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墓中
    “这钥匙的争夺果然没这么简单啊。”

    云飞雪又把注意力放在其他尸体身上,果然,如韩幽子相同,每一具尸体的身上都有某种神秘的力量渗透到了地面之中。

    “但这埋葬噬鬼的墓地还是要闯一闯的。”云飞雪的身后有几名尾随而来的强者,显然他手上的钥匙已经被有心人给盯上了。

    在叶玄夫妇担忧的神色下,云飞雪加快速冲进了石门之中,那些尾随者显然不敢贸然冲进里面,只能悻悻看着云飞雪的背影没入黑暗之中。

    与此同时,玄冥山其他地方的争斗也越来越激烈,不少强者不断倒下,大多数都是真元秘境的高手。

    钥匙所剩无几,每个人都想争取到进入噬鬼墓地的机会,没抢到钥匙的同样也有人蠢蠢欲动。

    那个人并没说没有钥匙的就不能进入里面,只能说有了钥匙才有安全保证,也有不少有自信的强者想凭自己的实力进入里面闯一闯。

    半个时辰过后,玄冥山外已经没有了战斗,只有刺鼻的血腥味还有一些不甘心的眼睛。

    他们没有钥匙,也没有勇气闯进去,再呆在这里也是无趣,大部分人都分散往玄冥山外离开。

    唯有跟随申屠红的那四个人目光炯炯盯着石门之内,似乎是在等待申屠红的出来,又似乎蠢蠢欲动想要进去的样子。

    “老二老三,你们不打算进去帮小姐吗?”其中一人忽然开口道。

    “我们正有此意,你们呢?”最左边的人听到此话更加坚定了心中的主意,要进入石门之中去帮申屠红。

    “我们都是小姐的属下,理应保护她的安全,走,一起进去。”此人开口道。

    “好,那我们加快速度进去。”左边的中年男子开口率先朝石门冲了进去,他身旁的一人紧随而至。

    唯有最先开口的这个人和他旁边的男子没有动身,少时过后,他们对视一眼旋即点头似乎决定了什么。

    这二人如疾风而动,身形似大鹏展翅朝石门冲了过去,刚刚走到石门跟前的二人并未觉得有什么异常传来,毕竟身后的都是申屠世家的人。

    可是当两柄金属利器穿透胸膛来到他们视线的时候,他们的脚步才顿然停下,二人难以置信的扭头看去,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同为申屠世家效力的二人会对自己出手。

    “老大、老四……你们……为什么……”这二人忍住口中溢出的鲜血问道。

    “为什么?你们已经没有必要知道了。”二人几乎同时开口,手中暗器如雨点撒去,本就中剑的二人哪里反应的过来,身体顿时变成了千疮百孔。

    击杀二人之后,他们并没有进入石门之内的打算,一人一边各自守着石门似乎是在等待里面的人出来以守株待兔。

    叶玄夫妇也是看的目瞪口呆,这四人明明都效忠于申屠红,为什么会突然自相残杀?

    他们想不通,但也没有必要去想,留在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等云飞雪出来,如果可能,他们甚至会闯入墓地寻找云飞雪。

    虽然云飞雪一再叮嘱他们并不需要进去,但为以防万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一,叶玄夫妇还是做好了准备进入墓地之中的准备。

    那黄金虎头面具的男子对这一切都是视而不见,刚刚虽然他也参与了争夺钥匙的行列里面。

    但正如他自己所说,那不过就是做做样子给人看罢了,他更愿意待在外面以观众的身份去看这场戏。

    至于辰雷,四个人早已全部进入了墓地之中,虽然只有两个人拿到钥匙,但他没有任何畏惧,这倒也符合他的做事风格,因为他唯一的目的就是击杀大殿主狄元昊,狄元昊一死,云飞雪当然也就能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这里的重宝逐日对他反而没有那种强烈的吸引力,不过以他带来的高手来说,的确算是这里最强的阵容了。

    已经身在玄冥山腹之中的云飞雪自然是不知道外面发生的这一切,当他进入里面的时候,所有的注意力已经全部放在四面八方可能到来的危险。

    他手里拿着钥匙,尽管魂力看到了四面八方诸多的机关危险,但因为钥匙上散发着奇异的气息波动,所以这些危险并没有降临到他的身上。

    “看来钥匙的作用是真的。”云飞雪自语喃喃。

    云飞雪顺着里面的通道不断前进,此地倒是被改造的四通八达,借助墙壁上微弱的火光可以看到通道四周还有精雕细琢的雕纹图画。

    陡然,他看到两具尸体横档在了通道路面上,两个真元秘境巅峰境界的高手,他们的身上被无数的长箭穿透变成了两个人形刺猬。

    显然这两个人没有钥匙,但依旧壮着胆子进来,终究是付出了性命的代价,云飞雪更加警惕,有钥匙也不能代表百分百的安全。

    前进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通道正前方闪烁着刺眼的光芒,伴随着还有打斗声传来,惊人的气息好似闷雷在不断炸响,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其中蕴含着毁灭性的能量,不过这山体被改造的坚不可摧,并未有任何塌陷毁掉的迹象出现。

