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齐聚玄冥山
    玄冥山在潜龙城五百里之外,这里如森罗鬼域,怪山异石连绵不绝,瘴气毒雾弥漫方圆万米之内,普通的人畜闯入必腐烂皮肉而死。

    也正因此地环境特殊让此地渺无人烟,就连飞禽走兽都唯恐避之不及,但能在此地生存下来的妖兽无一不是强横之物。

    云飞雪来到这里的时候也直为此地的环境而皱眉,锻体十重境界根本没办法在这里生存下来去,就算踏入真元境秘境,估摸也只能在那毒雾之中支撑一段时间。

    云飞雪的身边自然有叶玄夫妇跟随,除此之外还有圣殿的几名真元秘境巅峰的高手,至于郑怀沙则并没有出现在他身边。

    “飞雪,这次争夺只怕没这么简单啊,这么多灵海秘境的高手,凭我们……”黄碧落目光担忧,四周无数强横的气息纵横交错,其中灵海秘境的高手不在少数。

    “不慌,我们现在是圣灵教的人,大殿主既然亲临此地,我们就用不着害怕。”云飞雪说着朝左前方看去,那里有一名黑色面具的男子悬浮天空,他的目光触及被毒雾包围的玄冥山中间不知在思考什么。

    他的身后有十名高手始终低头,这些正是其它分殿的殿主,而他们也都是灵海秘境的修为。

    云飞雪站在不留痕迹的站在这些人身后,身旁不远,韩幽子面色不善的朝云飞雪看过来。

    察觉到他的目光,云飞雪顿时朝他抛去了一个友好的笑容,这让韩幽子更加气愤。

    虽然这件事好像和云飞雪没什么关系,可自己终究是被迫撤去了殿主的职务,原本已经被赶下去的郑怀沙又摇身一变成了殿主,这怎能不让他愤怒。

    不过有再多的不爽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发作,因为他们身上肩负着更重要的任务,一切都要以圣灵教的任务为主。

    少时过后,大殿主扭头看了过来,当他看到云飞雪的时候露出了一丝诧异。

    “郑怀沙呢?”他开口道。

    “回禀大殿主,郑怀沙刚到突破瓶颈实在无法动身,特让我这个副殿主代替他来,还望大殿主恕罪。”云飞雪语气神态恭敬。

    “这样吗,那也无妨,逐日会在这几天出世,到时候你们的任务就是阻拦其它高夺,如果谁能夺取逐日,你们会得到圣主赐予的至高无上的武学功法,甚至有可能提为和我同级别的大殿主之位。”大殿主扫视一眼说道。

    云飞雪明显感觉到四周这些人的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显然大殿主这个位置是被他们相当看重的。

    但想想也释然,整个圣灵教也只有大殿主才有机会见到教派的创始人,而且大殿主还有控制其他殿主生死的权利,谁能不想爬到那个位置去?

    在他们交谈之际,云飞雪目光陡然一凝,天际划过一道金色的身影,只见一名脸上带着黄金虎头面具的高大身影破空而来,在他的身后还跟随着另外两人,仅仅只有三人,但其强横的气息带着绝对的压迫力。

    云飞雪目光亦是凝重,此人虽然他只接触过一次,但其诡异手段叫人遍体生寒,他甚至有可能和那消失已久的魔宗有关,云飞雪怎能不重视。

    而且第二次看到这个男子,那种莫名其妙熟悉的感觉再度传来,云飞雪慎重的同时更多的是疑惑,但这个疑惑没人能替他解答,只有他自己才能找到答案。

    一旁的叶玄拳头紧握,就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是这个人差点废了他,如果不是云飞雪出手,现在他已经和黄碧落阴阳两隔,但现在不是谈私人事情的时候,他时刻牢记大局为重,云飞雪的事情才是重中之重。

    大殿主看到此人的到来,双目之中闪烁出一抹寒意,“怎么,你也想来与我圣灵教抢夺逐日?”

    “哼,你做好你的事,别在这瞎操别人的心。”黄金面具男子目光不屑,根本未曾把这个大殿主看在眼里。

    “口气倒是不小,这次逐日出世,高手众多,凭你们这两三个人休想夺走它。”大殿主淡淡的说道。

    “随便你说好了。”话音落下,三人随意坐在了一块巨石上,但眼神一刻也未曾离开过毒雾弥漫的玄冥山。

    大殿主只是冷哼一声并未多说其它,毕竟现在不是争斗的时候,他们需要把力气留在逐日出世之后动手不迟。

    不多时,又有数道身影疾射而来,那为首之人正是血神宗宗主辰雷,只不过大殿主还有黄金面具男子甚至是其他强者都未曾引起他的半点在意。

    他的目光第一时间注视到了云飞雪的身上,那刀锋一样的光芒逼人心魄,缘由自然是因薛思雨而起。

    更让他感觉可恶的是,追魂阁竟然把任务给退了,虽然钱是纹丝未动的还给了他,可辰雷还是觉得憋屈,一个真元二重养脉境界的家伙怎么就这么难搞定呢?

