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早朝
    军营之内,那些还在吃喝玩乐的将士们并未听从副将的命令,此刻已经完全到了后半夜,但这里依旧灯火通明,到处都是押注的声音、拼命叫喝的声音、还有粗重的喘息声和**的声。

    如果这里不是支着军帐,如果不是外面写着‘军营’两个大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来到了一处巨大的窑子。

    “行了行了,快天亮了,都收了吧……”军帐内的一名将士怀中还搂着一个女人。

    这女人身上几乎已经是一丝不挂,她不断在这将士的身上蹭来蹭去,那**身姿如蛇一般来回扭捏叫人欲罢不能,这将士勉强控制着体内的火焰,然后整了整衣裳然后冲四周还在赌钱的士兵大声说道。

    “这一把,就这一把,完了我们就收了。”一名士兵连忙说道。

    “嗯,白天的时候眼睛都放亮点儿,云飞雪那小子要来了,都机灵些。”这将士继续说道。

    “是!”士兵们齐齐点头,然后这将士搂着女人飞快的走出了军帐之外。

    只不过他刚刚迈出的身体忽然僵硬在了原地,然后他就如被人推着后退再度回到了军帐之内。

    “老三,你干什么呢,你……”

    所有人都齐齐的朝门口看过去,然后他们就如触电一样的看着门口,通过军营四周亮起的火光,那已经被掀开的门帘外面是一片黑丫丫的人群,人群中间是一名年纪稍大的中年人,他浑身被绳索捆绑跪在地上一脸的绝望之色。

    “齐将军,你怎么……”

    他话没说完,便看到齐开的身后出现了一名满脸煞气的年轻人,紧接着,此人身边出现一个又一个陌生的面孔。

    他们神色阴沉,双目之内散发着逼人的杀气,那种无形的威势就如从地狱冒上来鬼兵叫人遍体发寒。

    “你……你是……”

    “大胆,见云公子还不下跪!”洪岩一声大喝,整个军帐内的人几乎都是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整个潜龙城除了云飞雪之外,还有谁能被称呼为云公子,可是云飞雪为什么会在这后半夜出现在军营之内,那些应该去干活儿的士兵为什么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这是所有人现在心中的疑惑,可却没人敢说出来,他们只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因为聚众赌博是绝对的大罪,云飞雪刚刚接任肖乾的位置,发生这种事那就一定会拿他们先开刀,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正是形容的这种事。

    他们更后悔为什么没听四大副将的话,这几天安分点就过去了,谁又能想到云飞雪会在后半夜跑到军营来?

    只可惜,他们依旧低估了云飞雪所要做的事情,也许他要做的事情不仅仅只是拿这些人开刀。

    “这里的所有人,都给我抓起来,明日早朝随我面前圣上。”云飞雪淡淡的说道。

    “云公子,云公子,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他们……”那四名副将大惊失色的跑过来,看到云飞雪的这个阵仗都被吓了一跳。

    “还有他们四个,抓起来。”云飞雪语气冰冷的说道。

    “云公子,你……”在云飞雪的威慑之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他们被这五六万当成苦力的士兵全部捆在了原地。

    “带着他们,都跟我回潜龙城。”云飞雪大喝道。

    天还未亮,但这里离潜龙城还有几十公里,云飞雪判断现在这个时间以步行进入潜龙城,正好可以赶上早朝,他必须要当着东方剑雄的面问清楚说清楚,不给这些士兵一个交代,还怎么指望他们去战场杀敌?

    云飞雪的判断很准确,天空大亮的时候,他们正好来到了潜龙城外,潜龙宫内正在举行着每一日例行的早朝。

    东方剑雄面色威严的端坐龙椅之上,群臣俯首正在例行每一日的汇报工作,实际上这么多年来,每一日的早朝基本就是在朝中报个道,大家也就走走台面过场而已,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们自然不可能拿到早朝上去说。

    今天同样没有例外,看着百官群臣一个个低着头无话可说,东方剑雄面无表情,站在他身旁的林让也知道这场早朝是时候结束了。

    “好了,大家无事禀报,散朝吧……嗯?”林让的话刚刚说完,他眼神陡然一凝,旋即看向那朝外,脸上完全被不可思议的神色所替代。

    “公公,怎么了?”东方剑雄问道。

    “今天的早朝只怕没这么容易结束了。”林让双目闪烁着光彩,脸上竟有了那么一丝期待之色。

    话刚说完,只见巨殿之外,一道年轻的身影踏着铿锵有力的步伐迈入朝堂中央。

    云飞雪那冷峻如刀的目光首先扫视了一遍群臣百官,最后停留在了肖乾的身上,最后他才看向东方剑雄。

    “云府云将军之子,云飞雪,参见皇上。”他一字一句,不卑不亢,无数眼神充满诧异,这一刻,他们竟在云飞雪的身上看到了云飞跃甚至是云飞龙当年英姿飒爽的模样。

    林让同样惊讶,因为云飞雪竟不是以草民自称,要知道他以前在不论是在百官还是在皇上面前都自称草民二字,现在他居然以云将军之子自称,这是为何?

