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内忧外患
    &bp;&bp;&bp;&bp;翌日,三皇子东方乾、四皇子东方坤、五皇子东方烁率领的三十万大军终于是浩浩荡荡抵达了军营之外。

    &bp;&bp;&bp;&bp;当他们到来的时候,乔从他们五人就好似看到了主心骨一样飞速跑出去迎接。

    &bp;&bp;&bp;&bp;当然,不仅仅是他们,整个凌氏军营大部分的将士都是格外的兴奋,几乎所有人都是恭敬的朝三位皇子跪拜而去,虽然他们连三个皇子的真面目都还没看到。

    &bp;&bp;&bp;&bp;可相比于昨天来的那些人,三皇子当然要靠谱太多了,况且三皇子的身后可是三十万援军啊,这才是至关重要的东西。

    &bp;&bp;&bp;&bp;以乔从为首的五名将士齐声大喝,“凌氏军营所有将士参见三位皇子。”

    &bp;&bp;&bp;&bp;依旧是那豪华的马车,其内传来不急不缓的声音,“你们都辛苦了,不知凌将军何在?”

    &bp;&bp;&bp;&bp;乔从连忙说道,“凌将军正在大帐内养伤,只是他的伤势太重,中毒太深,已经无力回天了”

    &bp;&bp;&bp;&bp;“无妨,我从宫中带来了三名德高望重的御医,希望他们能够帮到凌将军。”

    &bp;&bp;&bp;&bp;听到此话,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那可是专门给皇帝治病的医师啊,凌傲天说不准真有救了。

    &bp;&bp;&bp;&bp;至于昨天云飞雪说要治疗的事情,他们早已忘的一干二净,甚至根本没拿其当回事。

    &bp;&bp;&bp;&bp;“带路吧。”三名御医在士兵的带领下朝凌傲天的大帐内走了进去。

    &bp;&bp;&bp;&bp;“现在凌氏军营群龙无首,为防止帝国进一步的推进,凌氏军营暂时就由我四弟代为接管吧。”东方乾的声音悠悠传来,只是这话一说,乔从他们却是面面相觑不知如何作答。

    &bp;&bp;&bp;&bp;看到这一幕,东方乾淡淡的说道,“嗯?有什么问题吗?”

    &bp;&bp;&bp;&bp;乔从身旁的一名将军犹豫了一下旋即说道,“这昨日云府云公子前来军营,他他已经暂时接管了凌氏军营,您也知道,他带着圣旨,我们不得不从”

    &bp;&bp;&bp;&bp;“哦?圣旨,本皇子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拿来让我瞧瞧。”冰冷的声音传来,这名将军连忙将圣旨递了过去。

    &bp;&bp;&bp;&bp;片刻过后,东方乾的声音如雷声震天,“这分明就是假圣旨,敢伪造圣旨,真是胆大包天,云飞雪现在何处?!”

    &bp;&bp;&bp;&bp;“什什么?假圣旨?”

    &bp;&bp;&bp;&bp;“哇,这云飞雪的胆子位面也太大了吧。”

    &bp;&bp;&bp;&bp;“是啊,他假传圣旨又是何居心?”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bp;&bp;&bp;&bp;“幸好我们没有听命那个什么洪岩的建议。”

    &bp;&bp;&bp;&bp;议论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整个军营差点炸开了锅,要知道假传圣旨可是砍头的大罪啊。

    &bp;&bp;&bp;&bp;这里根本不会有人去怀疑三皇子所说的真实性,毕竟他可是皇上的亲儿子啊,那说的话怎么可能有假。

    &bp;&bp;&bp;&bp;“我就在这里,你想砍我的头吗?”平淡的声音传来,接着云飞雪从军帐后方朝三皇子那豪华如小型宫殿的马车走了过来。

    &bp;&bp;&bp;&bp;“大胆,见到皇子还不下跪?”乔从一声大喝,目光之中尽是杀机。

    &bp;&bp;&bp;&bp;“皇帝面前我都不曾下跪,你让我去跪一个皇子,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吧。”云飞雪打量了一番乔从。

    &bp;&bp;&bp;&bp;忽然,云飞雪眉头一皱道,“你叫乔从,莫非你就是乔飞的那个亲叔叔?”

