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放虎归山
    &bp;&bp;&bp;&bp;所有人都是茫然的看着这年轻的身影,一个二十岁来的人成了凌氏军营的首领?

    &bp;&bp;&bp;&bp;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他们都以为是在做梦,可是看到徐光那恭敬的态度,又岂能有假?

    &bp;&bp;&bp;&bp;“各位,你们受苦了,虽然你们是俘虏,但我们各自为家园而战斗,不论胜败,我们都是军人,而军人,就不应该受到这种待遇。”

    &bp;&bp;&bp;&bp;洪岩一句话说的这些人更加茫然,包括这沈姓将军同样也是满脑子的疑惑,这位年轻的将军究竟想做什么。

    &bp;&bp;&bp;&bp;“有句话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会相信,但我依旧得告诉你们,以钟溟为首所带领的玄苍帝国的军队已经放弃了你们,他们屯守原地已经长达半个月的时间,在这期间你们早已被遗忘。”洪岩继续说道。

    &bp;&bp;&bp;&bp;“放屁,不可能,将军不可能放弃我们的,你想挑拨我们对帝国的效忠,休想。”

    &bp;&bp;&bp;&bp;“就是这种伎俩实在是下三滥,真是可笑之极”

    &bp;&bp;&bp;&bp;议论声纷纷传来,显然他们至少暂时都不会相信洪岩所说的话,不论他们是不是真的不相信。

    &bp;&bp;&bp;&bp;“我知道你们不会信我,可我想给你们看一样东西。”

    &bp;&bp;&bp;&bp;洪岩说完,一旁的玖魂从手中拿出了一样和罗盘差不多的物品,手中魂力荡漾催动此物的运转,只见这罗盘一样的东西开始飞速旋转。

    &bp;&bp;&bp;&bp;半晌过后,四周的夜空顿时被银色的光芒点亮,此物透射出了清澈可见的光影将整个俘虏营笼罩其中。

    &bp;&bp;&bp;&bp;俘虏营中的所有士兵仿佛真的置身在了另一个军营之内,银色光芒之中是玄苍帝国驻扎的军队,在这军队之中,无数将士歌舞升平,身边更是环有香艳的美色陪伴。

    &bp;&bp;&bp;&bp;“马马将军”

    &bp;&bp;&bp;&bp;只见马易武一身长袍威风凛凛,他的身边更有侍女环绕为其揉肩捏腿,在他跟前亮起了一个又一个的篝火晚会,每一个士兵将士都是那么的兴奋和满足。

    &bp;&bp;&bp;&bp;不少俘虏士兵下意识的下抓住什么,但那仅仅只是投射出来的幻影,虽然看起来就在身边,可却无法触碰的道。

    &bp;&bp;&bp;&bp;陡然,闪亮的银色光芒消失不见,四周依旧是俘虏军营,只听洪岩说道,“此乃一件神通莫测的魂器,但耗费的魂力巨大,暂时只能给你们看这些了,不过相信你们对现在身后的援军已经有一个大概的了解了。”

    &bp;&bp;&bp;&bp;不用洪岩说这些,整个俘虏军营都能感受到一种滔天的愤怒气息在燃烧着。

    &bp;&bp;&bp;&bp;我们在这里受尽委屈,心中只期盼着援军能够为之开战救我们出来,可你们倒好啊,屯兵驻守丝毫没有动静也就罢了,反而在自家军营内歌舞升平,一个个仿佛打了打胜仗一样。

    &bp;&bp;&bp;&bp;可你们别忘了,那可是百万大军,百万大军难道还打不过二十万人吗,又有什么值得你们这么高兴的?

    &bp;&bp;&bp;&bp;我们呢,我们这些俘虏难道的真的就被你们完全遗忘了吗?

