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分析
    无止境的等待的确让人煎熬,特别是申屠红还等着云飞雪这里最后的一丝希望,天知道这种等待需要多久。

    牧语芙好像一点也不着急,她一针一线织着手中的线衣,好像根本就没察觉到云飞雪的到来一样。

    尽管内心着急,但云飞雪依旧如松而立,因为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当你再次开口的时候只会让牧语芙产生反感,因为她现在的确很认真的在工作,打断别人正在认真做的事情是很不礼貌的。

    整整一个时辰,云飞雪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牧语芙也终于完成了手上的最后一根线。

    她这才微微抬起头看向云飞雪,“听说你手上有还生丹?”

    映入云飞雪眼帘的是一副苍老的面容,深深的皱纹在诉说着岁月的无情,可那明亮的双眼叫人过目不忘,丝毫没有老人该有的浑浊不清。

    通过这皱纹可以清晰看到,她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只是再美的人似乎也抵不过岁月的侵蚀。

    听到她开口,云飞雪总算是松了口气,“是,我手上有还生丹,听说您卡在九重天人境界数十年,相信还生丹可以助您一臂之力,即便您突破不了境界,但它也可延长您的阳寿数十载,在这个时间之内,相信您可以有更多的机会突破到逆命之境。”

    这就是还生丹的魅力,对于牧语芙现在的确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宝物,因为她真的已经到了风烛残年的年纪,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有诱惑力。

    “你也是为了申屠红那个丫头吧。”

    “是,她最多只能撑过一天半了,申屠世家有人不想让她活,毁了所有的解药和药材。”

    “你虽然非申屠世家的人,但你应该知道我和他们之间的瓜葛。”

    “是,我知道,但您一生未嫁,难道不是因为一直爱着申屠杰吗?”

    云飞雪一句话刚刚说完,牧语芙的那苍老的面容陡然出现了一丝狰狞,她一声怒喝道,“放屁,我怎么会爱他,我对他只有恨,因为恨他,所以我一声未嫁,是因为恨,你明白吗?”

    牧语芙身上的气势也是在刹那之间变得凌厉起来,云飞雪的这句话似乎击中了她的某处要害。

    云飞雪叹了口气,牧语芙激动的情绪已经说明了一切,他说到牧语芙心里去了,只是牧语芙自己也不愿承认而已。

    “其实关于您和申屠杰之间的事我大概也了解了一些,并不是他不爱您而选择了另外一个人,恰恰相反,因为他太爱您了,所以在当年没有选择您。”云飞雪说道。

    “你放屁,爱我……他不选我,是他有病还是我有病?”牧语芙怒气更盛。

    “据我所知,申屠杰当年为让自己发明的暗器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而尝百毒,他早已知道自己命不久矣,那个时候您是牧家的天之骄女,那个时候还根本没什么申屠世家,只有一个申屠杰小有名气,综合这些因素,他知道自己根本配不上您,他不想害您啊。”云飞雪叹了口气道。

    说到这里,牧语芙反而平静了许多,他盯着云飞雪道,“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没人告诉我,这是我分析出来的。”云飞雪说道。

    “可笑,你如何证明你分析的是正确的?”牧语芙说道。

    “其实您心里早已知道这就是答案,这就是申屠杰当初没有选择您的原因,您又何苦折磨自己这么多年呢?”云飞雪叹息一声。

    牧语芙陷入了沉默,自己一生未嫁,为了什么,难道真的是为了赌那口气吗?

    如果申屠杰真的不爱自己,如果他真的对其她人情有独钟,自己凭何要这么对待自己?

    正因为申屠杰是为了她,正因为申屠杰太爱她,所以她才会一辈子独守空房,尽管她知道自己永远也等不到那个人了。

    她知道当申屠杰当着她的面去牵手另一个人的时候,他们就再也没可能了,可是她还在坚持,可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坚持的是什么!

    “也许你说的对,可是你知道吗,我真的不嫌他出生贫穷,我也不嫌弃他身份低微,他为什么就不懂呢?”牧语芙的眼泪就那么止不住的流下,这一刻,她的皱纹更深,明亮的双目也变得浑浊不清。

    “其实……他都懂……”

    这一刻,云飞雪忽然想到了自己,想到了那个还在为自己而苦苦等待挣扎的薛思雨。

    这样的剧情是多么相似,也许唯一的不同就是薛思雨和牧语芙的遭遇不一样,如果薛思雨对辰雷也情有独钟,而辰雷也是一个值得托付一生的人,自己是不是就会变成申屠杰?

