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一个机会
    &bp;&bp;&bp;&bp;临时搭建的高墙之上,马易武面色阴沉的盯着灵蛟河的另一端,只见那边火光四起气呼声震天。

    &bp;&bp;&bp;&bp;无数船舶已经在大雾之中朝己方驶来,单从目力来判断,每一艘船上至少都有百人不止,而那些船舶的数量密密麻麻左右一眼看不到尽头。

    &bp;&bp;&bp;&bp;“快,飞鸽传书江宇和冯任笑,请求支援。”

    &bp;&bp;&bp;&bp;马易武面色阴沉,如果仅仅只是徐光他们的部队,倒并不是那么害怕,可刚刚他从沈名扬的口中听到三十万这个数字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bp;&bp;&bp;&bp;现在己方的百万大军分散驻扎,驻守自己身边的也就三十万的兵力,如果凌氏军营倾巢而出再加上那三名皇子的兵力,这一仗连半分胜算都没有啊。

    &bp;&bp;&bp;&bp;所以他第一时间请求支援,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支援到来之前,拖住对方的进攻,因为既然凌氏军营发动了进攻,铁定就是

    &bp;&bp;&bp;&bp;“弓箭手,准备。”

    &bp;&bp;&bp;&bp;王渺一声令下,近万名弓箭手整装待发,弓弦被拉成满月,瞄准的方向正是那一艘艘驶来的船只。

    &bp;&bp;&bp;&bp;“放箭”

    &bp;&bp;&bp;&bp;二字说完,雨点般的长箭从天空化为了一道精美的弧线朝那雾中的无数船只疾射而去。

    &bp;&bp;&bp;&bp;但让人错愕的是,这些长箭仅仅只有少部分冲进了船舶之中,大部分的长箭几乎都落到了河水之中

    &bp;&bp;&bp;&bp;看到这一幕,王渺顿时一声咆哮,“你们搞什么,没吃饭吗,五百米的射程都不到,全部射空了?”

    &bp;&bp;&bp;&bp;没人回答他的话,王渺却并不知道,刚刚那一幕幕对这些士兵造成的影响实在太大。

    &bp;&bp;&bp;&bp;虽然他们依旧在服从命令,可现在完全是心不在焉,有些人心中已经完全是后悔和害怕,哪还有多余的心思和力气去射箭啊。

    &bp;&bp;&bp;&bp;“继续放箭啊,都愣着干什么,一个个吃屎了吗都”

    &bp;&bp;&bp;&bp;王渺的这句话无疑是火上浇油,不过这些士兵依旧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和他闹翻脸,只是每一箭射出更加的有气无力,十分之九的箭不是射偏就是力量不够落在了船只前方。

    &bp;&bp;&bp;&bp;灵蛟河的雾更浓,王渺的愤怒就跟这些雾气一样,不过他的愤怒暂时是没有机会继续发泄了。

    &bp;&bp;&bp;&bp;只见那河面的浓雾之中,一艘宽大是普通船只两三倍的船舶停在了灵蛟河中央。

    &bp;&bp;&bp;&bp;如雷一般的声音响彻方圆数千米之内,说话的正是云飞雪,只不过此刻他声音低沉了许多,没有了本身的那种清脆口音,“马易武马大帅,我给你个机会怎么样?”

    &bp;&bp;&bp;&bp;听到对面的隔空喊话,马易武面色不变,但内心却是微微一动,对面没有贸然进攻也就说明他们应该也是没有必胜的把握。

    &bp;&bp;&bp;&bp;这样的局面反而是自己愿意看到的,只要拖住对方的进攻等候援军到来,届时便可有十足把握将整个凌氏军营给一锅端,想到这里,马易武反而兴奋了起来。

    &bp;&bp;&bp;&bp;“机会?你要给本帅什么机会?”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r />

    &bp;&bp;&bp;&bp;云飞雪笑了笑道,“给你一个投降的机会,这样也免得大家伤了和气,一旦交战,死伤在所难免,但最后你们依旧会失败,不如我们就省去这道工序如何?”

    &bp;&bp;&bp;&bp;马易武眼皮子跳了跳,此人说话还真是够大言不惭的,不过他依旧是不急不缓的说道,“你如何肯定本帅就一定会战败?”

    &bp;&bp;&bp;&bp;“我四十五万大军,难道还打不赢你三十万吗,再说你们现在军心不齐,也根本发挥不了平时的战斗力,马大帅认为我说的可有道理?”

    &bp;&bp;&bp;&bp;听到云飞雪的话,马易武神色更加阴沉,果然如自己所料,潜龙帝国是倾巢而出打算以多打少一举拿下灵蛟河这道防线。

    &bp;&bp;&bp;&bp;当然,让他愤怒的并不是这个原因,凌氏军营是如何得知他们现在军心不齐的,瞧瞧四周这些神色消沉没有一点斗志的士兵,可不就是军心涣散没有任何的战斗力吗,以这样的状态迎敌,对方只需一举进攻很轻松就能收回此地。

    &bp;&bp;&bp;&bp;马易武断定,沈名扬已经背叛玄苍帝国,此次他大张旗鼓前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一步棋。

    &bp;&bp;&bp;&bp;想到这里,马易武更不敢轻举妄动,他说道,“不管有没有道理,本帅岂能轻易投降,待本帅和其他人做一番商议如何?”

