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后手
    看到他再度兑换五百万筹码,不少人都是微微咋舌,这家伙不是礼部尚书梁森的儿子么,你混迹赌场就算了,竟然还有这么多钱,这些钱是哪里来的?

    莫不是赌来的,可是你作为一个书香门第的贵族子弟,竟然如此嗜赌,梁森是怎么教育这个儿子的?

    四周议论纷纷,梁雄还处于失神和恼怒之中,全然没注意到,自己第一次来望月楼,这些人是怎么知道他的身份的,就算是去其他赌场,也没几个人能一下就认出他叫出他的身份来吧。

    赌场上的火花继续进行,云飞雪不动声色,梁雄本来赢了那么多,可却因为一把而失去所有,这个心理的极度不平衡一定会让他继续疯狂的兑换筹码,想要把之前的努力一把给换回来,殊不知这就是无数赌徒真正输的一无所有的缘由。

    其实赌场甚至都不需要做任何手脚,只要你输掉一把,自己的心态就会在第一时间爆炸,无法以平静的心态去押注,结局便已注定,比如说梁雄。

    再玩过两轮之后,梁雄手中的五百万筹码再度所剩无几,但这些筹码可并不是云飞雪一个人赢的,都是大部分赌徒给均分了,所以梁雄根本没办法发泄。

    “去,所有金币,全部兑换。”梁雄那绛紫色的表情一片铁青,本来已经醉的有些不清醒的头脑也因为输掉六百万金币而清醒了许多,只是他的清醒似乎有些晚了。

    “公子,不可啊,你已经输掉了六百万,你这样……”

    “你什么意思?以为我没钱是吗,去,全部给我换了。”这少女不说还好,一说这话梁雄更加气上眉梢。

    “这……那好吧……”

    少女无奈的拿着金币卡朝前台走去,云飞雪在暗中给她竖了个大拇指示意她做的非常不错。

    整整一千一百万筹码堆积如山,不少人都是面色放光,已经赌红眼的梁雄哪还能顾及到这些。

    然后几轮过后,梁雄手中那如小山一样的筹码再度被转移阵地,当最后一块筹码从托盘上离开的时候,梁雄陡然一个激灵。

    自己这是怎么回事,不就是给云飞雪过个生日吗,怎么会出现在这赌场,又怎么硬生生把接近两千万的金币全部输了出去?

    此刻的梁雄似乎真的清醒了许多,作为礼部尚书的儿子,从小接受的熏陶教育自然不会让他傻到哪里去。

    梁雄目光阴沉的看向云飞雪:“云飞雪,是你……一切都是你安排的……”

    “梁兄?你怎么了,莫不是最糊涂了吧,我安排什么了?你别忘了,吕子峰提出来玩的时候我可是大力阻止的,你们非要来玩,怎么输了筹码你反而怪我,这也太冤枉了啊!”云飞雪无辜的看着梁雄。

    云飞雪带着他们赢了一个晚上,这个云府的公子在四周赌徒的眼中从未有过这样的可爱。

    虽然他们并不了解事情的经过,可是从头到尾云飞雪根本就不可能有做手脚的可能,只要无法在赌场上做手脚,那你梁雄就不能把事情推到云飞雪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头上。

    “云公子也是一番好意,你输了金币都能理解,可是这是赌场啊,梁公子也不要气馁,以你的赌技,下次一定能全部赢回来的。”一个声音在人群中说道。

    “赢回来,我怎么赢回来?”梁雄此刻哭的心都有了,是的,他是真的哭了,两千万金币啊,自己从哪里赢啊?自己又该怎么去给梁森解释?

    不单单是他,现在整个赌场到处都是哭天喊地的声音,和他一伙儿来的人几乎输的裤衩子都没了,他只输了两千万金币,像李海他们连随身携带的兵器啊佩剑啊甚至是价值连城的金银玉石都全部送到了这赌场之内。

    “哎,看来他们的运气还真是不怎么好啊。”云飞雪无奈的说道。

    “混蛋,你一定是你,一定是你,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梁雄指着云飞雪破口大骂,此刻他似乎都已经忘了云飞雪答应要给他十颗还生丹的事情了,他心中的愤怒恨不得立刻把云飞雪给活生生撕碎。

    “梁大公子,是真的冤枉啊,你们输钱了怎么怪到我头上来了,我就赢了你几百万金币而已,他们输的东西又没赢到我袋子里来。”云飞雪哭天喊地的连叫冤枉,那模样好似输钱的不是梁雄,而是他自己。

    现在已经到了后半夜,梁雄他们一伙人全部都是愤怒加悲愤的聚在一起,每个人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给输光了,这让他们回去怎么交代?