    &bp;&bp;&bp;&bp;“是又如何?”

    &bp;&bp;&bp;&bp;“原来如此。”

    &bp;&bp;&bp;&bp;云飞雪点了点头,乔飞的确有个叔叔,只是很少回潜龙城,云飞雪也是从乔飞的口中听到这个名字的。

    &bp;&bp;&bp;&bp;马车内,三皇子东方乾的声音传来,“云飞雪,你伪造圣旨,假传命令是何居心?”

    &bp;&bp;&bp;&bp;云飞雪淡淡一笑道,“皇上让我传旨的事情虽然没有公开,但我可不相信你三皇子不知道这件事。”

    &bp;&bp;&bp;&bp;冷笑声从里面传来,“本皇子的确不知道,本皇子只知道这定是你伪造的圣旨,来人,给本皇子将他拿下。”

    &bp;&bp;&bp;&bp;对三皇子来说,击杀云飞雪也许比对付玄苍帝国还重要的多,至于圣旨这件事,他当然知道了。

    &bp;&bp;&bp;&bp;只不过就像云飞雪说的,此事东方剑雄并未公开说明,他完全可以以不知道为借口搪塞过去。

    &bp;&bp;&bp;&bp;东方剑雄再不忍心对云飞雪动手,可他已经死了还能有什么办法,你总不能杀了自己儿子替他报仇吧。

    &bp;&bp;&bp;&bp;东方乾正是捏准了这一点,所以咬定这圣旨是假的,他说是假的,除了东方剑雄之外又有几个人敢说是真的?

    &bp;&bp;&bp;&bp;“慢着”云飞雪的目光也渐渐冰冷了下来。

    &bp;&bp;&bp;&bp;四周这些将军将士都是骇然的看着云飞雪,那可是三皇子了,他云飞雪对其竟然没有丝毫的恭敬,反而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bp;&bp;&bp;&bp;“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狡辩什么?”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p;&bp;&bp;&bp;“我没有狡辩的意思,只是想给你说两句话。”

    &bp;&bp;&bp;&bp;云飞雪说完,一个箭步来到了马车之上,四周高手侍卫大吃一惊,迅速挡在了云飞雪的身前。

    &bp;&bp;&bp;&bp;三皇子的声音传来,“让他进来。”

    &bp;&bp;&bp;&bp;听到此话,这些高手纷纷让开,云飞雪笑了笑旋即掀开车帘走了进去,唯有其他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云飞雪在玩什么鬼把戏。

    &bp;&bp;&bp;&bp;片刻过后,云飞雪安然无恙的从马车上走了下来,所有人都是屛住呼吸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bp;&bp;&bp;&bp;只听东方乾说道,“云飞雪的事情暂不追究,凌氏军营暂时也由他来接管。”

    &bp;&bp;&bp;&bp;话音一落,整个军营再度炸开了锅,刚刚不还说的好好的要砍云飞雪的脑袋吗,怎么这眨眼的功夫又变成这样了?

    &bp;&bp;&bp;&bp;云飞雪究竟在马车上跟三皇子说了什么,竟然让他这么果断的改变了原先的决定。

    &bp;&bp;&bp;&bp;没人能想通,三皇子自然也不可能跟他们解释什么,他带着浩浩荡荡的大军在凌氏军营相隔千米左右的地方开始安营扎寨。

    &bp;&bp;&bp;&bp;乔从他们神色阴沉,但也不敢去看云飞雪,只能悻悻离开此地,反正叫他们听命于那个二十来岁的洪岩,绝无可能。

    &bp;&bp;&bp;&bp;五名将军走了四个,唯独徐光留在了原地,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云云公子,末将有点事想跟你谈一谈!”

    &bp;&bp;&bp;&bp;云飞雪笑了笑说道,“我正好也有事找你们,不过你既然单独见我,那我们就单独谈谈吧。”

    &bp;&bp;&bp;&bp;大帐之内,徐光心情忐忑,平时在战场杀敌毫不犹豫的他,现在却摸不清云飞雪的深浅。

    &bp;&bp;&bp;&bp;二人就这么互相饮茶谁也不说一句话,少时过后,云飞雪笑道,“徐将军,你叫我谈话,这么快就忘了要说什么了吗?”