    &bp;&bp;&bp;&bp;“不不是这样的,你在骗我们,这一定是你们制造出来的幻象”那沈姓大汉愤怒的咆哮道。

    &bp;&bp;&bp;&bp;“沈名扬,是不是事实,你们回去看一看不就知道了吗?”徐光冷冷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说道。

    &bp;&bp;&bp;&bp;“什么?你你的意思是,你放我们走?”沈名扬认为自己一定是听错了,哪有凭空就放他们这些俘虏离开的,自古以来好像也没这种事情发生吧,这里可有一万多人啊。

    &bp;&bp;&bp;&bp;只听洪岩说道,“我刚刚已经说过了,不论敌军还是友军,我们都是军人,既然是军人那就要有军人的尊严,军营内好酒好菜已经给你们准备好,吃完这顿饭是去是留一切都遵从你们自己的意愿。”

    &bp;&bp;&bp;&bp;“什么?真的吗?”一名士兵激动泪水都要夺眶而出,他不怕死,可他有牵挂在身啊,正是这种牵挂让他不得不害怕现在的死亡。

    &bp;&bp;&bp;&bp;“当然是真的,给他们松绑,各位请!”

    &bp;&bp;&bp;&bp;洪岩朝俘虏营外做了个请的收拾,第一个站起来的人还是有些不相信现在发生的一切,所以他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bp;&bp;&bp;&bp;刺骨的疼痛传来,他发现自己并没有醒过来,也就是说,这不是梦。

    &bp;&bp;&bp;&bp;“谢谢谢”

    &bp;&bp;&bp;&bp;有了第一个自然就有第二个,他们在一种将士的带领下朝军营中心走去,当最后一人离开的时候,这里已经只剩下沈名扬一人。

    &bp;&bp;&bp;&bp;他盯着洪岩问道,“为什么?”

    &bp;&bp;&bp;&bp;洪岩淡淡一笑道,“因为你们在这里也没什么作用!”

    &bp;&bp;&bp;&bp;他的话让沈名扬愕然,同时也更加疑惑,不过他没多说什么,转身随着大部队离开了此地,他已经放下了所有的戒备,因为凌氏军营真要对他们动手的话,根本用不着这么大费周章。

    &bp;&bp;&bp;&bp;徐光疑惑道,“洪将,你说他会不会猜到”

    &bp;&bp;&bp;&bp;洪岩说道,“猜不猜到都一样,玄苍帝国现在的状态就是铁定的事实,他们心里的那种障碍是不会因为此话从我的口中说出而改变的。”

    &bp;&bp;&bp;&bp;实际上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洪岩没有说,为什么玄苍帝国帝国的军队镇守三方而没有动静,因为他们要守着远古战场啊。..

    &bp;&bp;&bp;&bp;远古战场的价值岂不比这一万多俘虏大军的价值要高的多,如果他们贸然救人或者是不顾一切的进攻,万一潜龙帝国拿出看家底牌和他们拼命,那就不划算了。

    &bp;&bp;&bp;&bp;所以于情于理,玄苍帝国的军队都必须要屯守原地,更不可能为了这一万多俘虏而贸然进攻。

    &bp;&bp;&bp;&bp;为什么暗中对凌傲天下毒,但却并没有对凌氏军营动手,因为现在这种僵持不动的局面正是玄苍帝国愿意看到的。

    &bp;&bp;&bp;&bp;“只可惜,这一万多俘虏只怕”

    &bp;&bp;&bp;&bp;“没办法,战争,牺牲在所难免。”

    &bp;&bp;&bp;&bp;洪岩的回答有些无情,但这的确就是战争,一将功成万骨枯,有战争的地方必定就是流血的地方,此番计策刚刚开始,牺牲只是第一步而已。

    &bp;&bp;&bp;&bp;这一顿饭,沈名扬他们吃的很饱,虽然吃起来并不是那么的香,毕竟投影之中的那一幕幕近在眼前,谁又能吃得下饭呢?

