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马易武
    &bp;&bp;&bp;&bp;云飞雪不买东方乾的账,他说道,“如果皇上知道这件事,相信他也一定会同意我这么做的。”

    &bp;&bp;&bp;&bp;东方乾体内的愤怒再度被积压,当着整个军营的面,云飞雪一点面子都没给他,作为高高在上的皇子,他着实咽不下这口气。

    &bp;&bp;&bp;&bp;而他的愤怒当然也是有理由的,整个军营包括沈名扬那一万多俘虏都是惊愕的看着云飞雪。

    &bp;&bp;&bp;&bp;面对潜龙帝国的皇子不行礼数也就罢了,而且还以这种态度何其说话,这年轻人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些吧。

    &bp;&bp;&bp;&bp;“本皇子只想问你一句,放他们回去的缘由是什么?”

    &bp;&bp;&bp;&bp;“这个请恕我不能告知,只能给你说这是战术计划的一部分。”

    &bp;&bp;&bp;&bp;“战术计划,真是笑话,那本皇子就看看你有什么战术计划,我们走。”

    &bp;&bp;&bp;&bp;再次吃了个闷亏,东方乾一甩手转身走出了军帐大营,看到这一幕,洪岩和沈名扬同时长舒了口气。

    &bp;&bp;&bp;&bp;“多谢公子解围。”..

    &bp;&bp;&bp;&bp;“小事,现在的三皇子可不敢在我面前放肆。”

    &bp;&bp;&bp;&bp;云飞雪冰冷一笑,在苗不仁没死之前,东方乾的确没办法明目张胆的对云飞雪下手。

    &bp;&bp;&bp;&bp;东方乾自己也有些后悔不该让苗不仁在路上拦截云飞雪,但他也的确想不到云飞雪连苗不仁这种高手都能抵挡下来。

    &bp;&bp;&bp;&bp;“莫名其妙把一万多俘虏送到敌军手上去,你们说他这是在玩哪一出。”

    &bp;&bp;&bp;&bp;东方乾负手前行,身边左右跟随着四皇子东方坤还有五皇子东方烁,只听东方烁说道,“难道真如那洪岩所说,这一万多俘虏的负担太重了?”

    &bp;&bp;&bp;&bp;东方乾一声冷笑,“你觉得这个理由说得通吗,就算真是如此,直接杀了便是,有必要把他们送回去吗?”

    &bp;&bp;&bp;&bp;“这倒也是”

    &bp;&bp;&bp;&bp;“那我们该怎么办,已经两三天了,我们也该采取点儿行动了,不然父皇那里怕是不好交代啊。”东方坤说道.

    &bp;&bp;&bp;&bp;“给他交代什么,敌不动我不动,就算我们再加上凌氏军营也不过才区区四十五万士兵,而敌人可是整整百万大军。”东方乾目光冷漠,好似只是在说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干的问题一样。

    &bp;&bp;&bp;&bp;“可是你想要争那个位子,不建立一点自己的功勋,只怕”

    &bp;&bp;&bp;&bp;东方烁话没说完,东方乾便将其打断,“你以为建立了功勋,他就会把那个位子留给我了吗,他中意的是他的大皇子东方齐天,我们再怎么做也不可能超过老大在他心目中的位置。”

    &bp;&bp;&bp;&bp;“那你”

    &bp;&bp;&bp;&bp;“放心,我有的是办法,他不给我那个位子,我会自己去争取,这次和玄苍帝国的交锋只是第一步而已,不用管那些俘虏,我倒想看看云飞雪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bp;&bp;&bp;&bp;没人察觉到,三皇子驻扎的军营中,深夜时分,一只黑色的鸽子腾空而起朝西方腾飞而去。

