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赌场
    “今天是我云飞雪的生日,借着这个日子你们只管放开了玩儿,平时你们也根本没有机会来到这种地方,今天所有的场子费都算我云飞雪的。”云飞雪朝四周大声的说道。

    他话音落下之后,每个人身边都走来一名美艳的少女,对于这些公子们的身份,一人身边配一位服侍的人员并不过分。

    况且这些少女可都是长相甜美可爱,对于这些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年纪来说,又有几个人抵抗的住,而且他们已经被酒精给冲昏了头脑,此刻包括梁雄在内的每个人都是连连点头表示同意云飞雪的话。

    常年深居宫中的确是把他们憋的不轻,至少他们绝对没有胆子跟云飞雪一样随便出入什么青楼赌场,那是在给自己的家族自己的长辈蒙羞,所以这种机会实际上真的是少之又少。

    现在在云飞雪的煽风点火再加上酒精的麻痹作用下,终于是完全释放出了那种常年的压抑。

    而更重要的是,这面积庞大的赌场似乎有一种淡淡清香的味道传来,这种味道让本能的还有些抗拒的少数人都是顺从的屈服了云飞雪的意见。

    这种香味正是来自赌场一些角落正燃烧的长香,这淡淡的烟雾比之酒精的麻痹作用还要大很多。

    “云兄,你……实在是太客气了,都说你不好打交道,我看都踏马是在放屁,大家放开了玩儿,别辜负了云兄的一番美意,今天是云兄的生日,大家一定要玩尽兴。”梁雄搂着身边那名浑身散发着青春气息的少女,双眼显得有些迷离,不过他的话显得很有作用,所有人也在这句话之下完全放开了。

    今天来这个场子玩的人出奇的多,各种押注兑换筹码的声音不断传来,这让梁雄他们玩下去的**更浓了,看着那堆积如山的筹码每个人都是面色放光,这世上不爱钱的人实在是不多,更何况对他们这些大少爷来讲就更是如此。

    包括梁雄在内每个人都在兑换自己的筹码,兑换的数额竟没有一个低于一百万的。

    “这些家伙平日里还真是捞的不少啊,一个个出手够大方的。”乔飞在云飞雪身边轻轻的说道。

    “对啊,除了李海、项明这几个人外,其他人根本没有财产来源,一个个出手竟然会这么阔绰。”吕子峰也是惊叹的说道。

    “都是帝国的蛀虫而已,朝内外有多少官职的提升和他们有关系,查起来只怕连皇上都不会相信。”云飞雪说道。

    “不过过了今晚,他们手上的东西可就是你的了,而且他们失去的也许不仅仅只是财产上的损失。”乔飞笑着说道。

    “梁雄既然敢跟我玩这场游戏,不陪他玩都对不起我自己了,不过钱是次要的,帮你们找回场子才是最主要的。”云飞雪拍了拍吕子峰的肩膀然后也朝赌场内走了进去,他随手掏出那张紫金卡然后兑换了十万筹码朝梁雄所在的桌子走了过去。

    梁雄这个人心术不正,会的东西可并不比吕子峰他们少,只不过自从梁森被提升为礼部尚书这个职务之后,梁雄也必须要收敛起来,还像以往那样的话,那绝对会把他那位爹坑的妥妥的。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 此刻他所在的桌子上玩的是最简单的摇骰子比大小,梁雄也一直都很钟情这个游戏。

    三局之后更换庄家,此刻正好轮到了梁雄坐庄,云飞雪笑嘻嘻的走到他对面坐了下来。

    “云兄,你也玩骰子吗?”梁雄问道。

    “梁兄在此,我肯定是要陪你玩上几把的。”云飞雪笑着说道。

    “你想怎么个玩法?”梁雄再问。

    “你做庄咱们就按照这里的规矩来玩。”云飞雪说。

    “好!”梁雄双眼显得有些恍惚,不过对此他只是把其归咎于酒精的作用,况且他自认现在是很清醒,至少在这里玩个通宵还是没问题的。

    哗啦啦的筹码堆放在桌子上,梁雄笑的都快合不拢嘴了,赌场的规矩是先押注后骰钟。

    这个规矩其实也就说明每一场对局对庄家是有利的,只要你玩的好,完全可以依照桌子上的筹码来以技术控制骰钟的点数,只是前提你是真得有这个技术才行。

    云飞雪随手将一万筹码扔到了‘小’上,三颗骰子,九点以下为小,九点以上为大,开出九点为合,如果真的开出了九点,也就意味全场着通杀,除开也下合的人其它全部归庄家一人所得,实际上很多高手也就是看准了这个规则才会钟情于玩骰钟的。

