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修炼资源
    云飞雪沉着脸,他又怎么可能对申屠红下手呢,可是不对申屠红出手,牧语芙又危在旦夕,这两难的选择的确叫人揪心难受。

    看到云飞雪沉默而又纠结的表情,申屠延山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心里的那种闷气似乎也得到了发泄。

    “她们两个只有一人能活,小子,决定谁能活下去,就看你了!”申屠延山一声狂笑说道。

    这种选择题不论放在谁身上相信都是难以抉择的,对云飞雪来说更是如此,她不可能看着牧语芙而不救,但是申屠红也不能不管啊。

    在这种艰难的选择之下,云飞雪说道,“申屠延山,咱们不如玩个游戏怎么样?”

    “臭小子,跟我玩阴谋诡计呢,可惜老子不吃那一套,再不动手我立刻杀了她。”申屠延山手中的兵刃已经触碰到了牧语芙脖子。

    “我要跟你玩的就是这个游戏,我跟你赌在你杀牧夫人之前,你会比她先身首异处!”云飞雪说道。

    申屠延山听完微微一愣,似乎不太明白云飞雪说的是什么意思,少时过后,他忽然一声狂笑道,“臭小子,我看你是疯了吧,现在我仅仅只需要一个念头,这老太婆……”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双眼之中迸发出了无法形容的难以置信,牧语芙从他手中朝前缓缓走出两步,她的右手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申屠延山的胸膛之上,而这个过程之中申屠延山什么都没有做,他的整个身体完全僵硬在了原地。

    半晌过后,申屠延山直挺挺的倒地而去,四周的人连忙上前查探,发现他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只不过那睁大的双眼到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爹可能没告诉过你,你们申屠世家的暗器是他发明的,但毒……是我教他的。”牧语芙语气冰冷。

    话音落下,申屠延山身上所能看到的皮肤竟然开始变得乌黑,七窍之中更有黑色的血液缓缓淌出,看起来霎时狰狞恐怖。

    云飞雪并不意外这种结果,因为在来之前他已经从牧语芙口中打听到了这一点,虽然牧语芙没有灵海秘境的强大,可她用毒的能力是数一数二的,所以申屠延山的这种行为无疑是自找苦吃。

    云飞雪之所以说出那句话也不过就是为了分散申屠延山的注意力,这样牧语芙也有更多的机会反制,只不过云飞雪想不到牧语芙竟然会这么果断,在这片刻之间,申屠延山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杀了他,你应该没什么意见吧。”牧语芙把目光转向申屠劲松道。

    申屠劲松目光复杂,但也并未多说什么,毕竟申屠延山的种种行为都是有目共睹,更重要的是申屠红差点身死,申屠劲松内心是否真的能放下谁也不知道,可是现在申屠延山已死,有再多的顾虑和仇恨也已烟消云散。

    “申屠杰倒也不算太蠢,只可惜……他永远只在我面前装傻充楞……”牧语芙的眼中再度闪烁出一丝悲哀。

    多年过去,物是人非,但是当年和申屠杰在一起的种种场景如电影在牧语芙的脑海中放映着。

    这个世界最无情的是时间,牧语芙无疑是永远把自己活在过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去的人,时间的流失依旧带不走她那份痴情的执念。

    但现在看到已经长大成人的申屠红,看到隐忍不发的申屠劲松,她内心那份坚持了数十年的那份情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似乎察觉到了牧语芙内心的悲怆,云飞雪赶紧岔开了话题,他说道,“申屠家主,不知你们的雷魂珠现在对外出售吗?”

    “你要雷魂珠?”申屠劲松问道。

    “正是。”

    “雷魂珠是我申屠世家的最强的暗器之一,我们一般都不对外出售的。”

    申屠劲松有些为难,听到此话,云飞雪也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果然如他所料,即便自己救了申屠红,但依旧很难打动这位申屠世家的家主。

    “爹,你女儿的命可是他救的,雷魂珠给他都不算过分,你怎么这样啊!”申屠红的脸上再度闪烁出恼怒之色。

    听到此话,申屠劲松脸上的为难之色更浓,他一时很难在这两者之间做出一个选择。

    一旁的牧语芙却是忽然一笑道,“不就是雷魂珠吗,看把你为难的,你要雷魂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啊?您……您有雷魂珠?”云飞雪惊讶的看着牧语芙。

