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阴云笼罩
    看着这队士兵冲进来,围桌而坐的十几个人大惊失色,莫非这里早已被盯上了不成,否则这话才刚说完,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领队的那名男子扫视了一眼正在吃饭的这些人大喝道,“都给我抓起来。”

    听闻此话,屋内所有人都骇的面容失色,几乎是下意识的跪倒在地,“各位爷,小孩子不懂事,还请大人开恩啊。”

    此人根本不理他们的哀求,“开恩?你们林家林凡涉嫌叛国大罪,所有人都准备听候发落,给我带走。”

    “什么?这不可能,一定是误会,凡儿他虽然能力不足,但绝不可能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啊。”

    没人听从他们的哀嚎,当然,更是苦了这几个前来过生日的好友,莫名其妙的背上了这无妄之灾。

    不单单是这里,整个玄苍帝国的无数地方都在上演这同样的一幕,短短几天时间之内,数十万人被莫名其妙的抓进牢狱之中。

    紧张而又恐慌的气氛在整个玄苍帝国的上空徘徊,十五万大军背叛投奔敌国,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可即便如此,你抓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做什么,难道是拿我们来威胁他们不成?

    不过这些普通的百姓就算再如何愤怒不甘也不可能撼动整个帝国的意志,面对这种铁面无情的手段,除了希望帝国能对他们网开一面之外剩下的就只有绝望了。

    玄苍帝国一处牢狱之内,此地五天前关押了一批士兵家属,加起来大概有两百多人。..

    为防止这些关押的家属闹事,这处牢狱比平时要森严了许多,虽然他们也知道这些普通人根本就闹不出个什么事情来,但巡视看守的狱卒多了整整一倍。

    “你说那些去打仗的家伙真叛变潜龙帝国了?”一名狱卒朝嘴里塞了几颗花生米,还不忘仰头喝上一口暖暖胃,虽然他们知道在这里喝酒绝对会被处以重刑,但这么多年来他们已经习惯了,只要不出事情,牢头自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谁知道呢,这些人可真倒了八辈子的霉了,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这么被关了起来。”坐在他对面的另外一名狱卒摇了摇头叹息道。

    “也不知道上面会怎么处置他们,难道真的……”这狱卒说着,用右手朝自己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对面的人依旧摇头道,“不知道,但我觉得**不离十了,帝国的心狠手辣你又不是不知道。”

    几名狱卒同时叹息,但这是他们无能为力的事情,就算知道牢中的人是冤枉的,可他们根本做不了什么,除了叹气还能做什么?

    难道放了他们不成,这里的哪个人没有妻儿老小,真要这么做了,他们也就和这些人的命运差不多了。

    四五人继续喝酒聊天,忽然,靠近牢门的狱卒感觉背后有一阵凉风袭来,他下意识扭了扭头,“你们,没感觉到有些冷吗?”

    “冷?这都春天了,你冷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话音落下,他的眼中陡然爆射出难以置信的光芒,他的双眼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有惊恐二字方能形容。

    他艰难的抬起颤抖的右手指向牢房所在的方向,所有人都连忙扭头看去,他们只瞧见一道黑影在每个牢狱之间来回穿梭。

    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这牢狱之内的两百多个人竟全已血溅当场。

    当最后一个被关押之人倒下的时候,这道黑影如鬼影般出现在了这些狱卒身旁,他蒙着脸叫人看不清他的模样,唯有那双森然鬼火般的眼睛扫视了一眼这几个狱卒,他身形骤然消失在了原地。

    “这……这是怎么回事,他……”

    “快,通知牢头,快……”

    四人大惊失色疯一般冲到了牢外,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在整个牢狱之中,这些被关押在此的人毫无痛苦的死去,而他们的死似乎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玄苍帝国境内只要是关押这些士兵亲属的地方或多或少都会受到骚扰,短短十来天的时间,就有上万人莫名其妙被暗杀牢中。

    更为压抑的气氛又一次笼罩玄苍帝国的上空,整个玄苍帝国的民间开始传出一条爆炸式的消息,帝国不但将那些奋力征战的士兵家属给抓了起来,更是心狠手辣的进行大肆屠杀。

    面对帝国的出面解释根本没人会相信,谁会丧心病狂到去各个牢狱之中屠杀那些无辜的百姓?

