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对战乔从
    云飞雪并不知道灵蛟河发生的一切,看着四周步步逼近的这些真元秘境的高手,他再度一声叹息。

    “我给过你们机会,是你们自己没有把握。”

    “少在这里大言不惭,一起上,宰了他们。”

    话音落下,他们好似疯了一样朝云飞雪几人袭杀而去,但这些真元秘境的高手刚要接近云飞雪,只听身后无数细微的破空声传来,紧接着,已经快要和云飞雪交手的他们好似遭到巨力冲击。

    那飞速前进的身体竟在空中轰然爆开化为了一团血雾,爆开的物件连残肢断臂都说不上,整个身体已经在某种威力之下化为了无数碎肉飘散四周。

    身后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弩箭将这些人的前胸后背扎个通透,按理说普通的弩箭在扣动机弦的时候他们应该就能察觉到,即便没有察觉,以普通弩箭的射击速度,他们也足以提前察觉并且避开,但现在他们丝毫没有察觉。

    看着身边同伴的遭遇,每个人都是骇然的朝云飞雪看去,真元秘境的高手啊,就这么被一箭射爆了?

    在身后的密林之中,云飞雪带着的一千多人每个人都找到了最佳的隐蔽地点,他们手持连星弩,只要这些人有任何异动,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口中卡在食指上的机弦。

    西城秀清可不仅仅只在制作连星弩,要知道她还在不断培养能够使用这些连星弩的高手。

    虽然真元秘境能够将其运用自如,但真元秘境毕竟不是那么好培养的,所以这里大多数都只是十重刚柔境界的人。

    也正是因为他们这种看似不起眼的修为瞒过了所有人,没人在意这些一千来个锻体十重的家伙,在数十万大军的面前,他们只不过沧海一粟根本不值一提,但现在他们通过手中的连星弩能够轻易轰杀真元秘境的高手。

    其中一名三重内罡境界的高手面色阴沉,“云飞雪,你早就知道了我们的意图,早已做好了万全的布置。”

    云飞雪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往往认为别人是白痴的人其实自己才是真正的蠢货。”

    军营内冲出来的三千真元秘境高手明显也察觉到了这一幕,看到同级别的高手竟然被弩箭给射爆,每个人的心里都是一寒。

    不过这种短暂的恐惧很快就被打破,在这些人身后,一道年轻的身影缓缓走来。

    白衣胜雪的服饰,一头长发无风而动,那双眸子之内爆射出凌厉的气息就如同刀锋一样叫人不敢直视。

    他的背后背着一柄大剑,每踏下一步,四周便有奇异的力量扩散开去,普通的士兵还未接近到他便已被这种气势震的纷纷倒退。

    此人到来让整个敌军阵营的气势大变,见此一幕,云飞雪的神色凝重起来,如果他猜的没错,此人就是钟溟的二徒弟剑邪。

    毫不夸张,剑邪是他遇到过的最强大的敌人之一,单就那双目之中的锋锐之力都绝非普通高手所能相比。

    苗不仁倒是没有丝毫的退缩,相反,他战意高昂气势冲天,“很久没遇到过这种对手了,他交给我了。”

    云飞雪点头,能够对付剑邪的也只有他了,至于玖魂和白鹏暂时还没有上去的必要,云飞雪的直觉告诉他,剑邪和苗不仁的实力应该相差不多,即便苗不仁不敌,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落败。..

    苗不仁体内力量汇聚,他陡然朝前一拳轰了过去,整个虚空猛然一荡,一道气浪从他右拳之上轰然炸开。

    四周临近之人如破麻袋一样朝翻滚而去,就连真元秘境的高手都不曾例外。

    苗不仁身前的虚空不断扭曲,所有人只看到透明的光柱如箭一般朝剑邪轰击而去,地面更是因此而寸寸炸裂留下了一道由苗不仁到剑邪之间的笔直沟壑。

    剑邪一动不动,他的身形陡然出现一道剑形罡气,苗不仁轰来的攻击砸到了这剑形罡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气之上。

