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中计
    脑海中的声音让云飞雪心动了,先不说武学功法,单就这个排名第五的帝兵古虹都足以燃起云飞雪体内的昂扬斗志。

    当然,不仅仅是他,身旁的牧翎兄妹还有冲进来的玖魂都是目光炽热,虽然都不知道这把兵器的来历,可是看到眼前的场景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它是什么级别的宝物。

    云飞雪还没出手,牧翎兄妹已经率先朝那金色的刀影冲了过去,他们二人的修为实力也在此刻展露无疑,一个八重法力之境,牧莲更是达到了九重天人境界。

    他们迈着闪电般的步伐冲进了光柱之中,眨眼的时间瞬息而过,然后云飞雪便听到两声凄厉的惨叫声传出,然后牧翎兄妹二人如断了线的风筝抛飞出去。

    紧接着,一道金属翁鸣之声轰然一震,一道肉眼可见的圆形波纹将四周的视线扭曲,如同心圆一样再度朝整个古虹道场扩散而去。

    “这……这要怎么拿到手……”云飞雪暗自苦笑,凭强硬手段,这里估计没有任何人能带走这把兵器。

    看得到拿不到,着实让云飞雪心里直痒痒,但这种感觉仅仅只过了片刻,那暗金色的刀影陡然一震。

    刀尖好似长了眼睛一样对准了云飞雪,一股死亡之力从云飞雪的灵魂深处传来,然后他便看见刀影如箭射一般直冲自己而来。

    快到无法反应,快到来不及做出任何避让的动作,整个暗金色的刀影就那么从云飞雪的胸口没入进去。

    他张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艰难的低着头,古虹已经消失不见,但自己……好像也并没有那种死亡的感觉传来,还是说,古虹太过霸道,自己就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吗?

    云飞雪的疑惑仅仅持续了几个呼吸的时间,然后他陡然发现自己胸口之内似乎多了些什么。

    迅速内视,他惊讶的发现,木之精灵不知何时已经苏醒过来,那柄暗金色的古虹就好似一个玩具一样围绕着那绿色的叶片来回绕圈飞舞。

    “喂,这是……怎么回事……”云飞雪想问出个所以然,但脑海中沉寂无声,灵魂状态的云飞雪早已消失无踪。

    云飞雪这才想起来,他总是提到一句话,如果木之精灵知道体内有这个灵魂的存在,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离开,此刻木之精灵苏醒,所以他也悄悄藏匿了起来。

    古虹莫名其妙的进入体内显然和木之精灵有关,对云飞雪来说也不知是福还是祸。

    可有一点他是清楚的,牧翎兄妹还有玖魂是清清楚楚看到发生了什么,古虹穿透自己的身体而毫发无伤,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把帝兵被他收进了体内。

    虽然他们都不知道古虹是什么级别的兵器,但它很强很珍贵,知道这个就足够了。

    还不等他想到应对之策,云飞雪便看到围绕木之精灵旋转的古虹陡然光芒一闪,接着,一篇强大的修炼法诀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古虹九式,第一式,碎山……”

    看到云飞雪陷入沉思,牧翎忍不住开口,“云飞雪,那把刀……”

    “咳咳,那把刀啊,我也不太清楚啊!”云飞雪从古虹九式中警醒,旋即随口胡说企图搪塞过去,但牧翎兄妹显然没这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么好糊弄。

    “兵器进入你的体内消失无踪,而你毫发无伤,你说你不清楚?”牧翎带着三分怒气说道。

    “我怎么能清楚呢,这把兵器的威力你们也看到了,我一个四重道气境界的小孩子怎么可能收服的了,你们千万别误会啊。”云飞雪叫苦连天,开始发挥他的老招数,各种耍无赖。

    “哼,如果是拿走了,你最好跟奶奶说清楚,别忘了,你现在代表的是牧家,不是你个人!”牧莲在一旁冷笑一声道。

    “那是那是,我一定会跟她说清楚的,我和牧夫人一见如故,她对我又这么信任,怎么可能不相信我。”

    听到他的话,牧翎兄妹不再说什么,但二人的嘴角都忍不住露出了若有若无的嘲讽之色,似乎是在嘲笑云飞雪的无知。

    “玖魂,难道你对那把兵器就没兴趣吗?”牧翎忽然朝一旁来了之后也不说话的玖魂说道。

    “没兴趣,那显然不是我能所能掌控的东西。”玖魂淡淡的说道。

    “哟,堂堂妖魂阁的金护法,竟然会怕一件兵器,还真是让人意外啊。”牧翎说道。

    “无知小辈!”玖魂撂下一句话,然后背负双手直接离开了此地,留下牧翎恼羞成怒,但的确也没有和玖魂交手的勇气。

    “云飞雪,残图现在估计已经被人拿到手了,你还不做点儿什么吗?”牧翎说道。

    “急什么,残图是跑不了的。”云飞雪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也迈步走出了这栋建筑。

    不远处,惊天动地的战斗声不断传来,叶轻羽和辰雷的交手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虽然叶轻羽只有九重天人进阶,而辰雷是逆命巅峰之境,但二人的交手一时半会儿很难分出胜负。

    但他们的交手也的确说明,残图已经落到了他们其中一方的手中,至于那万海宗,应该是和这残图无缘了,只是云飞雪还不知道白鹏有没有其他的后手,毕竟白鹏派进来的三个人实在是弱的很,云飞雪不相信白鹏会这么轻易放弃残图的争夺。

    “二弟,拿着残图,走!”

