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拼尽全力
    “小心!”云飞雪几乎是本能的一声大喝,紧接着,四层魂诀如波浪滚滚从申屠红的头顶砸下。

    这是云飞雪目前所能做的极限,申屠红离他实在太远了,魂力的震荡让这两把暗器偏离了原本的方向。

    但也仅仅只是偏离,它们分别从申屠红的脸颊还有肩膀擦身而过。

    “快,动手,救人。”云飞雪又是一声大喝,不用他说,叶玄夫妇也早已动手,至少在墓中云飞雪舍身先救人的举动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你敢管我申屠世家的事?!”这二人面色阴沉的看向云飞雪,不是他刚刚的出手,申屠红的脖子已经被他们的暗器穿透。

    “看来那两个人也是你们动的手吧。”云飞雪冷声道。

    “插手申屠世家的事,是你自己找死。”这二人也不再去看申屠红,因为此刻申屠红的脸上除了难以置信,更多的是痛苦之色。

    云飞雪如电射而来一把抱起申屠红,此刻她面容毫无血色,一种淡淡的青色正在从她脸上的伤口蔓延。

    “暗器有毒……有解药吗?”云飞雪急促的说道。

    “没……没有,我们出来,从不带……解药,只有申屠世家……才有……”申屠红的神色开始迷离恍惚,暗器上的毒已经开始作用。

    “撑住,千万别睡过去,听话。”云飞雪目光炯炯,其声震慑心魂,申屠红那渐渐快要闭上的双眼被云飞雪又硬生生的给拉了回来。

    不远处,叶玄夫妇和这二人同时交手,却也占不到什么便宜,二人手段诡异,暗器频发,但这么战斗下去对申屠红来说却是万万不利的。

    因为她身上的毒拖不得,必须要立刻服用解药,否则她不可能扛过半个时辰。

    就在云飞雪手足无措之时,黑暗之中,一道黑色的身影如鬼魅闪现而至,四人战斗之地顿时发出一声惊呼。

    申屠红的一名手下淬不及防被一刀砍伤,狄修那冷血般的模样出现在了云飞雪的视线之中。

    “我要带她回申屠世家疗伤,这两人……尽量要活的。”狄修的加入让叶玄夫妇压力减轻,这二人纵然手段强大,但也绝不是他们三人的联手之敌。

    听到云飞雪要带申屠红会申屠世家,这二人面色一慌下意识就想出手,但却被他们三人拦住。

    云飞雪没做任何犹豫,转身一把将申屠红背在了身上,同时一声大喝道:“不准睡觉,给我指路,申屠世家怎么走。”

    云飞雪尽量在沟通木之精灵,希望她能调动一些生之力量帮忙抵抗这种剧毒,因为云飞雪发现在申屠红身上爆发的毒素比之前叶玄身上的东西还要难缠。

    关键在于木之精灵似乎陷入了沉睡,不论云飞雪怎么呼喊都没有半点动静,这让他更加焦急。

    不过随着他这一声大吼,意识渐渐要模糊的申屠红再度清醒了几分,感受着身下展开全力奔跑速度的云飞雪,她的心绪出现了一种莫名的荡漾。

    她似乎忘了最亲近的人朝自己下手的事情,似乎也忘了已经身中剧毒危在旦夕的自己。

    此刻云飞雪在她心目中是那么的高大,她的眼中除了这个背着自己的男人,已经忘掉了一切。

    从他第一次把钥匙主动让给自己,到现在全力的奔跑,前后不过一天的时间,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   申屠红找不到答案,但她也不必去找答案,因为她真的很困,好似体内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不断催促她睡去,但她自己也知道,如果这么睡过去,可能真的就永远也醒不过来了,那有怎么对得起身下这个正在拼命奔跑的男人了。

    是的,此刻的云飞雪的确是在拼命,他几乎调动了体内一切的力量疯狂奔行在山川河岳之中。

    在申屠红的带路之下,他需要找到一个最短的捷径去申屠世家,他这么拼命的理由或许大部分都是因为雷魂珠吧。

    他云飞雪算不上什么烂好人,不可能见谁有危险都去救,但至少因为雷魂珠这三个字把他和申屠红联系在了一起。

    自己这么拼命的目的就是为了博得申屠红的好感,至少自己在她面前提雷魂珠三个字的时候,她不会下意识的反感。

    也许有人会说云飞雪这么做实在很无耻,带着这种目的去做这件事算什么?

    但这个世界本就是这样,没有交流又哪来的交情,有了交情似乎才能更好的去实现自己的一些目的,至少他的目的很纯洁,而且他也的确在拼命去救申屠红,有了这些做前提,还不够吗?

