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偷天换日
    “你们是谁?”少年不是重点,这个灰袍的年轻人才是高手,可他依旧稳住泰山没有惊慌。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的路只能走到这里了!”这灰袍身影正是之前去云飞雪商铺索要还生丹的尹华。

    他的开口平淡无华,其中透出些许儒雅之气,这让他的话听起来更加的舒服,只可惜这种话在狄元昊的耳朵里是怎么也不可能舒服的。

    “受人之托,受谁之托?”狄元昊问道。

    “这位少年难道你不认得吗?”尹华忽然看着身旁的狄修问道。

    “他是……”

    “十年前,你抛妻弃子一意成为圣灵教的信徒,这么快你就忘了?”尽管见到的是自己的父亲,可狄修依旧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他的脸上似乎永远都只有那么一个表情。

    “你……你是狄修,我儿子……狄修?!”狄元昊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失声道。

    “原来你还记得你有个儿子叫狄修啊。”狄修说道。

    “我……我怎么会忘呢,你都……长这么大了……”狄元昊的眼神流露出了一丝温柔,所谓虎毒不食子也许形容的就是现在这个场景吧。

    十年没见自己的儿子,狄元昊的心又怎能不受到触动,他带着三分期待、七分愧疚继续问道,“你……你娘……她还好吗?”

    “是,她很好,她在天上过的很好。”

    “什么……她死了,她怎么会……”

    “我娘那么爱你,当初跪在地上求你不要离开她,你呢?圣灵教比什么都重要,娘就是活生生被你气死的。”

    说到这里的狄修终于带了歇斯底里的咆哮,他有幸被隐收为徒弟,所以他拼尽所有的力气去修炼。

    没人知道追魂阁的修炼方式会付出什么代价,也没人知道狄修在超出常人多少倍努力的辛苦下去修炼会付出什么。

    这一切,都是为了今天,为了现在这个时刻!

    “她……她……死了……对不起……婉花……我对不起你……”狄元昊‘噗通’一声在虚空跪了下去,似乎在为那个逝去的灵魂而忏悔。

    他摘下了脸上的黑色面具露出了那张因惭愧而痛苦的表情。

    “你……你杀了我吧,杀了我……为你娘……报仇……”狄元昊扔掉了逐日,放下了所有的戒备在等待着狄修的审判。

    “不用你说,十年,我等的就是这一刻。”狄修本无虚空行走的能力,但有尹华在,他此刻亦是能够在天空如履平地的走动。

    袖里剑疾射而出,他化为了一道残影呼啸而来,尹华微微皱眉,似乎并不愿意看到儿子杀父亲的这一幕。

    可是这一幕他并没有看到,因为那柄剑来到了狄元昊的脖子上,却并未刺出去。

    狄修曾反复演练了这个动作多少遍,他曾想象过多少次,要以怎样的方式杀了狄元昊才能对得起死去的娘亲。

    可是当这一天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他却下不去手了,跪在自己身前的,是他的父亲啊!

    他可以和野兽搏斗三天三夜,他可以在冰天雪地的野外和十头旗鼓相当的妖兽做生死之斗,正是这些常人无法想象的修炼让他磨练出了野兽一样的心性。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可是现在,他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冷漠和野性消失了,此刻的狄元昊就好带着无形的魔力让他再也无法把这一剑刺进去。

    “你动手啊!”狄元昊凄厉大叫。

    狄修挣扎、犹豫、彷徨,杀了狄元昊又能怎样,母亲能活的过来吗,自己还能回到当初那幸福的日子里吗?

    不能了,通天大能也没办法让时间倒流,击杀狄元昊不过是图一时之快,仇恨,依旧存在,因为失去的,再也回不来,而眼前的人,终究是自己的父亲。

    狄修如泄了气的皮球,袖里剑被他收了回去,然后转身朝尹华走去。

    但就在这一瞬间,那处于极度忏悔中的狄元昊骤然动了,他动如疾风,双手如利爪一把将狄修那弱小的身体抓到了自己跟前。

    “我的好儿子,别说为父没给你机会,你的心还不够狠,所以为父似乎也并不需要你这样的儿子。”

    说着,他目光朝尹华看去,这出苦肉计连他自己都对自己产生了三分敬佩。

    因为他已经察觉到了尹华的强大,自己就算全盛时期也绝不是对手,如此说来,唯有另寻他法才能找到生路,他很成功,起码他现在的右手只需要稍稍用力,狄修的脖子就会被他给拧断。

    “他可是你儿子,你真下的去手?”尹华问道。

    “哈哈,儿子?知道当年的瘟疫和饥荒让我怎么活下来的吗?我杀了的我爹和我娘,吃了他们的血肉才活下来的,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比自己的命更重要,这就是我活着的价值,这就是我能当上大殿主付出的东西,一个儿子算什么?”狄元昊的脸上闪烁着异样的疯狂,尹华听着不禁也是心惊胆战,这样的人,只怕连狠都难以形容他了。

