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前往牧家
    “大哥,我们已经派人去找过牧语芙了,她根本不可能帮申屠红的,她和父亲之间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再让这小子去又能怎样,反而容易出现变数给他逃走了。”

    如云飞雪所料,申屠延山根本不同意云飞雪去找牧语芙这件事,在他来看,现在的云飞雪就是害死申屠红的凶手,即便是不是主谋也一定和他有莫大的关联。

    当然,他实际上是怎么想的没人知道,但终归一点,云飞雪绝不能离开申屠世家半步。

    “二弟啊,不论如何,让他去试试也好,只有两天的时间了,你连最后的这点机会都不给我女儿吗?”

    申屠劲松的语气携带着平时不具备的一丝狠厉,这件事关乎申屠红的性命安危,一向没什么反对意见的申屠劲松似乎真的要做点什么了。

    “大哥,不是我不给她机会,实在是……”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去试试,你要不放心,你我都派人跟随他左右,这总归没问题吧。”

    “这……”

    申屠延山眼珠乱转似在思索事情的轻重缓急,不过看到申屠劲松眼神中的那一抹坚定,他知道自己再继续反对的话,只会激怒申屠劲松,所以他点了点头。

    “那好,我们派人跟随他左右,如果你真能说服牧语芙,就算你将功赎罪。”申屠延山说道。

    “申屠红醒了就不是将功赎罪的问题了,而是你给我赔礼道歉的事了。”云飞雪冷冷的说道。

    “你能做到再说吧。”申屠延山也是冷笑一声道。

    云飞雪再度踏上了陌生的征途,他的时间只有两天,可是对牧语芙根本没有半点了解。

    但不论如何他一定要去试试,申屠红能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其实都是次要的,他真的要走,申屠世家应该还没人能拦得住他。

    也许真是为了申屠红的性命安危,也许是为了雷魂珠,不论是哪一种,都容不得他浪费丝毫的时间。

    “牧语芙和你们老家主究竟有什么瓜葛?”马匹在路上狂奔,在这时间他起码要了解牧语芙和申屠世家的一些恩怨情仇,这样才好对症下药。

    在他身边的一左一右,分别是申屠浩君还有申屠明,二人都是申屠世家的旁支,一个效命于申屠劲松,一个效命于申屠延山。

    听到云飞雪的问题,申屠浩君说道,“牧语芙也是家大势大,当年牧语芙牧夫人对我们老家主一见钟情,奈何我们老家主心有所属,最终他还是没有选择牧夫人,这导致她后来对我们老家主一直怀恨在心,更重要的是……”

    “什么?”云飞雪疑惑道。

    “更重要的是,牧夫人一生未嫁,虽然她心狠手辣,可是她的痴情是人尽皆知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老家主,只可惜,我们老家主命途多舛,生下两兄弟之后不幸立世,老夫人后来也因病去世,这让牧夫人对我们老家主的仇恨更甚,她总是说,要是娶了她,也不至于这么短命了。”申屠浩君叹息的说道。

    云飞雪恍然大悟,原来在两者之间还有这种曲折之事,这也就难怪牧语芙不会出手救申屠红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那可是她情敌的孙女啊,她怎么可能会出手救自己情敌的后代呢?

    但云飞雪至少了解到了一点,牧语芙因为老家主申屠杰一生未嫁,这份痴情怕是世间仅有。

    “不知她的修为境界达到了什么层次。”云飞雪继续问道。

    “她的修炼天赋并不出众,据说卡在九重天人境界已经数十年了,如果她突破不到逆命之境,寿元也快到尽头了吧。”申屠明说道。

    “九重天人境界……”云飞雪若有所思。

    一路狂奔之中,云飞雪在不断询问一些问题,同时也在极速思索应对之策,至少普通的办法对牧语芙是不可能奏效的,在她心中对申屠杰是又爱又恨,但这几十年来只怕是恨要多于爱的,否则申屠世家其他人就已经把他请过去了。

    牧语芙所在的牧家并不远,飞奔几十公里之后,云飞雪总算是看到那穹顶式的建筑了。

    刚刚走进大门,只见两道身影沮丧的从里面走出来,这二人和申屠浩君还有申屠明显然是认识的。

    申屠浩君连忙走上去问道,“你们怎么样,牧夫人……有松口的意思吗?”

