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流燕塔
    半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云飞雪完全沉浸在了修炼之中,反正解决了雷魂珠的问题之后,他忽然放松了许多,心中更多的是期待,灭星弩究竟有多强。

    不过这一切都是外在力量,对他来说,提高自身的实力才是重中之重,四重道气境界还是太弱。

    能够偷袭到牧翎仅仅只是因为千影绝杀术的功劳,但如果对手不那么掉以轻心,他想这么简单的偷袭成功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当然了,有一阳之力做支撑,云飞雪倒是底气十足,关键在于体会到了一阳力量的强大,云飞雪更不可能只满足于现在这个实力了,他的修炼比平时更加的刻苦。

    二阳境界显然不是那么容易达到的,但云飞雪自然会加倍努力向这个境界靠齐。

    脚上的阎罗靴已经被调到了百分之七十的重力,只不过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在阎罗靴的外面套了一层鞋套,所以别人看不出他脚上穿着的就是大名鼎鼎的阎罗靴。

    “云……云飞雪……”修炼中的云飞雪被一个声音打断,门口,申屠红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

    “你怎么来了?”云飞雪问道。

    “我……我就不能来是吗?”申屠红看起来就几分不满,但嘴角还是忍不住有些欢喜。

    “额……当然能来……”

    云飞雪起身让申屠红坐下,这个女孩较上次好像多了几分腼腆,没有了第一次见到的那种大大咧咧。

    “你打算一直待在牧家吗?”申屠红忍不住问道,她显然还不知道云飞雪答应了牧语芙的事情。

    “不是,我帮牧夫人完成这件事之后就走了。”

    听到此话,申屠红面色一紧连忙问道,“你……你答应了她什么事,是不是答应了她,她才愿意去救我的?”

    “大概是这样的,不过不要紧,不是什么大事,你放心吧。”云飞雪说道。

    “你骗我,牧夫人岂是那么好糊弄过去的,你一定答应了她什么重要的事情。”申屠红满脸的急切。

    “额……”云飞雪一阵无奈,只能对他实话实说了。

    申屠红听闻双目忍不住变得通红,“你……你知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高手啊,都是九重天人境界甚至十重逆命境界的强者啊,你不该答应她的啊。”

    “我都说了没事的,我能应付的。”云飞雪说道。

    “你能应付什么啊,你……”申屠红忍不住泪水直流,想到他背着自己疯狂奔跑了数千里路,她的心里又是感动又是痛苦。

    她流着泪说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

    “这个……我……只是……”云飞雪不知所措,他该怎么回答申屠红这个问题。

    这个状态的申屠红明显认为是云飞雪对她动了情才会这么做的,如果这个时候云飞雪实话实说必定会伤了她的心,如果不实话实说自己又该以什么借口去解释这件事呢?

    云飞雪大为头疼!

    正当云飞雪思索之际,申屠红继续说道,“其实……其实我知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你为了雷魂珠……是不是?”

    云飞雪吃惊的看着申屠红,“你都知道了……”

    看到云飞雪的模样和语气,申屠红的眼中有着说不出的失望,“我本来不确定,但现在看来就是这样了。”

    云飞雪无奈一声苦笑,“我的确需要雷魂珠,但我也只是通过正常途径来获得,所以你……”

    “我就问你一句话。”

    “你问!”

    “你是不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申屠红的问题让云飞雪措手不及,但他还是点了点头,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但当申屠红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了那个正在冰城饱受痛苦的少女,她叫薛思雨。

    “她是不是很漂亮?”申屠红的眼泪再次忍不住流下。

    “恩……算是吧……”云飞雪又是一声苦笑。

    女人的心思实在叫人无法捉摸,既然都知道了自己真实的目的,为什么她还会这样?

    云飞雪想不通。

    “你……”申屠红流泪的眼睛里面更加悲愤,她似乎不愿再多说一句话,但她还是开口了,“云飞雪,我恨你……”

