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牧翎
    “这其中的关系就是,在我们共同保管的这座道场内,有一份远古战场的残图,虽然这个残图不完整,但对我们来说依旧是无价之宝。”牧语芙说道。

    “远古战场的残图?”云飞雪震惊的看着牧语芙,少时过后他继续说,“您怎么知道这残图就是那座远古战场的?”

    “只因这张图上记录着一处地名万骨深渊,据我们所了解,万骨深渊正是这次远古战场现世的地点,所以这张残图至关重要。”牧语芙说道。

    说到这里,云飞雪算是对事情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但越发了解,云飞雪便越觉得此事的不简单。

    他想到的东西不仅仅只是那座远古战场,这远古战场不仅仅对修炼者是一种资源,对这两大帝国同样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东西。

    玄苍帝国或许会不惜一切代价攻占那片地方,可是东方剑雄明显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至少他还并不清楚玄苍帝国忽然蠢蠢欲动的真正缘由。

    不过对这个残图,云飞雪也是感兴趣的,至少他绝不会拒绝远古战场这种风水宝地。

    只是他心中依旧疑惑,“这个消息现在知道的人一定只有极少数,您却把它告诉了我,难道您想让我去拿走那份地图?”

    牧语芙点了点头说道,“我就是这个意思,我牧家的天才之辈不少,可正因如此,我们才是最没有机会拿到地图的人。”

    “这是为什么?”云飞雪几乎是下意识脱口而出。

    “因为我们牧家的底细他们都一清二楚,为了那份残图,他们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去针对我们牧家的人,但如果你在其中就不一样了,没人会在一四重道气境界的人,但你的实力我相信远不止这个境界,到时候你大可趁敌人不备进入道场拿走地图。”

    牧语芙的话让云飞雪恍然大悟,原来她是看清了自己的真正实力,只不过想到血神宗还有万海宗,云飞雪一声苦笑。

    别人不知道,但辰雷是知道自己的一些底细的,特别是自己于他还有那么深厚的矛盾,再次见面估计他是第一个针对自己的对手。

    他和万海宗呢倒是没什么深仇大恨,但白鹏亲自去云府要西城秀树被拦在门外,虽然那时候自己是以圣灵教的弟子自居,但白鹏可能依旧会怀恨在心。

    好在这其中还有千幻岛,有叶轻羽在,倒是能减轻自己的一些麻烦。

    牧语芙看到云飞雪沉默,以为他是在顾及对手的实力,所以她连忙说道,“关于这些对手你大可不必担心,道场之内有强大的禁制力量,即便是灵海秘境的高手也必须要将修为压制到真元秘境巅峰,所以道场之内是没有灵海秘境的!”

    云飞雪苦笑一声道,“可我现在也并没有抗衡十重逆命境界的手段。”

    这一点云飞雪心知肚明,虽然已经凝聚一样,但他目前还只有四重道气境界的实力,如果他的境界在提升一阶,或许勉强能够和逆命高手一战,但现在他实在没有把握,毕竟从九重天人踏入十重逆命是一个质的飞跃,因为踏入逆命境界代表着寿元的暴增,单就这一点已经说明了十重逆命境界的恐怖。

    “不必担心,有人会帮你的,每一方势力会派出三人迎战,牧家二人会跟随你左右,你要做的就是尽量避敌找机会拿走残图。”牧语芙说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云飞雪点了点头,二人在交谈之中,终于是到达了目的地,牧家门口早有人在等待他们。

    “牧奶奶……”只见一男一女两名年轻人朝牧语芙恭敬的弯腰行礼。

    牧语芙则说道,“他们就是跟随你一起前往道场的人,他叫牧翎,她叫牧莲。”

    “你们好!”云飞雪象征性的问候了一句,但这二人却是连瞧都没瞧云飞雪一眼。

    只见牧翎说道,“奶奶,您之前提过的那个计划,他不会就是您口中的人选吧。”

    牧语芙说道,“没错,他就是我选的人,这次道场开启至关重要,不容半点马虎,除了他,我们牧家也找不到其他合适的人了。”

    “四重道气境界,奶奶,这……不太合适吧,据我所知,这次其他势力选中的人几乎没有低于七重元海境界的高手,而且南海的妖魂阁更有强大的魂师助阵,他去了估计是第一个死的。”牧翎面色难看,显然不太看好一个只有四重道气境界的云飞雪。

    “不得无礼,境界代表不了一切!”牧语芙说道。

    “境界代表不了一切?他能接下我一招,就证明您说的话是对的。”

    年轻人的身上自然或多或少都有几分不服输的傲气,特别对于他们这种被捧为天之骄子的年轻一辈,胸口的傲气更甚。

    在他们看来,境界即使代表不了一切,也可以代表百分之九十,至少他八重法相境界是可以随手碾压四重道气境界的。

    再者,这次道场的争夺至关重要,他们也不想一个拖后腿的人跟在自己身边。

    “我说了……”