    “莫不是辰雷和狄元昊打起来了?”云飞雪越想越觉得只有这个可能,也只有他们之间的较量才能引来这种动静。

    不过当云飞雪小心翼翼到达通道尽头的时候,他却意外了,辰雷和狄元昊非但没有打起来,二人竟然还联手了。

    他们的敌人正是五具和正常人差不多大小的铜像傀儡,每一次接触都带着砰砰的金属巨响。

    那五具铜像和十几个人战斗竟然丝毫不落下风,在它们的身后是一座装满液体的巨大湖泊。

    湖泊中间有一座金光琉璃的石台,石台上面雷鸣电闪气息狂暴,一把斧头状的兵器被刺眼的光芒包裹散发着惊人的威能。

    “这就是宗级兵器吗?”

    云飞雪有些骇然的看着那把斧头,他体内的血刃在此刻变得躁动起来,似是摄于宗级兵器的王者之威。

    “臣服并效忠噬鬼大人,你们才有机会使用逐日,再敢反抗,格杀勿论。”五个铜人傀儡骤然齐齐开口。

    云飞雪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臣服噬鬼,噬鬼不都已经死了几千年了吗?

    再结合之前那些死去的尸体,云飞雪心中隐隐明白,这次玄冥山逐日的出世只怕远没有这么简单,噬鬼根本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就没死。

    “你个老东西都死了多少年了,凭你现在这点微末的道行还想让我们臣服你,让你东山再起?”狄元昊一声怒喝,身前的铜人傀儡顿时一拳轰到了那池水之中。

    “放肆!”五个铜人一声惊怒,头顶之上顿时砸下疏导黑色的闪电,辰雷身后一名强者猝不及防被这闪电砸中,当即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三重化灵境的强者受到重创。

    云飞雪震撼的看着这一幕,委实想不到一个死了几千年的家伙,在死后还留下这么强大的手段。

    “喂,趁这些家伙打架,你赶紧去把那把宗级兵器拿到手。”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

    “你疯了,我怎么过去?一旦被他们逮到只有死路一条。”云飞雪不断摇头,面对灵海秘境他现在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你悄悄的啊,谁让你明目张胆的跑过去了?东西拿到手,阎罗靴的重力全部放掉,以你最快的速度原路返回。”脑海中急促的声音继续传来。

    云飞雪默然,但他的确有跃跃欲试的冲动,此刻所有灵海秘境的强者几乎都在和那些铜人傀儡战斗,这可能是自己唯一能够拿到逐日的机会。

    四层魂诀将气息完全隐藏,这个级别的魂力让云飞雪的气息连灵海秘境都难以察觉。

    可是他依旧不太放心,做好了完全准备之后,他这才身形闪动来到了一块巨石身后,借着这些人目光的死角,他小心翼翼穿梭在这空旷的地方。

    果然,狄元昊他们受制于那些铜人傀儡,此刻根本无暇顾及四周发生的一切,更何况云飞雪已经完全隐藏。

    不多时便已来到了离逐日最近的地方,正当他准备一步跃出的时候,身旁一个身影陡然一闪,只见申屠红不知何时也来到了此地,显然她和云飞雪打的都是相同的主意。

    “不错嘛,没想到你又抢到了一把钥匙。”申屠红轻声说道。

    “喂,你小声点儿。”云飞雪赶紧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怕什么,就算被发现了,他们也顾及不到这里,逐日一定是我申屠红的。”她自信满满的说道。

    “这个东西我可不会拱手送你哦!”云飞雪说道。

    “谁让你送了,各凭本事。”申屠红冷哼一声,显然对之前云飞雪送给钥匙有些耿耿于怀,毕竟是自己输了他一筹,那不服输的劲儿让她一步跃起直奔逐日而去。

    云飞雪同样是身形如虹,二人一前一后从湖面飞掠来到了金光闪烁的失态跟前。

    两人几乎同时一把抓住了那把斧头,但他们二人也完全暴露在了狄元昊还有辰雷他们的视线之中。

    所有人几乎同时大怒,我们在这拼死拼活的战斗,你们竟然趁机对逐日下手,谁能忍受?

    狄元昊也不能,他几乎是本能的一声大吼,身上气息顿时不稳,但以他的实力也不至于被铜仁傀儡出手打伤。

    可现在对他出手的并不是铜人傀儡,本来在专心对付傀儡的辰雷陡然发难。

    “秘法,九天之雷,斩。”一道雷光凝聚而成的刀芒直接朝狄元昊的脑袋上斩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