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疯狂的申屠延山
    看似软弱无能的申屠劲松阐述了一个稳固自身的最佳办法,虽然听起来好像是一种胆小怕事的行为,但反过来想想,当初申屠杰能把整个申屠世家交到他手中或许正有这方面的原因在其中。

    当一个人的野心和实力不想匹配的时候,那也就是他走向衰亡的一个象征。

    申屠杰很清楚这两兄弟的实力有多少,他们的潜力又有几分,在这种情况下,申屠劲松继承家业无疑是最合适的选择,事实证明申屠杰的选择并没有错。

    “你少给我来这一套,真顾念我们的兄弟之情,把家主这个位置让给我。”既然话都已经说开,申屠延山也不再顾及什么,直接说出了自己最渴望得到的东西。

    “二弟,你知道的,这是父亲当年的遗愿,申屠世家放在你手上早就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甚至包括兄弟你我。”申屠劲松说道。

    “行了,罗嗦来罗嗦去,你不还是一样舍不得那个位子,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这个弟弟心狠手辣。”申屠延山往后退出一步,紧接着,他身后数道身影呈包围圈渐渐将申屠劲松围了起来。

    对申屠延山来说,现在已经到了鱼死破的地步,申屠红的计划失败,这就是他的下一步,直接以武力逼申屠劲松下来。

    也许他早就可以利用这一点来逼申屠劲松,但这的确是万不得已的计划,毕竟这么做的确会为很多人不耻,而现在的确已经到了那一步,因为申屠劲松比他想象的要隐藏的深的多。

    一旁的云飞雪再度叹了口气,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基本已经可以预料到最后的结果了。

    申屠劲松并不是所有人看到的这个样子,他既然在这个时候把自己真实的一面露出来,那也就意味着他同样不想再像以前那么继续下去了。

    正如当初的云飞雪一样,十多年都以为他只是一个贪酒好色的纨绔之徒,模样的陡然转变让所有人都是猝不及防。

    对于这一切,狄修闻所未闻,他看着云飞雪的眼中有些不舍,但他依旧说道,“大哥,我想……我得走了。”

    狄修的离开云飞雪并不意外,目的已经达到他就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

    “你已经做好了回追魂阁的准备了?”云飞雪神色已经充满了担忧,毕竟他当时可是杀掉了一名追魂阁的弟子,隐离开了追魂阁,狄修得不到任何人的庇护。

    “做不做准备都得回去了啊,不然我依旧是死路一条。”狄修说道。

    “这是为何?”云飞雪疑惑道。

    “这和我们修炼的功法有关,师父离开追魂阁也是因为此事。”狄修顿了顿继续说道,“你不好奇为什么我只是十重刚柔境界,但是面对任何真元秘境的高手都能一战的原因吗?”

    “为什么?”云飞雪几乎是下意识的问出口,这可能是他接触到狄修之后最大的疑惑了。

    他自己凭借种种手段也最多也只能勉强和高出三四阶的强者交手,十重刚柔境界能和真元巅峰境界的强者过招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他难以想象的,偏偏狄修就能做到。

    “不仅仅因为我们的修炼是为了杀人,还因为我们体内的内气是以寿元转化而来的,追魂阁的一部分杀手几乎都没有活过十八岁的,这就是追魂阁令人闻风丧胆所要付出的代价。”狄修说道。

    云飞雪听闻一阵骇然,他着实想不到狄修的能力竟然要以这种代价换得,但他心头更加疑惑,“可是你的师父隐已经有几百岁了。”

    “不是所有人都有师父那种天赋的,他的血脉力量完全可以承受住功法修炼带来的弊端,而且只要不疯狂的燃烧寿元,活过三十岁是没问题的,但师父离开……都是因为我……”狄修黯然低下头。

    “因为你把寿元燃烧到了极限!”云飞雪沉声道。

    “没错,我现在的极限实力可以和初入灵海秘境一战,但代价就是我这条命,但师父不愿我这么做,所以三年前他出去说要一定要找到解决这武学弊端的方法再回来,直到现在还了无音讯!”狄修说道。

    云飞雪点了点头,想来隐对狄修的看重超过了一切,只不过这个弊端显然没有那么容易解决,所以三年过去,隐依旧没有出现在追魂阁。

    “不论如何,这件事是我对不起师兄弟,我要回去给他们一个交待,不论结果如何。”狄修继续说道。

    “我明白,但我还是希望你以自己的性命为重,如果隐前辈真的找到方法而你又不在了,他会疯的。”云飞雪叮嘱道。

    “我明白,大哥,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如果我还活着,一定会找你的!”狄修说道。

