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救人
    申屠世家,申屠红在床上双眼紧闭,微弱的呼吸代表她生机尚存,这也多亏了申屠劲松手上的解药。

    虽然她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但只需要日夜服用这种解药,醒来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可是申屠劲松看着手上所剩无几的解药,他的泪水忍不住掉下来,再找不到其它办法,申屠红只有两天可活。

    派去求牧语芙的人是一拨又一拨,可没一拨都是沮丧的摇着头回来,这个结果也在申屠劲松的预料之中,但也正因如此,他才更加悲痛。

    守在屋内的每个人无一不是摇头叹息,申屠劲松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一旦真的醒不过来也就意味着他的身后没有继承者,因为申屠劲松的夫人在几年前离开了申屠家,这样一来,申屠延山也就完全可以以这个理由将申屠劲松赶下家主的位置。

    当然,这或许并不是申屠延山要置申屠红于死地的最主要缘由,最大的原因还在于申屠红的天赋在申屠世家数一数二,如果继续任由她成长下去,申屠延山以及他的血脉就更难在申屠世家立足下去。

    在绝对的利益面前,连亲情也会被他看淡许多的,至少在他眼中,一个侄女申屠红远没有整个申屠世家值钱。

    “二弟啊,你也知道,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如果她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这申屠世家,就交由你来管理吧。”

    申屠劲松叹了口气,他坐在床边,这一句话似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申屠延山听到此话,内心不禁一阵狂喜,差点没忍住激动的笑出声来,本以为还需要费些手脚,没想到申屠劲松竟然会绝望到这个地步。

    但申屠延山怎能让他人看出自己的真实意图,他立刻挂上了一副悲痛的面具说道,“大哥,你的心情我理解的,这个时候就不要说这些话了,今晚我亲自前往牧家去求牧语芙,她一定会出手救人的。”

    申屠劲松摇了摇头道,“她从来就没原谅过爹,又怎么可能去救她的孙女呢,但我也不能怪她,毕竟当年的确是爹辜负了她。”

    “谁说我不会救他孙女了?”就在此刻,门口陡然出现一道苍老的身影,只见一名满脸皱纹的老人在云飞雪的搀扶下走进门内来,乍一看,这不正是牧语芙吗?

    “牧夫人牧前辈,你……”申屠劲松一时之间竟没反应过来,这前后的巨大落差叫他在呆滞在原地许久才反应过来。

    “怎么,见到我反而不高兴了?”牧语芙淡淡的说道。

    “不……不是,怎么会呢,牧前辈,谢谢,谢谢你。”申屠劲松双膝直挺挺的朝牧语芙跪了下去,眼泪再次止不住流下来。

    牧语芙多少年不曾踏足过申屠世家了,能在这里见到她已经说明了太多的问题。

    “用不着谢我,要谢就去谢云飞雪吧。”牧语芙那老态龙钟的模样没有任何表情上的变化,虽然愿意来申屠世家,可这并不代表她真的就对这里的人会产生好感。

    “多谢云公子!”申屠劲松朝云飞雪拜了下去。

    “别别,申屠家主不必如此,我只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尽我所能去帮申屠红,牧夫人愿意帮她,也算是她的幸运。”云飞雪连忙扶起申屠劲松说道。

    此刻牧语芙已经走到了申屠红的跟前,唯有申屠延山本来一脸兴奋的表情早已荡然无存。

    他阴沉着脸盯着申屠浩然,似乎在质问他究竟出了什么事,但门口的申屠浩然也只能以一脸茫然去回应申屠延山。

    因为他自己都没搞清楚究竟出了什么状况,云飞雪究竟给了牧语芙什么好处,不但见了他,而且还毫不犹豫的亲自奔赴这里替申屠红疗伤,申屠浩然想不通。

    他本想提前回申屠世家报信,可云飞雪坚持要一路同行,他根本无暇分身,所以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事情发生而无能为力。

    “申屠劲松,你也是申屠杰的儿子,应该知道申屠世家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你也不想他一手创建出来的势力葬送在他人手上吧。”

    牧语芙说着有意无意的瞥了瞥申屠延山,话有所指,但申屠劲松好似没听懂她在说什么,他说,“多谢牧前辈提醒,申屠世家威名在外,至少现在还没人敢动我们的。”

    “你……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啊,我……”

    牧语芙又看了一眼申屠延山终究叹了口气,这本就是申屠世家自己的事情,她何必多管闲事呢。

    刚刚的提醒也许是看在申屠杰的面子上,也许是因为云飞雪之前的种种提醒,既然申屠劲松自己听不进去,她说再多又有什么用。

    申屠劲松的性格本就如此,当初

    叹了口气,牧语芙走到申屠红的跟前,一道清澈的光芒从她手上散发而出,她虽然苍老,可那双手却如葱脂玉白,完全不像是一个年龄**十岁的该有的手掌。

    随着温和的能量进入申屠红体内,那始终没有苏醒的申屠红忽然一个剧烈的抖动,旋即一口黑色的鲜血从其口中狂喷而出。

    看到这一幕,牧语芙眉头一皱道,“她中的是你们申屠家的蛇花毒?”