    肖乾眉头紧锁,云飞雪这个时候跑到朝堂上面干什么来,他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而接下来的一幕也证实了他的不妙源自何处,在云飞雪的身后,四大副将,还有军营内大小将士一个个全部被五花大绑的扔到了他旁边。

    每个人都唯唯诺诺连看都不敢看云飞雪一眼,他们脸上的惊恐之色甚至比见到端坐龙椅之上的东方剑雄还要强烈。

    “大胆,面前圣上竟不行礼?!”林让一声怒喝,这些人才反应过来连忙俯首跪地。

    “飞雪,你……这是做什么?”东方剑雄发问。

    “你们……还用我来讲吗,自己给皇上说说吧。”云飞雪冲身旁的四大副将说道。

    听到他的声音,包括四大副将在内的所有人都是身躯一颤,想来他的话比恶魔还要可怕,所有人都无法置信这一幕,云飞雪究竟对他们做了什么,叫他们这么惧怕。

    “皇上,微臣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云公子大半夜跑去军营二话不说,直接把我们五花大绑甚至动用私刑,然后说要把我们带到这里来面见圣上,微臣真的不知道犯了什么错啊。”四大副将一个个委屈的快要哭出来,对于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些事自然是只字不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提。

    “这个时候你跟我玩一问三不知是吗,要不要我把人全部带到这里来你才知道啊?”云飞雪胸口怒火冲天,离他稍近的官员也是摄于他的霸道气势,心脏怦怦直跳。

    云飞雪的无礼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可这么放肆还真是第一回,如果他不是云飞跃的儿子,估计皇上早就动怒了吧。

    “我……”

    “把人带上来。”

    大殿之外听闻此话,顿时有数名将士带着数百名惊慌失措的女子走进朝堂,她们现在的着装倒还算得体,只不过脸上那种不知所措让她们不敢直视朝堂内的任何人。

    “草民……叩见皇上……”她们进来让整个朝堂变得异常拥挤,不过云飞雪并不在乎这种事情。

    “自报身份,然后说说昨天晚上以及之前在肖氏军营都发生过什么。”云飞雪说。

    “草民……是一名普通女子,是……是被杨将军……买……买到肖氏军营的,供他们……玩乐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这种事情女子自然不好开口,但云飞雪之前已经说了很清楚了,只要她们实话实说,就一定能保她们性命无忧,在这种情况下,她们也顾不得太多的脸面,难道脸比命还重要吗?

    这话刚刚说完,所有人便立刻察觉到龙椅之上,那种无形的龙威之气轰然一荡,虽然东方剑雄没有说话,可这个动静已经说明了一切。

    “皇上,您千万别信她胡说,她一定是被人收买了故意陷害我们的,皇上做主啊!”四大副将惊慌失措连忙解释。

    “皇上,您没有看错,也没有听错,这数百名女子全部是被肖氏军营的将士们买走的青楼女子,目的当然就不用多说了吧。”云飞雪的目光忽然放在了肖乾身上,他身躯一颤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上那种对云飞雪的怨毒与憎恨之色已经无法掩饰。

    不知情的百官群臣都是骇然失色,目光不自觉的看向肖乾,先皇开国以来就有明确规定,军营之内决不允许有女子出现,甚至连探亲都需要经过重重关卡才能通过,你肖氏军营居然明目张胆的买卖青楼女子去军营?

    “您之前也跟我提过,西方玄苍帝国有蠢蠢欲动的迹象,这个时候如果四方帝国真的动手,凭他们您觉得有能力抵抗吗?”云飞雪的声音传遍整个大殿,也传到了每个人的内心,特别是东方剑雄,那双威震四方的双眼已有金色的怒火在凶猛的燃烧。

    “当然,我这么大张旗鼓的来到潜龙宫不仅仅只是为了这件事,三山两线天的工程想必您是知道的吧。”云飞雪问道。

    “朕知道,这是肖大人给朕提出的一个镇守潜龙宫的方案,朕觉得有可行度,就准允了这个计划,怎么,有什么问题吗?”东方剑雄问道。

    “您真应该去三山两线天那里去看看,您知道是谁在拿命去修建那两座工程吗,是那些无辜的士兵,是那些本该为国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将士,他们不但接受不到正统的训练,反而没日没夜的干着苦力活,皇上,他肖乾于心何忍做这种事,十几万士兵又凭什么要为帝国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连他们的亲属家眷都要因此而受威胁,这是军队、这是军营,不是江湖上的山寨土匪窝,有多少士兵将士因为这项工程而被活生生的累死?!”云飞雪的咆哮声回荡在这大殿之内,如虎啸、如惊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