    “这赌场有问题,一定是这个场子有问题,你们老板呢,让他出来,把我们输的宝物还回来。”李海一声大喝道。

    “对,把你们老板叫来,知道我们是谁吗,敢坑我们的钱,都得给我吐出来。”另外一人也是红了眼说道。

    “这几位公子,我们老板现在不方便见人,但不管你们是什么身份,最好还是不要和我们的老板作对,他不是你们惹得起的。”一名中年男子走过来目光阴沉道。

    “你好大的胆子,知道梁公子是谁吗,他可是礼部尚书梁森的儿子,你再敢罗嗦,我让人封了你们这望月楼。”李海怒喝道。

    “封了望月楼,你还想干什么,是不是还想上天把月亮摘下来啊。”忽然,门口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然后李海就好似触电了一样,本来已经八分清醒的他此刻就如同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冰水。

    “爹……你……怎么来了……”厉害艰难的看着门口走进来的身影。

    不单单是他,门口接二连三一个又一个的身影不断走进赌场之内,梁雄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看到了这些中间正有梁森走在其中。

    “你们都在这里干什么?”梁森一声怒喝,梁雄他们顿时吓的一个激灵,再无人吱声。

    “梁大人,你怎么来了,实在对不住,本来我的生日只是想找他们喝顿酒,可是他们非说要来这里玩一玩,我坳不过只好带他们来了,没想到他们运气都不怎么好都输钱了。”云飞雪这话好像是在替梁雄他们说情,可这种说情还不如不说呢,完全就是火上浇油啊。

    “走的时候我怎么交代你的?”梁森盯着梁雄喝道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爹……我……”梁雄这才想起来,自己是为了云飞雪为了还生丹而来,云飞雪已经答应了送给自己十颗还生丹,可现在却闹出这么一档子事。

    相信用不了一天的时间,他们礼部尚书的大公子还有云飞雪他们聚众赌博的事情就会传到潜龙城的每一个角落。

    云飞雪当然无所谓了,他本来就没什么官衔职务在身,这些年来他背着这些名字都早就习惯了,可是他们不同啊,这里哪个年轻人不是有头有脸,聚众赌博这种事情一旦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那就全完了。

    “都给滚回去。”梁森冷生一喝,显然他还并不知道梁雄他们输掉了什么,云飞雪口中或多或少的钱,在他看来最多也就是几万几十万金币而已,这点数字的钱财自然算不得什么了。

    “可是爹……”梁雄怨愤的看着云飞雪还想说什么,不过梁森并未让他有机会继续说下去。

    此刻他心中已经完全明悟了这一切,他们出来都已经交代的很清楚了,没有什么特殊情况,这些家长怎么可能大半夜无缘无故的跑到了赌场里来。

    唯一的原因就是云飞雪早已命人通知了他们,这一招还真是够狠啊,不但赢了钱,最后回到家还让他们不得安宁的过下去,一个个输了个精光,回去怎么去解释去请求原谅成了梁雄他们现在心中唯一的念头。

    “有什么话回去再说。”梁森说完扭头便往楼梯口走了下去,可是当他扭头的瞬间便已呆在了原地。

    只见门口一名中年男子俯首而来,在他身边有一名长相颇为阴柔的男子紧紧跟随,他的到来让整个赌场的气愤瞬间转变,无边的威压似山岳般轰击而来。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梁森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几乎是下意识的跪伏在地,紧接着,所有人都是跪倒行君王之礼。

    东方剑雄竟然来了望月楼,梁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他又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事实。

    轻轻扭头朝云飞雪看过去,此刻他弯着腰看不清表情,可是梁雄清楚的很,这一切都是云飞雪搞的鬼。

    他早就安排好了这一切,只等梁雄他们自投罗,而这一招也的确是够狠,直接搬来了皇上,他们连丝毫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你们真是好有闲情雅致,前两天通知你们四周敌国有所异动,你们应全心全因把心思放在国情政事,现在居然有心思来这里聚赌?!”东方剑雄背负双手在梁森他们中间来回走着,这种语气已如刀芒一样刺在了每个人的心脏之上。

    他们惊慌的不是敌国有所异动,是东方剑雄会怎么处理他们,此事之后官位还保不保得住。

    “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啊,他们也只是一时糊涂,并不是没把国事放在心上。”梁森匍匐的更低了。

    “朕倒是很想知道,你们都哪儿来的钱赌博呢,帝国虽然并未明令禁止这种活动,但是朕刚刚看到梁雄拿出了千万的金币卡来兑换筹码,这些钱都哪里来的?”东方剑雄再度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