    剑邪的跟前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他站着的地面寸寸裂开化为了一个深达三四米的圆形大坑。

    但剑邪的身影纹丝不动,光柱和剑形罡气也随之消失,看到这一幕,苗不仁的眉宇之间透出了更多的凝重。

    剑邪就如一座无可撼动的大山,连苗不仁这种级别的高手只怕也难以轻松击败,但剑邪轻蔑的眼神早已激起了他内心滔天的怒火。

    “拔出你的剑。”

    “凭你,还没有资格让我拔剑。”

    苗不仁怒火冲天,身体腾空而起朝剑邪爆冲而去,二者由地面腾空而起在天空之上上演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云飞雪重新把目光投到了这些人的身上,刚刚那一轮的暗中射击,已有数百人死在了连星弩之下,相信他们接下来有丝毫的异动必会跟那些化为碎肉的人是一样的结果。

    “各位,你们不是奉命来杀我吗,继续啊。”

    每个人都是面面相觑,但都默契的保持一致没有动手,贸然出手如果身后再冒出来一支支冷箭,他们可不想莫名其妙的被人给射爆了。

    “云飞雪,你真以为自己赢定了吗?”

    站在敌方阵营的乔从忽然一声冷笑,他话音落下,只见四周陡然出现两道强横的气息。

    一男一女两道身影如灵魂出现在乔从他们的身旁,这二人的出现让四周略显吵闹的环境忽然安静了下来。

    这两人年龄都约莫三十岁左右,男子穿着齐腰马甲,宽松的长裤丝毫掩饰不住那双粗壮有力的大腿,三寸短发染成了深红色,让人感觉颤栗的是他左侧脸颊那道伤疤让他刚硬的面容更添几分肃杀之意。

    女子一身束腰银袍,纤细却又不失爆发力的身材就如母豹一样随时可以跳跃而出一击必杀。

    他们二人朝两边微微侧身并肩站立,无形的气场叫人灵魂颤抖不敢直视。

    看到这两个人,叶轻羽神色瞬间阴沉了下来,“血神宗,辰氏兄妹,竟然是你们?!”

    听到辰氏兄妹这四个人,云飞雪的心情也沉重下来,血神宗强者无数,辰风和辰子琪这一对兄妹正是其中之一。

    这两个人都是化灵境的高手,但最棘手的还并不是他们的修为,而是这两个人联手起来配合的默契足以击败比他们更强的高手。

    云飞雪沉着脸说道,“你们看来是给辰雷报仇来的。”

    辰风刚硬如花岗岩的面容毫无表情,他说道,“带着你的脑袋回血神宗复命只是我们的任务之一。”

    云飞雪说道,“想要我脑袋的人很多,只可惜好像最后都是他们掉了脑袋。”

    辰风也不在意,他说道,“不要把我们当成那些废物一样的小杂鱼。”

    说完他和辰子琪相视一眼同时点头,二人呈左右包夹之势朝云飞雪飞掠而去,不用云飞雪吩咐,玖魂、白鹏还有叶轻羽几乎同时出手。

    辰风在交手的瞬间说道,“乔从、康振,你们两个灵海秘境巅峰的高手不会连一个四重道气境界的小东西都对付不了吧。”

    乔从和康振二人顿时会意,两人同时点头朝云飞雪走去,此刻这数千真元秘境的高手没人敢动,暗中以连星弩瞄准他们的手下也不敢轻举妄动,他们毕竟只有十重刚柔境界,在这种战力平衡的状态下,他们必须要得到云飞雪的命令才能出手,否则一旦失手迎来的可能就是这些真元秘境的疯狂屠杀。

    看着徐徐走来的二人,“徐光,康振交给你,乔从给我。”

    徐光微微一惊,“公子,您四重道气境界……”

    “我自有分寸,你做好你自己的事就可以了。”

    “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是,公子。”

    说罢,徐光迎向了康振,二人战斗的动静亦是不小,很快便脱离了这片区域,毕竟都是真元秘境巅峰的高手,一时之间也很难分出个胜负来。

    看到这一幕,乔从淡淡说道,“云飞雪,敬你是云飞龙的孙子,让所有人停手,我可以让你痛苦些死。”

    云飞雪微微一笑,“我刚刚就已经说过了,很多人都想让我死,但最后死的却是他们,你觉得你会例外吗?”