    “是……正是……”申屠劲松连忙说道。

    “这就难怪了,我就奇怪你们一个接一个的非要我来救她,只是……她可是你女儿,你申屠劲松的女儿竟然会中你们申屠家的蛇花毒,这就让人想不通了。”牧语芙说道。

    “这……”申屠劲松一时语塞,他忽然想到云飞雪给他说过的当时申屠红是如何遭人暗算的场景。

    他的脑海中不自觉又浮现出了申屠延山的模样,摇了摇头,暂时摆脱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不论如何,还请您救救我女儿。”申屠劲松说道。

    “哼,我能救她一回,能救她二回三回吗,感情我以后就待在她身边专门用来救她算了。”牧语芙忍不住怒道。

    “那牧前辈,你……”

    “申屠杰怎么就能生出你这种没脑子的蠢货来,有人既然想害她,不把这个人揪出来,你以为现在救了她就有用吗?”牧语芙再度一声怒斥。

    “这个……等我女儿醒来,她一定知道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什么的,当时候我们抓住那个凶手就可以了。”申屠劲松说道。

    “那我问你,假如那个凶手是你的二弟申屠延山,你怎么办?”牧语芙一针见血的说道。

    “这……”

    “牧夫人,我敬你德高望重,但这里是申屠世家,不是你牧家,还望你说话注意点!”申屠延山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怒气,显然牧语芙的话激怒了他。

    “我只是举个例子罢了,你这么激动做什么,难道……真是你不成?”牧语芙说道。

    “你……”

    “什么你你我我的,申屠世家怎么了,当年不是因为我,你以为申屠杰真能建立起这个势力来?你们一个个什么德行我都清楚的很,吃水不忘挖井人,劝你最好安分点,申屠劲松虽然懦弱了点,但他还不至于能毁掉申屠世家,最好不要让我知道真是你做的!”

    牧语芙语气凌厉,双目之中迸发出逼人的气势,此刻的她哪里像一个**十岁的老太太,能让牧家长久不衰,为了一个男人一生未嫁,这样的人又岂是普通之辈。

    申屠延山没有再反驳什么,但他紧握的双拳已经说明了内心的愤怒达到了一个极限。

    本以为牧语芙不会插手申屠世家的事,但没想到竟然会中途杀了出来,而这一切似乎都是因为云飞雪这个年轻人。

    所以此刻申屠延山对云飞雪是恨之入骨,恨不得将其抽筋拔骨活剥才能泄去心头只恨。

    “当年的申屠杰乃人中龙凤,只可惜暗器和毒毁了他,你们两个好儿子倒是争气的很,一个懦弱的跟泥一样,一个狠辣的跟野兽一样,但你们最好别忘了,申屠世家是他一生的心血,没有他,就没有你们今天的日子,毁了申屠世家,毁的就是申屠杰数十年的心血,你们同样别忘了,申屠杰……是你们的父亲。”

    牧语芙说完再度把目光投向了申屠红,不论如何,这个女孩子是无辜的。

    牧语芙同样心狠手辣,可她有自己的底线,本不想掺和申屠家的事,但云飞雪的那些花提醒了她也点拨了她。

    自己是爱申屠杰的,可是申屠杰已经不在人世,那自己去帮他的子女帮他的申屠世家同样也是在帮申屠杰。

    相信在地下的申屠杰看到这一幕也会感到高兴,甚至为为此感到内疚,但牧语芙就是要让他内疚,让他后悔,当年的决定是多么的错误。

    此刻的牧语芙无疑把‘爱’这个字提高到了伟大的程度,事实上她的爱一直都是伟大而无私的。

    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人能为了另外一个人去忍受一辈子的孤独和寂寞?

    随着牧语芙手法的变换,申屠红的脸色也是越来越好转,与此同时,申屠延山的脚步也在房间内悄悄移动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机会。

    少时过后,申屠红又是一口鲜血从嘴里吐出,而在那一瞬间,她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牧语芙一把将她从床上扶了起来,申屠红茫然的看着四周无数的眼神,当她瞧见云飞雪的时候,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几乎是本能的一把朝他身上扑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