    &bp;&bp;&bp;&bp;灵蛟河是一条从北贯穿到南的河流,此河宽度达到数百米,据说河内常有蛟龙翻腾,震天怒吼,灵蛟河也因此而得名。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bp;&bp;&bp;&bp;灵蛟河西方的岸边不远处一面高达近二十米的旗帜随风飘扬,虽然此刻整条河上有着雾气环绕,但旗帜上面的‘玄苍’二字依旧是格外的刺眼,此地正是马易武所在的军营。

    &bp;&bp;&bp;&bp;正如玖魂那件魂器所投影,整个军营之内一片欢腾,他们既没有进攻的迹象也没有退守的打算,三十万军队好似把这里当成了他们临时的家。

    &bp;&bp;&bp;&bp;唯一和投影之中不同的是,此刻马易武正盘膝而坐,他周身黑色的气流来回翻滚,强大的气息将周围的视线扭曲。

    &bp;&bp;&bp;&bp;灵海秘境的修为展露无疑,双手在身前上下左右来回游动,气息更加稳固而雄浑,看样子只差一步就能踏入二次炼体的境界。

    &bp;&bp;&bp;&bp;陡然,马易武双手凝固在空中,紧闭的双眼蓦然睁开,霸道的目光如野兽叫人不寒而栗。

    &bp;&bp;&bp;&bp;他强大感知力察觉到整个军营忽然出现了一阵阵骚动,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刚刚起身的他瞧见帐门打开,一名年轻的将士匆匆走来。

    &bp;&bp;&bp;&bp;马易武眉头一锁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bp;&bp;&bp;&bp;将士单膝跪地汇报,“启禀马大帅,二十天前被凌傲天逮住了那一批士兵,回来了”

    &bp;&bp;&bp;&bp;听闻此话,马易武眉头更加深沉,二十天前他与凌傲天正面交锋了一次,虽然那只是一次小规模的试探性触碰,但他依旧尝到了凌傲天手下那些士兵的强大。

    &bp;&bp;&bp;&bp;同时出兵五万,最后死伤接近两万,更被凌傲天俘虏了一万多人,不过马易武并不觉得耻辱,相反,能和凌傲天这种人物交手使他倍感兴奋。

    &bp;&bp;&bp;&bp;后来他奔向继续出兵,可却接到命令屯守原地,更不要尝试去救那些被俘的士兵,马易武因此按兵不动。

    &bp;&bp;&bp;&bp;对他来说,那些士兵的命并不值钱,只是不能继续和凌傲天一较高下让他颇为不爽,可军令如山,他只能屯守灵蛟河的这一头。

    &bp;&bp;&bp;&bp;现在想不到这些被俘的士兵竟然没有任何征兆的回来了,这岂非是怪事一桩?

    &bp;&bp;&bp;&bp;“走,带本帅去看看。”

    &bp;&bp;&bp;&bp;在这将士的带领下,马易武看到了沈名扬还有他身后一万多名士兵,他们一个个看起来精神都还不错,至少他们的眼睛格外明亮。

    &bp;&bp;&bp;&bp;马易武几乎是下意识的问道,“你们怎么回来的?”

    &bp;&bp;&bp;&bp;沈名扬冷冷一笑道,“我们回来,您是不是还不太高兴啊?”

    &bp;&bp;&bp;&bp;马易武身旁这名将士眉毛一竖怒道,“你大胆,怎么跟大帅说话呢?”

    &bp;&bp;&bp;&bp;沈名扬语气更加冰冷,“我们这么多人在凌氏军营受尽苦头,你们倒好啊,一个个在这里风生水起滋润的很,完全没把我们这些人的命当回事嘛。”

    &bp;&bp;&bp;&bp;只见那将士上下打量了一番沈名扬,又看了看他身后的这些士兵说道,“受尽苦头,我看你们一个个精神焕发力气充足,可并不像是受苦的样子。”

    &bp;&bp;&bp;&bp;沈名扬身后一名将士顿时不乐意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bp;&bp;&bp;&bp;“我什么意思你清楚的很,两军交战,俘虏却莫名其妙被敌人给送回来了,此事只怕没这么简单吧。”