    &bp;&bp;&bp;&bp;“末末将,哎其实,我说的话可能有些大逆不道,可末将必须得说出来。”

    &bp;&bp;&bp;&bp;“有什么话但说无妨,这次与玄苍帝国的交战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马虎,否则你以为我会亲自跑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啊。”

    &bp;&bp;&bp;&bp;徐光身躯一震,这一刻,他在云飞雪的身上看到了曾经那位战神的影子。

    &bp;&bp;&bp;&bp;所有人似乎都忘了,云飞雪体内留着的是云飞龙的血脉,传言不少,可相比于那些不靠谱的道听途说,现在的云飞雪似乎更加的真实。

    &bp;&bp;&bp;&bp;徐光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然后说道,“云公子,咱们凌氏军营内有奸细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

    &bp;&bp;&bp;&bp;此话说完,云飞雪却并不意外,他笑了笑道,“我已经知道了。”

    &bp;&bp;&bp;&bp;徐光大吃一惊,“什么?你已经知道了?”

    &bp;&bp;&bp;&bp;云飞雪叹了口气说道,“据凌夫人说,凌将军是在军营内中的毒,虽然凶手被抓住就地正法了,可我昨天晚上仔细查过,那个人不过是个小喽罗而已,能够接近凌将军并未能给他下毒的人,除了亲信之外,还能有谁?所以那个凶手只是充当了替死鬼的角色。”

    &bp;&bp;&bp;&bp;“公子英明。”

    &bp;&bp;&bp;&bp;这一刻,徐光是真正对云飞雪发自内心的敬佩,如此年纪,能有这种分析能力,那些传言不攻自破,相比于那高高在上的三皇子,徐光更加敬佩眼前的年轻人。

    &bp;&bp;&bp;&bp;“但我更好奇的是,凭借凌将军的影响力,还有他一丝不苟的带军风格,即便他有难,你们又怎能龟缩此地呢,如果凌将军没有身中剧毒,凭借这些兵力他绝对可以打赢无数场以少胜多的战役,你们这几乎等于是不战而降了啊。”

    &bp;&bp;&bp;&bp;“哎,一言难尽啊,当时敌军进攻的时候我也提出反击,但其它几个人不同意,最后我们五个人投票选择,结果乔从、康振、宋廷远三个都不同意迎战,无奈之下只能选择退守此地等候援军。”

    &bp;&bp;&bp;&bp;云飞雪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你是不是怀疑敌国奸细就在他们四人之中。”

    &bp;&bp;&bp;&bp;徐光无奈的说道,“不错,但末将仔细观察调查,他们四人无懈可击,实在找不到任何线索。”

    &bp;&bp;&bp;&bp;“此事我知道了,还有其它的事吗?”云飞雪问道。..

    &bp;&bp;&bp;&bp;“第二件事,末将想知道,那洪岩真的有能力带领我军吗?”徐光一脸的担忧之色。

    &bp;&bp;&bp;&bp;“这一点你不用怀疑,我只能跟你说,苏煜研究的是至玄兵道。”

    &bp;&bp;&bp;&bp;听闻这四个字,徐光大惊失色,“此话当真?”

    &bp;&bp;&bp;&bp;“当真。”

    &bp;&bp;&bp;&bp;“好,末将知道该怎么做了。”

    &bp;&bp;&bp;&bp;“本来我也是想找你说说此事的,敌军压境,我们必须要做点什么,三皇子和我的关系你大概也能看出来,指望他们是绝对不行的,所以我们能依靠的只有自己,在这个内忧外患的情况下,我必须要控制内忧的爆发,而外患就交给你们了,当然,我也会找机会协助你们。”

    &bp;&bp;&bp;&bp;徐光重重的点了点头,也许现在内忧比外患更加严重,起码玄苍帝国暂时并没有要继续推进的意图,但这内忧却随时有可能爆发,这个问题不解决,一旦真正的战争降临,那时候后院起火才是真正的绝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