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夜变
    大帐外面漆黑一片,整个凌氏军营静的可怕,换做平时,借江宇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擅自离开。

    但现在眼前有这个人带路,他自然是信心十足,此人必定是大军师身边的高手才敢在凌氏军营来去无踪而没让他们发现。

    江宇也不敢说话,就那么一步一步紧跟此人的身后,让江宇有些疑惑的是,此人对凌氏军营似乎很熟悉。

    他左拐右绕,总是能够避开那些巡逻的卫队,还有大批士兵驻扎的地带,二人险而又险的经过半个消失的路程,终于是走到了凌氏军营的最外围。

    虽然疑惑,但江宇也并没有多问什么,反正只要出了凌氏军营,那自己就算是彻底脱离了他们的掌控,至于这些小细节根本就不用在乎什么。

    “从这里之后就要靠你自己了,凭你的修为应该能够顺利抵达边境的。”身旁的黑影轻声说道。

    “那您呢?”

    “你用不着管我,我还有其它事情要做。”

    “好,多谢您的带路,告辞。”

    江宇说完转身踏出了凌氏军营之外,可就在那一刻,漆黑一片的军营陡然光芒大方,只见空无一人的四周冒出了数道身影,四面八方的道路已全部被封锁。

    看到这一幕不但江宇变色,那黑衣人也为之惊骇,四周强大的气息无数,他们二人已是插翅难逃。

    “大人……”江宇满脸绝望,但这黑衣人哪还有功夫了理他,此刻唯一能做的只有找机会冲出重围才行。

    只见云飞雪缓缓走过来,“看来江大帅并没有看起来的这么老实啊,我很客气的让您帮个忙,但您似乎并不是很愿意。”

    “你……”江宇无话可说,此刻他还能说什么,他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这黑衣人最好还有后手,但从此人的脸上便可看出,他根本没有什么后手。

    四周无数箭弩已经上弦瞄准他们二人,只要他们有任何异动只怕会瞬间被射成筛子。

    没有理会江宇的愤怒,云飞雪朝那黑衣人看了过去,“这位看来就是玄苍帝国的高手了,不知你是否是奉大军师钟溟之命来救江宇呢?”

    “是又如何?”

    “我劝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处境,修炼到十重逆命之境毕竟不容易,三百年的寿命如果就这么在这里断送,你也一定很不甘心吧。”

    云飞雪的语气依旧很平淡,可谁都能听出他语气之中包含的杀机,相比于洪岩,这个少年只怕更不好对付。

    “你确定你能杀了我?”

    “那试试看?”

    “哼!”

    一声冷哼,这黑衣人陡然在原地爆开,就如同一团烟雾四散而去,他的整个身体就在所有人的眼中凭空消失无踪。

    却见玖魂大手一挥,强大的魂力如一张网将四周笼罩在内,少时过后,玖魂的身影消失在原地,一声惨叫声从天空传来。

    只见那消失的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衣人从天空倒射而来重重的砸到了地面上,伴随着一道血箭从他口中飚射而出。

    终究只是刚刚踏入灵海秘境,面对玖魂这种高手毫无抵抗之力,纵然他逃跑的手段异于常人,可玖魂的魂力能将他所有的行踪完全看透,所以他自然不可能这么轻易逃走。

    江宇面色一片惨白,他早该想到自己不可能这么轻松从军营脱身的,要真能这么容易逃走,那这里也就不是凌氏军营了。

    “说说你是奉谁之命来救江宇的,首先我想提醒你一点的是,你绝不是钟溟的手下,所以请你想好了再回答,因为你只有一次回答这个问题的机会。”

    听到云飞雪的话,这黑衣人的眼中露出了难以置信,江宇同样也是不可思议的盯着他。

    云飞雪说他不是钟溟的手下,可刚刚他明明亲口说的自己是大军师钟溟的人啊,此刻怎么会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呢?

    见这黑衣人半天不说话,江宇也急了,“你快说啊,你是……”

    云飞雪打断江宇的话说道,“其实我很清楚你是谁的人,只不过我要你亲口说出来,并且做这个证人,我可以保证让你活下去。”

    云飞雪的保证在别人眼中或许算不得什么,但只有知道他身份和能耐的人才会知道,他的保证是有说服力的。

    黑衣人的脸上闪过了犹豫之色,看到四周的高手和这些箭弩,他知道今晚是绝不可能逃得掉的,可是叫他说出真相还要当云飞雪的证人,这怎么可能?

