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钟溟
    玄苍帝国东方边境,此地有山高耸入云连绵不绝,群山峻岭形成了一条由南到北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山脉。

    这也正是玄苍帝国和潜龙帝国的天然分界线,只不过现在这个分界线已经被玄苍帝国率先打破。

    山巅之上,一道身穿黑色衣袍的身影负手而立,看着地平线上曙光的升起,他的模样也越来越清晰。

    这是一个模样极其俊朗的中年男子,卧蚕似的眉毛,炯炯有神的双目似能洞察天地万机。

    高挺的鼻梁下是不失整体比例的嘴唇,他的整张脸就好似是刀刻的一般,看起来有男子的硬朗却又有几分阴柔之气。

    不过他身上最为显眼还要数那一头披在身后的长发,长发从正中间一分为二,左边是黝黑色而右边是雪一般的纯白色。

    这模样英俊的中年男子正是玄苍帝国的大军师钟溟,此次与潜龙帝国他更是亲自出马,由此可见玄苍帝国对远古战场的重视程度。

    钟溟的身边,还有两名年轻人,他们同样负手而立眺望远方,不过这二人都是很自觉的站在钟溟身后一步的位置,他们的眼中都闪烁着些许崇敬的神态。

    “墨阳,依你之见,洪岩将那万名俘虏毫无代价的放走是何用意?”钟溟的声音带着几分老成的沧桑感,其中夹杂着悦耳的磁性,叫人听声便已知他必定是一位容貌俊朗的人。

    左边的年轻人说道,“以徒儿之见,他此举无非有两个可能在其中。”

    “说说看。”

    “其一,半个月的时间我们对沈名扬他们不管不顾,他们必定心生不满,洪岩正可利用这一点大做文章,如果是我的话,便会将此事添油加醋,让沈名扬他们带着情绪回去,一旦马易武交代不出个没有营救的理由来,这一万多人便有可能彻底爆发。”

    “但一万多人又岂能翻起什么风浪出来?”

    “要知人心这种东西是最难以捉摸的,沈名扬一旦闹起来,以马易武那个脑子唯一的手段就是武力镇压,虽然能够镇压住这一万多人,可其他士兵会怎么想,友军被俘不但不去营救,他们回来了你反而打杀,这无疑在每个人心中埋下了一颗毒瘤,如果此刻凌氏军营大军出击,必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钟溟点了点头眼中出现了一抹赞赏,这二人都是他的得意门生,他一生收徒无数,墨阳和剑邪是最为出彩的两个,所以只要有大事在身,他都会将这二人带在身旁加以磨砺。

    “其一说完,其二呢?”

    “这其二的可能性相对要小一些,但也是有可能的,洪岩已经以某种手段完全说服了沈名扬他们,说白了,包括沈名扬在内的这一万多人已经归顺潜龙,但就如其一一样,徒儿断定,洪岩的目的就是为了从内部慢慢瓦解马易武的大军。”

    钟溟没有说话,实际上墨阳所说他早已猜到,此举不过是想听听还有没有其它的见地。

    “洪岩这个年轻人不可小觑,但更要小心的是他身边的那个苏煜,据说此人研究过至玄兵道,这一手段正是出自那个苏煜之手。”

    “至玄兵道?”

    墨阳和剑邪二人相视一眼都露出了惊异之色,对这四个字他们显然不会陌生。

    据说习得至玄兵道者,无打不赢的仗,无对付不了的人,但这部兵道早已失传,听闻敌方竟有研究这部著作的人,他们怎能不为之惊异。

    “现在的马易武估计早就对沈名扬他们下手了,剑邪,你可有什么补救之策?”

    剑邪的容貌普通,但其眼神却是透出了常人不曾拥有的凌厉,这种眼神正是来自于他常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修剑所得,背后那把用布条缠住的长剑比他这个人看起来要亮眼许多。

    听到钟溟的问题,他说道,“将马易武手下的兵力分给江宇和冯任笑,并且您出面解释清楚没有营救的缘由。”

    钟溟说的简洁有力,但无疑是最有效的,钟溟在玄苍帝国的份量几乎已经不亚于皇帝这两个字,他出面说话自然是有说服力的。

    可钟溟依旧不明白剑邪为什么要分散兵力,似乎感受到了他和墨阳的疑惑,剑邪继续说道,“马易武刚愎自用,修为虽然还不错,可他的脑子实在太死板僵硬,而且性格也很冲动暴躁,恕徒儿直言,他并不适合带兵打仗,这三十万军队迟早得葬身到他的手中,倒不如早做打算,而潜龙帝国援军到来,如果真的集中兵力攻击任何一方都有可能让我们损失惨重,所以把马易武的兵力分给江宇和冯任笑便可防止敌人来个鱼死网破的大举进攻。”

    钟溟没有表态,但已经明白了剑邪的意思,而且这个黑锅让马易武一人背,接着换来三十万士兵的齐心协力。

    钟溟叹了口气道,“可他终究是化灵境的高手。”

    剑邪却摇了摇头道,“修为终究代表不了一切,除非他能修炼到度过灵海大劫那种层次,化灵境能杀一万人甚至十万人,可终究杀不了二十万五十万甚至是一百万。”

    一盘的墨阳忽然开口道,“如此的话,也可以让其他足智多谋的将士接替马易武的位置也可?”