    “凭你四重道气境界吗?”

    “有什么问题吗?”

    “哈哈哈,你可能还不明白十重……”

    乔从的话没说完,陡然看到身前血光一闪即逝,只见一道血红色的刀罡毫无征兆的从头顶斩下。

    乔从只觉浑身的汗毛都在此刻倒竖,灵魂都因这红色的刀罡而剧烈颤抖起来。

    好在他终究是十重逆命境界的高手,一道坚不可摧的真元护盾在身前刹那形成,血色的刀罡斩在了护盾之上。

    轰的一声,乔从身后一株百米高的树干从中间一分为二,地面更有一道数百米长的沟痕摄人心魄。

    云飞雪暗叫可惜,这一刀完全是趁人不备想取得出其不意的效果,但逆命境界的反应终究太快了,而且真元的凝实与强度也完全不是四重道气境界可以相提并论的,所以即便是匆忙之下凝结而成的防御也能够轻松抵御云飞雪的血刃一刀。

    “小杂碎,你敢偷袭……”

    乔从的话依旧没有说完,云飞雪已如鬼魅般消失在原地,手中血刃化为了一道血色的光芒再度朝乔从的腰腹只见横切而去。

    云飞雪的这一刀可是调动了体内的一阳之力,其速度和力量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乔从立刻感觉到了这一刀带来的危险。

    他没有继续废话,整个右手几乎是本能的朝血刃一手抓了过去,他可没疯到徒手去抓云飞雪的这一刀。

    他的整条右臂都可以清楚的看到被一层淡青色光芒覆盖,右手和血刃接触发出了‘铛’的金属碰撞声。

    云飞雪只觉右手一麻,血刃差点脱手而去,也幸好他的体魄和力量远超同级强者,否则就刚刚这交手的瞬间都会让他破绽百出。

    强忍右手的酸麻,云飞雪如泥鳅一样陡然从原地腾空而起瞬息之间已来到乔从身后,血刃再度朝他的后心刺去。

    这一连串的攻击一气呵成,甚至云飞雪的这一跃都借助了乔从那一抓的力量。

    乔从恼羞成怒,体内气势如火山喷发,云飞雪这一刀非但没有刺进他的身体,他自己反而被这气息震的连连后退,后背猛的砸到了一颗大树之上。

    他只觉体内气血翻涌,狂猛的真元之力从他右手疯狂的钻进体内想要破坏他的内脏经脉,好在他身体够强,硬生生以强大的体魄化解这恐怖的力量。

    那几千名真元秘境的观战者已经看待了,他们其中很多人和云飞雪可是一个境界,可别说面对十重逆命境界的高手了,即便是和比自己高一个级别的对手都会异常吃力,而刚刚云飞雪竟然主动出击和乔从进行了几番游走之战,这岂非是怪物才能完成的战绩?

    “不愧是云飞跃的儿,不过你遇到了我,今天就和他们一同下地狱去吧。”

    乔从话音落下,双手陡然朝前一拍,云飞雪只觉身体两侧传来两股莫大的力量将其挤压在了中间。

    这几乎是一种无法抵挡的力量,十重逆命境界的怒火绝不是四重道气境界能够轻易承受下来的。

    云飞雪只觉四肢经脉肌肉还有五脏六腑被疯狂的挤压,乔从这是打算以绝对的等级实力活生生把云飞雪捏扁在这里啊。

    “四重道气境界就敢撒野,真要让你突破到真元秘境巅峰了你不得上天去?给我死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吧。”乔从如发疯一样的再度一拍,只听轰的一声,四周的空间都为之一颤,云飞雪似乎失去了所有力气掉落到了地面之上。