    狄元昊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很强,所以不想让他死的话,就给我让开这条路。”

    “你真的以为拿他做要挟,我就那你没办法了吗?”尹华从头到尾没有任何变化,这是一种对自己实力还有对敌人实力估算之后的自信,也正是这种自信让他看起来更加的魅力无穷。

    “是吗,那就看看是你动手快,还是我捏碎他脖子的速度快!”狄元昊更加疯狂。

    狄修的脸上是一片死灰色,他意识到自己又犯错了,他低估了狄元昊的狠心,当年能抛弃生病的婉花,现在他同样能轻易要了自己的性命。

    可真的给他第二次机会,他就能下得了手吗,可能答案依旧是不一定。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手段其实是并不需要动手的,在我看来,动手实乃粗人所为,所以对付你其实并不需要动手。”

    话音落下,尹华双目都凝,银色的光华一闪即逝,紧接着,狄元昊的脸上闪过了滔天的惊骇之色。

    因为他发现自己不能动了,是的,说起来就是这么简单,他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了一团凝固力极强的浆糊里面。

    “这……怎么可……”

    轰……

    话没说完,狄元昊的身体如遭万吨重击,身躯如炮弹一样从高空直射地面而去。

    一座高大的山石轰的一声炸开,凄厉的惨叫声从中传来,单就这一击已让狄元昊彻底失去了行动力。

    这神鬼莫测的手段让狄修都是大开眼界,也许他的师父隐也就这个手段了吧,可要知道尹华上面还有一个师尊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银鹤道人呢!

    “怎么处置,我都可以满足你。”尹华淡淡的说道。

    他虽然答应云飞雪的是击杀狄元昊,可毕竟狄修在此,从刚刚那一幕他就已经看出,狄修看似冷酷,但心肠实际柔软,至少弑父这种事情他是不可能做得到的。

    所以他还是打算尊求狄修的意见,至于云飞雪那边,就只能在之后给他慢慢解释了。

    狄修的目光依然复杂,看着伤痕累累、口吐鲜血的狄元昊从石堆里爬出来,他觉得自己依旧下不了那个手。

    半晌过后,狄修在犹豫之中终于下定了主意,“废了他的修为,封印他的记忆。”

    “不要,不要废我的修为,不要封我的……”

    话没说完,尹华如瞬移一般来到了他的身前,伸出右手朝他眉心一指点去,如水一样的波纹朝四周荡漾而去。

    狄元昊的眼神出现了一丝迷茫,紧接着,狄修察觉到他的修为瞬间消失。

    接着,他目光显得有些呆滞的看着狄修和尹华,“你们……是谁,我怎么……在这里……”

    狄修想说什么,终究是没有说出口,也许这对狄元昊来说是最好的结果吧,至少他还活着,虽然他已不知自己究竟是谁。

    “好了,我的任务完成,那就拖你转告云飞雪,等我办完事情,有空会来找他玩的,现在我得走了。”尹华说完一跃而起消失在了天际。

    “谢谢你。”狄修朝天空抱拳鞠躬。

    尹华走后不久,另外一道身影出现在狄修的视线之中,正是以借口没来玄冥山夺宝的郑怀沙。

    他震惊尹华的实力,但现在他更多的兴奋和惊喜,因为这才是云飞雪计划最关键的一步。

    狄元昊扔掉的黑色面具被他拿了起来,他用那因激动而略微颤抖的双手戴在脸上,然后又将逐日拿在了手中。

    郑怀沙冲狄修说道,“我代替你爹的身份,你不会多想吧。”

    “这是我大哥计划的一部分,你按照他做的就行,我爹……就这样放他离开吧!”

    远处,狄元昊茫然无措的朝前走去,他不知道自己是谁,自己又来自哪里,能不能活下去全靠他的运气了,对他来说,更可以算是一种解脱吧。

    狄修和狄元昊离开后不久,数道身影从玄冥山飞掠而来,这些人正是各个分殿的殿主,还有原本狄元昊身边的两个护卫高手。

    郑怀沙把自己搞的异常狼狈,其中一人看到连忙问道,“大殿主,你怎么……受这么重的伤?!”

    “遇到一个半路拦截的高手,硬生生废了我的修为,好在……保住了逐日。”郑怀沙说道。

    “恭喜大殿主,凭借逐日,您定可在圣主面前更上一层楼。”所有人面带恭敬。

    尽管现在的大殿主看起来异常虚弱甚至只有真元秘境的修为,可却没有任何人胆敢造次,因为修炼炼魂术让他们的性命捆绑在了一起,大殿主仅仅只需要一念头,这些人便有死无生。

    云飞雪将改造过的炼魂术交给郑怀沙,他几乎是没日没夜的修炼,等的不就是这一天吗?

    “走,随本殿主回去复命,等待圣主出关。”说罢,他拿着逐日带着欣喜若狂离开了玄冥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