    &bp;&bp;&bp;&bp;可他们不得不吃,因为只有吃饱喝足了,他们才有力气回去看看投影中的那一幕幕究竟是真还是假。

    &bp;&bp;&bp;&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amp;bp;但其实根本不用回去确认,他们心中早已明白假不了,如果是假的,洪岩又怎么可能这么毫无代价的放他们回去呢?

    &bp;&bp;&bp;&bp;尽管已经承认这个事实,可沈名扬他们还是得回去,亲眷家属都在帝国之内,他们又怎能不管?

    &bp;&bp;&bp;&bp;再说,沈名扬也想亲自问问马易武,这么强大的后援军队在手,为什么不去救他们?

    &bp;&bp;&bp;&bp;“各位,此行还希望你们能分散隐蔽,毕竟就这么放你们离开,军营内很多人不服!”看着一个又一个的俘虏离开,云飞雪大声叮嘱道。

    &bp;&bp;&bp;&bp;“我们懂的,多谢洪将宽宏大量。”沈名扬抱拳行礼,旋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凌氏军营。

    &bp;&bp;&bp;&bp;“你们好自为之。”洪岩的声音低若蚊蝇。

    &bp;&bp;&bp;&bp;浩浩荡荡的俘虏大军就这么被一个不留的放走了,很多人都不懂,但洪岩也不需要他们懂。

    &bp;&bp;&bp;&bp;“等等”

    &bp;&bp;&bp;&bp;忽然,一声雷霆大喝从军营门口响彻天空,接着,只见东方乾率领几名高手和一队士兵走进了军营之内。

    &bp;&bp;&bp;&bp;东方乾扫视了一眼刚准备走出军营门口的这些敌军俘虏说道,“洪岩,你好大的胆子,你竟然放俘虏离开,这等于是放虎归山,你是何居心?”

    &bp;&bp;&bp;&bp;洪岩面色微微变了变,来人毕竟是皇子,自己作为臣子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遵从命令,三皇子不偏不巧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事情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啊。

    &bp;&bp;&bp;&bp;“启禀殿下,这一万多俘虏留在军营也没什么作用,况且每天还要耗费粮草食物,我们不得不让他们离开此地。”

    &bp;&bp;&bp;&bp;洪岩的心情有些忐忑,他知道这个理由很难搪塞过去,但现在必须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解释才行。

    &bp;&bp;&bp;&bp;“没有作用?军营内安营扎寨、武器锻造、房屋修筑这一切哪一样用不到人?都给我滚回你们的俘虏营!”

    &bp;&bp;&bp;&bp;三皇子一声厉喝,沈名扬顿时把祈求的目光投向洪岩,刚刚还满心欢喜的一众俘虏瞬间跌进万丈深渊。

    &bp;&bp;&bp;&bp;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个说话的人是谁,可看到整个凌氏军营都对他这么的恭敬,不用想都知道他身份必定没那么简单。

    &bp;&bp;&bp;&bp;“这殿下,话都已经说出去了,我们不能言而无信啊”洪岩面色为难的说道。

    &bp;&bp;&bp;&bp;“怎么,本皇子说的话都不听了?”东方乾目光凌厉如刀。

    &bp;&bp;&bp;&bp;他终究身居皇室血脉,那种无形的威压让每个人面色如灰不敢抬头直视。

    &bp;&bp;&bp;&bp;“皇子的话当然得听,但这些俘虏的确是没有留在军营的必要。”

    &bp;&bp;&bp;&bp;就在洪岩他们为难之际,只听身后一道声音响起,云飞雪不急不缓的走了过来。

    &bp;&bp;&bp;&bp;和其他人不同,面对三皇子的咄咄逼人,他好似没有半点感觉,更没有其他人那种对三皇子的恭敬之态。

    &bp;&bp;&bp;&bp;“云飞雪,这可是敌军俘虏,一万多人你这么放虎归山,父皇如果知道这个消息,不管你姓什么相信都绝对不会轻饶于你。”东方乾没有纠缠云飞雪的无礼,他反而在这个时候搬出了东方剑雄企图对云飞雪施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