    &bp;&bp;&bp;&bp;这话一出,整个军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营顿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想想也确实如此,这可是一万多俘虏啊。

    &bp;&bp;&bp;&bp;就算拿在手上去干苦力活儿都可以省去自家的许多力气,但沈名扬他们却安然无恙的回来了,要说这其中没问题,谁都不会相信。

    &bp;&bp;&bp;&bp;马易武修为不弱,但他的脑子可并不是和他的实力成正比的,听这将士一说,他同样点头道,“此事的确蹊跷,你倒说说看,你们是怎么从凌氏军营离开的。”

    &bp;&bp;&bp;&bp;沈名扬并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他说道,“我只想问问大帅您,为什么没有任何营救的计划和行动。”

    &bp;&bp;&bp;&bp;马易武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怒意,“这是上级的命令,本帅虽然掌管三十万大军,但依旧得听命行事。”

    &bp;&bp;&bp;&bp;“也就是说,玄苍帝国放弃了我们!”

    &bp;&bp;&bp;&bp;“可以这么说。”

    &bp;&bp;&bp;&bp;“哈哈哈,我们为帝国出生入死,到头来得到的就是这种待遇,你们都听到了吗,假如哪天你们都吃了败仗被俘,最后就是这种结果。”

    &bp;&bp;&bp;&bp;沈名扬发出了一声癫狂的笑容,他话音落下,整个议论纷纷的大军忽然安静了许多,马易武那种肯定的回答的确刺到了很多人的心。

    &bp;&bp;&bp;&bp;这里的哪一个士兵不是为了帝国而放弃所有,战场之事,谁也无法预料下一秒会不会轮到自己倒在敌军的武器之下。

    &bp;&bp;&bp;&bp;可马易武的这句话却让很多人都寒下了心,难道有一天,我们也会是这样的结果吗?

    &bp;&bp;&bp;&bp;沈名扬作为玄苍帝国的一名将士,此刻对这个帝国已经完全失望,只因这马易武这肯定的五个字。

    &bp;&bp;&bp;&bp;他其实大概明白洪岩放他们回来的意图,可他还是抱有一丝期望,自己毕竟是玄苍帝国的人,自己生在这片大地上不能因为这一点恩惠而出卖自己身后的家园。

    &bp;&bp;&bp;&bp;可他终究还是失望了,所以那就如洪岩所愿又如何,你想让这里的军心动摇,那我就帮你又怎样?

    &bp;&bp;&bp;&bp;马易武身旁的将士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太对劲,他连忙说道,“沈名扬,你大胆,上面自有他的用意,岂容你在这里一派胡言。”

    &bp;&bp;&bp;&bp;沈名扬接话道,“用意?请问是什么用意,比这一万多人的性命都重要?”

    &bp;&bp;&bp;&bp;没人能回答的出来,因为马易武也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看到这里的寂静,整个军营也更静了。

    &bp;&bp;&bp;&bp;马易武已经是极其的不耐烦了,“既然回来了,就好好待着,别在这里无事生非了,都退下吧。”

    &bp;&bp;&bp;&bp;马易武身旁的这将士连忙说道,“大帅,不能这么放过他们啊,你想想,那乔从、徐光他们又不傻,平白无故把这些人送回来干什么,这一定是阴谋啊。”

    &bp;&bp;&bp;&bp;“那你说该如何?”

    &bp;&bp;&bp;&bp;“先关起来再说。”

    &bp;&bp;&bp;&bp;“关起来”马易武陷入了沉思,少时候过后他点了点头道,“那就都先关起来听候发落。”

    &bp;&bp;&bp;&bp;沈名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看到的这一切,他怒喝道,“王渺,你凭什么关我们,我们做什么了?”

    &bp;&bp;&bp;&bp;“就怕你做什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王渺面无表情。

    &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nbsp; &bp;&bp;&bp;&bp;沈名扬已经不是失望了,而是绝望,敌人把自己放走了,然后自己的友军不但不去营救,反而还要把他们关起来,这是何等荒谬的事情?

