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铁证如山
    淬不及防的云飞雪被申屠红扑了个正着,她的眼泪就如断了线的珠子倾泻而下,那天晚上,云飞雪背着她竭尽全力飞奔千里的样子历历在目。

    这一刻,云飞雪感觉有一颗心在自己身上融化了,他也变得不知所措,也不知该怎么去安慰这个哭成泪人的云飞雪。

    “咳咳,你能醒过来就好了,最着急的还是爹!”云飞雪也算是在提醒申屠红,但她确实不闻不问,就那么紧紧抱着许久才松开。

    “谢谢你,没有你,我……”

    “别说这么多,你应该谢谢牧夫人,没有她,你才真的没办法醒过来了。”

    “牧夫人,牧前辈?”

    申屠红有些疑惑的看着牧语芙,她对这个老人当然是有印象的,她只是奇怪为什么牧语芙会来申屠世家,甚至来救她,为什么自己又需要她来救呢,申屠世家不是有解药吗?

    “谢我就不必了,只不过我能救你一次,我不可能再救你两次三次……”牧语芙说道。

    申屠红很聪明,简单的一句话之中,她已经听出了太多的信息,再联想到自己是怎么受伤的,申屠红把目光瞬间投到了牧语芙的身上。

    “爹,很不幸,您派到我身边的王伯和郑伯都遇难了。”申屠红说道。

    “他们……是怎么遇难的?”申屠劲松看了看云飞雪,又一次问了一个同样的问题,从这个问题就已经能够看出,其实他对云飞雪也并不是百分百信任的。

    “这就要问问我叔叔了,你说呢?”申屠红陡然看向申屠延山说道。

    “我……我怎么知道……”申屠劲松支支吾吾神色恍惚并不做正面回答。

    “你不知道?宁氏两兄弟可都是你的心腹,他们先杀王伯和郑伯,然后趁我不注意对我下手,要不是云公子,我只怕……”

    “你……你胡说,我们都是申屠世家的人,都为大哥效力,你这是胡说。”申屠延山忍不住咆哮道。

    “我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是有数的对不对?”申屠红说道。

    一旁的云飞雪不禁一阵暗叹,利益的分割和驱使让本是兄弟的二人竟反目成仇,这件事其实已经不用深究都知道是申屠延山在背后搞的鬼。

    至少他绝不甘心永远屈居于申屠劲松之下,特别申屠劲松还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家主,这让他心里更加不平衡。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只能说明白这宁氏二兄弟存有异心,但我并不知情。”申屠延山一句话将此事和他瞥的一干二净。

    “你不知情?他们跟了你这么多年,你会不知情,不是奉你命令,他们有这个胆子?”申屠红怒道。

    “别无理取闹,他始终是你叔叔。”申屠劲松顿时在一旁怒斥道。

    “叔叔?爹,你究竟还想忍受到什么时候,难道非要他把刀架到你脖子上了你才会明白吗,你女儿差点就被他给害死了。”申屠红咆哮道。

    “但你现在不是没死吗?”申屠劲松说道。

    “爹,不是因为云公子,不是因为牧夫人,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我现在早就成一具尸体了,那个时候你是不是依旧不会给你女儿报仇?”申屠红说道。

    “他……他毕竟是我二弟,他不会这么做的……”申屠劲松犹豫了一下,似乎依旧不愿承认这个事实。

    所有人都只能无奈摇头,申屠延山更在暗中冷笑,他之所以敢这么肆无忌惮就是吃定了申屠劲松的这个性格。

    就算真的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做的,他也绝不会损失什么,因为申屠劲松根本不会忍心对自己下手。

    “爹,我真是对你太失望了,爷爷要是在世,会对你更失望。”申屠红忍不住失声痛哭。

    “我……”

    “云公子,你带我走吧,我不要待在这里,你也知道,我待在这里不会安全的。”申屠红的话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申屠劲松更是大吃一惊。

    “女儿,你……你要去哪里,你不要你爹吗,你不要申屠世家吗?”他忍不住问道。

    “我待在这里你认为会安全吗?”申屠红问道。

    “我……”

    申屠劲松又一次语塞,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申屠红待在这里的确不安全,可是申屠劲松实在不愿相信自己的弟弟会做这种事情。

    这种矛盾的心里也让他很是痛苦,但这种痛苦并未让他持续多久,因为一阵吵闹声忽然从门外响起。

    紧接着,云飞雪便看到叶玄夫妇还有狄修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在他们三人的跟前,还有两个奄奄一息的中年男子,可不正是申屠红口中的宁氏二兄弟吗?