    “雷魂珠是当年我和申屠杰共同研究出来的,你说我有没有!”牧语芙说道。

    云飞雪恍然大悟,也难怪牧语芙对申屠杰会这般痴情了,原来他们当年实际上有这么深的交情。

    申屠杰研究暗器,牧语芙交给他用毒的办法,就连雷魂珠这种令人闻风丧胆的暗器都是他们二人共同研究出来,牧语芙也许早已把一切的美好都寄托在了申屠杰的身上,只可惜他们的结局实在是叫人唏嘘不已。

    “罢了罢了,雷魂珠我给你吧,你要多少。”申屠劲松说道。

    云飞雪大喜,当即提供给了他一个数字,不过云飞雪自己现在还没办法回潜龙城,所以这些雷魂珠就由叶玄夫妇给带回去交给西城秀清。

    云飞雪则是跟随牧语芙直奔比武之地而去,这也是他答应过牧语芙的事情。

    解决了雷魂珠的问题,云飞雪也能放开身心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比如说这次五方势力的比武大会。

    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除了努力的修炼之外,实战同样是很重要的,如果一个和云飞雪同水平的高手站在他对面,但此人是经常磨砺在实战中成长起来的,云飞雪当然不可能斗得过他,所以和强者的交手是很重要的一环。

    而且有些日子没见叶轻羽了,他也有些期待再见到这个大哥,这也是云飞雪毫不犹豫答应牧语芙的原因,虽然到现在他都不知道为什么牧语芙会让他去参加这个比赛,为什么她不去找别人,申屠世家年轻的高手也不少,为什么偏偏就跟云飞雪提起这件事。

    马车上不急不缓赶路的牧语芙似乎想为云飞雪解开这个疑惑,她说道,“你一定想知道为什么我想让你参加这个比武大会了吧。”

    云飞雪坐在她对面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牧语芙没有意外的继续问道,“你可知想要修炼到至高境界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吗?”

    “难道不是自身的锤炼,还有……无尽的实战吗?”云飞雪反问道。

    “错了。”

    “错了?”

    云飞雪意外的看着牧语芙,随着接触的越来越多,云飞雪慢慢意识到苦修的重要,但更重要的依旧是实战,这一点狄修给了他很大的启示。

    即便没有追魂阁那种恐怖的修炼武学,单就以实战经验和能力,狄修都能跃出好几阶击杀敌人,他交给云府那三百士兵的正是这些东西。

    只听牧语芙说道,“请你仔细回想你的修炼之路,你会发现这两点并不是最重要的。”

    云飞雪眉头微微一皱,他开始仔细回想着自己从小到大的修炼之路,自己的突飞猛进大概就是从知道九阳不灭体开始的,但他还是想不到这其中的关键是什么。

    “还请牧夫人指教。”云飞雪说道。

    “修炼之路,资源才是重中之重,你得到的任何一种武学,任何一种兵刃乃至于任何一种促进你成长的外界之外,都是资源的一种!”

    说到这里,云飞雪恍然大悟,的确,这样说来,九阳不灭体是一种资源,千影绝杀术士一种资源,甚至灵魂状态的云飞雪提供给他的那个可以加速修炼九阳不灭体的配方也是资源的一种。

    牧语芙接着说道,“对你来说是如此,对那些想要将自己的势力繁衍发扬的人来说更是如此,没有资源的支撑,任何势力都不会存活太久。”

    “也就是说,这次比武大会的实质目的是为了争夺某一种资源?”云飞雪问道。

    “没错,我们五大势力共同掌管着一座道场,每一年我们都会以比武论英雄的方式来决定哪一方势力有进入的资格!”牧语芙说道。

    “但以您牧家的实力,似乎并不会惧怕这四个势力!”云飞雪说道。

    “虽然不惧怕,但和他们终究还是有些差距的,这次道场的争夺对我们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比以往任何一年都重要。”牧语芙的神色凝重了几分。

    “哦?这是为何?”云飞雪问道。

    “想必西边的玄苍帝国蠢蠢欲动你也是有所耳闻的吧。”

    云飞雪几乎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这件事,这是东方剑雄亲自告诉他的,只是这个时候的牧语芙为什么会提这件事?

    “玄苍帝国的蠢蠢欲动并不是没有道理可循的,只有极少一部分人知道,乾隆帝国的边境处有远古战场出现的迹象,玄苍帝国明显提前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打算直接出兵占领那一部分领土,企图将那远古战场化为己有!”牧语芙的语气中出现了些许兴奋。

    云飞雪露出了一丝惊容,远古战场指的是远古时期诸神大战留下的战场,那种地方才是修炼者们真正想要争夺的宝贵资源。

    震惊的云飞雪更加疑惑了,“这……和你们五大势力争夺共同保管的道场有什么联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