    “喂,你行不行啊,要不要我帮帮你……”

    胸口,帝兵古虹的声音传来,上次古虹帮他解决了牧语芙那些强者之后,云飞雪尝试着和木之精灵沟通了一下,虽然并没有直接答应云飞雪,但至少这片绿叶暂时没有对古虹坐视不理。

    在尝到了甜头之后,古虹也意识到云飞雪在中间调解的重要性,要这么被乔从拍死在这里,古虹可不认为凭他自己能继续讨得木之精灵的芳心。

    云飞雪勉强抬起头倔强的说道,“不……不用,我能行……”

    话音落下,体内的一阳之力如洪水倾泻而出,他的气势不但没减反而朝上疯狂递增。

    见此一幕,乔从再度汇聚真元之力,他的身后陡然凝聚出一道半透明的幻影,如同被放大无数倍的乔从一步踏出然后朝云飞雪一拳砸了下去。

    也就在此刻,云飞雪手持血刃从原地骤然消失,四层魂诀将周围牢牢覆盖,十重逆命境界的高手一旦施展全力的确难以对付,但云飞雪还有一门杀手锏,那就是魂力。

    千影绝杀术将分裂成了十个云飞雪,十道身影呈扇形朝乔从飞掠而去。

    “雕虫小技。”

    一声冷哼,乔从的气势再度一变,无形的气场如风暴朝四周席卷而去,九个云飞雪就好似烟尘一样被吹散。

    但这一瞬间,云飞雪的本体离乔从也仅仅只有三米之遥,手中血刃携带着丝丝雷电朝乔从的脑袋斩落下来。

    “哈哈,我说过,没用的……”

    强大的真元之力将云飞雪一刀挡在了外面,毕竟即便是灵海秘境的高手,也绝不可能以肉躯之身硬抗这一刀。

    但就在这一刻,云飞雪的嘴角陡然闪烁出一丝诡秘的笑容,也在这一瞬间,乔从只觉浑身汗毛乍起,一股无形的生死危机陡然从四面八方传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再度凝聚真元防御,但似乎还是晚了一步,乔从胸口的衣服毫无挣扎的破裂,好似有一把无形的利刃刺进了他的胸口之内,但事实也的确如此,这把无形之刃正是云飞雪的魂力凝聚成的魂兵。

    到达四层魂诀的云飞雪,即便是第一阶段的灵海秘境都难以察觉到,更何况是真元秘境的乔从。

    不过他的反应也够快,凝实的真元之力在胸前形成了一道护盾企图阻止这无形利刃的继续进入,事实也的确如此,当魂力凝聚成的兵刃刺到胸骨的时候就再也难以存进半分,但这已经能够给云飞雪提供其它足够的机会了。

    他的血刃在手中画出了一道奇异的弧线,怪异的气场在四周汇聚,只听云飞雪一声猛喝,“古虹第一式,碎山!”

    霸道无匹的刀意席卷周围数百米的范围,每个人只能看到金色的光芒从云飞雪的体内闪烁,在血色的交织之下,血刃已来到了乔从的脖颈处。

    这是古虹刀诀第一式,云飞雪无法操控帝兵,但习得这刀诀之后用血刃使用依旧有着无法匹敌的威能,体内的一阳几乎都因这一式而被抽空。

    可是血刃中就没有斩下乔从的脑袋,云飞雪陡然一掌朝乔从胸口拍去,魂力如刀锋一样在他体内肆无忌惮疯狂的破坏着,云飞雪说道,“我不杀你,只是因为看在乔飞的面子上!”

    乔从的惨叫声不断传来,迎来的是四周无数双恐惧的眼神,只因十重逆命境界的强者竟然败在了四重道气境界的云飞雪手上!

    乔从面色一片惨白,不仅仅因为刚刚死亡的威胁,是在那一刀之下,他竟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看来我那孙女的眼光还真不算差。”忽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只见一名灰衣老者缓缓走来,走到了云飞雪的跟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