    他接下来的一言一行都决定自己以后的生死命运,就在这最关键档口,陡听一声惊叫从凌氏军营中央传来。

    “着火啦,着火啦,快救火……”

    话音落下,所有人便看到不远处的军营火光四起照亮了半壁天空,云飞雪面色阴沉,不偏不巧就在这个时候着火了,看来敌人还安排了后手啊。

    四周其他人在洪岩的命令下迅速赶去救火,只听一直站在云飞雪身旁的叶轻羽说道,“着火的大帐似乎是……苗不仁的……”

    听闻此话,云飞雪脸色顿时一变,“快快,你也去帮忙……”

    看见云飞雪变色的模样,这黑衣人大喜,他自己都不知道给他下命令的人竟然还给他准备了这条后路,现在他和江宇完全可以趁乱逃走。

    几乎就在他起身的一刹那,远方的天空陡然亮起一道金黄色,一旁的玖魂面色陡然一变,几乎是本能的将云飞雪一把揽住扔到了身后数十米之外。

    然后云飞雪便看到一根金黄大箭呼啸而来直奔那黑衣人的后背而去,轰的一声,血肉之躯瞬间炸开,残肢断臂五脏六腑四散纷飞。

    一旁的江宇也被这巨大的能量波及到被震开到数米之外,那黑衣人只怕至死都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至少他很幸运,没有丝毫痛苦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云飞雪面色阴沉的看向千米之外一座山峰,这支箭他很熟悉,当初他在前往千幻岛的时候,灵儿替他挡下了这同样的一箭,只不过这支箭的威力更大。

    虽然当时的那个弓箭手已经被云飞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雪体内的这个家伙给杀死,但很明显,金龙卫里面绝对不止那一个箭法出众的高手。

    “三皇子,既然这样的话,你就别怪我不念及你父皇的情面了,因为你已经没救了。”

    云飞雪说罢朝军营着火的中心走去,一脸惊魂未定的江宇再度被带回了原本属于他的地方,只不过这一次他将没有之前那种上好的待遇了。

    云飞雪来到大帐跟前,果不其然,大帐几乎已被焚烧殆尽,而这个大帐正是为苗不仁养伤的地方。

    这座大帐四周并没有火源,帐内同样如此,再加上现在天气也并不是那么干燥,这种地方能莫名其妙的着火,如果说不是人为的,傻子都不会相信。

    但能够在这个地方放火的人,除了凌氏军营的自己人,他实在想不到还有谁能有这种本事和胆量,能瞒过所有人的耳目来到这里然后再毫发无伤的离开,除了度过灵海大劫的高手,只怕没有任何人能做到,但这种强者又怎么可能来做这种事呢?

    当然,更意外的还在后头,只见三皇子率领一众高手大摇大摆的踏进了凌氏军营。

    东方乾满含笑意的说道,“听闻凌氏军营发生火灾,本皇子特带人前来援助,不知可有能帮上忙的地方?”

    云飞雪冷笑一声道,“你怎么不等整个军营都烧的一干二净了再来呢?”

    每每看到云飞雪对三皇子这么说话,所有人都只有震惊对待,他们可没那个胆子,所有人都恭敬的给三皇子跪下行礼。

    “云飞雪,依仗没有了,你还敢在本皇子面前这般说话?”

    东方乾口中的依仗自然就是指苗不仁了,他害怕的也是苗不仁伤势一好,在云飞雪的威逼利诱之下倒戈,一旦他在东方剑雄面前作证,即便没人相信,但这终究会给三皇子抹上一曾无法去掉的黑色,况且现在他还没有和东方剑雄翻脸的资本。

    所以他想方设法除掉苗不仁,第一次终究以失败而告终,半个月后他终于再度等到机会将苗不仁养伤的大帐一把火给烧了。

    之后再让人悄悄溜进去给苗不仁补上几刀,他可听闻苗不仁从被抬进这个地方之后就一直没出来过,这足以说明他伤势严重到何等程度,现在世界上没有苗不仁这个人存在了,他自然也不会再买云飞雪的账。

    云飞雪不理三皇子的愤怒,他说道,“我为何不在你父皇面前以这种口气说话?而且我很想问问你三皇子,你带着三十万大军到这里来干什么来的?半个月了,你一点动静没有,你养老来了吗?”

    东方乾双拳紧握,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他一声怒喝道,“云飞雪,你当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不成,连皇子都不放在眼里,我看你只怕早已通敌叛国,死罪难逃,来人,给我将他拿下,还有洪岩这些人统统拿下。”

    云飞雪丝毫不慌,他淡淡的说道,“谁通敌叛国自己心里应该有数的很,现在战事紧迫,我还不想和你翻脸,所以你最好是安分点,否则到时候你父皇也救不了你。”

    他话音落下,只见身后不远处一道高大的身影徐徐走来,见此人来到,三皇子就犹如见鬼一样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