    也许,看着自己喜欢的、心爱的人过的幸福快乐……也是一种爱,也许,爱并不是一定要得到她。

    只不过申屠杰做梦也想不到,牧语芙会这么的倔强。

    “其实,您真的不能怪申屠杰,贫穷和身份的低微会让人变得自卑,所谓骨气和一意孤行实际上改变不了任何事实,举个简单的例子,您的姐妹所嫁之人都是福贵权势之辈,当有一天您和申屠杰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申屠杰的自卑自然而然就会体现出来。”

    “这种自卑并不是所谓的努力和所谓的一身骨气能够改变的,这是由他们的出生而决定的,就算您当时背弃家族选择和申屠杰私奔,但申屠杰也不会允许您这么做的,因为他配不上您,他配不上整个牧家,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但我相信这就是当时申屠杰所想。”

    云飞雪所说并非虚言,事实上他对这件事真的是深有感触,试想自己如果没有身怀九阳不灭体这种武学功法,也没有认识姬不凡这等强者,自己真的有底气对薛思雨说那种话么,真的有底气面对冰城这种庞然大物吗?

    而云飞雪的出生较大多数人已经高出了太多,至少在这潜龙城他是万人之上的存在。

    可以想象当时申屠杰的选择有多么的艰难,他是多么想和牧语芙在一起,多么想和她一生一世,可那是害她啊!

    牧语芙不说话,可眼泪不断划过她那皱纹密布的面容,云飞雪的话再度击中她内心深处的痛。

    没错,当两个人身份的差距太过悬殊就已经意味着双方的不平等,因为喜结连理并不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是两个人的结合,更是两个人身后家族的碰撞。

    正如现在的自己和薛思雨,两个人情投意合有用吗?

    冰城和血神宗的高手能轻易让自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好在云飞雪现在底气足了许多,七月初一这一天,他一定会冲进冰城为爱一战。

    申屠杰深知门当户对这个道理,所以他做出了那个让牧语芙撕心裂肺的选择。

    “申屠杰要是知道您这个样子,一定也会伤心欲绝的,因为他的目的就是想让您过的好,过的快乐,可您……”

    “没有他,我怎么快乐,怎么幸福。”

    牧语芙的神色更加黯然,云飞雪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劝解她,他说这么多的目的只有一个,希望牧语芙对申屠杰的恨能少一点。

    不过牧语芙的目光从悲伤黯然中似乎突然又活了起来,她说道,“你说这些,无非是让我不要去恨申屠杰,希望我能救他那个孙女,但我告诉你,我依旧恨他,恨他的懦弱,恨他的胆小如鼠。”

    云飞雪苦笑一声,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几十年的恨的确不是自己三言两语能够劝解的了的,只希望自己手握的筹码能奏效,毕竟牧语芙寿元将至是铁定的事实。

    “可是你这个晚辈很不错,至少比那些脓包要强的多,申屠家现在我看也就一个申屠红能拿得出手,其他人不过都是些偷鸡摸狗的鼠辈而已。”

    牧语芙的话叫云飞雪再度陷入尴尬之境,人人惧怕的申屠世家到了她眼中竟会一无是处。

    不过说又说回来,牧家的实力同样不可小觑,牧语芙以一人之力掌控整个牧家势力,说这话倒也并不过分。

    “救申屠红你需要答应我两个条件。”牧语芙淡淡的说道。

    云飞雪大喜,就怕牧语芙闭口不谈,那才麻烦,她能提出条件,事情就好办多了。

    “您说,晚辈能做到的,竭尽全力。”云飞雪说道。

    “第一,就是我需要两颗百年还生丹,你既然带着这东西,这个条件对你来说很容易。”

    云飞雪点了点头,只听牧语芙继续说道,“第二个条件,半个月之后,我牧家和其它一些势力有一场一年一次的比武较量,我希望你能替我牧家出份力。”

    “第一个条件容易,这第二个条件……不知是什么样的比武较量,又是和哪些势力。”云飞雪疑惑道。

    “万海宗、血神宗、千幻岛、还有南海妖魂阁。”牧语芙说道。

    “什么?”云飞雪霎时呆在了原地,他做梦也想不到,牧家竟然会是这些势力进行比武较量,要知道除了这个南海妖魂阁之外,其它三大势力或多或少都自己有些瓜葛啊。

    “怎么,有什么问题?”牧语芙问道。

    “呃……没……没什么问题,只是……半个月之后比武,可申屠红只能撑一天多的时间了啊。”云飞雪说道。

    “这个问题很好解决,我随你走一趟申屠世家就是了。”牧语芙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