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争夺钥匙
    半山腰上,数名高手都在抢夺这把钥匙,不想谁也没拿到手,反而在争抢之中将这钥匙抛飞,正好朝云飞雪飞射而来。

    “还有这种好事?”云飞雪咧嘴一笑,顺手就要将这钥匙抓在手中。

    但有一道身影明显比他反应更快,迅捷的身法和速度让她一把将这钥匙拦截在半空将其抓在了手中。

    定睛一看,竟是那申屠世家的申屠红,她朝云飞雪傲然的昂首咧嘴一笑道,“钥匙归我啦。”

    “哦?归你了,你应该先看看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云飞雪同样一笑。

    申屠红面色微微一变朝手中看去,她手上抓着的哪是什么钥匙,分明就是一截枯树枝。

    申屠红大怒,一把将这树枝扔到了地上,“你敢耍本姑娘。”

    “谁让你这么心急,连钥匙和树枝都分不清,我瞧那里面你也别进去了,一个姑娘家的,太危险了。”云飞雪说道。

    “哼,本姑娘倒想看看你有什么本事保得住这把钥匙。”

    申屠红话音落下,她身形灵动变换,别在腰间的一把软剑被她拔出,强大的劲道将软剑抖的笔直。

    她凌空一跃,朝云飞雪的脖子一剑斩去,这一出手云飞雪迅速确定了她的境界,四重道气境界。

    看到过先前申屠红的出手,云飞雪倒也不敢怠慢,那种暗器的出手防不胜防,搞不好就会从什么刁钻的角度朝自己飞来,四层魂诀展开,申屠红的出手在云飞雪的眼中就变得满了很多。

    这一剑虽然是狠辣果决,但云飞雪早已一步退开轻易避开,可就在软剑扫过的瞬间,云飞雪的魂力陡然看到那剑身之上竟然突然飚射出几道银色的光芒。

    毛骨悚然的感觉骤然袭来,连剑上都装有这些暗器,云飞雪不得不佩服申屠世家不愧是打造暗器的老手。

    如果自己没有达到四层魂诀,估计被这些银针射透了身体都还浑然不觉,那他的结局也就和那大汉差之不多了。

    “小小年纪,心肠真是歹毒无比!”云飞雪一声轻喝,体内真元之力迸发而出,这些银针顿时在离他身前几米的地方全部甭散。

    “哇,你居然避开了?”申屠红大为惊奇,自己的出手猝不及防,就算是比自己高几个境界的人都很难躲开,一个二重养脉境界的家伙居然提前看到了她的暗器?

    虽然惊奇,但申屠红显然不会这么善罢甘休,她脚步虚幻身形如虹,手中软剑释放出凌厉剑气回荡八方。

    四重道气境界的修为并不弱,这无尽的剑气还没临近云飞雪,四周的巨石泥土早已被这剑气割开。

    “飞雪小心……”

    叶玄目光一闪,这凌厉的剑气显然已经超出了四重道气境界,即便是五重培元境界都难以轻松抵挡,但叶玄的提醒顿时也引来了申屠红身边那几名强者的出手。

    叶玄与黄碧落被缠住,眼看云飞雪就要被那无数的剑气给砍成几块,但他丝毫不慌,他出手同样快若闪电。

    血光一闪,剑气如豆腐被割开,云飞雪手持血刃威风凛凛,虽无法发挥血刃的全部威能,但仅以目前的修为也足以使用一些时间了,况且对付申屠红也根本不需要开启血刃的全部能力。

    “将阶兵器?但是有用吗?”申屠红诡异的一笑,只见那些被劈开的剑气陡然炸开,云飞雪的四周顿时被淡绿色的毒雾所笼罩。

    但申屠红仍然不放心,手中出现两枚菱形暗器朝那毒雾之中飚射而去,做完这一切,她才拍了拍示意自己和身边的人大功告成。

    叶玄和黄碧落大惊失色,不用想都知道,这些绿色雾气之中蕴含剧毒,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再加上那两枚暗器,云飞雪哪有生还的可能?

    不过下一刻,叶玄夫妇松了口气,云飞雪不知何时已来到申屠红的身后。

    手中血刃携带者嗜血的光芒搁在了她的脖子上,感受着那刺骨的冰凉,申屠红只觉灵魂都因此而冰冻。

    “别乱动,我知道你还有其它手段,不过我相信一定快不过我这把刀的速度,还有你们也是。”

    云飞雪看了看申屠红身旁那四名高手,尽管这些人都有不弱于灵海秘境的实力,但他根本没有半点担忧。

    “你……你想干什么……”申屠红第一次尝到这种生死威胁,她终究是一介女流之辈,平时养尊处优的她何时经历过这种事情,当即吓的差点哭了出来。

    在申屠世家总被长辈提醒天下之大卧虎藏龙,不可高傲自大,申屠红一直都不以为然,但现在她算是尝到了苦果,自己的确还有其它手段,可又哪里能快过这把放在脖子旁边的刀呢?

