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暗杀
    &bp;&bp;&bp;&bp;离凌傲天不远的一处大帐之中,此刻同样有一个奄奄一息的身影,他魁梧而高大,身上隆起的肌肉如磐石坚硬。

    &bp;&bp;&bp;&bp;此刻的他半躺在床上,身上的伤势伤口都被牢牢包扎,他的目光平静但思绪不知已纷飞何处。

    &bp;&bp;&bp;&bp;或许他脑海中思索的还是前两日的那一战,本以为可以轻松取云飞雪的首级,可不但没成功,苗族部落的这些高手竟然全军覆没。

    &bp;&bp;&bp;&bp;想到这里他就一阵心痛,说实话,他着实没想到云飞雪的身后竟然有玖魂这种强大的魂师,一名高阶的魂师足以影响整个占据,玖魂无疑做到了。

    &bp;&bp;&bp;&bp;但此刻他想的更多的还是如何跟三皇子交代,自己把事情搞砸了,以三皇子的性格定然不会放过他。

    &bp;&bp;&bp;&bp;可自己只要把事情的缘由始终说清楚,相信三皇子一定能够理解的,毕竟云飞雪的身边有玖魂这种魂师高手。

    &bp;&bp;&bp;&bp;帐内空无一人,云飞雪也没有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不过以他现在这状态,限不限制都是一个样子,现在的他估计连路都走不太远。

    &bp;&bp;&bp;&bp;凉风透过帐门吹进,看着帐外那严谨巡逻的士兵,苗不仁只能叹息,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别人的阶下囚。

    &bp;&bp;&bp;&bp;但此刻他看见的不仅仅只有巡逻的士兵,还有一道由远及近的黑色身影。

    &bp;&bp;&bp;&bp;他就如帐外的轻风一样漂浮进了大帐之内,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那些巡逻的士兵同样没有丝毫察觉。

    &bp;&bp;&bp;&bp;瞧见此人进入大帐,苗不仁内心大喜,“你可是三皇子派来就我的。”

    &bp;&bp;&bp;&bp;此人蒙面而来看不清容貌,但他从外直奔大帐而来,还搞成这个装扮,苗不仁下意识就想到了援兵。

    &bp;&bp;&bp;&bp;此人理也不理,他问道,“你是不是已经跟云飞雪交代了一切?”

    &bp;&bp;&bp;&bp;听闻这话,苗不仁忍住刺痛的伤口连忙说道,“不不,怎么会呢,我没跟他透露半点关于皇子的消息。”

    &bp;&bp;&bp;&bp;“哼,没有透露云飞雪会给你这么好的待遇吗?”

    &bp;&bp;&bp;&bp;“这这我也不知道,他”

    &bp;&bp;&bp;&bp;“行了,别狡辩了,皇子都已经知道了,你牙口不紧,为避免你生出更多是非,得罪了。”

    &bp;&bp;&bp;&bp;话音落下,黑衣人手中灵气汇聚朝苗不仁的胸口一掌拍了下去,此刻的苗不仁可以说是强弩之末,就算是一个普通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人对他出手估计都没办法招架,更何况来人是灵海秘境的高手。

    &bp;&bp;&bp;&bp;“不不,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bp;&bp;&bp;&bp;轰

    &bp;&bp;&bp;&bp;灵气在这大帐内炸开,但黑衣人的这一掌并未拍到苗不仁的身上,因为在他床前已经多出了一个人,此人轻松接下了黑衣人的一掌。

    &bp;&bp;&bp;&bp;黑衣人顿感不妙便想夺门而逃,可当他转身的时候,四周早已被好几个人拦住了去路。

    &bp;&bp;&bp;&bp;“三皇子的动作还真快啊,幸亏本公子的英明防着他这一招了。”云飞雪走到黑衣人的面前淡淡说道。

    &bp;&bp;&bp;&bp;“三皇子他为什么”

    &bp;&bp;&bp;&bp;苗不仁惊魂未定,确定自己安全之后,他面目阴沉,刚刚他可真是犹如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啊。