    &bp;&bp;&bp;&bp;马易武的话没有得到对方的及时回应,他的心在此刻突然紧了紧,万一对面不给自己时间就完了,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拼尽全力去战斗,可以他们现在这种状态,根本不可能打得过四十五万大军啊。

    &bp;&bp;&bp;&bp;“好,我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一个时辰不投降,我方大军荡平你整个军营。”许久之后,云飞雪的声音传来。

    &bp;&bp;&bp;&bp;听闻此话,马易武大喜过望,离灵蛟河较近是坐镇万丛山的江宇,一个时辰足够他带领大军从那里赶过来进行支援。

    &bp;&bp;&bp;&bp;马易武一挥袖袍转身进入大营之内,其他士兵依旧是驻守原地以防敌军的突然变卦。

    &bp;&bp;&bp;&bp;看到马易武进入营地,云飞雪站在船头淡淡一笑,“情报果然不假,这马易武在三人之中实力修为最强,但脑子却并没有和他的实力成正比。”

    &bp;&bp;&bp;&bp;站在他身边的正是那已经恢复伤势的苗不仁,本来以他的伤势绝不可能这么快就好彻底。

    &bp;&bp;&bp;&bp;不过当他把自己一缕灵魂交给云飞雪的时候,一切就完全不一样了,灵魂契约已把他的性命和云飞雪的性命连接在了一起。

    &bp;&bp;&bp;&bp;这是苗不仁不得不做的一个决定,他不答应云飞雪,云飞雪也不可能杀他,三皇子可并不是仁慈之辈,自己早晚都得死于三皇子的手上,以他那种状态,就算随便派个普通人前来都能致他于死地。

    &bp;&bp;&bp;&bp;所以当你情我愿的灵魂契约签订之后,云飞雪给了他一颗百年还生丹,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苗不仁已是毫无保留的效忠云飞雪。

    &bp;&bp;&bp;&bp;“公子智谋,属下佩服,看来那些传言完全不可信啊。”

    &bp;&bp;&bp;&bp;云飞雪笑了笑道,“那个时候我手上没有足够的资本,只有如传言那样我才能活下去,但现在不一样了。”

    &bp;&bp;&bp;&bp;苗不仁点头,那个时候的云飞雪自己没有足够的实力,身边又暗藏无数杀机,唯有装疯卖傻才能躲过每一次可能到来的危险,想到这里,苗不仁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对这个年轻人更加的敬佩,就如他敬佩云氏云飞龙一样。

    &bp;&bp;&bp;&bp;只听云飞雪接着说道,“不过呢,此番计谋和我可没有任何关系。”

    &bp;&bp;&bp;&bp;苗不仁惊讶道,“莫非是公子口中的军事苏煜?”

    &bp;&bp;&bp;&bp;云飞雪点了点头,时间也一点一滴的过去,一个时辰并不长,云飞雪看着敌方军营慢慢骚动起来,他说道,“援军已到,我们做好撤退准备吧。”

    &bp;&bp;&bp;&bp;话音落下,他扭头朝四周其它船只看去,这些船只上面哪有什么士兵,每一艘仅仅只有三四个人而已,这些人当然都是云飞雪的最亲信的手下。

    &bp;&bp;&bp;&bp;除了这些活人之外,每一艘船上都扎着一个又一个的草人,在这浓雾之中远远看去,一眼看不到尽头好似大军降临一般。

    &bp;&bp;&bp;&bp;此刻江宇手下的两员大将江峰和石鹏已带领一半大军从万丛山赶到了马易武身边。

    &bp;&bp;&bp;&bp;正在此时,云飞雪的声音从灵蛟河传来,“时辰已到,马大帅,你们考虑的如何了?”

    &bp;&bp;&bp;&bp;马易武发出了一丝胜利的癫狂之笑,“考虑你老母,今日我叫你们凌氏军营有来无回全部葬身此地。”

    &bp;&bp;&bp;&bp;“弓箭手,给我放。”江峰一声令下,他手下的两万名弓箭手竭尽全力将弓弦拉满,天空之上,黑压压的箭支朝浓雾之中的船只扑面而去。

    &bp;&bp;&bp;&bp;叮叮叮的声音不绝于耳的传来,马易武脸上的得意之色更更甚,此番进攻只不过是第一轮而已,真正的武器他还没有拿出来。

    &bp;&bp;&bp;&bp;“再放”

    &bp;&bp;&bp;&bp;又是一轮箭雨射划过灵蛟河的上空,雾气都被冲淡了许多。

    &bp;&bp;&bp;&bp;只是当第二轮箭雨完成的时候,江峰和石鹏都皱了皱眉头,二人都相视点头似乎都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bp;&bp;&bp;&bp;“马大帅,您不觉得有些不太对头吗?”

    &bp;&bp;&bp;&bp;此刻马易武正处于兴奋之中,他大笑一声道,“不对头?本帅觉得如果不拿下徐光他们的人头才是真正的不对头。”

    &bp;&bp;&bp;&bp;江峰无奈的摇了摇头,对这个四肢发达脑子简单的家伙简直没话可说,不过他还是说道,“大帅,明明射中了船只,但为何却没有任何叫声传来呢?”

    &bp;&bp;&bp;&bp;此话一出,马易武的笑声戛然而止,他忽然紧盯灵蛟河中央而去,江峰说的的确是这个道理啊,照说应该有惨叫声传来才是,为何没有一个人听到?

    &bp;&bp;&bp;&bp;马易武努力想以自己强大的感知力冲破到灵蛟河去一探究竟,但他发现自己的感知力在雾气之中碰到了一层难以突破的障碍,自己的感知力竟然受到了阻碍?

    &bp;&bp;&bp;&bp;“这是怎么回事?”马易武也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bp;&bp;&bp;&bp;“你们,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小心有诈,快去快回。”江峰一声令下,手下士兵驾着小船朝灵蛟河中央小心翼翼的驶去。..

    &bp;&bp;&bp;&bp;一刻钟过后,浓雾之中,那艘小船原路快速返了回来,只听那小船上面的人惊慌失措气喘吁吁的说道,“回回禀大帅,对面船上空无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