兵改造的更上一层楼。”乌吉丽的眼中闪烁出了一丝骄傲。

    云飞雪的神色也在此刻阴沉了下来,乌王的后辈,对地狱骑兵也有所研究?

    这些东西他都没听说过,但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乌吉丽跟在自己身边绝不会是因为那所谓的什么英雄救美人,更不可能是因为那什么见鬼的一吻定夫君。

    云飞雪其实时时刻刻都在地方乌吉丽,但他发现自己似乎还是想的太简单了,现在看来,乌吉丽根本就是冲着地狱骑兵来的,甚至是那尊没完成的地狱魔神。

    金骑士眼中闪烁着金色光芒没有说话,少时过后,身后的池子陡然荡漾,清澈的玉晶准确无误的飙射而来没入它的后背之中,想来体内的玉晶已经消耗完毕需要得到及时补充,在这一点上乌吉丽倒是没说假话。

    乌吉丽的神色有些紧张,金骑士不开口,她就不知道泰皇究竟是什么态度。

    云飞雪没有插话,乌吉丽的真实目的不明,泰皇可以不相信她的一面之词,同样也可以不相信自己的表面之话。

    半晌过后,金骑士忽然说道,“乌王,研究老夫的泰皇兵佣,如果老夫没猜错的话,乌王的师父是不是叫乌御疆?”

    乌吉丽的神色微微一颤,她颤颤巍巍的说道,“您……您怎么知道的?”

    “哈哈哈,老夫怎么知道的?老夫生平只收一徒,只可惜,这个徒弟还真是够争气,将老夫的心血偷走令立宗门族派,十万年过去了,他的后代子孙竟然又开始打老夫的主意来了,还真是可笑啊!”

    悲愤的声音传出,云飞雪从这些话中已经听出了一个大概,至少这种事情他认为泰皇是绝对没有编造的必要的。

    那也就是说,乌吉丽就是泰皇那个叛徒的后代,此次来远古战场的目的就不言而喻了,想到这里,云飞雪已不自觉的朝旁边挪了挪,或许这个女子并没有看起来的这么弱。

    听到泰皇的这句话乌吉丽就知道不好,她几乎在第一时间拿出了那根笛子,那根云飞雪冒险从那些高手手中抢回来的笛子。

    ps:等我感冒彻底好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