    &bp;&bp;&bp;&bp;“为什么你自己清楚的很!”此人说完,一掌拍向自己胸口,他整个人就如烟雾一样在原地爆开。

    &bp;&bp;&bp;&bp;等他们反应过来,这黑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bp;&bp;&bp;&bp;“好诡异的手段。”白鹏看着黑衣人消失的地方眉头紧皱。

    &bp;&bp;&bp;&bp;此人以诡异的手段离开,云飞雪也没有追击的打算,他扭过头朝苗不仁淡淡的说道,“相信这只是第一波,我可以保你一次,但不能保证你二次三次,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bp;&bp;&bp;&bp;说完之后,云飞雪似乎并不想在这里做过多的逗留,带着白鹏他们离开了大帐。

    &bp;&bp;&bp;&bp;“等等”

    &bp;&bp;&bp;&bp;当这两个字从苗不仁口中脱口而出的时候,云飞雪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一翘露出了一丝胜利的笑容。

    &bp;&bp;&bp;&bp;“你们都先出去。”说完之后云飞雪搬了把椅子走到床边上坐了下来。

    &bp;&bp;&bp;&bp;看到云飞雪翘着二郎腿一副有恃无恐的样,苗不仁微微叹了口气,“我的确是奉三皇子之令半路击杀你,只是想不到你身边竟然有这么多高手。”

    &bp;&bp;&bp;&bp;云飞雪接话道,“可我身边有什么样的强者,三皇子应该一清二楚才是。”

    &bp;&bp;&bp;&bp;苗不仁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他告诉我的是你身边就只有两个初入灵海秘境的高手。”

    &bp;&bp;&bp;&bp;“我现在很想知道的是,你和三皇子究竟是什么关系,以你苗族部落的骄傲,竟然会效忠他。”云飞雪问道。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p;&bp;&bp;&bp;“其实也不算效忠,只不过三皇子是个有野心的人,他说只要听命于他,等他登基称帝后会封我为西方诸侯,如果可能的话,攻下玄苍帝国,他会把整个玄苍帝国的版图拱手交给我苗族部落。”苗不仁无奈摇头。

    &bp;&bp;&bp;&bp;“然后你居然还傻傻的信了?”云飞雪说道。

    &bp;&bp;&bp;&bp;“没人能抵挡住这种诱惑。”苗不仁说道。

    &bp;&bp;&bp;&bp;云飞雪点了点头,的确,自古至今,谁也破不去功名利禄这四个字,面对这种天大的诱惑,苗不仁也没办法抵挡得住。

    &bp;&bp;&bp;&bp;“这次暗杀想必你自己也清楚,三皇子怕你松口将一切交代给我,如果到时候你给我在皇帝面前作证,那三皇子就是真完了,所以接下来你的处境只怕会更加危险。”云飞雪说道。

    &bp;&bp;&bp;&bp;苗不仁默认,云飞雪这句话算是说到他心坎儿里去了,如果是以前,他自然不会惧怕三皇子派来的这些高手,可现在他不怕也得怕,没人不怕死,特别是那种毫无价值的死,他苗不仁也一样。

    &bp;&bp;&bp;&bp;“你保我现在周全,我给你做事。”..

    &bp;&bp;&bp;&bp;“现在的你能给我做什么事情?”

    &bp;&bp;&bp;&bp;“我”

    &bp;&bp;&bp;&bp;“要知道,现在要保你安全付出的代价可并不小,你应该知道我跑到这里是来干什么的,我不可能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你身上。”

    &bp;&bp;&bp;&bp;云飞雪的意思很明显,你必须要拿出对等价值的东西,起码这个东西能够打动我,那我就算花所有精力保护你的安全也值得,可现在的苗不仁显然拿不出这种东西来。

    &bp;&bp;&bp;&bp;只听云飞雪继续说道,“况且,我让你身边的高手全军覆没,你就一点都不恨我吗?”