    这一切不过都是你们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而找的借口,目的就是以这些亲人家属之死来威胁那些征战的士兵,想到这里,人们也该明白为什么传言那些士兵会叛变了,或许他们早就应该知道,自己生活在这阴云笼罩的玄苍帝国并不幸福。

    半个月前的一战虽然胜利,但凌氏军营并没有趁此一鼓作气,玄苍帝国人才济济,可不仅仅只有江宇、冯任笑这些人。

    况且灵蛟河那边已经易主,马易武被卸去了大帅一职,取而代之的是一名叫做顾海的年轻将士。

    但敌营也并没有要为那一战而迅速复仇的迹象,双方再度陷入了一个短暂和平的局面。

    凌氏军营内,没有人限制江宇的自由,甚至都没有封印他的修为,不过他的自由也仅仅只局限在规定的范围之内,在这个范围中,看不到任何人,说白了他现在已经完全和外界隔绝。

    每天能够接触到的人就是给他送来一日三餐的士兵,除此之外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大帐内外不断背负双手来回徘徊。

    他不是没想过逃跑,可他没有万分的把握,他们既然没有限制自己就说明白了根本不怕自己跑。

    “江大帅,好久不见……”

    云飞雪的声音徐徐传来,只见他背负双手朝来,苗不仁和玖魂寸步不离的跟随他左右。

    整整半个月啊,终于是有个能说话的人来了,已经快要疯掉的江宇立刻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意思,究竟想干什么?”

    云飞雪满含笑意,他说,“我们只是邀请江大帅前来做客,没人怠慢您吧。”

    江宇简直要被气疯了,没人怠慢我,踏马根本就没人见我,谁能怠慢我,可现在毕竟是阶下囚,再说他作为一军之帅,还是勉强能沉住气的。

    “你也不用说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这些有的没的,你就说你们究竟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云飞雪笑眯眯的说道,“既然江帅这么直爽,那我也就不和你拐弯抹角了,劳烦你把这次你们所有的从军部署,还有军事装备帮忙挪列一下,这样也好在接下来的应战中能够占领一丝先机,当然,更重要的是在我军中布置的有哪些眼线也劳烦您帮忙写出来。”

    江宇盯着云飞雪怒道,“你让我背叛玄苍帝国?”

    云飞雪摇头道,“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让您把您知道的东西告诉我们,毕竟以您的身份和修为,我实在不愿用严刑拷打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付您,您说呢?”

    云飞雪对江宇的态度实在是相当客气,不知道的人只怕根本不可能知道江宇实际上是他的阶下囚。

    “你……”

    听闻云飞雪的话,江宇半个字也说不出来,因为他说的的确是事实,如果云飞雪对其进行严刑拷打的话,也能从他嘴里逼出来很多东西,但云飞雪并没有这么做。

    “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玄苍帝国大势渐去,您至少也应该为自己想一条可靠的后路。”

    “哈哈哈,你放屁,我玄苍帝国国势当头鸿运齐天,百姓安居乐业,帝国更有高手势力无数,你说我帝国大势渐去,真是笑话。”

    云飞雪也不理江宇的咆哮,他淡淡的说道,“这个自有时间来证明,我只能跟您说,潜龙此次出兵,不仅仅只是要将你们击退这么简单,您什么时候想清楚了就告诉洪将军一声。”

    云飞雪的话让江宇身躯蓦然一震,潜龙不仅仅只是要把他们击退这么简单。

    联想到之前那精彩的一战,江宇的心沉到了谷底,难道潜龙帝国真要搞什么大动作不成?

    天鸿疆域各大帝国平衡已久,不少人虽有一统天下的野心,但奈何没有那个实力,莫非东方剑雄有了一统天鸿之心?

    想到这里,江宇更加凝重,内心也更加急切,他只想把现在自己知道的这些消息快点递到钟溟的手中。

    可他现在的人生自由完全被限制住,根本走不出这凌氏军营,他该怎么办?

    至于云飞雪让他做的事情,他已经忘的一干二净,直到云飞雪走后他依旧在苦思冥想一个合适的对策,但却怎么也想不出来。

    夜,悄悄临近,江宇辗转反侧无法入睡,想到白天和云飞雪的对话,他又怎么睡得着呢?

    说到底,他依旧是玄苍帝国的人,不论玄苍帝国国运如何,是不是又真的大势已去,他也不能轻易做一株墙头草啊。

    陡然,帐门被一阵轻风打开,一道黑色的身影如幽灵出现在大帐之内,江宇修为不弱,立刻察觉到了来人的强大。

    “你……你是谁?”

    “江帅,跟我走。”

    “你是……”

    “别问这么多,我是大军师的人。”

    听闻此话,江宇顿时大喜,玄苍帝国终于派人来救自己了,他想也没想直接跟着这幽灵一样的黑影朝大帐外面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