    “公子,按照你的要求,我们抓到了活的。”叶玄说道。

    “辛苦了。”云飞雪大喜,这两个人还活着就一定能道出实情的真相。

    “你们因为什么原因而杀申屠红?”云飞雪问道。

    “我们……”

    这两人看了一眼申屠延山欲言又止,显然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看到他们这个样子,云飞雪淡淡的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不实话实说,还想隐瞒到什么时候?”

    “有什么就说出来,敢胡说八道,家法不饶。”申屠延山在一旁提醒道。

    “是,是……我们……想得到申屠世家的家产,所以……所以就起了歹心,想拿申屠红来要挟家主。”

    听到他们的话,申屠延山松了一大口气,他们的回来虽然出人意料,但只要这二人守口如瓶,同样也没法拿自己怎么样。

    “真的就这么简单?”云飞雪问道。

    “是,是的……”宁氏二兄弟硬着头皮说道。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杀了吧。”云飞雪的话音落下,叶玄体内能量汇聚直接朝这两兄弟的脑袋上拍了下去。

    虽然这本是申屠世家的家事,但相信他们对这个处理结果也会很满意的,有这种心思并且差点害死申屠红,当然只有死路一条了。

    申屠延山更是大喜,这两个人真死了,那一切都将因为死无对证而风平浪静,自己只需要再伺机而动。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但叶玄的巴掌刚刚到达这两兄弟的头顶上,他们忽然凄厉的大叫起来,“等等,别杀我们……”

    “哦?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云飞雪示意叶玄夫妇停手,他走进跟前问道。

    “是,是的,暗杀大小姐,其实……其实并非我们本意……”宁氏二兄弟异口同声的说道。

    “你们刚刚可并不是这么说的。”云飞雪说道。

    “我们……”宁氏二兄弟低下头。

    的确,刚刚他们想替申屠劲松揽下所有,可是又有几个人不怕死呢?

    他们兄弟虽然跟随申屠延山很久,可还不至于用他们的命去替他揽下那些事吧,在这种死亡的逼迫下,他们终于改口。

    “是……是申屠延山,是他让我们这么做的。”两兄弟低下头不敢去看申屠延山。

    “放肆,你们敢污蔑我,明明是你们自己对申屠世家窥伺依旧,我先宰了你们两个叛徒。”申屠延山说着,手中两道黑色的光芒一闪即逝,强大的暗器让云飞雪都是头皮发麻。

    但有人的速度更快,申屠劲松的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两名中间男子,他们迅速闪电站在了宁氏二兄弟的跟前。

    双手一挥,那黑色的光芒被他们尽数拦截下来。

    看到这一幕,更加激起了宁氏二兄弟内心的恼怒,“是你自己说不甘心屈居于这个脓包家主之下的,只要断了家主的血脉,你就有绝对的机会将他推下来,你现在想杀我们来封住这件事吗?”

    “你放屁,家主是我大哥,我怎么可能会害我大哥,大哥你说是吗?”申屠延山有些慌乱的看向申屠劲松。

    后者双手背负身后微微叹了口气,虽然他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有些事情他不承认不代表就不存在。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申屠劲松说道。

    “什……什么……你说什么……”申屠延山的眼中只有难以置信,申屠劲松似乎已经没有了那种孱弱之相,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若有若无的强者之威。

    “没错,我从来都不愿承认我的兄弟会对我不利,更不会对我女儿下手,我一直都在自己欺骗自己,因为父亲离开,我们只有两兄弟相依为命,只要弟弟你高兴,怎么都可以,唯独申屠世家是不能交到你手上的。”申屠劲松叹了口气。

    “哈哈哈,当然了,你当然不会把这个家族交到我手上……”

    “你不要误会,家族不给你并不是因为我自私,而是申屠世家会毁在你手上的,你的野心太大,可你的实力配不上你的野心,当你接手申屠世家的那一刻,就是申屠世家走向灭亡的时候!”申屠劲松说道。

    “少给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你当这个家主就很称职,整个申屠世家活的跟老鼠一样,潜龙帝国还有几个人知道申屠世家的名号,当年爹在世的时候又有几个人不知道我们?”申屠延山怒喝道。

    “可家族也并没有在我手上出乱子是不是,虽然我们好像已经隐姓埋名,可我们的实力依旧在这里,树大招风这个道理你可明白?我们没有父亲的那种能力,那就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难道不好吗?”申屠劲松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