    “牧夫人,没关系,既然他想试试,那就试试吧。”

    牧语芙没说完,云飞雪便已开口,他也不想牧语芙太难做人,既然要去道场一争高下,那适当的露出一些实力也没什么问题,虽然这个牧翎已经达到了八重法相境界,但他们毕竟是生死之斗。

    “那……好吧……”

    牧语芙点了点头,虽然她的直觉和经验告诉她,云飞雪的实力并不是四重道气境界这么简单,不过眼见为实总归也是没有坏处的。

    “请……”云飞雪做了个请的手势。

    牧翎面无表情朝外迈出一步,云飞雪隐隐可以感觉到他体内的气势在缓缓飙升着,显然他想出手就给云飞雪一个下马威。

    也许他无法完全说服牧语芙,但他用实力将云飞雪在这里打败也能阻止他参与争夺道场的事情。

    “接下这一招,我们无话可说!”

    话音落下,牧翎陡然伸出右手,恐怖的气息如海浪一样朝云飞雪席卷而来,云飞雪和牧翎之间的虚空扭曲视线已经无法穿透。

    虽然比云飞雪高出四个境界,但从这一招来看,牧翎显然也是没有太多的留手,至少他得给这个外来的家伙一个下马威才行。

    云飞雪只觉自己被这气息牢牢锁定,然后在那扭曲的虚空之中,他看到一个三张大小的巨大拳头穿透而来。

    地面直接被这拳头掀开炸裂,这一瞬间,云飞雪只觉一股生死危机从脑海深处传来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八重法相境界的一击绝不是闹着玩的,几乎没有丝毫犹豫,掌心之内血刃闪现而出,将阶兵刃撕拉一声好似划破了空气。

    面对扑面而来的巨大拳影,云飞雪直接一道超前劈了下去,丹田之内的一阳更是被他抽走了至少一半的力量。

    轰的一声,两者撞击在了一起,地面被这力量震的直接塌陷而下,虽然云飞雪拿出了血刃,但对方到底是高处他太多境界。

    他的身体在这拳头之下飞速后退而去,但血刃的力量依旧在疯狂抵抗着法相境界的一击。

    就在云飞雪退出数十米之外的时候,他终于是无法握住手中的血刃,这把兵刃朝天空抛飞出去,那巨大的拳头直接朝他的身体轰击而去。

    以云飞雪为中心猛的一声炸开,恐怖的气息如炮弹爆裂,牧语芙面色猛地一变,这牧翎下手没轻没重,云飞雪四重道气境界要被这一招完全击中,九死无生啊。

    可牧语芙更多的是疑惑,难道是自己看走眼了,按理说,云飞雪给她的感觉就算打不过八重法相境界,但要避开这一击应该没有这么困难吧。

    看到这一幕,牧翎脸上的轻蔑之色更浓,这就是境界的差距,不论如何,这是一种无法消除的距离,就算云飞雪再强,也绝不可能敌得过八重法相境界的进攻,更何况是九重天人十重逆命呢?

    “奶奶,看来这件事是您错了,境界的差距是……”

    “境界的确代表不了一切,如果你接触过追魂阁的杀手之后你就会知道的。”

    牧翎的话没说完,他的耳旁陡然出现一道声音,云飞雪竟不知何时已来到了他的身旁。

    右手伸出,那已经快到掉落在地面上的血刃就好像长了眼睛一样来到了他的手中,锋利的刀刃抵在了牧翎的脖子上。

    做完这个动作,云飞雪身形迅速后退,血刃收回双手抱拳道,“得罪了!”

    这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流畅无比,直到云飞雪离开牧翎身边他们才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果云飞雪刚刚下杀手的话,牧翎已经身首异处,可他究竟是如何避开牧翎那一击又是如何来到他身旁的,竟没有一个人看出来。

    这也难怪了,毕竟云飞雪的千影绝杀术已经使用的越来越纯属,实际上刚刚接下牧翎那一击的根本就是云飞雪的本体。

    在牧翎出手的刹那,云飞雪早就离开了原地,除非是对云飞雪有所了解的人或者是灵海秘境的高手,否则任何的掉以轻心和分身都会被云飞雪刚刚的手段给骗过去。

    “你……你这是耍赖……”牧翎忍不住咆哮道。

    “但战场上并没有耍赖这一说,只有生与死!”云飞雪说道。

    “你……”

    “行了,试过了就够了,别忘了牧家的家训是什么!”牧语芙语气带了几分凌厉。

    “是,奶奶!”牧翎恭敬的说道。

    牧语芙在牧家的地位德高望重,她的话自然是有绝对说服力的,云飞雪打算在牧家为接下来的比武大会好好做个准备,毕竟……那个残图对他来说也不是没有吸引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