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夫君
    “啊……”

    惊叫声在四面八方疯狂的回荡,当然,这刺耳的尖叫声当然是从乌吉丽的口中发出来的。

    她惊恐的看着云飞雪,云飞雪大汗淋漓,表情痛苦狰狞,她本来想俯下身看看云飞雪究竟发生了什么,哪曾想云飞雪忽然起身,两个人的嘴唇就那么毫无征兆的碰到了一起。

    这声尖叫终于是把云飞雪彻底拉回到了现实中来,瞬间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对不起,对不起……”

    遇到这种事,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道歉,其它你什么话都不要说也不要去解释,虽然曾经在潜龙城云飞雪风流成性的模样是装出来的,但这并不妨碍他对女人的了解,所以他很真诚的看着乌吉丽道歉。

    看起来乌吉丽并没有生气,这倒是让云飞雪松了一大口气,他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狭长的山洞之内,自己躺在一张柔软到好似云朵一般的床上。

    云飞雪诧异的看着乌吉丽说道,“这……床哪儿来的?”

    此刻的乌吉丽显得很害羞,和之前云飞雪遇到的那个女孩简直判若两人,只听她用细弱蚊蝇的声音说道,“我怕在外面睡不习惯,所以自己随身带着床呢。”

    云飞雪下意识的朝她的手上看过去,果然,他一直都没发现乌吉丽竟然还佩戴者空间戒指。

    只不过,这女孩也算是绝版了,你当远古战场是度假胜地呢,竟然还随身带着床?

    由这一件东西,云飞雪就已经能够想象到她手上那枚储物戒指里面的其它物品了,绝对比这张床好不到哪里去。

    云飞雪懒得打听这些,他问道,“我昏迷多久了,你知道我们现在的位置吗?”

    乌吉丽连忙说道,“你昏迷了有十天了,至于我们现在的位置,我还没有打听清楚。”

    云飞雪点了点头,也只有昏迷了这个时间才能说得过去,毕竟他现在的身体基本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要知道当时强行使用古虹已经抽空他体内那个灵魂之外其它一切能动用的力量了,没有足够的时间不可能恢复的过来。

    也在这个时候,云飞雪忽然又想到了刚刚那个梦,梦里云飞山的模样和他曾经看到过的样子判若两人,更重要的是自己的亲大哥竟然会在背后对自己捅刀子,这是云飞雪根本不曾想过的问题。

    “梦而已,我好像太紧张了……”

    云飞雪喃喃自语,毕竟只是个梦,那依旧无法撼动云飞山曾经在他心中高大的地位,所以他再度把注意力放回了现实中来。

    魂力释放出去,半晌过后他松了口气,苗不仁和玖魂还有白鹏和他之间还有联系,虽然已经无法通过这丝联系确定他们的方位,但这至少证明他们还活着。

    云飞雪神色一动说道,“这十天都是你在照顾我吗?”

    乌吉丽被他的话说的面色通红,有些害羞的扭过头说道,“是呢。”

    “呃……”

    云飞雪想说一句你这是在搞什么鬼名堂,和之前那个乌吉丽相比怎的好似变了个人似的,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说道,“先搞清楚我们在什么地方再说,想办法和他们汇合才成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云飞雪起身朝洞口外走去,乌吉丽收起大床,然后低着头乖巧的跟在云飞雪身边,二人似乎也都很有默契的忽略了刚刚那尴尬的一幕,只不过此刻乌吉丽的模样实在叫云飞雪感到太奇怪了。

    她双手紧握着云飞雪的臂膀,好像生怕他会从自己身边跑了似的,云飞雪连忙说道,“我说,你这啥意思?”

    乌吉丽好似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反正她就是没有松开手的意思,云飞雪也不能暴力推开,无奈只能任由她开心好了。

    走出洞口,云飞雪加快脚步来到一座山巅之上看着四周的地形,然后努力回忆着脑海中那副残图的细节,如果四周的地形和残图有相契合的地方就能大概确定自己的位置,这样也好再做下一步的安排。

    半晌过后,云飞雪沉吟了下来,四周的环境没有和残图能够契合的地方,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处在残图之外的地域。

    远古战场凶险无比,随时都会有未知的危险找上门来,既然不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云飞雪能做的也只有想办法再度和苗不仁他们汇合才行,接下来他要面对的可不仅仅只有玄苍帝国,还有圣灵教以及血神宗都是他的敌人。

    只不过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身边这个女孩对他似乎更加的亲近依赖,双手傍着他的胳膊丝毫不愿松开,这让云飞雪更为诧异。

    “我说,你究竟怎么回事,还赖上我了?”