    “喂,你……你歇歇再动身,你看你的汗……”申屠红真的要忍不住心疼云飞雪。

    “你再撑会儿,就快到了。”云飞雪气喘吁吁。

    平时因为阎罗靴重力的作用,他每走一步路实际上都耗费体力巨大,但此刻阎罗靴的重力已经最小化,再加上他体内的一阳之力,普通的行动根本不可能消耗他多少体力,可现在他的衣服几乎被汗水湿透。

    他的速度几乎达到眨眼便已到十米开外,每一次腾挪跳跃几乎都达到了他的极限。

    天色已经微亮,不知不觉,他背着申屠红已经整整四五个时辰,而申屠世家的大门终于来到了他的眼前。

    “快,开门,救人。”云飞雪一声大喝,还打着哈欠的两个人蓦然一惊,看到云飞雪背后彻底昏迷过去的申屠红连忙开门。

    当申屠红被人抬走的时候,云飞雪终于是一屁股坐在了街旁的台阶之上。

    此刻他也有一种渐要昏迷的趋势,连续奔跑了整整五个时辰,而且是调动全身所有的力量和速度,幸亏他体内还有木之精灵的存在,此刻能够感受到生之力量在渐渐补充他之前的消耗,但这个速度极其缓慢,依旧是很难在短时间反应过来。

    “小兄弟,快……快进屋坐。”不多时,一名中年男子连忙匆匆走来。

    “您是……”

    “我是红红他爹,也是现在申屠世家的家主。”

    云飞雪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这名男子,只见他身材矮小最多不过一米五六的样子,一身素袍衣裳也并没有什么讲究,反正这就是一个丢在人海里面谁也不可能认出来的人,他居然是申屠世家的家主申屠劲松?

    “你好。”云飞雪起身礼貌性的回答。

    “我女儿……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

    申屠劲松的问题让云飞雪面色忽然一僵,难道要自己说是跟随她的那四个人其中两个反叛对申屠红动的手?

    自己说出来似乎没有太大的信服力,至少从之前申屠红对他们的态度还有这四个人的实力来看,他们都是申屠红极为信任的人。

    凭自己的一面之词没有说服力,可是也总不能找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个别的理由吧,只能实话实说了。

    所以云飞雪当即把情况详细的给申屠劲松说了一遍,如他所料,申屠劲松显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申屠劲松深吸一口气旋即看向云飞雪道,“你知道他们四个都是谁吗?”

    “不知道,但一定是你们很信任的人。”云飞雪说道。

    “没错,这四个人,有两个是我兄弟,另外两个也在申屠世家待了十几年,你说他们自相残杀,我不敢相信。”申屠劲松说道。

    “但这是事实,既然人已送到,你们也一定有办法救醒她,她醒来之后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我先告辞。”

    云飞雪说完竟真的起身准备离开,他不是没想过在这个时候提出雷魂珠的事情,可左思右想依旧觉得不合适。

    一来,雷魂珠对申屠世家来说是禁忌,二来,自己这么贸然提出这三个字难免引起申屠劲松的反感,你救我女儿难道就是为了雷魂珠的吗,最后非但得不到雷魂珠,反而有可能会适得其反。

    “告辞?哪有这么容易告辞?”云飞雪刚转身,只见十几个人浩浩荡荡来到了此地。

    那为首之人高大魁梧,一身银丝镶边的长袍威风凛凛,刚毅如刀刻的面容不怒自威。

    看到此人语气蛮横,申屠劲松连忙说道,“二弟,你这么干什么?”

    “我干什么,难道我那侄女不是因你而重伤?”他指着云飞雪的鼻子问道。

    “二弟,你误会了,是他带我女儿回来的,不然我女儿早就中毒身死了。”申屠劲松连忙解释。

    “就因为是他带回来的才显得可疑,我那侄女明显是受本门暗器所伤,难道是她自己拿着暗器把自己打伤的?”

    他盯着云飞雪满腔愤怒,身旁的人一个个更是怒目以斥,好似云飞雪真就成了杀人凶手一样,虽然申屠红还没死。

    “她自己虽然不会这么做,难道你们申屠世家的其他人就不会这么做吗?”云飞雪说道。

    “哼,这话就可笑了,我申屠世家传承也接近上百年,一直以来内部团结一致,谁有胆子对我侄女下手?”他怒笑道。

    云飞雪百口莫辩,他对申屠世家了解甚少,当然,就算他了解,这件事和他实在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可这个人的强词夺理真让人感到憋屈和愤怒,我拼死拼活累的跟狗一样用四五个时辰穿越数千公里把她送到这里来,到头来你说凶手是我云飞雪?

    “我说你没搞错吧,是我下的手,我需要千里迢迢把她送到她家来?”云飞雪怒道。

    “这就难以说的清楚了,都知道我们申屠世家暗器的威力,你从我侄女手上抢走逐日又害怕我申屠世家的报复,所以特意演着一出戏消除我们的疑虑呢?”

    “你……”云飞雪只觉此人真的是不可理喻,但你偏偏又真的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语来反驳他。

    “好,你觉得我有问题,就等申屠红醒来之后你亲自去问她。”云飞雪强忍住胸口的愤怒说道。

    “我那侄女中毒太深,而且中毒时间也太久,能不能醒过来还不一定呢,但在她醒来之前你不能离开申屠世家半步,先给我看起来。”话音落下,十几个人直接将云飞雪围拢,申屠劲松连一句话都插不上嘴,云飞雪便被强行带到了申屠世家一处阴暗的屋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