    云飞雪点头,然后狄修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申屠世家,微微叹了口气,现在的他实在没办法帮到狄修,追魂阁这种势力的确没有资格去招惹,况且他自己现在也是一身麻烦,一切……都要依靠狄修自己。

    狄修刚刚离开,申屠劲松这两兄弟便已将矛盾升级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只可惜,申屠延山的确是低估了申屠劲松的实力。

    平时听命于他左右的人几乎全部倒在了申屠劲松一边,始料不及的变故让申屠延山一片黯然。

    这只能说明申屠劲松隐藏的实在太深,也许正如他本人所说,他实在不愿看到兄弟二人反目成仇,所以对申屠延山一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申屠世家现在就是他们两兄弟支撑着,一旦内讧,只会给其他人有机可乘,可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申屠劲松有一万个不愿意也要做自己该做的,因为他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人毁掉父亲的心血,同样也包括自己的心血。

    “一切都是你这个小杂碎……”申屠延山被十来个高手围攻,他的眼中透着滔天的恨意,更多的是来自对云飞雪的恨,如果不是他的话,申屠红现在已经早已不在,悲痛欲绝的申屠劲松正是最好下手的时机,只可惜,一切都因为云飞雪而被破坏。

    “这个时候,你怪我有意义吗?连自己亲侄女都下的了手,你认为你会有什么好结果?”云飞雪语气冰冷的说道。

    “哈哈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这句话当初可是申屠杰交给我的,只可惜你一点都没继承爹的手段,你以为龟缩山林之内,申屠世家就安全了吗?只可惜,申屠杰当初瞎了眼,竟然会把申屠世家给你……”

    啪啪……

    话没说完,清脆的声音传来,牧语芙毫不留情的扇在了申屠延山的脸上。

    “那是你的父亲!”牧语芙怒斥道。

    “哈哈,自从他把家主之位给申屠劲松的时候,就不是的了。”申屠延山冷笑道。

    “在你眼中,家主之位,比你爹都重要吗?”牧语芙说道。

    “当然,这天下有什么比名利地位更重要?”申屠延山的眼中闪烁出一丝疯狂。

    而牧语芙的眼里只有悲哀,此人明显已经被名利洗脑,想想也确实如此,否则他怎么可能对亲侄女下手,更是直呼自己父亲的姓名。

    可他毕竟是申屠杰的儿子,虽然自己已经解决了申屠红身上的毒,那索性就继续管下去吧。

    只不过,牧语芙这刹那间的分神让已经疯狂的申屠延山找到了机会,没有任何犹豫,强大的力量倾泻而出,他左手如鹰爪一般瞬间扣住了牧语芙的肩膀,右手指尖有着黑色的暗器闪闪发亮。

    “嘿嘿,你这老太婆为那个老东西一辈子不嫁人,真是蠢的可以,不过现在你终究能实现你价值了,谁再敢动手,我拉着你垫背也不错,不过牧语芙要死了,我的好大哥,整个申屠世家都脱不了干系。”申屠延山又是一声狂笑。

    他的话让申屠世家的所有人都是面色一变,的确,牧语芙要死了,牧家不可能放过申屠世家。

    他们才不会管你申屠世家是不是发生了内讧,反正牧语芙死在了申屠世家这是事实。

    想到这里,连云飞雪都忍不住变色,申屠延山还真是不惜拼个鱼死破,拿牧语芙来做威胁的确是他目前最好的选择。

    只可惜,他依旧没有明白,不论如何,申屠劲松都不可能忍心对他下手的,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啊。

    可是申屠延山根本不会顾及这些,他眼神闪烁着疯狂怒吼道,“从现在起,我就是申屠世家的家主,谁敢不服,这老太婆的命我就先收走了。”

    申屠劲松一方的人纷纷变色,所有人齐齐看向申屠劲松。

    此刻最为兴奋的还要数那些始终跟在申屠延山身后的人了,本以为绝望,但他的这个出手再度创造了最好的机会。

    这个时候不可能放任牧语芙的性命不管,毕竟她可是为了救申屠红而来,只要顾及她的生命安危,申屠劲松就注定会成为劣势的一方。

    “申屠延山,你确定要这么做吗,你这真的是在把你自己往绝路上逼啊!”久未开口的云飞雪陡然说话。

    “哈哈,小杂碎,老子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你,不想这老太婆死的话,先给我动手杀了申屠红。”申屠延山愈发的疯狂,他目光盯着申屠红一声大喝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