    其中一人沮丧的摇了摇头道,“你们还是别费心思了,我们连见都没见到她的人就被轰了出来,她不会帮我们的。”

    听到此话,申屠浩君二人面色都是一阵难看,人都没见到就被轰了出来,事情似乎比想象的还要糟糕许多啊。

    申屠浩君面色难看,“公子,你看这……”

    “来都来了,当然得去尝试一下,他们不行,不代表我也不行。”

    云飞雪说着迈开自信的步伐朝牧家大门走了进去,虽然不知道云飞雪的自信究竟来自什么地方,但申屠浩然和申屠明都是紧随其后踏入了牧家大门。

    只不过他们刚刚迈进门内,一名年轻的女子便来到了他们的视线之中,“又是申屠家的人,我说你们烦不烦啊,这一天天的没完没了了,赶紧走,我家姥姥不见任何人。”

    “呃……他们二位的确是申屠世家的人,不过我和这个家族并没有什么瓜葛和渊源。”云飞雪连忙说道。

    “你不是申屠家的人?那你来做什么?”这女子上下打量着云飞雪。

    至少云飞雪的态度和其他人的确有些不同,那些申屠世家的人几乎都是带着低声下气来求牧语芙,只可惜,当初申屠家当初怎么没那个觉悟,现在有难了响起牧语芙来了。

    所以云飞雪那看起来有些人畜无害的模样倒是不怎么让人反感。

    “我……当然也是为了见你们牧姥姥了……”云飞雪说道。

    “不见,我们姥姥现在不见任何人。”这女子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可不一定,你把这句话告诉牧姥姥,相信她一定会见我的……”

    云飞雪走进这女子身旁,然后悄悄在她耳旁低语起来,等申屠明和申屠浩然想以感知力偷听的时候,云飞雪已经说完了。

    只见这女子的脸上闪烁出一丝惊疑,然后她点了点头道,“你在此等候片刻,我会把你的原话传达给姥姥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申屠浩然二人都疑惑的看向云飞雪,只不过他似乎并没有解释的意思,他们二人也不好多问什么,只好怀揣着疑问在云飞雪身边等待着。

    少时过后,这女子匆匆而来说道,“你跟我去见姥姥,你们就在牧家等着。”

    云飞雪的脸上闪烁出一抹笑意,似乎这一切早就在他预料之中,只不过申屠浩然和申屠明更加疑惑,云飞雪究竟把什么话传达给了牧语芙,谁都不见的她为什么就单独的要见云飞雪?

    “我们为什么不能跟随他身旁,我们现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保护他的人身安全。”申屠明的语气有些急促。

    “他在牧家会很安全,这点你用不着担心。”女子说道。

    “我怎么知道她见公子是不是安了好心,我们必须要跟随公子左右。”申屠明说道。

    “这是我家姥姥的意思,如果你有胆违背她老人家的意愿你就跟着吧。”这女子嘲讽的看了一眼申屠明,然后头也不回的带着云飞雪离开了此地。

    申屠明不信邪的想跟过去,但却被申屠浩然一把拉了回来,“别冲动,牧语芙的心狠手辣你是知道的,牧家卧虎藏龙,她如果对公子有什么想法应该不会耍这些不必要的手段。”

    “嗯……你提醒的是。”听到申屠浩然的话,申屠明似乎更加着急,但此刻他似乎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只能在这里安静的等待着。

    话说云飞雪跟随女子七拐八绕的终于是停在了一座房屋跟前,和牧家其它住宅不同,这座房屋竟然出奇的简陋。

    云飞雪倒是想不到堂堂牧家的主人竟会住在这么简陋的地方,这里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安静了。

    四周青山绿水虫鱼鸟叫,虽然还没到春季,但云飞雪已然能够想象得到当春天来临的时候,这里会有怎样一番绝美的景象。

    “姥姥就在里面,你推门进去就是。”女子似乎不敢贸然推门,她乖乖的双手垂下待在一旁安静的站着。

    云飞雪深吸一口气,尽量保持自己平静的心跳,然后推开了身前的这扇大门。

    屋内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她双手正在忙碌着搭线织衣,尽管看起来已到了风烛残年的样子,可云飞雪还是隐约能够看到她那双清澈明亮的眸子。

    那双眼眸似乎并未被岁月侵蚀,如果眼睛也有四季的话,那这双眼睛无疑正处于春天发芽的季节,充满了朝阳和生气。

    “晚辈,拜见牧夫人。”云飞雪低头行礼,这是作为一个晚辈该有的礼数,更何况云飞雪有求于人,态度更是温柔可掬。

    牧语芙没有理会他,依旧是在很认真的忙碌着手上的工作,整个屋内的气氛似乎在这一刻僵持了下来。

    但云飞雪并不着急,他说完这简短的一句话之后便安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牧语芙忙着手上的活儿。

    ps:很抱歉,这几天更新更不上,因为要回老家忙事,所以只能攒些存稿,回去了基本就没时间写了,大概半个月的时间都只能维持一天一更,不过只要事情忙完就会恢复正常更新,有时间还会把欠下的补齐,实在对不起各位,多多包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