    &bp;&bp;&bp;&bp;苗不仁的脸上闪烁出刻骨的恨意,“恨,但我更恨三皇子,他完全拿我当成一个利用的工具,此仇,我苗不仁必报。”

    &bp;&bp;&bp;&bp;“口说无凭,想让我护你安全,你只需要做一件事就可以了。”

    &bp;&bp;&bp;&bp;“什么事?”

    &bp;&bp;&bp;&bp;云飞雪嘴角一咧,“交出你的一缕灵魂给我。”

    &bp;&bp;&bp;&bp;

    &bp;&bp;&bp;&bp;军营后山山脚下,这里竖立着十几根木桩,每一根木桩之上可以清楚的看到绑着一个人。

    &bp;&bp;&bp;&bp;他们身形狼狈气息萎靡看起来已是奄奄一息,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在这些木桩四周更有数不清的身影被束缚四肢只能在原地活动。

    &bp;&bp;&bp;&bp;这里的所有人几乎都是在战争之中抓获的敌军俘虏,与木桩上捆绑的人不同,这些聚集在一起的人影都是些普通士兵,而绑在木桩上的人都是或大或小都是敌军中的领队将士或者是杀死我军人数较多的人,所以军营给了他们一些特殊的待遇。

    &bp;&bp;&bp;&bp;在这些俘虏的眼中唯一能看到的就只有绝望,自古以来,没有几个被抓获的俘虏还有能活下来的例子,他们自认是绝不会例外的。

    &bp;&bp;&bp;&bp;凌氏军营每一日仅仅只给他们提供一顿餐食,他们从半个月前的意气风发到如今的万丈深渊,这种落差和绝望谁能体会。

    &bp;&bp;&bp;&bp;但在他们心中有比恐慌更加沉重的情绪,只听一名小兵说道,“沈大哥,为什么这么久过去了,将军没有派出一兵一卒来救我们?”

    &bp;&bp;&bp;&bp;那绑在木桩上的汉子听到此话轻轻摇头,他闭上双眼不敢去看这士兵,更不敢去看四周这无数双绝望中又带着期盼的眼神。

    &bp;&bp;&bp;&bp;“是啊大哥,百万大军推进过来,这凌氏军营早就不复存在了,为什么他们迟迟没有行动?”

    &bp;&bp;&bp;&bp;“是不是将军已经放弃我们了,那我们我们就只有等死吗?”

    &bp;&bp;&bp;&bp;“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家里还有妻儿老小呢,而且家里就我这么一个男丁,我要这么死了,他们怎么办啊。”

    &bp;&bp;&bp;&bp;“大哥,想想办法啊,我女儿还在家里盼着我回去呢。”

    &bp;&bp;&bp;&bp;俘虏营陷入了绝望的呐喊之中,木桩上的汉子强忍住要夺眶而出的泪水,他又何尝能好过呢,可现在他能有什么办法,他的手上没有任何能与凌氏军营谈判的筹码。

    &bp;&bp;&bp;&bp;这些士兵口中的疑问何尝不是他的疑惑,百万大军推进两百公里便没了动静,好像早就遗忘了他们这些被抓获的俘虏。

    &bp;&bp;&bp;&bp;“好了,都振作些,该吃吃该喝喝,我会尽量找机会与他们谈判的,友军不救,我们只能自救。”这沈姓大汉虽然绝望,可却比这些士兵多了一分沉着和冷静。

    &bp;&bp;&bp;&bp;只不过他内心究竟如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看着四周一双双绝望的眼睛,再想想此刻毫无动静的友军,他内心曾经那一抹誓死为国的精神似乎在慢慢动摇着。

    &bp;&bp;&bp;&bp;就在众军快要沉沉睡去的时候,只见门口几道身影手持火把走进了俘虏营,那为首之人正是凌氏军营现在的执掌者洪岩。

    &bp;&bp;&bp;&bp;“都醒醒,洪将有话跟你们说。”洪岩身旁的徐光一声大喝,将所有人从朦朦胧胧的状态中拉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