    “如此……也好。”剑邪思索了一下说道。

    “马易武终究姓马啊,此事为师再考虑一下,你们……”

    他话没说完,陡见一只鸽子从天空飞掠而来,钟溟皱了皱眉伸出右手,鸽子顺势停在了他的小臂之上。

    将绑在鸽子腿上的纸张打开,少时过后,钟溟神色微微动了动然后他将这纸条递给了墨阳和剑邪。

    二人疑惑之际仔细查看纸条上的内容,当他们看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不禁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好可怕的苏煜,好可怕的至玄兵道!”..

    墨阳忍不住一声惊叹,纸条上的内容并不复杂,只是把云飞雪和苗不仁渡河进入兵营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个信息,镇守万丛山的江宇全军覆没,江宇本人还有几名大将全部被俘,马易武赶过去的时候,万丛山已经血流成河一片死寂。

    “这一招声东击西真是被他用的出神入化啊,最后连马易武手下是十五万士兵都被说服策反,的确让人刮目相看。”

    钟溟的表情依旧不变,似乎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乱去方寸,尽管损失了十五万大军加上一个江宇。

    墨阳叹了口气道,“看来要卸去马易武的位置已经用不着我们找其它理由了。”

    剑邪说道,“徒儿不明白,难道那个年轻人真有把握将这十五万士兵的家属全部带出玄苍帝国,这怎么可能?”

    墨阳的神色凝重起来,他说道,“此话既然从他口中说出,定然有十足把握,否则这十五万士兵看不到他们的亲人,也又怎么可能听他的话,这十五万士兵一旦真正在内部起乱,后果不堪设想。”

    “玄苍帝国必定有此人的势力,否则短时间内不可能带走百万家眷,这根本不现实。”钟溟神色微微一沉。

    显然,这个数字还有此人的豪言壮语引起了他的重视,他知道自己虽然按兵不动,但潜龙帝国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可敌人这些伎俩和手段实在是太惊人,仅仅只是正面进攻他倒并不害怕,可对手并没有这么做。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他们的军心已经动摇,甚至已经打算随时背叛玄苍帝国,我们该如何应对呢?”墨阳思索着说道。

    山巅之上陷入了沉默,阳光已经照耀大地,可他们的心此刻却在深渊之底,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之后,钟溟忽然开口道,“将这十五万士兵列成名单,他们的亲属家眷的名单也挪列出来。”

    墨阳面色一惊道,“师父,您这是……”

    钟溟说道,“既然他们已生出背叛之心,自然也得付出必要的代价,况且……也不能真让他们把这些人的家眷带离玄苍帝国。”

    “您……打算抢在洪岩他们的前面对这些家眷动手?”

    钟溟点了点头,“必须要这么做,可能最近我们都太仁慈了,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玄苍帝国的铁律,不管是不是对手的手段,这些士兵有了背叛之心,那就该杀。”

    “可……可现在正是交战之际,一旦这些士兵知道我们杀了他们的亲人家眷,这后果只怕更严重啊。”剑邪在一旁说道。

    “现在自然不是杀他们的时机,先扣押起来,等此战结束之后,一个不留,包括这十五万士兵。”

    钟溟的神色依旧平淡,但这句话也足以说明他作为一**师的心狠手辣,叛国这种事情在他眼中是绝对不容许发生的。

    不过可惜的是,他似乎从来没有思考过,为什么十五万士兵会这么轻易被敌人动摇,他现在不会思考,相信以后也不会。

    “其实,和潜龙的交战是次要的,我们只需要拖时间,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这次战争上面,远古战场自然会被忽略,即便有人知道,相信也不可能大肆传播,对手越少,我们在远古战场内的收获也就会越大,只要能在远古战场得到那些东西,即便百万大军全军覆没又如何?”

    钟溟的眼中闪烁着明亮的光彩,他最在乎的还是远古战场,正如他自己所说。

    和潜龙交战虽然是为了将远古战场囊括到自己的版图中来,但更重要的还是在于吸引他人的注意,有了这两点,远古战场便可被玄苍帝国尽收囊中。

    “师父英明!”墨阳和剑邪同时拱手说道。

    玄苍帝国境内,一场无形的风暴似乎正在酝酿且慢慢到处肆掠着。

    当然,对于普通人家来说,自然是感受不到这种风暴的来临,他们只需要管好自己的一日三餐,做好自己的手头工作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了,哪还有精力去关注其它的事情。

    碧海城,一座中型城池,城内一处还算富裕的家庭此刻热闹非凡,十几个人正围绕圆桌而坐。

    “听说打完这一仗后可以放半年的假,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和凡儿团聚了。”

    说话的是一名看起来有几分富态的妇女,她的眼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和自己的儿子分开太久,她思念已久。

    坐在她身旁的男子叹了口气道,“是啊,好久没见到凡儿了,他在那里也混不出个什么名堂,不如这次回来就叫他退了算了吧。”

    “哎,这次和潜龙交战,爹的生日他都回不来,帝国的法律实在太……”

    “嘘……”

    旁边话没说完的少年一把被这中年男子捂住了嘴,与此同时他小心谨慎的看了看四周,生怕有什么陌生人听到一样。

    少时过后没有什么异常传来,他们这才松了口气,“以后别乱说话,更不可在公开场合议论这种事情。”

    中年男子的话刚说完,偌大的府邸大门陡然被大力撞开,紧接着,一队士兵粗鲁的冲进来将正在吃饭的他们给围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