    话音落下,申屠红转身夺门而出,看着她消失的背影,云飞雪无奈的摇头叹气。

    “这个年代,男人有三妻四妾的现象很常见。”牧语芙不知何时来到了他身旁说道。

    “确实,但我做不到。”云飞雪摇了摇头说道。

    “可你伤了她的心。”牧语芙说道。

    “现在伤她的心总比以后伤她的心要温柔很多。”云飞雪说道。

    牧语芙点了点头,显然她是赞同云飞雪这个观点的,如果现在就顾及申屠红的感受而给她希望,那只会耽误她。

    毕竟他们都没见过几次,虽然云飞雪为她的确做了不少,可他确实是带有其它目的的。

    现在直接斩断申屠红的念想,即便她难受也只是暂时,好过以后她的肝肠寸断。

    “你是个好男人,跟申屠杰一样。”牧语芙的神色带着些许向往,云飞雪忍不住朝她看过去,这才发现牧语芙的容貌已变得格外年轻,身上的气息更加凌厉,难怪听着声音有些不太对劲。

    “您服用了还生丹!”云飞雪说道。

    “不错,这个东西的确是难得的宝物,只不过我本已经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念头,可是牧家还没有一个合适的接班人啊,这些日子你也看到了,个个都心高气傲的很,牧家交到他们手中最多活不过三十年。”牧语芙语重心长。

    云飞雪点头,这些日子他在牧家确实发现了这个问题,虽然每个人都知书达理,可内心的那种傲气好似与生俱来。

    牧语芙继续说道,“在出发之前,你把这个东西拿好!”

    她说完,手中出现了一个银色的塔状物,这座小塔构造相当精密,六个楼层层次分明,看起来如巧夺天工之物。

    “这……这是什么…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云飞雪接过这通体冰凉的小塔问道。

    “这是牧家的镇家至宝,流燕塔!”牧语芙说道。

    听闻这句话,云飞雪差点没拿住手中的小塔给跌落到地上去,牧家流燕塔可是一件魂器,牧家能够威震四方多年,这流燕塔功不可没。

    看到云飞雪震惊的神色,牧语芙说道,“你可放心,这东西可不是给你的,只是暂时交给你使用。”

    “这……您为什么不把它给牧翎兄妹啊,这么贵重的物品,我……”

    “一,他们没有魂力无法催动流燕塔,这些天我已经发现你身上的魂力不弱,此物可让你在遇到妖魂阁的时候加以使用;二,流燕塔交给你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防止牧翎兄妹暗中对你下手。”

    “什么?他们……对我下手?”

    “不要吃惊,现在牧家上下已经知道我还能活几十年,虽然还没突破到逆命境界,但我感觉也只是迟早的事情,我活着一天就永远是牧家的掌管人,除非我已看到接班人的出现,但现在因为你的出现让我继续活下去甚至还要突破到逆命境界,有些人对你一定会恨之入骨啊,就如申屠延山一样。”

    云飞雪恍然大悟,看来每一个势力的勾心斗角都是避免不了的,在牧家也许更为严重。

    因为牧语芙的寿元将至,只要她大限一到,牧家的其他人相信会不顾一切抢上那个作为,但现在因为云飞雪的还生丹,一切全变了。

    “可是这流燕塔……怎么防住他们……”

    “魂力催动,他们掌握的用毒之术对你没有任何作用,如果真遇到不可抵抗的危险,可全力催动躲进流燕塔内。”

    云飞雪点头,牧语芙也算是对云飞雪完全信任了,否则如此贵重的东西她怎么可能轻易交到一个外人手上。

    但云飞雪不知道的是,牧语芙自己也犹豫了许久,毕竟这是一件珍贵无比的魂器,整个潜龙帝国估计也就那么几件,万一云飞雪抵挡不住诱惑拿着它跑了,牧语芙也只有无奈。

    直到刚刚,刚刚云飞雪对申屠红所做的所说的那些话,触动了牧语芙。

    他已经用自己的行动和品质告诉牧语芙,他云飞雪绝不是那种人,所以一直犹豫的牧语芙直接作出了决定。

    “此事就拜托你了,这个资源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每个势力都想发展壮大,牧家同样也不例外,况且现在知道两国交接处有远古战场现世的人并不多,这对我们来说更是机会,一定要将那张残图拿到手。”牧语芙神色凝重了几分。

    “放心吧,竭尽全力!”云飞雪说道。

    半个来月的时间,云飞雪的修为也更加凝练了许多,突破到五重培元境界应该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现在有流燕塔在手,云飞雪更加自信,残图必须要拿到手,因为它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资源。

    云飞雪随着牧家的一众高手日夜兼程朝道场赶去,不出所料,一路上,牧翎兄妹对他的敌意更甚,显然牧语芙说的话并非虚言。

    云飞雪心中暗暗警惕,在一天一夜之后,他和牧家一众高手终于抵达此次的目的地,古虹道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