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兵法有曰
    听到云飞雪的问题,安心连忙说道,“具体我不清楚,但我听吕将军说他并不是在交战中受伤的,就是在咱们军营中被敌人的内奸下了暗手,大概是半个月前的事情。”

    云飞雪震惊的看着安心,又看了看那昏迷不醒的凌傲天,他着实没想到凌傲天竟然不是在战场上受的伤,而是在自家军营被奸细下了毒手。

    “凶手抓到了吗?”

    “抓到了,但根本问不出什么话来,据说此人牙口很硬,最后就地正法了。”

    听到此话,云飞雪轻轻叹了口气,他看着安心期待的神*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说道,“夫人,您……最好还是要有心里准备。”

    云飞雪的这句话就如晴天霹雳砸到了安心的头顶上,她绝望中又带着一丝希望,“你……你不是说有办法救他吗,可是他……”

    安心已是语无伦次,本以为云飞雪带来的是希望,怎奈这句话又把她拉进了万丈深渊。

    看到安心的模样,云飞雪无奈道,“如果是五天前,凌将军还是有救的,可是拖了这么长时间,毒素已经深入骨髓脏腑之内,大罗神仙来了只怕也难救他,现在我能做的就是只能以一些药物维持将军目前的状态,将军的生死……我们只能听天由命了……”..

    “不……不,你一定有办法的,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说起来你还要叫他一声叔叔,你爹出事他本要拼尽全力调查的,奈何他身在边境,加上又没有任何线索,可是你知道,你爹和他是好兄弟……”

    安心凄厉的声音从大帐传到大帐之外,这绝望的声音谁听到都要为之心碎。

    可有些事情注定了就已经无法改变,我们唯一能做的也许就是接受,因为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就是如此,生老病死弱肉强食,谁也逃不了这天道法则,而凌傲天不过是提前了些日子罢了。

    “夫人,你冷静一下,起码我还可以让将军保持这种状态数月之久……”

    “不,我要他活过来,我要他活过来啊,他为帝国征战一生,不应该是这种结果啊,不应该啊……”

    安心失声痛哭,此刻的她哪还听得进云飞雪的这些话,安心两个字伴随她一生,可现在的她又怎能心安呢?

    “哎……”

    轻轻叹了口气,云飞雪无奈摇了摇头,他伸出右手朝安心的脖颈一指点去,已接近崩溃的她瞬间昏迷了过去。

    “来人,把凌夫人带走让她好好休息休息。”

    云飞雪一声令下,门外两名将士连忙走进小心翼翼的驾着安心走出了帐门外。

    看着她憔悴而无力的背影,云飞雪再度一声暗叹,“凌夫人,您是一个好妻子,凌将军当然也不会是这种结果,为顾全大局,只能暂时让您受苦了。”

    话音落下,云飞雪再度一掌朝凌傲天的胸口拍了下去,整座大帐陷入了寂静一片。

    但整个凌氏军营的夜晚注定是无法平静的,在云飞雪的强制命令下,洪岩接手了二十万大军的掌管权。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r />

    虽然至少有一半的将士不服,但军法无情,更何况这是圣上的决定,谁敢轻易违背。

    只不过看到这个二十来岁的家伙装成一副老成的模样,大帐内的一个个将士就不由的来气。

    摆在洪岩和苏煜面前的是整个西方包括那万骨深渊立体地形图,此刻洪岩正在仔细观察这副精细的地图陷入思索,苏煜同样也在思索之中。

    在他们面前是包括乔从和徐光在内的五名将军,他们分别掌管着凌氏军营内的大部分资源。

    洪岩的目光盯在地图上的几处地方久久没有离开,许久过后他忽然抬头看向这五人说道,“也就是说,玄苍帝国的百万大军分成了三路,北方的万丛山由名将江宇带队驻扎,东方灵蛟河由马易武屯守,南方万兽谷由冯任笑带队。”

    徐光点了点头,“没错,但奇怪的是,分割成三个方向的军队全部都在这三个地方屯守驻扎了起来,他们既没有进攻的意图也没有退去的打算,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无法了解到他们究竟在做什么打算。”

    洪岩点了点头,他们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但洪岩却清楚的很,他刚刚口中所说的这三个地方正好将那远古战场围在了其中。