    忽然,正在战斗的叶轻羽一声大喝,云飞雪便看到一束白光激射而来,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将其接到了手中。

    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上面隐约刻画着山脉路线以及各式各样的建筑,云飞雪也来不及细看,直接将其收进了戒指之中。

    “快,把残图给我们,回去复命!”牧翎兄妹欣喜若狂,就差要直接从云飞雪手中强抢了。

    “急什么,我大哥还在拼命战斗,你们不上去帮忙吗?”云飞雪冷声道。

    “叶公子天资异秉,辰雷也没办法拿他怎么样的,我们现在先离开这里再说。”牧翎显然不愿意掺和他们之间的战斗。

    “对不起,大哥没脱离危险,我哪里也不会去的。”云飞雪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

    牧翎被气的语塞,少时过后,他陡然和牧莲对视一眼,旋即二人同时点头。

    他们几乎是同时朝云飞雪出手,二人手中兵器如雨点飘洒而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来,伴随着,还有他们几乎达到真元秘境巅峰的攻击手段。

    “你们干什么!”

    云飞雪面色阴沉,这二人的攻击毫无破绽,显然吃过第一次亏的牧翎已经不打算有任何保留。

    云飞雪对付一个都格外的吃力,更何况是面对两个这样的高手,体内的一阳之力被他调动而出死死护住了身上的要害之处。

    “哼,四重道气境界就敢这般张狂,先断你一臂以泄心头之恨!”

    牧翎一声大喝,真元之力化为了一束白色的刀罡朝云飞雪的肩头斩了下去。

    伴随着,还有牧莲手中数道黑色的光芒再度激射而来,恐怖的气息好似能够穿透他的灵魂。

    云飞雪无奈叹气,面对两个这样的高手,他根本无力还手,更何况还有一个玖魂迟迟没有出手。

    所以流燕塔被他毫不犹豫的拿了出来,魂力催动,流燕塔瞬间暴涨到三米之高,云飞雪毫不犹豫一步窜进了塔内。

    “流燕塔……”牧翎兄妹意外的看着这一幕,显然,这个牧家的镇族至宝在云飞雪手中的确叫人惊奇。

    但紧接着,牧翎兄妹忽然仰天一声狂笑,脸上有着说不出的得意之色。

    “云飞雪啊云飞雪,真是想不到,奶奶会把这个东西给你。”牧翎说道。

    “当然,因为她早已看出了你们心怀不轨,已经让我提前提防着你们了。”云飞雪的声音从流燕塔内传来。

    “我们心怀不轨,提防我们?”

    又是一声大小从牧翎口中传来,这个笑容比刚刚还要得意十倍不止。

    “怎么,你不信?”

    “真是幼稚,奶奶总说给我们留了最后一招,没想到是这一招。”

    牧翎说完,他右手一挥,奇异的光芒闪烁进流燕塔之内,接着,那三米高的流燕塔陡然缩小到了巴掌大小,最后来到了了牧翎的手中。

    “这……这是怎么回事……”流燕塔内,云飞雪慌乱的声音传出。

    “哈哈哈,我就说你幼稚,你真以为奶奶对你百分百信任啊,你不过一直都是她利用的工具而已,现在先把残图交出来,我可以给你个痛快的死法。”

    流燕塔内沉寂了许久,云飞雪好似已经没有了生息,可牧翎知道云飞雪还活的好好的,只是他并不愿相信这个事实而已。

    牧翎继续说道,“实际上我们早就知道你云飞雪是什么人了,我们也知道你和叶家、血神宗还有万海宗的一些恩怨,否则你以为奶奶凭什么要拉你这个外人入伙,幼稚。”

    “原来如此!”流燕塔内,云飞雪的声音传来,有叹息、有无奈、更有悔意……

    “哈哈哈,不交出残图,我就用流燕塔活活折磨你而死,反正残图最后也跑不掉。”话音落下,流燕塔内陡然传来云飞雪凄厉的惨叫声,牧翎脸上的得意之色更浓。

    可是他的这种得意仅仅只持续了两息的时间不到便戛然而止,却见离开的玖魂如鬼魅般站在了他的跟前淡淡说道,“把他从流燕塔内放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