    紧接着,他才看向为首的大殿主,这才是此次他的终极目标,相比于逐日,抹杀这位大殿主的**更强。

    “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圣灵教有这么多高手,也难怪你敢抢老子的东西。”辰雷说道。

    大殿主眉头微微蹙眉,圣灵教和血神宗的真正主人其他人不知道,但他是再清楚不过的,辰雷这个一言不合就要干架的态度显然让他意外。

    但这两大势力特殊的地方还没到点破的时候,再加上辰雷一个后辈又是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大殿主心里当然更多的是不满。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至少敢这么和本殿主说话的,只有你老子才有资格。”大殿主毫不客气的回击。

    “听不懂?你抢了老子的冥空石,你跟老子说你听不懂,要不要老子让你好好懂一下啊。”辰雷怒道。

    一口一个老子,大殿主内心的火气更甚,心中忍不住怒骂辰战是怎么教育这个儿子的,儿子不懂事,你这个老子难道不知道血神宗和圣灵教是什么关系吗?

    不过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辰雷被身旁的一名高手给拉住了,“少宗主,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高手太多,我们伺机而动。”

    辰雷毕竟不傻,一时的冲动的确有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所以他冷声道,“今天过后,你圣灵教就给我从潜龙帝国出名吧,这种垃圾老子真是看不顺眼。”

    辰雷从头到尾所说的话也让云飞雪暗自咋舌,这家伙的脾气的确暴躁,如果薛思雨真的嫁给了这个人,那她的后半辈子估计都要在痛苦和煎熬之中度过。

    不过他现在这般愤怒倒也情有可原,毕竟那是冥空石,其珍贵程度无法估量,就这么被抢了,放在谁身上也会不爽,只是辰雷俨然把这个不爽扩大了无数倍。

    玄冥山四周聚集的高手越来越多,云飞雪的神色越来越凝重,高手越多,他的计划也就越不稳定。

    但事已至此,这个局面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暂时也不是他所能控制的,现在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等待逐日的出世。

    忽然,叶玄轻轻拍了拍云飞雪的肩膀,顺着他的目光,云飞雪朝右前方不远处的一处石台看过去。

    只见一名模样俊俏动人的少女正斜靠在身后的巨石,嘴角嚼着一根不知从哪里弄到的绿草,她目光扫视四周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

    在她的身旁还有几名年轻人环顾四周,目光充满警惕,显然应该是为保护这少女而来。

    “她是……”

    “申屠世家,申屠红,十六岁的她已精通申屠世家大部分暗器的运用和制作,可以说是申屠世家年轻一辈的翘楚之一。”叶玄说道。

    云飞雪眼睛一亮,想不到这个女子竟然是申屠世家的人,雷魂珠这个东西是申屠世家的不传之秘,想要弄到手并没有那么容易,但想不到申屠世家也有人来玄冥山,这倒是给了云飞雪一些希望,至少提前从这少女口中探探口风也是不错的。

    “只是想不到申屠世家也会来到玄冥山,他们一直都很少有人出来的,逐日的吸引力真是巨大。”叶玄说道。

    “这当然是好事了,我来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然后这位申屠红被我深深吸引住,那雷魂珠不就顺理成章的到手了吗?”云飞雪笑着说道。

    叶玄夫妇诧异的看着云飞雪,想不到这家伙还有这么幽默的一面,只不过真要这么容易的话,那也就不是申屠世家了。

    云飞雪好像说什么还真是来什么,只见申屠红四周陡然涌现好几个中年男子,他们面相凶恶,其中一人脸上的刀疤竟然直接从右边的眉梢斜贯到左边的嘴角处,这个刀疤看起来将他的整个脑袋一分为二。

    他走到申屠红身前不远处以挑衅的目光高傲的说道,“小姑娘,胆子挺大啊,这点儿微末的修为也敢来玄冥山争夺逐日?”

    “你谁啊,有病吧。”申屠红将嘴里嚼着的那根草吐在了地上,而后上下打量着这个凶神恶煞的男子。

    “哈哈哈,老子当然有病了,这个病需要你才能给大爷我治好。”他也不怒,反而一声大笑。

    “那请问我要怎么才能治好你这位大爷呢?”申屠红问道。

    “哈哈,陪大爷我喝口酒睡个觉,大爷的病自然就好了。”这人又是一声狂笑,惹得四周其他人也是一阵哄堂大笑。

    “原来是这样啊,只可惜本姑娘陪你只怕你不但觉睡不好,搞不好你永远都没法醒过来呢。”申屠红说道。

    “是嘛,那只能说明你治好了本大爷的病,让本大爷睡的更香了。”这人说着,走过来便要一手搭在申屠红的肩上,但她身旁几人瞬息而动将他围在了中间。

    “怎的,找死不成,给老子让开。”这人大喝一声道。

    “不想死就离我们家小姐远点儿。”其中一名年轻人说道。

    “好大的口气,想让本大爷死,凭你们几个小毛孩子还不够资格。”话音落下,他一步上前,粗糙的大手朝申屠红捏去。

    但就在那一瞬间,只见申屠红身形如灵蛇扭动,与此同时她手中凭空多出了两枚锥形暗器,咻咻两道破空声响起,那锥形暗器朝天空激射而出,不等那面目狰狞的大汉反应过来,这暗器竟从空中绕了一个椭圆形的弧度直奔这大汉的脖子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