    当最后一块筹码出现在桌子上的时候,一尊骰钟在梁雄的手中思乱飞舞,这骰钟就好像活了一样,单从这一手就可看出他也是玩骰子的高手,四周不禁也响起了拍案叫绝的惊叹声,对此梁雄更加得意。

    啪的一声,骰钟稳稳当当停留在了桌面之上,所有人都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打开骰钟一探究竟,里面究竟能开出几点。

    骰钟打开,让所有人都为之惊讶的是,三颗骰子竟然全部都是三点,这也就意味着结果是合,整个桌子上的筹码全部归梁雄所有。

    “各位不好意思,没想到我运气竟然会这么好。”梁雄的身躯本来就显胖,此刻笑起来就像个开心的二百多斤的孩子一样。

    “哇,公子好厉害!”他身旁服侍的少女随之一声惊叹,梁雄只觉身体都要飘起来了,这种赌场得意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这些筹码送给你了。”梁雄随手将一把价值数万的筹码塞到了少女的手中,这出手的大方让少女对他更加的亲昵崇拜。

    第二把还是梁雄坐庄,结果不出所料,开出来依旧是‘合’,这两把已经让梁雄赚的盆满钵满,最后一次坐庄的机会他自然不会轻易的错过,他很清楚,这些赌徒们输了一大把,只会押注更多想来翻盘。

    两把过后,不少人都保持了观望态度,反正每个人都有坐庄的机会,等自己坐庄的时候再一把捞回来也不迟。

    “来来,这把我押小……”

    “我也押小。”

    “我押大!”

    四周没人怀疑梁雄会作弊,这只因每个骰钟都是用特殊的材料做的,即便你是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真元秘境的高手,也绝对没有办法隔空控制骰子点数的,灵海秘境也不可能闲的没事来这里赌博,再者梁雄看起来可不像是灵海秘境的高手。

    所以他们只是把这两把归功于了梁雄的技术和运气,既然有运气成分在里面,他们依旧想搏一搏,万一梁雄的运气差那么一丝呢?

    “你这运气还真是好啊,我就不信我的运气一直这么差,这把我押天王豹。”云飞雪的声音朗朗出现,然后把手上的八万筹码全部推到了左上角那个写着‘天王豹’的格子里面,不少人都是侧目的看向了他。

    对于这副面孔他们可不会陌生,以前可没少出现在潜龙城的各大场子之内,对于他的技术只能说中规中矩,没有夸张的赢过,也没怎么夸张的输过。

    所谓天王豹就是开出三个六,如果真的开出三个六,按照规矩庄家还得给他开出额外百分之三的筹码,可是这种机率简直比开合还要小的多。

    对他的押注,所有人都表示不解,不过玩什么押多少都是自己的心情,也没人去管他,短暂的疑惑之后都再度把目光注视到了梁雄手中的骰钟之上。

    随着绚丽的手法,骰钟再度稳稳的落在了桌子上,在所有人期待的神色中,梁雄自信满满的打开了骰钟。

    可是下一刻他便愣住了,骰钟里面三颗骰子上面的数字竟然真的是三个六,所有人的呼吸似乎都停顿了下来。

    唯有云飞雪欣喜若狂的站了起来一声大叫:“竟然真的是天王豹,我发了。”

    梁雄面色阴沉的看着桌子上的三颗骰子,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明明应该是三个三点,怎么会变成三个六点?

    难道是云飞雪动了手脚?这怎么可能,骰钟一直都在自己手上没挪过地方,他从头到尾都没碰到过这东西,他怎么做手脚?

    难道是自己失手了?可是就算是失手,你随便蹦出来个点数也可以,怎么偏偏就失手成了三个六?

    “梁雄,实在对不住啊!”云飞雪说着一把将押在小上的筹码捧到了自己跟前,一旁的服务生算了算,这六十万筹码刚好够自己所得。

    但是剩下那些押大的人呢,他们赢的钱就应该由梁雄来出了,因为这一把押大的人比押小的人至少多了一倍以上,粗略一算,梁雄自己至少要拿出两百多万筹码才够分给他们的奖励。

    而关键的地方还在于,他还必须要再度给云飞雪二十万,因为这是庄家开出天王豹必须要给的奖励。

    当他把所有奖励都方法之后,发现手上的筹码竟然不足十万,哪里还够给云飞雪二十万。

    云飞雪当然看到了这一幕,他笑着说道:“梁兄,你我的关系,这奖励就算了,大家就是娱乐娱乐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那不行,这和交情无关,输了就是输了,再给我兑换筹码,五百万!”梁雄似乎被云飞雪这句话给刺激到了,这话看似是在帮梁雄,但对他自己来说却是一种莫大的侮辱,难道我连二十万都拿不出来,还得需要云飞雪的怜悯和施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