    &bp;&bp;&bp;&bp;“你们看看,你们仔细看清楚,这就是我们的大帅,这就是我们的将军,不见他们奋勇杀敌反而要对付自己人”

    &bp;&bp;&bp;&bp;噗呲

    &bp;&bp;&bp;&bp;忽然,一柄长枪从此人的前胸穿到了后背,那名将士目光冰冷道,“一派胡言,扰乱军心,军法处置!”

    &bp;&bp;&bp;&bp;“你你”

    &bp;&bp;&bp;&bp;这一万多俘虏看到这一幕已是惊骇欲绝,他们疯狂的四处奔逃想要离开此地,但只见一柄又一柄的长枪不断收割着他们的性命。

    &bp;&bp;&bp;&bp;“别杀了,别杀了,他们是自己人,他们是玄苍帝国的士兵啊。”沈名扬痛哭呐喊,可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渺小,眼神是那么的无助,这弱小的身躯又怎能撼动他们的必杀之心。

    &bp;&bp;&bp;&bp;“军营之内,不服命令者,当杀,更何况你们回来便无事生非扰乱军心,更加该死。”王渺怒道。

    &bp;&bp;&bp;&bp;动手的大多都是马易武身边的贴身将领士兵,但其他人见到这一幕早已是眉头紧皱。

    &bp;&bp;&bp;&bp;刚刚沈名扬和马易武还有王渺的对话好似回音一样不断回荡在耳旁,再看到这一个又一个倒下的人,他们内心的那种坚固似乎也在慢慢松动着。

    &bp;&bp;&bp;&bp;片刻过后,一万多人仅剩下几千,这夜显得更加凄凉而寒冷,可王渺却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马易武同样没有开口说话,这已经算是默认了王渺的做法。

    &bp;&bp;&bp;&bp;就在沈名扬快要绝望之际,只听一声大喝从军营外响起,“大帅大帅,不好了,敌人渡河攻打过来了。”

    &bp;&bp;&bp;&bp;“什么?!”马易武大吃一惊,其它士兵更是大惊失色。

    &bp;&bp;&bp;&bp;此刻军心不齐,不少人内心已经开始动摇和怀疑,这个时候敌人攻打过来无疑是最佳时机,但马易武想到的并不是这个,一直没有动静的凌氏军营为何突然发起了进攻。

    &bp;&bp;&bp;&bp;马易武盯着沈名扬问道,“你究竟做了些什么?”

    &bp;&bp;&bp;&bp;沈名扬癫狂一笑,“本来我打算将凌氏军营的情报全部告诉你的,但现在看来是没有必要的,唯一能告诉你的是,三名皇子率领三十万大军到达了凌氏军营。”

    &bp;&bp;&bp;&bp;“什么?备战快备战”

    &bp;&bp;&bp;&bp;马易武再度大惊失色,他一声令下,整个军营吹响号角,三十万大军手拿武器朝灵蛟河边赶去。

    &bp;&bp;&bp;&bp;但是现在这些士兵的动作较之以前下降了不止一个档次,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的脑海中回荡的都是刚刚那一系列的对话,还有最后那血腥的场面。

    &bp;&bp;&bp;&bp;不知不觉,他们心中已经没有以前那种一往无前的精神,他们心里产生了一个疙瘩,这个疙瘩在短时间内显然很难从他们心底深处根除出去。

    &bp;&bp;&bp;&bp;“沈名扬,你们把敌人带到了这里来,然后故意吸引大帅的注意力好给敌人渡河的时间吧,你就等着被株连九族吧。”王渺死死的盯着沈名扬,似乎已经看穿了他的一切计谋。

    &bp;&bp;&bp;&bp;p:突然发现一个bug,一百九十章写到出去历练的是大皇子和四皇子,出去历练的应该是大皇子和九皇子,刚刚看到笔记才发现,已经纠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