    乌吉丽面容羞涩将头埋的更低,“人家都是你的人了,不赖着你,那赖着谁啊?”

    云飞雪面色莫名的抽动了几下,从先前乌吉丽想利用自己 脱身这一点来说,她就绝不是什么善茬,此刻竟莫名其妙的说出这种话,云飞雪警惕了起来。

    “我跟你说啊,别给我套近乎,好好跟着没问题,但你最好是别再给我惹事了。”

    “一切都听夫君的……”

    云飞雪刚迈出去一步还没站稳,差点一个踉跄栽倒在地,他扭头看向乌吉丽道,“你……你刚刚称呼我什么?”

    乌吉丽抬头瞪大那无辜的眼睛看着云飞雪说道,“夫君啊,以后你就是我的夫君了。”

    “我靠,你在玩什么花样,谁是你夫君了?”

    “这可是我们族人的规矩,第一次亲了谁,那这个人就是你命中注定的夫君,你刚刚亲了我,我又怀了你的孩子,你当然得做我的夫君了。”

    “我靠……”

    云飞雪瞪大眼睛好似第一次认识乌吉丽,第一次亲谁谁就得当你夫君,这也太扯淡了吧。

    “等等,你……你刚刚说你怀了我的孩子,你不是认真的吧。”

    云飞雪面色一变,莫不成这女孩儿在自己昏迷的过程中对自己做了啥,他上下打量一番, 赶紧把眼睛移开,这穿着再加上这身材,保不准自己不会犯下什么可恶的罪过。

    乌吉丽说道,“对啊,我们亲了嘴,我肯定就要怀孕啊!”

    云飞雪,“……”

    云飞雪一个头两个大,自己这遇到的都是什么人啊,亲嘴就能怀孕,这世界估计早就人*炸了。

    他懒得跟乌吉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丽解释那么多,只匆匆说道,“第一,亲嘴不会怀孕,第二,那个什么狗屁规矩是你们族人的,不是我云飞雪的,所以,以后给我注意点儿称呼。”

    他说完匆匆朝前走去,魂力感应到苗不仁似乎在朝自己接近,看来他也感应到了自己的存在。

    但刚没走出几步,身后陡然传来哇哇大哭的声音,这撕心裂肺的哭泣声传遍周围数百米的距离。

    只见乌吉丽一屁股坐在原地,眼泪止不住的淌下,“你不要我了,你抛弃我了,我要一辈子守活寡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云飞雪以闪电般的速度来到她的身旁然后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开玩笑,这大喊大叫的,要引来一些高阶的妖兽可就不要玩了。

    云飞雪无奈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乌吉丽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你不要抛弃我,不要让我一个人……”

    “行了行了,知道了,你跟着走不就行了。”

    “真的呀?”

    乌吉丽那悲泣的神色刹那之间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咧嘴欢笑,这变脸的速度也是堪称一绝了。

    云飞雪叹了口气摇着头,遇到这个小女孩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啊。

    “云哥哥,你说我们……”

    她话没说完,云飞雪面色陡然一变,他再度捂住乌吉丽的嘴然后一个闪身躲到了一旁的石堆身后。

    不多时,几道陌生的身影飞掠而来落到了他们刚刚停留的地方,只听其中一个年轻的声音说道,“奇怪,刚刚听到这里还有声音的,怎么没了?”

    “都说你大惊小怪的,管它什么声音,赶到万骨深渊才是大事。”

    “万骨深渊,你就知道万骨深渊,这个消息明显是有意传出来的,况且万骨深渊本就是危险地带……”

    “二哥,你也太多虑了,我们奉军师之命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找泰皇兵佣嘛,现在既然有消息了,我们怎么也得去看看才是啊。”

    “说的是啊二哥,别耽误了,万一被潜龙帝国的那帮杂碎抢到手就麻烦了。”

    谈话陷入了沉寂,但接着,这几个人从原地迅速破空而去,显然他们的意见已经达成一致准备前往万骨深渊。

    云飞雪缓缓走出来疑惑的自言自语道,“泰皇兵佣,万骨深渊?”

    乌吉丽眨巴着大眼睛忽然说道,“我知道泰皇兵佣……”

    “你知道?”

    “当然,钟溟就是为了这东西才和你们潜龙帝国开战的。”

    “你为什么不早说?”

    “因为之前你还不是我的夫君啊!”

    “……”..

    云飞雪无奈,他说道,“说说看,泰皇兵佣是什么东西?”

    乌吉丽的神色忽然严肃了许多,她说道,“泰皇兵佣又名地狱骑兵,是数万年前一个名叫泰皇的人制作的,这支兵佣的威力让无数人闻风丧胆,因为它们是一支专门为战争而制作的杀戮机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