    “什么也不想干,只是告诉你,你们申屠世家的暗器并不是无敌的,所以劝你应该收敛点儿,你对这枚钥匙感兴趣,权当对你惊吓之后的赔偿,送给你了。”

    云飞雪说完,手中那把金色的钥匙被他塞到了申屠红的手上,不等反应过来,云飞雪已经收起兵刃离开了此地。

    握着手中的冰凉,申屠红还没反应过来究竟咋回事,少时过后,她朝云飞雪看过去。

    这可真是个奇怪的人,明明可以动手杀自己,却没有这么做,明明钥匙已经到手了,反而又送给自己,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申屠红想不通,但她也不必想得通,因为既然有钥匙了,那就代表自己有进入那扇大门的资格了。

    看到申屠红兴奋的朝石门走去,身旁一名高手说道,“小姐,你一个人进去,太危险了。”

    “有什么危险的,别忘了我爷爷可是给了我保命的东西,抢不到我也可以全身而退,你们乖乖在这里等着。”申屠红说着,不等其他还想抢夺钥匙的人反应过来,一个箭步没入了那石门之内。

    “飞雪,她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这把钥匙,只怕是白给了。”黄碧落显得不太开心,显然申屠红实在太没礼貌。

    “没关系,这把钥匙只是为了博得她的一丝好感,至少我去申屠世家提起雷魂珠的事情,她不会持反对意见。”云飞雪说道。

    叶玄夫妇点了点头也表示赞同云飞雪的观点,毕竟雷魂珠这个东西对云飞雪而言更加重要。

    云飞雪三人并未和其他人一样参与到争夺之中,看到玄冥山上到处燃烧的战火,云飞雪心中的警惕和疑惑更浓,所以更不愿意莽撞的去争夺钥匙。

    不过他不去,不代表就没人来,只见不远处,韩幽子带着几分挑衅的目光道,“云飞雪,你刚刚把钥匙给了申屠红,这件事可被我全程目睹。”

    “那又怎样?”

    “大殿主交代的很清楚,我们要全力拿到更多的钥匙进入墓地,你拿到手反而给了别人,这是在背叛圣灵教。”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背叛圣灵教的人是你,而且你也因为此事被卸去了殿主位置,你有脸在这跟我说背叛?”

    “你……”

    这是韩幽子的痛,他一直耿耿于怀,却敢怒不敢言,自己一心为圣灵教为了圣殿,到头来却落得这个结果,现在听到云飞雪口中的背叛二字,他更加恼火。

    “这件事过后,你就等着大殿主的惩罚吧。”韩幽子冷声道。

    “我还真是没见过你这么不知好歹的人,那两颗还生丹我就当喂狗了。”云飞雪说道。

    &nbs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提到还生丹这三个字,韩幽子就好似变成了一座陡然喷发的火山,他的脸上被无尽的狰狞和愤怒所代替。

    他疯狂的咆哮道,“你有脸跟我说还生丹!”

    想到这里韩幽子就没来由的愤怒,他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两颗丹药,前两天被关起来的时候,他才拿出来想服用一颗试图能不能突破目前的境界。

    可是当他吃进嘴里的时候,忽然发现那种酸酸甜甜的味道实在是好吃的很,所以忍不住多嚼了几口然后咽了下去。

    只是吃下去了,他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反应啊,韩幽子疑惑的看着剩下的那颗丹药,小心翼翼的掰开。

    韩幽子被气的浑身发抖,丹药中间那夹心的豆沙清晰可见,这哪里是还生丹,分明就是两颗糖豆嘛。

    韩幽子一把将手中的糖豆捏爆,脸上的暴怒之色似火山喷发,但紧接着他忽然捂着肚子面露痛苦,“哎哟,我肚子……怎么回事……”

    疯狂的跑到茅房,三天之内吃的东西几乎全被倾泻而出,韩幽子的肺都快被气炸了,这假药里面还被掺了泻药!

    韩幽子发出了悲愤的怒吼,“云飞雪,本殿主要将你碎尸万段,哎哟……”

    “怎么样,丹药的味道还不错吧,酸酸甜甜是不是很好吃?”云飞雪笑着说道。

    被云飞雪一句话拉到现实,韩幽子双拳紧握,无数情绪夹杂一身,他再也忍受不住朝云飞雪一拳轰了过去。

    灵海秘境的实力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一拳轰出,霸道无匹的灵气力量在云飞雪身前瞬间炸开,那一瞬间他只觉四周的虚空被挤压,五脏六腑几乎要完全爆开。

    “你找死!”叶玄一声大喝,他和黄碧落几乎同时动手。

    韩幽子明显也刚踏入灵海秘境不久,又怎能敌过叶玄夫妇的联手,仅仅几个回合之后,韩幽子便落入下风。

    “云飞雪,你等着大殿主的问罪吧!”韩幽子明显不想继续纠缠下去,此刻其他人都在争夺钥匙,哪有心思顾得上他,在云飞雪身上明显只是浪费力气。

    “想来就来,想跑就跑?”叶玄夫妇联手夹击封锁了韩幽子的退路。

    叶玄和黄碧落也许单独的战斗力很普通,可一旦联手,即便面对比他们境界高的人都依然无惧,这是几十年来他们之间形成的一种默契,这种默契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

    “飞雪,怎么处置他?”叶玄问道。

    “找个没人的地方,杀了……”云飞雪淡淡的说道。

    “云飞雪,你这个混蛋,同属圣灵教,你自相残杀,你……”

    轰……

    话没说完,被叶玄一脚踢出了数百米之外,韩幽子这才真正的慌了,“别杀我,这是钥匙,我把钥匙给你……”

    “哦?你竟然偷偷摸摸搞到了一把钥匙,这倒是让人意外。”云飞雪看着他手中的金光灿灿说道。

    叶玄一把将钥匙抢到了手中,云飞雪笑了笑道,“你虽然把钥匙大方的交了出来,但该杀的还是要杀的。”

    说完,他接过叶玄扔来的钥匙头也不回的朝石门走去。

    “云飞雪,你不得好死,云飞雪……”

    身后没了韩幽子的声音,但紧接着,云飞雪的眉头猛然一皱,他朝韩幽子的尸体看过去,四层的魂诀捕捉到了一丝异常的气息。

    “这是怎么回事?”

    云飞雪的魂力看到韩幽子尸体似乎有一股精纯的能量缓缓渗透到地面,就好似被某种力量给拉扯进了地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