    这三个名字同样也是玄苍帝国赫赫有名的大将,但相比于潜龙帝国,这三人更加如雷贯耳,因为其中的马易武和冯任笑早已踏入了灵海秘境。

    当然,玄苍帝国的高手远不止他们三个,但最为棘手的还要数那位闻名四方帝国的镇**事钟溟。

    据传此人擅长观测天象,善于借助自然天地之力对战,据说他曾经以万人军队击退数十万敌军的记录,依靠的正是天气的变幻莫测打的敌人措手不及。

    虽然都只是传言,但也足以说明钟溟这个人强大的能耐,洪岩曾专门打听过此人,那个时候的他还只是一个小毛孩子,根本无法想象和这种神一样的军师对战是什么样的情景,可现在他的对手正是钟溟本尊,洪岩体内好似有一团烈火在燃烧着。

    苏煜同样也不亚于他的兴奋,云飞雪给他提供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怎能轻易错过,这正是他大展身手的大好时机,同时也是印证至玄兵道的时候。

    “苏老现在可有应对之策?”洪岩问道。

    “应对之策还需长久计议,不过,百万大军被分割成了三份,这对我们来说算是绝望中的一个好消息了!”苏煜目光如炬的盯着地图来回扫视。

    “哦?此话怎讲?”洪岩继续问道。

    “这三处地方,从地图上来说,每一个处都相隔甚远,如果我们集中兵力对付任意一个,另外两方都是很难快速支援过来的。”

    听闻此话洪岩眼睛一亮,“有道理,虽然玄苍帝国阵势浩大,但如果他们依旧只是在原地驻守的话,实际上我们每一次的对敌都只是面对三分之一兵力而已。”

    听到洪岩和苏煜的谈话,徐光顿时坐不住了,他连忙说道,“二位,话是这么说,但那也是三十万的兵力,现在我们整个军营不过二十万士兵而已,再加上前几战又损失了不少,实际上能参与战斗的不过十五万人,仅仅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只有敌人一半的兵力,这依旧很冒险。”

    “不都跟你说了吗,三位皇子率领的三十万大军已经在路上了。”洪岩淡淡的说道。

    听到此话,这五名将军的脸色看起来倒是好了不少,虽然还是比不过玄苍帝国那百万大军,可至少他们的到来已经能缓解大部分压力了。

    苏煜好像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他的目光依旧在地图上来回巡视,少时过后他忽然说道,“不过……这种战斗并不是不能以少打多的。”

    “哦?您已有了对策不成?”洪岩说道。

    “兵法有曰,敌兵对阵,不以人数为基,攻其人,不如攻其心。”苏煜侃侃而谈,洪岩没听懂其中的意思,他从小并未接触过知书礼仪,学习的基本都是带兵打仗,所以这绕口的话让他难以理解。

    “怎话怎解?”

    “就是说,对阵敌军,人数的优势有时候并不是优势,仅仅只是兵器上的火拼实乃下下之策,倒不如先乱其军心,或者动摇敌军根本,也许不费一兵一卒便可取敌人首级。”苏煜耐心的解释道。

    “以您之见,我们该如何乱对方军心呢?”洪岩继续问道。

    “兵法之斗,切不可操之过急,这文斗之法更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见效,况且……此法若被敌人知道,也就没有相应的效果了……”

    说完话,苏煜的目光朝徐光、乔从他们扫视而去,这五个人被苏煜看的莫名其妙。

    乔从直接被这目光看的恼羞成怒,“你看我们干什么,难不成我们还是敌人不成?”

    苏煜微微一笑道,“这就说不定了,两方对垒,谁还不会在地方身边安插几个眼线奸细呢?”

    “混账,一派胡言,我看你们就是江湖骗子,皇上怎会让你们这种骗子接管军队,真是荒唐,请恕本将军不奉陪了。”

    这名身穿盔甲大汉怒目而斥,说完便气冲冲的冲出了大帐之外,紧随着其他几个人也是跟随走出了大帐之外,唯有徐光和乔从二人留在了帐内。

    “我现在看你们倒像敌人专门派来乱我们军心的。”乔从冷声道。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现在手握调兵令,就凭你们刚刚的态度,我便有权将你们全部关起来。”洪岩淡淡的说道。

    “你……”

    “好了,洪将军,我们就先告退了,如果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吩咐。”

    徐光说完一甩袖子也径直离开了大帐,最后一人,乔从也随之离开,整个帐内就只剩下洪岩和苏煜二人。

    “此事还得依靠我们自己,凭着三言两语,他们不会心服口服的。”苏煜说道。

    “我也正有此意,只是……三位皇子的军队迟迟未到,仅凭我们手上的一千多人,不太现实。”洪岩叹了口气说道。

    苏煜思索片刻旋即说道,“或许,此事还得由公子出马,让他找这几位将军谈谈或许比我们更有威慑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